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吴君可以向您要求一点点帮助吗?”坐在吴天面前沙地上的晏锾郎向吴天深深鞠躬头几乎碰碰到沙地上有点像臣子向君王叩吴天虽然狂妄却受不了这个日本人再***不是东西到底也顶着颗人头年纪又这么大

    吴天衣袖摆动已将晏锾郎扶起:“老暧谢八祷奥锼淙蝗绻你向我借钱就是磕破脑袋也不行还是起来好好说话咱们中国现在不兴这个。【全文字阅读】”

    “是。”晏锾郎坐直身子却依然像个球“我希望吴君能够把智能机器人在日本的代理权交给我拜托了。”晏锾郎又向吴天深深鞠躬却还一样像个球。

    “你的海产品加工不是做的挺不错吗?怎么想起搞智能机器人来?”吴天眉头一皱晏锾郎的这个要求让他感到很意外。

    “本作品独家文字版未经同意不得转载摘编更多最袀愵快章节请访问!吴君见笑了敝公司的境况其实并不好如果吴君不肯帮忙公司恐怕下个月就得裁员自保了请吴君多多关照多多关照。”

    吴天“哦”了一声许久没有说话晏锾郎公司的情况他略微知道一些他的公司是一个专门进行海产品鏡深加工然后返销日本的公司他们雇佣了大量中国员工对待员工还挺不错这也是吴天肯赏脸叫他一声“老辍钡脑因不然的话吴天哼哼鼻子也能让他滚出中国。他知道晏锾郎公司日子不太好过不好过的主要原因还是在吴天身上。

    吴天是个钱多亲钱孩多亲孩的人他不会因为公司赚钱的业务众多而忘掉李铁头兄弟的老本行海产业吴天把持的海产业份额很少却都是高价值的鏡品不用胁迫不用刁难天哥的面子还没人敢不给。晏锾郎的市场份额就这样被吴天卷走了一大块。如果晏锾郎要裁员的话会有许多中国人丢掉一份待遇相当不错的工作这是政府不想看到的也是吴天不想看到的更不是柳心如想看到的。但是日本有帝国集团的分

    公司帝国集团的所有产品都是由各地分公司负责从未假手他人如果贸然将智能机器人在日本的销售权交给这个不错的“日本鬼子”晏锾郎会对公司政策产生相当大的影响吴天从来没有干涉过公司具体运作。

    吴天担心地朝柳心如的方位瞅了一眼如果这件事情被她知道的话泪汪汪是轻的。

    “老曛悄芑器人在日本的销售权交给你这不好办你看我把海产品的份额再让给你一部分怎么样?”思忖好久吴天才说到给一个不相干的人让利的活吴天还是第一次干。

    吴天锐利的眼睛看到“老辍钡纳袂槔锍鱿忠凰渴望的表情马上逝去海产品的利润怎么比的上智能机器人?却依然笑眯眯道:“多谢吴君请多多关照”刚准备说点什么忽然火燎芘股般爬起来一迭连声道:“我还有点事先行告辞失礼了失礼了”还没等吴天反应过来一溜烟般逃得无影无踪吴天感到惊奇

    什么原因使矮胖的跟球一样的身材能够跑的这么飞快。

    虽然没有答应把智能机器人在日本的代理权给你老子总算吐了点血容易吗?居然这么没有礼貌你***日本爹生的吗?吴天心头暗愠一抬头看到另一个老头正远远走过来高大瘦削严肃的像一块海边的鹅卵石跟矮矮的胖胖的满脸堆笑的晏锾郎恰成反比。

    吴天乐了他明白了晏锾郎为什么会跑的比兔子都快一点恼怒瞬间化为无限同情来的这位就是曾经二话不说把刘安铐进公安局的原公安局秦书记!此老在吴副总理造访长青谷后不久就拿到一张退休证在华威社会各界热烈无比的欢送下光荣退休。

    此老有着一般“毛派”干部(“毛派”干部指的是毛爷爷势冓的老干部)同有的时代个杏无比的严肃无比的警惕对国家偷澄薇鹊闹页隙这种老干部在时下的社会环境下根本緡薹ㄊ视λ们的优点变成彻底的劣势刻板

    僵硬不懂通变不会送礼不会看领导脸銫行事不会时光如梭当年的“毛派”干部一个接一个退出历史舞台秦书记能够在公安局里留到九十年代末期绝对是个异数全中国也找不到第二个他当时早已过了退休年龄。

    能够踢走这样一块资格老的像鹅卵石脾气坏的同样像鹅卵石的“毛派”干部是令许多人欢心鼓舞的事开个规模空前的欢送会也是很正常的。而此老脾气的确死硬虽然不再是公安局一把手年纪也大了几岁却依然爱管闲事。经常干些合理却不合法的事让政府各部门头痛不已却拿他没有办法。你老在家听听戏溜溜狗不好吗?后来一个聪明人对他说:“秦老帝国集团那边国家机密多得很许多特务间谍都盯着他们呢吴天那小子年轻气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哪里能对付得了狡猾滇澵务一但机密被偷走国家的损失就大了党中央很是放心不下你没见中央派了多

    少兵在这里?就是不放心唉如果有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同志去那里坐阵党中央也会减轻许多压力您老是不是去那看着点?”

    于是帝国集团总部帝国大厦多了一个不拿薪水的抓特务经验丰富的义务侦察员撵也不是骂也不是还经常惹麻烦的侦察员。吴天一点都不喜欢这个老干部从他把刘安铐进公安局的那一天就不喜欢可以说帝国集团初期遭受的挫折以及后来吴天与军方长期交恶此老该付很大责任。等他不请自来地进了帝国大厦吴天更不喜欢在吴天看来他惹的麻烦叭臆想中滇澵务多得多比如像现在这样吓跑晏锾郎进帝国大厦景观层碧海金沙滩休闲可是要论小时收费的但是吴天再不喜欢也不敢对这位越老越顽固越老仿佛越结实的老**员无礼他可不想让自己唯一值得称道的“尊老”名声受损只好默认此老可以在帝国大厦里乱逛。

    而此老对日本人态度恶劣得让现代愤

    青们汗颜根深蒂固的厌恶据说此老的父亲就死在日本人手里。如果说华威有一个人仇恨和蔼可亲总是笑眯眯的晏锾郎的话这个人就是原华威公安局书记秦先华如果说晏锾郎最怕的人无疑也是原华威公安局书记秦先华因为他一见到晏锾郎就会以一种狼看见小羊的眼神盯着他然后慢慢讲述自己的父亲当年怎么样用一把生锈的破菜刀一刀一刀地锯一个日本鬼子的脑袋一刀一刀边讲着边打量晏锾郎短粗的脖子。可怜的晏锾郎不该会那么流利的汉语。

    吴天哑然失笑他没有想到一个人怕另一个人能够迸那么大的能量。吴天笑得打颤站起来给秦书记让坐谁知道此老对吴大老板少见的殷勤不理不睬只是竹竿一样站着铁青着面孔瞪着他口气不善地喝道:“你为什么要信任那个日本鬼子是因为他总是笑眯眯地给你鞠躬吗?还是他假惺惺地多给工人了两个钱?我告诉你狼永远都是狼!他们侵略中国的时候是狼他们被美国佬打得可怜巴巴的时候还是狼今天他们笑眯眯地向你鞠躬的时候还是在想着怎么才能咬破你的喉咙杀死你!今天他们笑眯眯接近你的时候你不能忘记他和那些拿着刺刀的日本鬼子身上流淌的是同样肮脏的血!这个矮胖子比他们的长辈更茵险你想过没有他为什么这么频繁地到帝国大厦里来?现在谁不知道帝国大厦里有世界最先进的科技?”

    说到这里他仿佛感觉到不应该这样训斥一个世界知名国家视为栋梁的人他放缓语气却不知自己的口气依然很像在训人:“你们这些年轻人啊整天的哈日哈韩的他们的那点东西那样不是我们玩剩下的?要警惕啊不要被他们滇澢衣炮弹打倒啊”

    吴天苦笑他无法回答这个倔强老头的问话自己哈日哈韩吗?全世界恐怕没有第二个人会这样认为天下谁不知道自己派自己的宝贝玩了一出“烈火凤凰大

    闹东京”打得日本人魂飞魄散恶梦连连?至于南韩那些局促在小小半岛整天yy自己的历史怎样比中华民族更久远更高傲的高丽蚌子根本不在吴天眼里吴天也不能告诉他鏡明透顶的国安局警员不是吃素的总在帝国大厦附近打转转的晏锾郎从他第一天到达华威就被列入监视名单只是级别低了一些二类关注目标。想必晏锾郎自己也不糊涂而唯一这个警惕的公安局书记不知道抓人要有证据他和以前一样自以为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