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席方平不再说话,闭卜眼睛,调息养神起赫等引人瑰叭,默默地退了出去。三个时辰后,三个人才再次上来报告情况。城内城外。别的东西不说,单单灵石,就得到了六亿块,连同刚才得到的四亿块灵石,才不过几个时辰时间,席方平的腰包里面,就突然间增加了十亿块灵石,正好够付给伙计们。有时候,灵石就是这么好赚的,只要你拳头够硬就行了。

    特别让席方平开心的是。缴获品中竟然有三十万斤的太阴石,还有大量的玄玉。梅花城本来就建立在太阴石矿脉上,真灵门的这些王八蛋们为了补充战争的损耗,又无止境的挖掘,梅花城的库存量还是相当大的。单单这三十万斤太阴石,就够席方平好好地利用一下了。

    想了想,席方平说道:“三位道友,此次得到的十亿块灵石全部留下。做为补给各位伙计的薪饷。太阴石和玄玉我全部带走。同时,我会再留下十亿块灵石给各位,作为重建席记商行的费用。当然,答应过的一万颗金精丹,我也会同时留下,给各位伙计吧。”

    谢赫脸色微微一变:“老板。听口气,好象你又要离开了?”

    席方平点了点头:“没错,我必须离开一段时间。刚才谢道友说了,真灵门真要派援军来,除了其山门处的那支大军外,别的大军都脱不开身。所以,我要赶往真灵门。阻止住对方的来援。只要这样,才能确保我们席记商行无事。我不想让几十年前的事情,再度生在席记商行伙计的身上,我必须对席记商行的伙计负责。我离开之后,你们只要派出一小部分人去重建席记商行就行了,大部分的人都躲起来,把我给的丹药服下,争取在短时间内把修为提升。按我的估计,此次前往真灵门,估计得用上两三年时间,这两三年时间内,席记商行尽量低调。还有一件事情,你们争取在这两三年时间内,大规模展席记商行的力量,尽可能地拉散修入伙。那十亿块灵石,估计够你们花的了。”

    古灵益的眼珠子都差点儿掉下来了:“老板,用不着这么夸张吧,十亿块灵石,可以收多少伙计啊。”

    席方平微笑着点了点头:“没错,我就是要大收特收,我要组建一只拥有一百万凝气期修士、五万结丹期算士和一千个元婴期修士的保镖大军,我会想办法给他们配备高品质的灵器和法宝,要让他们的战斗力比同阶修士起码高上一倍左右。只有这样,我们席记商行才可以无往而不利。”

    如此大的雄心,就连一向沉默寡言的朴文圭都睁大了眼睛:“老板。百万的保镖啊,几乎可以算得上一个门派了,在角宿星上行走,根本就用不了如此多的保镖。”

    席方平呵呵笑了起来:“三位道友,眼光不要这么浅啊,角宿星只不过是小地方而已,就算我把角宿星上的市场都控制了,又能赚到什么钱?我要把生意做到整个二十八星宿星域,做到天狮星域,甚至于做到整个修真界,我要让席记商行的大名。响彻修真界的各个角落。”

    不理三个家伙那睁圆了的眼睛,席方平招起了头,看着屋外那蓝色的天空。是的,只有把生意做到整个修真界。让整个修真界都知道自己的大名,才能引起浑元宗的注意,才能被浑元宗的人所接受,并且,求得整个浑元宗的帮助,击败开天派,得到开天斧。要不然,以开天派的实力,他席方平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够愕到开天斧,才能够救出师父啊。在师父没有救出之前,无论做什么事情。席方平都无法全心意地投入。只要救出师父了,他的整个身心,才真正地属于自己了。

    席方平站了起来,从腰带里面拿出了几十个元婴期修士使用的储物袋,把自己想要给的东西都装进储物袋里面,再递给了谢赫等三人。计有灵石十亿,金精丹两万颗,如三色莲、赤精果、千结吊兰之类的低阶花草无数,还有大量的玉瓶子,里面装着用来补充元气的赤阳蜂浆和一些低阶的丹药,如辟谷丹等,这些。可是为以后召收的凝气期伙计准备的。把东西都送出去之后,席方平这才把三十万斤太阴石和大量玄玉收进了自己的腰带里面,转过身来。

    正准备离开的时候,谢赫突然叫住了席方平:“老板,如果真灵门派周边的兵力来强夺飞仙城、而老板又无法及时回来,那我们该怎么办?是不是象以前那样,跟飞仙门同进同退?”

    席方平想了想,摇了摇头:“不用,一旦对方真的从别的战场抽调兵力回来,那么,你们立匆化整为零,撤出飞仙城,直接找个地方修练去。只要想办法让我回来后能够找到你们就行了。至于飞仙门么,我估计,万修也不会在飞仙城那边硬拼的,那家伙老奸巨滑,溜得很,不会那么傻的弈旬书晒细凹曰甩姗不一样的体蛤口然。如果万修真这样做的话,我们业就顾不上他们了。“际肃穴力要紧。谢道友,你最好跟万修好好地说一下我的计划,并告诉他们,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再踏上灭魔星土地的时候,席方平的心情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才不过一百五十年时间,角宿星上的局势就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总的来说,这变化对自己有利,角宿星上越乱,天灵派的日子就越难过,席方平的机会也就会越多。席方平知道得很,这种变化是个必然趋势,不管有没有他,这些事情都会生,毕竟,大部分的门派都不想着永远当狗,任由主人随意盘录。席方平的出现,只不过加了这种变化而已。

    一出山洞,席方平就唤出了一只十二阶的独角牛,跨上后,朝着映月岛飞奔而去。以席方平的修为,就算不骑独角牛,度也不会差到那里去。可是,此次回到灭魔星,是要做上几笔大买卖的,自然是越高调越好,而独角牛作为他的招牌坐骑,也是必不可少的。

    相比起角宿星来,灭魔星实在是太小了,整个吴国的地盘总加起来。都不如一介。小小的飞仙门大。因此,骑着独角牛在吴国境内飞奔,对现在的席方平来说,感觉就象在自己家的后院散步似的。只用了两个时辰,席方平就来到了映月宫上空。

    神识放出,席方平心中泛出了一丝疑惑。映月岛上,竟然有百多道强大的气息存在,而且,没有任何打斗的迹象。难不成,百多年内。映月宫一下子出现了百多个元婴期修士?想了想,席方平摇了摇头,哑然失笑。以灭魔星的灵气情况,再加上映月宫的实力,百多年内根本就无法出现如此多的修士。毕竟。对于修士来说,百多年并不长。很多元婴期修士一次冲关,可能就会耗上百多年的时间。如此短的时间内,映月宫的实力不可能会出现十倍八倍的增长。至于为什么会有那么多道气息存在么,去看一下就知道了。

    当独角牛离映月岛只有三四百里左右的时候,席方平现,那百多道气息动了,纷纷飞向山门,摆明是是来迎接自己的。席方平不再疑惑,拍打着独角牛,加快度。朝映月岛赶去。只不过半杯茶的功夫。映月岛已经出现在面前,目力极好的席方平现,在映月宫的山门处。一百多个明显是元婴期的修士正不断地朝着自己张望呢。

    阴无极那阴阳怪气、可是在如今的席方平听来却无比亲切的声音传来:“席师弟,百多年不见,你竟然连跳三阶,成功进阶元婴期,真是可喜可贺啊。”

    席方平呵呵笑着,同样大声回道:“那里,那里,全仗无极师兄洪福无边拜”

    阴无极的声音一顿,好一会儿才说道:“真没有想到,席师弟虽然只有营婴初期的境界,可声音却能传得如此远,估计实力已经不在为兄之下了。”

    说话间,几十里的距离已经被拉近。席方平看见,在映月宫的山门处,一百多咋,元婴期修士正朝着自己不断地拱手,他们穿着各式衣服。单单尼姑就有二十多个,敢情,是七派的元婴期修士齐聚于此,害得席方平差点儿吓了一跳呢。

    席方平不敢怠慢,连忙翻身下牛,施展身法。快飞到山门处,朝着百多个修士拱了拱手,大声说道:“方平参见无极师兄,无边师兄。无涯师姐,参见各位道友。”

    阴无极哈哈笑道:“席师弟小得知你一个多月前在慈航庵出现后,我就知道,你早晚会来的,以师弟你的杏格,可不是重色轻友之产、啊。”

    在场的修士都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得席方平脸色微红,说真的,要不是事情出现了变化,席方平还真就没有打算回映月岛呢。看来,各位修士齐聚于此,也是想到席方平会回映月岛一趟,因此,赶来与他见面了。席方平心中有愧,连连称谢。

    已经进阶元婴中期的阴无边走了过来,拍了拍席方平的肩,说道:“席师弟,一百五十多年没见,没想到,你的容貌半丁点儿都没有改变。而我们几介”已经明显见老了。”

    席方平笑着说道:“那里,无边师兄青春正盛,正是修练的大好时机。进阶化神期指日可待,到时候。寿元一下子提高几千岁,怎么可能见老呢。”

    阴无边摇了摇头:“席师弟,大家都是自己人,你就不要说这些客套话了。我们自己的情况自己清楚。虽然我们几个都服用了回春水,可是,寿元顶多还有五百年左右。我从元婴初期进阶元婴中期,用了整整八百年时间,现在想在五百年时间内从元婴中期进阶化神期,根本就没那个可能。为兄已经死了那份心,现在只想着用有限的时间好好地研究一下阵法,多给映月宫留下一些东西吧。”

    阴无极走上前去,苦笑着…“我说亢边师弟啊席师弟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你就妍些话吧。席师弟,别管你无边师兄的胡言乱语,咱们进来吧,我们这些人呆在这里,可是整整等了你一个月了。”

    在阴无极的带领下,百多个元婴期的修士飞至一间大厅内,按门派坐定。等弟子奉上茶,并且退出了之后,阴无极这才跟圆通等几个辈份最老、修为也最高的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再看了一下席方平,欲言又止。

    阴无极的神情,没有逃过席方平的眼睛,席方平笑了笑,说道:“无极师兄,有话请直讲吧,你我相助三百多年,相互间应该相当了解了吧,用不着遮遮掩掩的。”

    阴无极笑了笑,考虑了好久后,这才咬了咬牙,大声说道:“那行。为兄就不客气了。师弟,你可知道。我们七大门派的所有营婴期修士聚集于此,甚至于连镇守金龙原的元婴期修士都赶来了,这是为什么呢?”

    席方平也颇感奇怪:“对啊,用不着这么隆重吧,总不成只是为了见子一面?”

    阴无极苦笑着摇了摇头:“当然不是,我们各派的长老在这里等了席师弟一个多月,只是想弄清楚一件事情。在离开映月宫之前,席师弟跟我们说过,你准备着闭关一段时间,然后,隔了几年后又跑出来,向各大门派定购了五十万件灵器。大量的弓弩和无数的天雷子,以及五千件法宝。如果师弟是在闭关的话,要这些东西有什么用呢?再联想到当年在蛟角洞里看到的几块石碑,因此。我们大胆做出了推测,师弟这些年来不是在闭关。而是从某个地方离开我们这个修真界,到别的地方建功立业去了,不知道为兄说得有没有错?”

    席方平一愣,脸上笑容渐失。他以前就一直感觉到,自己当年的行为有点儿不妥,一个闭关修练的人,要那么多灵器和法安干吗啊?可是。当时只想着尽快在角宿星打开局面。因此,也没有顾虑那么多。阴无极等人一个个老奸巨滑,经历的事情多的是,这么大的漏洞,他们不可能没有想到,由此再推测开来,席方平的行踪也就**不离十了。

    看到席方平脸上的神情,阴无极心中颇有些儿不安。他对席方平的实力太了解了,就算在场的有一百多个元婴期修士,可是,如果席方平想翻脸的话,别说挡住他了,这一百多个元婴期修士,连同整个映月岛上的几万弟子,能不能全身而退都是一个问题呢。不过,阴无极对席方平的杏格比较了解,他的这个硬拉来的师弟,是做不出那种事情的。细细考虑了一下后,阴无极这才小心翼翼地说道:“还有,师弟上次回家,带来了几万斤的太阴石,和一些被称为玄玉的珍稀材料。据我们所知,修真界根本就没有产太阴石,太阴石曾经在几万年前出现,后来又消失了。因此,我们判断,席师弟应该是跑去太阴石的产地了。”

    席方平面如止水,轻轻地问道:“无极师兄,不知道师兄说这些事情,是为了什么?”

    阴无极明显感觉到了席方平心中的不悦,可是,事到如今,也只能硬着头皮说下去了:“席师弟还请不要误会,上次师弟加入映月宫,与为兄约定了三百年之期,为兄就知道,席师弟肯定肩负着其它的重任。因此,不敢稍做反对。只是。席师弟虽然已经不在映月宫,却仍然是映月宫的一员,为兄代表各位道友问及此事,只是想着能不能帮席师弟一下。毕竟,七派能有如此大好局面,全仗师弟所赐,如有什么需要效劳的地方,我们七派,义不容辞。

    还请席师弟不要见外,把话说出来。不要憋在心里,保不定,我们还真能帮得上忙呢。”席方平不说话,站了起来,背着手,在大厅里不断地走来走去。其它一百多个元婴期修士,大气也不敢舒一下,直愣愣地看着席方平的一举一动。席方平的大名,这些人可是再了解不过了,当年身为结丹期修士的他,就敢把金龙派全灭了,如今已经升至元婴初期,相信他的实力早就非往日可比了。

    大约半柱香过后,席方平这才停住了脚步,大声说道:“师兄果然精明,什么都瞒不过你们。既然你们已经猜得差不多了,那么,我就直说了吧。没错,我并没有闭关。而是跑到其它的星球去了。在座的人中,有一些是参加过蛟角洞战役的。自然知道,这个星球叫做灭魔星,只不过是普普通通的一个修真星球而已,外面的世界大着呢。当然,我跑到其它的星球去,并不是为了在那里建功立业,或者在那里修练成仙,对我来说,这些都不算什么,我去外星球,只不过是受师父所托而已。”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