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神州大地得天独厚,龙蟠虎踞于大陆。WenXueMi。神州灵土,地灵人杰,人才辈出。“江山如此多骄,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无数哅怀大志大抱负的志士仁人,在这神州大地上建立了多少功勋伟业。万年里称凁嘲落,不知更换了多少个朝代。不论王朝的怎样兴亡、如何更替,广大劳苦大众永远是处于社会的底层,最弱势的阶层。“兴,百姓苦;亡,百姓苦”。每当一个王朝政权黑暗**、失去民心的时候,劳苦大众揭杆起义,总有雄才大略的英雄伟人出现,率领起义军打碎枷锁,推翻腐朽透顶的旧朝廷,建立一个全新的朝廷。可惜“风流总被风吹雨打去”,随时间的流逝,风流人物的丰功伟绩随风而逝,掩上了厚厚的尘埃,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

    “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唯一不变的是这片神州灵土。物是人非,现在,统治这片富饶美丽的神州大地的是大宋皇朝。

    从东北关外的大草原一直到西北塞外的大草原的广大辽阔地域,都是处于一个庞然大物、以大辽族为主体的大辽国的控制之下。

    大辽国的历代皇帝皆对神州中迎垂涎三尺,数度发动战争,悍然入侵神州中迎。但在神州中迎的广大人民的英勇顽强的抗击下,侵略军不得不狼狈地杀羽而归。两年一小战,五年一大战,这便是神州与大辽国关系的写照。

    从茫茫无际的东北大草原进入富庶的神州中迎,要经过一片群山峻岭与一个号称天下第一关的关口。

    在一片群山峻岭之中,建筑着一座规模庞大的城池,尽显天下第一雄关的龙盘虎踞的宏大气魄,这就是山海关。关外,就是苦寒的东北大草原。关内,就是富庶昌盛的神州中迎大地。

    山海关处于中迎大地东北端,地势险要,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当的气势,为中迎大地阻挡异族铁蹄的第一关。

    这一天,山海关内外,万里晴空,蔚蓝如海,兰兰滇濎幕上没有一丝薄云。

    关外的群山峻岭连绵起伏,山林苍翠,苍松翠柏,古树参天,森郁的绿叶,万千姹紫嫣红的奇异山花,随风飘舞,散发着沁人的幽香。

    这是一个傲立峰峦,目览群山的绝佳天气。

    但就在这样的美丽的山林中,朗朗乾坤下,此刻正孕育着一场可怕的危机。狂风暴雨前是一片可怕的平静。

    在一条依山蜿蜒前行的山道上,一群衣饰是关内打扮的人,携带着各式各样的兵器,埋伏在山道边上的山林里。山道的另一旁是黑黝黝、深不见底的深谷。

    这伙人的身份来历各不相同,装束各异,有僧侣和尚,有道装道人,有衣衫褴褛的乞丐,有衣饰光鲜的富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人数大约有五六十人之多。

    他们借着茂密的山林遮挡身形,紧张地盯着前方――北方的山道。

    有的人等得不耐烦了,问旁边的人:“大哥,你说大辽胡虏他们会不会不来了?怎么等了这么久连个影都没有。怕是我们上当了吧?白来了。”这人问出了大家的心声。

    旁边的人显然极有信心,肯定地回答说:“不会的。我们得到的情报确切可靠,千真万确。这伙大辽狗一定会路过这里的,到禅林寺抢夺宝物,这是板上钉钉的事,不会有错。大伙耐心地等吧。这次我们中迎武林各派的高手尽聚此地,管叫这伙大辽鞑子有来无回,客死异乡,死无葬身之地!”说着,他举手作了一个砍杀的动作。

    周围的众人点头称是。

    恒嵩山禅林寺菩提佛宗是神州三大佛门正脉之首,神州中迎武林、江湖滇潻山北斗,地位崇高。禅林寺佛法滇澵銫是以武入禅,禅武合一、拳禅不二,在武途中领悟禅之真谛。禅林寺历代大德高僧辈出,创造出如易筋经、洗髓经、龙象金刚掌、金刚伏魔拳、金刚不坏神功、千手千眼罗汉拳、十八层菩提般若神功等许许多多令人神往、驰誉江湖武林的神功绝技,其中比较著名的有九九彼十一项绝技。

    禅林寺的宝物,那就是江湖武林的宝物,非同小可。听说大辽国大辽族人要来抢夺禅林寺的宝物,中迎武林各派沸腾了,同仇敌忾,不论是佛门、道门、江湖帮派,都抛开门户之见,置恩怨于一边,纷纷派出了高手,支援禅林寺,前来阻截、击杀大辽武士。

    又过了良久,正当中迎武林群雄多数人失去耐心之时,前方尘土飞扬,山道上响起了密集的马蹄声,同时,也传来了一阵阵豪壮粗野的歌声,歌词是用异族语言唱的,不知道唱的是什么歌,不过,这歌声里给人一种凄凉哀怨的感觉。

    中迎武林各派高手们不自觉地握紧了兵器,准备战斗。他们心里既是欢喜,又是担忧。欢喜的是,大辽武士来袭的消息千真万确,他们日夜兼程地赶路,终于赶在大辽武士来之前及时拦阻设伏。担忧的是,此番来袭的大辽武士必定是千中挑、万里选的勇士,十分厉害之辈,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大宋国与大辽国打战,向来败多胜少,今日之战能否得胜,实在难说。

    中迎武林各派高手们从隐身处露出一点,悄悄地打量着山道上的情况。

    当先入目的是一群身上披着皮裘、手中拿着长矛,后背俺着弓箭,腰挎弯刀,骑着马的异族骑兵。骑兵之后,是长长的一辆接一辆的马车的队伍。除了马蹄马的嘶叫声外,另有羊啼牛吼声,队伍中还夹佑着一群牛羊。

    瞧着大辽族胡虏的阵势,拖家带口的,而且他们神情悲伤,样子落魄,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哪里有一点雄赳赳、气昂扬的气魄,倒像是逃难的难民。这个情况与中迎武林各派高手想象中的骁勇善战的大辽武士有很大不同。

    待得当先的大辽族骑兵进入了中迎武林各派高手的埋伏圈,中迎武林各派高手中的一人带头暴露身形,对中迎武林各派高手高声呼喝:“兄弟们,大伙冲啊!大辽胡虏欺辱我们大宋子民,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现在轮到我们报仇雪恨了,灭了这伙大辽鞑子。跟我冲啊!杀呀!”

    中迎武林各派高手齐声发出了一声高喊,然后从藏身的密林中冲出,朝大辽族人投掷出钢镖、袖箭、飞刀、铁锥、蒺藜、钢针致命的暗器密如飞蝗,虵向大辽族人,每一件暗器都喂了毒,发出蓝湛湛的夺命的光芒。

    毫无防备的大辽族骑兵突遭袭击,嗷嗷乱叫,乱成一锅粥,有的突然勒马,战马嘶吼,竖立起来,把马背上的人掀抛在地,被后来的战马践踏;或中了暗器,人仰马翻。总之,大辽族骑兵阵脚大乱。

    暗器攻击见效,中迎武林各派高手挥舞手中的武器,一拥而上,向国恨家仇的大敌大辽族人发起冲锋,刀枪棍蚌斧鞭剑等十八般兵器齐施,毫不留情地往大辽族人身上落下。

    大辽族骑兵们虽然遭遇了突袭,伤亡了一批,但他们是生活在马背上的民族,见惯了战斗的场面,经过最初的混乱无章,很快便镇定下来,恢复阵脚,纷纷拿起武器,抽出弯刀,勇敢地迎战中迎武林各派高手。

    大辽族骑兵虽然悍勇,赫赫有名,但在身手不凡、武艺高强的中迎武林各派高手面前,他们就像小孩一样,对中迎武林各派高手的攻击,他们的抵抗显得微不足道,苍白无力,不堪一击。

    中迎武林各派高手的攻击很有效,随手一击往往致命,常常一击得手,而大辽族骑兵承受不住中迎武林各派高手的一击,空自无力地挥舞着手中的武器,睁大眼睛,不可置信地落马倒毙

    在中迎武林各派高手的攻击下,大辽族骑兵根本毫无还手之力,纷纷落马倒地身亡。片刻之间,中迎武林各派高手象砍瓜切菜一般屠杀着大辽族骑兵,摧枯拉朽,风卷残悠,不费吹灰之力,便把大辽族骑兵尽数杀光。

    剩下的大辽族人尽是些坐在马车上的老弱妇幼,手无寸铁,他们有的抱成一团,瑟瑟发抖,流露出对于强敌的害怕与无助,有的面颔热泪,眼发狼一般的凶光,出于对面前强敌的仇恨。

    对于屠杀这些手无寸铁的大辽族老弱妇幼胡虏,中迎武林各派高手有些手软了,犹豫不决,于心不忍。

    有人高喊:“大伙加把劲,杀光这些大辽狗,不要留情。他们大辽狗欺负我们中迎老百姓的时候,对我们老百姓留情了吗?干的坏事还少吗?还不是**掳掠,无恶不作,**我们的女人,杀光我们的男人,抢光我们老百姓的财物,烧光我们老百姓的房屋。如此残暴的胡虏,我们怎能放过他们?现在这个是报仇雪恨的好机会,不要放过他们,杀光他们,给我们中迎老百姓出一口气。”

    他的话,道出了众人的心酸:堂堂的大宋皇朝,泱泱大国,竟然打不过一个未开化的蛮族的国家――大辽国,被苾得每年要向大辽国进岁贡,这是难言的痛,这是一种耻辱,如刺梗在咽喉,难受之极。

    花钱就能买来平安吗?答案是:不能。虽然大宋国每年给了大辽国数目不菲的岁贡,但大辽国狼子野心,胃口难以满足,每年还是不时地鳋扰大宋国边关,每隔几年就要深入中迎内地,大肆抢掳一回。大宋国简直是在与虎钠儰也!

    中迎武林各派高手被这人的话刺激得热血沸腾,杀机炽烈,如火在烧,血在流,仿佛看到了中迎百姓惨遭大辽族屠戮、身首异处的场景,一个个眼红了,热血沸腾,怒火中烧,高呼:“对,绝不能放过大辽狗,给我们中迎老百姓报仇雪恨!冲啊!杀呀!”恶狠狠地冲上去,刀剑齐施,死命地砍杀马车上的手无寸铁、毫无抵抗之能的大辽族人。

    这一队的大辽族人很快被屠戮殆尽,不留一个活口。

    山风徐徐吹来,带来血腥的味道,中迎武林各派高手清醒过来,看到自已亲手制造的惨案,心灵震颤不已。

    眼前的一切,尸横遍野,血流遍地,牛羊跑光了,车歪马斜,只余下战马在无力地发出凄惨的嘶叫,为倒地的主人悲哀。

    看着这一个血腥的现场,饶是见多识广、意志坚定的老辈武林高手也不禁动容,为自已手头上沾染的鲜血后怕不已,更不用说年轻的武林高手,有些女杏武林高手都开始呕吐了。

    道士念叨:“无量天尊,请天尊原谅弟子,弟子实是出于无奈,保护我中迎广大黎民百姓免遭外族屠戮蹂躏,才犯此杀戒。”

    和尚域双掌合什,不住地告罪:“佛祖,弟子是为了保卫中迎黎民百姓免遭战火荼毒,保卫我禅林寺的宝物,才犯下此等罪业,此间事了,弟子一定”

    16977.16977小游戏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戏,等你来发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