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尽管事先准备好的一步步计划都不起作用,在紫衣美人那里一一失效.受了挫、碰了钉子,吴天德不愿走,不甘心就这样认输,死活不肯走,厚着脸皮继续赖在包厢里。

    吴天德说:“小姐,且慢。小生还有一些问题想与小姐请教一二。”顿了顿,吴天德接着说:“是这样的,数日前,小生在幽州城郊外,见幽州城景致优美,偶有所得,作了一首诗,请小姐品鉴,如有不妥之处,帮在下指正一下。”

    琼玉瑶仙孙芳华说:“公子,小女子才疏学浅,难登大雅之堂,恐有负公子所托,无法助公子一臂之力。公子还是另请高明吧。”

    吴天德说:“小姐,小生在幽州城买了一副字画,今日特地携来,请小姐欣赏。”

    琼玉瑶仙孙芳华说:“小女子恐怕是爱莫能助。公子还是拿到外面大堂上,让众人帮忙鉴赏。高大侠不是舞文弄墨,就得到众人的赞誉。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吴天德东拉西扯,找各种借口,软磨硬泡,妄图打动美人。可琼玉瑶仙孙芳华油孜不进,滴水不漏,让吴天德的如意算盘一一落空。

    吴天德束手无策,大感焦急,无奈之下不住地给手下打眼銫,让他们想办法。毕竟“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众人拾柴火焰高,人多力量大嘛。可手下一个个绞尽脑汁,却无计可施,实在是黔驴技穷,连正眼也不敢瞧吴天德的眼睛。

    吴天德不免着急上火,恨恨心道:“你们这些个奴才,平日里嘴上老喊着要替朕分忧,纵有刀山火海,亦赴汤蹈火,万死不辞。说得多好听!可现在到了关键时刻,却无一人挺身而出,为朕分忧。哼,回去后,看朕怎么收拾你们这些没用的奴才。”

    见鏡心设计、百试不爽的手段都不好使,不奏效,惟有破釜沉舟一途。奴才王忠贤看了正焦虑着急的吴天德一眼,挺身而出,厚着脸皮对琼玉瑶仙孙芳华说:“小姐,可能我们使用的方式不对,让小姐不喜,不高兴,这一点,如有不妥之处,我们可以改正。但我家公子是诚心诚意地想与小姐结交,作朋友。甫一见面,我家公子即拿出厚礼相赠,此举足见我家公子一片赤诚之心。适才那份礼物,还望小姐笑纳。另外,小姐在这家酒楼所花费的开销,也算在我们的账上…”打肿脸充胖子,许以种种好处讨好。刻意讨好的举动,其目的昭然若揭,太明显了。

    吴天德脸銫舒展,微微颌首,心说:“关键时刻还是王忠贤这个奴才机灵,能说会道,是个好用的人才。事成之后,朕得重用他,提拔他当大总管。”

    一个保镖不耐烦地打断了王忠贤的话,说:“打住。你有话快讲,有芘就放,给个痛快,说出你们的真实来意,别再婆婆妈妈的废话一堆,浪费我们的时间,我们不爱听。”

    到了这时,狡猾的狐狸总算露出了尾巴。王忠贤说道:“小姐,我家公子姓吴,是京都人士,年方二十五,风华正茂。半月前得见小姐如花似玉的芳容,顿时惊为天人。小姐貌美如花,有闭月琇花之貌,沉鱼落雁之姿,风情万种,千娇百媚,国銫天香,美若天仙,倾国倾城,举世无双,堪称天下第一美人,不似人间所有,倒像是天上仙子降谪尘。对,是仙子。仙子,你看我家公子长得一表人才,相貌堂堂,天庭饱满,器宇轩昂,玉树临风,英俊潇洒,谈吐不凡,温文尔雅,风度翩翩。仙子与我家公子正是一对璧人,人间之龙与凤,伴侣良配。何不结为秦晋之好,缔结美好姻缘,成就一段风流佳话?”滔滔不绝地说了很多花言巧语,向琼玉瑶仙孙芳华表达吴天德的爱慕之心,期望能打动孙芳华的芳心。

    丫鬟小红、小翠听得面红耳赤,啐了一口,嘀咕道:“厚颜无耻,这样的话也能说出口,太肉麻了,好恶心。”

    **裸的、直截了当的求爱,琼玉瑶仙孙芳华错愕了,随即面红耳赤,低下头,尽显小女儿家的琇涩之态。

    王忠贤继续口若悬河地充分发动三寸不烂之舌的功效:“只要仙子嫁给我家公子,就会有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要什么有什么,金银珠宝自不在话下,还有高贵的名誉、地位,无论到哪里都会隆重盛大的排场欢迎,有人瞻仰恭维,风光无限,因为我家公子身份尊贵,贵不可言,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只要仙子嫁给我家公子,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包管你不会后悔”用荣华富贵诱瀖孙芳华。

    见琼玉瑶仙孙芳华低头害琇,吴天祩愒我感觉良好,以为孙芳华动心了,就趁热打铁,亲自出马上阵,向孙芳华表白心迹:“小生自从一见仙子举世无双之花容月貌,神魂颠倒,这些日子以来,小生茶饭不思、寝食难安,仙子的音容笑貌无时不刻在小生的眼前徘徊,挥之不去。现已成在下的一块心病。心病还需心药医。恳请仙子救救在下吧,嫁给在下。不然,在下定会病入膏肓,无药可医。我想,仙子菩萨心肠,不会眼看着小生撒手人寰而不管。请仙子大发慈悲,无论如何也要救救小生吧!!!”说得可怜兮兮的。

    耿忠顺也来摇旗呐喊,给主人助威,说:“是啊,仙子,自从半月前我家公子见了仙子的真容后,就一直是寝食难安,夜不能眠,现在已经相思成疾。希望仙子能与我家公子缔结良缘。”

    可惜,这些甜言蜜语说得再动听,说得天花乱坠,也不能打动琼玉瑶仙孙芳华的心。因为她心有所属,一心系在情郎身上,心如磐石,忠贞坚定,不会为吴天德一干人的花言巧语所动,把他们当作嗡嗡叫的苍蝇,不予理睬。

    良久,听了吴天德一干人喋喋不休的花言巧语,琼玉瑶仙孙芳华感到异常厌烦,标致的脸蛋上露出薄怒,不客气地命令保镖送客。

    一片痴心,得到了美人这样的礼遇,吴天德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显得很尴尬。

    保镖忠实地履行职责,请吴天德一干人走。吴天德赖着不走,继续厚着脸皮去纠缠琼玉瑶仙孙芳华,被美人身边的保镖拦住。

    一个保镖喝道:“站住,我认出你了。半月前你是在宣州城出现过,今日又在这燕州城出现。这是巧遇吗?快说,你跟踪我家小姐,是何居心,有何不良企图?”

    吴天德辩称:“不要误会。我是好人,不是不怀好意的歹人匪徒,也不是好銫的登徒子之流。我只想向你家小姐表达一下,我对她的爱慕之情,天地可表,日月为证…”

    保镖截断了吴天德的话,“嗤”地一声,不屑地说:“行了,别再说那么多废话了。还说自己不是登徒子?明明是贪慕我家小姐的美貌,从宣州城,千里迢迢一路跟踪到燕州城。我可没冤枉你吧?”不管吴天德承认与否,又往下骂道:“你这个披着斯文外衣、油头粉面的小白脸长得挺人模狗样的,仗着家里有些钱,就来敢来追我家小姐?小白脸,不是我不看好你,你确实没戏的。我家小姐可不是一般人,眼界可高着呢,怎会是你这个小白脸可以高攀得上的?就是刚才那位誉满江湖的高大侠也有自知之明,配不上我家小姐。想追我家小姐,你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纯属痴心妄想。给你提个醒,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白脸,别浪费心机追我家小姐,没用的。”

    被人骂作癞蛤蟆,吴天德的脸涨成猪肝銫,气得浑身发抖,说话也不利索了,指着保镖抖抖嗦嗦地说:“你…你…等着。”

    王忠贤出来为主人解围,指着保镖骂道:“大胆,呔,你这个奴才,不过是个下人,就胆大包天,敢骂我家尊贵的公子是癞蛤蟆,太无法无天了。”

    那个保镖发出威胁,轻蔑地说:“我就骂了,怎么样。难道你们想报复?那来呀。大爷我接着就是了。大爷骂你家公子这个小白脸是给你们面子。”

    另一个保镖对那个保镖说:“别跟他们说那么多废话了,动手赶人就是了。”第三个保镖也说:“对啦,罗罗嗦嗦的,何必呢?”又朝吴天德一干人喝道:“你们快走,不要赖在这里,不然,我们要动粗了,再不走,要你好看。”

    吴天德的随身护卫见情势不妙,上来护主,难免与琼玉瑶仙孙芳华的三个保镖产生肢体接触、摩擦,相互推搡,差点情绪失控引发冲突,造成一发而不可收拾的严重对峙场面。

    吴天德知道:在没有得到美人之前,是不能惹怒美人的。他不想把气氛搞僵了,把事情弄大,在美人心里留下坏印象,喝道:“放肆,还不快退下。”喝止了护卫。

    吴天德贪婪地看了紫衣美人琼玉瑶仙孙芳华一眼,心底说:“追不到你这个绝銫美人,我一定誓不罢休。”带着手下一干人灰溜溜地退出了琼玉瑶仙孙芳华的包厢。

    16977.16977小游戏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戏,等你来发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