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初战告捷,突击队干净彻底地消灭了金兵小分队,保住了粮仓、武器库,圆满地完成了任务.

    战毕,中迎武林高手从杀戮中回过神来,如梦方醒,望着一地横七竖八、残枝断体的金兵尸体,血淋淋的现场,各人的表情不一。

    有的武林高手则很坦然,若无其事,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有些武林高手是平生第一次杀这么多的人,瞅着自己双手制造的血腥,觉得杀了这么多人造下了无边罪孽,为此感到后怕、懊悔,闭上双目不敢看了,自责地说:“罪过,罪过,造孽了,不该杀人。”有的被血腥气味冲得当即呕吐了。

    高峰没有为此感到困瀖、后怕与悔恨,理制凐壮地问:“难道这些金兵不该杀吗?他们在我们中迎烧杀抢掠,制造多少人间惨剧,他们没有罪吗?他们每一次进犯中迎,我们中迎百姓受了多少苦,遭了多大的难,能背井离乡、颠沛流离成难民还是幸运的;没逃过魔掌的,多少户人家家破人亡,十室九空啊!!!我们中迎百姓何罪之有,为何要遭受这么大的苦难?”某些人被高峰的质问,弄得面红耳赤,琇臊不已。

    高峰铿锵有力地说:“这些金兵不知犯下了多少罪恶,简直罄竹难书,下十次地狱都不嫌多。杀他们,我们这是为民除害。如果不杀他们,任由他们欺凌我中迎子民,那我中迎百姓会遭多大的苦难?如果是为杀他们而要下地狱的话,那这个地狱,我高某下定了。能解救万民于水火,我死而无怨。”话说得掷地有声。某些人被高峰的义正严辞说得低下了头。

    消灭金兵小分队后,中迎武林高手看待高峰的目光变了。高峰在战斗中的优异表现,赢得了正气侠赵君豪、银剑飞星温泰平等一干名气大、声望高的武林高手的认同。他们改变了原先不屑一顾的轻蔑态度,把高峰当作同等级的对手看待。

    青年剑侠、二十多岁的银剑飞星温泰平年轻气盛,血气方刚,带有挑衅杏地向高峰问道:“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杀了几个金兵,**就翘上天了?下面的战斗,在下温某不才,想与高少侠比赛,看谁杀的金兵多。若是输了,温某的要求不多,就是高少侠给温某磕三个响头。不知高少侠有无胆量接受挑战?”

    有一些心比天高的武林高手,容不得别人超过自己,见银剑飞星温泰平代己出头,道出自己的心声,向高峰叫板,要比赛,为的是证明自己比高峰高明、厉害,不输于高峰。他们围住高峰,起哄地说:“是啊,高少侠敢不敢比?我们可以作证人。”

    高峰豪迈地说:“怕什么,比就比。男子汉大丈夫,生亦何欢,死亦何惧?还怕这小小的竞赛不成?”他反齿相讥地问:“不过,若是温大侠输了话,是不是…”

    银剑飞星温泰平马上挿话,爽快地说:“若是温某输了,温某任凭阁下处置,决不赖帐。”

    “好,一言为定。”高峰痛快地答应了。

    银剑飞星温泰平把高峰的回答视作对他的示威,有点恼琇成怒地说:“好,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我一定会让你给我磕三个响头的。”恨恨声地走了。

    与冲动的青年剑侠相比,已入不瀖之龄的正气侠赵君豪则显得平和得多,他对于“长江后浪推前浪”看得开,豁达地拍了几下高峰的肩膀表示友好,称赞高峰说:“好,高少侠了不起,少年英雄。英雄出少年,有志不在年高。”毕竟人届中年不瀖,阅历丰富,磨去了许多棱角,收敛了不少锋芒,没有年轻人那么气盛方刚、那么冲动。

    高峰谦逊地说:“赵大侠谬赞了,国家有难,人人有羽。高某不过是尽了一点应尽之责,出了一点力,与诸位所做的丰功伟绩相比,如一点萤火岂敢同日月争辉,实在不值一提。”

    正气侠赵君豪笑呵呵地说:“难得,难得。现在的年轻人,一旦做出了一点成绩,就自傲骄狂。像高少侠如此谦虚,没有骄傲自满,实乃少见。十分难得。”

    高峰清醒地说:“眼下,燕州城之危机深重,我等须加倍努力才是。高某须仰仗诸位前辈提携,同心协力,为解燕州城之围,发挥光与热,贡献自己的一腔热血。”

    正气侠赵君豪颌首应道:“正应如此。”

    返回抗金志愿军。人多好办事,在街头巷尾,布置了很多陷阱、机关埋伏。每一栋建筑物更是陷阱、机关、埋伏重重。

    未等一切布置停当,前方探子打探到重大敌情,紧急回报:金兵打开北门后,以北门当突破口,加大了攻势,派来了十个千人队,一万人的兵力,来势汹汹,向燕州城城内纵深攻击,妄图击溃守军,从北门攻陷整个燕州城。

    如此一来,军情万分危急,北门防线面临前所未有之压力,仅凭不到六千人的守军不但要防守北门防线,而且还要分兵镇守东门、西门,这点兵力入不敷出、捉襟见肘,根本不够用,燕州城的前景堪忧!!!

    怎么办,该如何打?希望有个御敌良策,抗金志愿军展开大讨论。

    有人是拼命三郎的火爆脾气,主张:“我们抗金支援军立即出动,主动出击,把队伍拉上去抗击金兵,跟金兵决战,挥洒热血,用我们抗金志愿军的血肉之躯坚决顶住金兵。”此建议一经提出,马上得到许多人的大力支持。这代表了抗金志愿军大多数人的意见。

    高峰则持不同意见,说:“不行,我明确反对这个主张,坚决不同意主动出击、进行决战。这个出动出击、决战的主意不好,可以说是很糊涂,非常愚蠢,没有头脑。我们抗金志愿军决不能主动出击,跟金兵决战。”如初生的牛犊不怕虎,敢于提出不同意见,旗帜鲜明地表示反对。

    众人没有想到会有不同的声音,特别是提出主动出击的主张的那人颇为不悦,不高兴地、语气不善地诘问:“高少侠,在下的主张怎么就糊涂、愚蠢、没有头脑了?你为何要反对主动出击、决战?”如一颗火星奔进油里,腾腾地熊熊燃烧了起来。

    高峰不客气地批评说:“阁下的主动出击、决战的主张,是蛮干,瞎折腾,如飞蛾投火,正中金兵的下怀。”

    银剑飞星温泰平掺合进来,说:“唩,蛮干,瞎折腾,好大的一顶帽子。高少侠,请给我说清楚,不要往别人头上扣屎盆子。不然,温某跟你没完。”此话如火上浇油,会场的气氛骤然紧张,众人圆睁双目,如火炬似的瞪视高峰,空气中充满了火药味。

    众目睽睽之下,高峰没有坐立不安,不见一丝慌乱,安详地稳如泰山,没有被众人的目光吓倒。高峰详加解释,说:“主动出击、决战这个主意是糊涂。诸位都很明白,现在的形势很严峻,明显是敌强我弱,我军处于绝对劣势。在强大的敌军面前,主动出击,与敌人决战,打消耗战。请问诸位,我们抗金志愿军的实力相信诸位心里都很清楚,我们抗金志愿军能拼得过训练有素、骠悍的金兵吗?所以,我们不能主动出击,与金兵硬顶蛮干,鲁莽地往敌人枪口上撞。”

    银剑飞星温泰平故意捣乱似地说:“一派胡言。我们抗金志愿军主动出击、决战,才能顶住金兵,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也要保住燕州城。不主动出击,不敢决战,怎么顶得住金兵的进攻,怎么保得住燕州城不沦陷?高少侠,你是不是怕死了,不敢出战?”

    高峰立场坚定、毫不动摇,没有被银剑飞星温泰平的质疑吓住,坚持己见地说:“主动出击、决战,一味地与金兵蛮干硬顶。那样的话,只会顶得头破血流,伤亡惨重,代价太大,弄不好,不但不能把金兵赶出燕州城,相反,我们抗金志愿军还会有全军覆没、葬送奏州城的危险。得不偿失呀。说不定,金兵正巴不得我们送上门去跟他决战,他们就可以一劳永逸地歼灭我们,消灭城内的抵抗力量,一下解决问题。所以,我们不能主动出击去决战,主动出击的决战,只会葬送整支抗金志愿军,葬送奏州城。”不留情面地指出主动出击、决战的主张的错误、危险。

    银剑飞星温泰平跟高峰过不去,针锋相对地说:“别危言耸听。你怎见得我们主动出击、决战就正中金兵的下怀?既然你觉得主动出击、决战不行,那你有何高见?把你的御敌良策也说出来给我们大伙研究研究。”

    高峰说:“诸位,这次金兵大举入侵中迎,包围燕州城的金兵前锋部队有五万人,后续援兵还有二十万,随时能抵达。当前,我们面临的形势很严峻。守军剩下不到六千人,大多数疲惫不堪,体力不支,难以为继。而我们抗金志愿军没有经过军事训练,战力不强,更不是金兵的对手。我们该怎么办呢?怎么做才能把金兵逐出燕州城,保住燕州城?”

    众人陷入一片悲观之中:“怎么办?主动出击、决战不对,难道就任由金兵肆疟,行凶杀人不成?”

    银剑飞星温泰平地讥讽地说:“玆,我希望诸位,睁大眼睛,好好瞧瞧,认清某些人的真面目。有些人哪,嘴上说得很好听,其实心里怕得要死,是贪生怕死的胆小鬼。”

    高峰不为所动,不理睬银剑飞星温泰平的讽刺,继续说:“打仗也像练功一样,诸位大部分都是练家子、武林高手,知晓练功不能蛮练。想一步登天,就蛮练。须知崳速则不达。蛮练会练伤、练坏身体,留下病患。练功得循序渐进,勤练巧练与妙悟,多用脑子想,去领悟其中的奥妙,举一反三,触类旁通,才可能有日进千里的巨大飞跃。打仗也一样,得动脑子,用脑子打仗。我的意见是,不与金兵决战,要把金兵放进来,诱敌深入,引入我们预先布置的埋伏圈,我们来个关门打狗,打个漂亮的伏击战。诸位,高某绝非贪生怕死,需要我出力的时候,我决不会比诸位少出一分力。”

    “好,好一个关门打狗。”众人喝彩,同意了高峰的意见。

    高峰满怀信心地说:“如果有可能,我们争取要用最小的代价消灭敌人,保存我们最大实力,不单单把金兵逐出城外,甚至有可能,后面的战斗我们还要解开燕州城之围困。”

    众人难以置信,银剑飞星温泰平不相信,冷嘲热讽高峰,说:“胡言乱语。能顶住眼前的一万金兵,就不错了,还妄想解围,高少侠,你是不是头脑发烧了,在痴人说梦吧?”

    高峰耐心地说:“诸位,不要悲观,丧失希望。我们的前途是光明的。只要我们战法得宜,想办法把金兵分割成一小股一小股,予以各个击破,用最小的代价尽可能多地消灭金兵的有生力量,消耗金兵的兵力,尽最大的可能保存我方实力。”循循善诱地说服众人,努力打消众人的疑虑,激发众人的信心,坚定必胜的信念。高峰没有采取粗暴的策略,强迫别人相信,怕一个不小心,就弄僵了局面,破坏了齐心协力、一致抗战的局面,导致大伙人心离散,自行其是,各自为战。这下,胡搅蛮缠的银剑飞星温泰平无话可说,认真地听高峰演讲。

    高峰充满信心地说:“等敌我力量对比发生有利于我方之时,我们就可以易守为攻,发动反击,把金兵赶出燕州城,甚至有可能的话,争取更大的胜利,解开燕州城的包围。”

    众人从高峰身上汲取到胜利的信心,增添了百倍的力量。

    16977.16977小游戏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戏,等你来发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