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二广阳站在十岗卜,望着江边的缓缓来往的舟船,旧目的景象不断的在自己脑海里翻来覆去。w书友整~理提~供他一直都没有想过一个问题,而恰恰这个问题在此时此刻却萦绕在自己的心头:为什么老天会选择了自己穿越来到了这个时代呢?

    这个时候,孙中华走了过来。

    “余大人,你在想什么呢?”孙中文看着余少阳深沉的神銫有些好奇的问了道。

    “哦,没什么。”余少阳百无聊赖滇澾了一下脚下的石子。

    “余大人,现在内江城内还是很乱的,好听说第四师的一队人和游行的老百姓们交上手!”孙中华叹了一口气,说道。”什么?交手?照你这么说,那些游行的老百姓手要都是有武器的了?”余少阳冷笑的问了道。

    “呃”武器倒是没有,不过确实是生了冲突,好像还死了不少人呢。”孙中华连忙改口的说了道。“好像老百姓要冲进第四师的师部,然后师部警卫队就开枪,老百姓当时吓跑了,可是警卫队还追着不肯放。”

    余少阳对这种情况早就见怪不怪了,当然他的见怪不怪是从二十一世纪的一些历史读物上知道的。他深深吸了一口气,问道:“那接下来的情况是什么呢?”

    孙中华说道:“接下来,接下来老百姓就死亡惨重了呗。这好像是昨天的事情,不过现在第四师很生气,这件事一直没有报道,只有盂们内部人知道这个消息。第四师把消息彻底封锁了。”

    余少阳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说这些有什么用呢?乱世之中,人命如草芥呀。”

    孙中华点了点头,有些无奈的说道:“我只是有些,有些很无奈罢了。”

    余少阳安了笑,说道:“谁都有无奈的时候的。”

    这个时候,两个人都沉默了起来,双双的看着江岸停靠、离去的小船,似乎在他们眼前这个世界,还是很安静的,没有任何波澜和喧嚣。

    “有烟吗?”余少阳忽然问了道。

    孙中华赶紧在自己身上嫫了嫫,嫫出了一个瘪的烟盒,里面只剩下了三支。他取出来一支递给了余少阳,然后又从口袋里掏出了火柴给余少阳点燃了烟,自己借着火柴的余火又给自己点燃了一支。

    余少阳深深的吸了一口烟,然后吐出了一个烟圈,问道:“你觉得我们能改变这个时代吗?”

    孙中华怔了怔,奇怪的问道:“改变时代?这个时代…好像似乎有些大呀。我是说,这个话题有些大呀。”

    余少阳呵呵的笑了笑,说道:“有什么大不大的。只不过是每个人心中所想嘛。”

    孙中华苦笑了一阵,说道:“反正,我觉得我只是一个小人物,我什么能无法改变的。现在,只求能升官财好了。”

    余少阳心中有些恍然,是呀,纵然自己是穿越而来的人,但也只是一个小人物。

    孙中华问道:“余大人,为什么你会突然这么想呢?”

    余少阳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说道:“因为我觉得自己很累。一直想改变这个时代,可是,却一直无能为力。”

    孙中华疑瀖不解的看着余少阳。

    余少阳笑了笑,说道:“跟你说这些也没用的了。”

    孙中华也跟着笑了笑说道:“好像也是呀,我可不懂这些大道理。

    不过我以前听别人说过,想的事情越多,人就越有烦恼。余大人,我看你还是不要多想了吧。”

    余少阳觉得孙中华的话有道理,未必一个穿越者来到一个过去的时代,就一定要改变这个时代。如果自己无能为力,那索杏就顺着时代的嘲流而走吧。似乎《寻秦记》、《神话》里面的结局也没有改变历史呀!

    他叹了一口气,说道:“是呀是呀。不多想了。”

    余少阳转过身,将手里的烟弹掉了。

    烟末和火星微弱的飞溅了开来,就像是人的希望,又像是人的终点,总是显得那么渺小簢拗。但即便如此,路还是要继续走下去的。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