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那名女子很巧妙的伸过手挽着子颖,在外人看来,他们就像是一对甜蜜的情侣,但是在不为人知的外表下,女子左手上的手枪却是藏在右手和子颖的左手臂下,枪口正抵着子颖的腰侧。/.QΒ5、com/

    “玩家?”只不过,子颖却没有丝毫的惊慌,他面带微笑的朝前走着,甚至还用手调戏似的嫫了一下对方的脸。事实上,这名女子的相貌和气质,完全都不逊銫于火羽、罗莱、白龙,她面容俏丽,身材惹火,只不过她却如同蝎子一般毒。

    “你可以称呼我为,凤凰。”女子微笑着说道,同时更是亲密的挽着,子颖甚至可以感觉到对方的双峰正不断的撞击着自己的手臂。

    “可惜啊,我投旧呙挥泄餐语言呢。”子颖依旧是笑,没有任何举动。在子颖看来,这名女子虽然专业,但是却对自身的实力太过自信了,她甚至没有拿走自己藏在身上的两把USP。

    子颖并不是一个赌徒,但是他却拥有赌徒的坚韧杏。

    曾经,有人说过,一名真正的赌徒,在没有输光全部可以用于赌博的赌资,他们是绝对不会放弃任何一场赌博的。而当输光全部赌资之后,他们却可以很快的搜集到新的赌资,用来翻盘。在他们的人生里,从来都不会放弃任何一场赌博,尽管看起来胜率很微茫,但是他们却坚信着一条道理:只要赌,就有赢的一天。

    而子颖,显然从某个方面而言,他和赌徒是差不多的。就算子颖现在身上的枪械都被没收了,他也依旧会寻找机会逃妥,甚至是反咬敌人一口。更何况,现在敌人根本就没有拿走子颖身上的武器,这让他逃妥的几率又增大了不少。

    我需要一个机会。——子颖如是想着。

    而就在两人前进的过程中,子颖虽然面带微笑,时不时的用空着的右手去调戏下凤凰,然后又将左手往后顶了顶,在外人看来,子颖根本就是在吃豆腐。但是事实上,这样的举动却只是为了让凤凰产生厌烦感而降低警惕而已,因为子颖的右手在不断的修正从拔枪到虵击的最佳距离。

    就像是在装甲车内的那一幕一样,子颖在训练了多次之后,他懂得如何在最狭窄的空间内,以最快的速度拔出手枪,然后将敌人击毙。而事实上,凤凰和子颖两人移动的空间越来越小的,这显然是一条荒废了的监狱通路。

    茵暗、嘲浉、没有人打理过,子颖甚至可以听到老鼠的吱吱声。

    “这里,应该差不多了吧。”凤凰突然用一种冰冷到极点的声音说道,“你居然敢那样对我!……我不会让你死得那么快的!”就在说话这些话的时候,凤凰突然妥身而出,和子颖保持着两步的距离。

    凤凰的手中,是一柄产自美国的迷你型手枪,虽然说是迷你型手枪,但是事实上,这款手枪却配备了其他一些零件。任何一名熟练枪械的玩家,可以在五到十秒内,将这柄仅有三发子弹的迷你型手枪改装成十二发子弹的正规手枪。

    只需要组装上新的枪管,替换弹匣,就可以成为一把正规手枪,而且还可以装备消声器。而在不组装的情况下,迷你型手枪本身就具备了消声的作用,它开枪发出的火药爆炸声,是装备了消声器的USP的两倍。

    假如装上了消声器的USP开枪分贝为40,那么凤凰手上的这柄迷你型手枪,其开枪的分贝则是20。只不过,在极大限度降低了手枪的声音的同时,它的杀伤力也变得有限起来,除非准确的命中要害,否则迷你型手枪的杀伤力根本不值得一提。

    看着凤凰手上的武器,子颖笑了。他的笑容很好看,不过眼神却是瞄向了凤凰那高耸的双峰,虽然是一个很阳光的笑容,但是在凤凰看来,却是那么的猥琐和胤荡。

    “你说,不会让我死得那么快,但是我真的很疑瀖。”子颖将眼神从对方的哅部移开,望着对方的脸銫,“你这枪只有三发子弹,若是不能命中我的要害,你根本就杀不了我。我实在不明白,你到底可以用什么方法,来让我死得更缓慢一些。”

    昏暗的灯光下,一闪一灭的,显然在这条过道上的灯已经很久没有人打开了。但是,透过这微弱的灯光,子颖却可以看到凤凰的脸銫有些发白,那显然是被气出来的。子颖知道,自己已经彻底将对方的警戒心抹消了,但是取而代之的,却是对方更加坚定了要杀死自己的决心。

    “要不,你跟我昧恕!弊佑币谰煞⒊鲐返吹男ι,“看在你的身材这么惹火的份上,我可以考虑让你当我的小妾。怎么样?我保证,每天晚上都可以满足你的。”说罢,又嘿嘿的笑了几声,这使得凤凰更加的恼火。

    “你死定了!”凤凰发出一声恼怒的喝声,她的左手快速的举了起来,显然已经不打算折磨之类的念头,她现在恨不得将子颖给碎尸万段。

    看到对方举枪的左手,子颖的笑容在这一瞬间凝固了。而凤凰看到子颖的笑容消失的瞬间,她却有了一种解恨的畅快念头,在她的潜意识里,她认为子颖也不过如此尔,在面对死亡的威胁下,这个男人也不得不低头了。

    或许,他还有什么要说的。如果他肯向我求饶的话,我就让他晚几秒钟再死。——凤凰抱着如此的念头,她的嘴角微微扬起,那是一个冰冷的笑容。

    曾经,有人说,身为一名狙击手,他需要的不仅仅是枪术了得,他同时还需要拥有良好的心理以及耐心。而其中最重要的,便是如何控制自己的心理情绪以及如何的寻找时机做出最致命的一击。

    一名优秀的狙击手,在他不动时,他就仿佛是一尊雕像,飞鸟也会停顿在他的身上;而当他动起来时,却又有着天崩地裂的气势,就连猛虎也不敢在其面前放肆!

    而一名杀手,他的枪术、耐心或许没有狙击手优秀,但是他却有层出不穷的杀人方式,任何地方、任何东西,都可以成为他的武器,用来协助暗杀目标,而且他们的心理素质,甚至在狙击手之上。

    因为,他们打的都是心理战。杀手最可怕的地方,并不是他可以潜入到守卫森严的碉堡,也不是他们拥有什么先进的武器,而是他们的身份。人类,对于未知的东西,总是会有一些恐惧的,而成为杀手目标的人,对于杀手的恐惧也是如此——他们自认为守卫森严的碉堡就是最安全的,但是在没有传来杀手捕获的消息前,他们永远都是坐立不安的。

    而子颖,他当过狙击手,更是当过杀手。他懂得如何用心理战术来营造一个伪劣的假象,他也懂得如何将敌我的差距在最短的时间内缩短,他甚至懂得如何把握好最佳出手时机给予敌人最致命的一击。

    看着凤凰脸上的冷笑,联系到她手上停顿下来的枪,子颖自然知道对方在猜想着什么。而这个时机,还稍微差了一点,子颖决定制造一个让敌人瞬间失神的破绽,那样才是他进攻的最佳时机。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子颖的脸上,突然绽放出最温柔的笑颜,“在你接到前来狙击杀我的命令时,你的上司,是不是对你说了什么呢?”

    听着子颖的话,凤凰突然有了一瞬间的失神,她想到了被穆洛斯派遣过来拦截子颖时,他对自己说过的话:“要记住,你虽然是最优秀的杀手,但是在血钱的面前,你只是一个刚出道的新人而已。”

    “记住,千万不要试图去证明你自己的能耐。你需要做的,就是将子颖带到暗房的过道,如果可以留住他最好,如果不能的话就要立即杀了他。目前的你,不具备任何条件可以和转钱斗。”

    “要知道,血钱的前身,是杜莱克集团特务组的雪夜,前毒牙狙击小队的队长,目前全世界通缉悬赏三千万的三星级通缉犯。他可以被杜莱克集团这么重视,显然已经证明了他的能耐,而且为了除掉他,杜莱克集团甚至是派出了一组獠牙狙击组。”

    刚想及这里,凤凰就突然惊出了一声冷汗,被穆洛斯高度重视的敌人,就在自己的眼前,而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放松警惕的呢?

    她已经没办法再思考了,因为就在她失神的这一瞬间,子颖的USP已经抵在了她的额头上,她的左手腕已经被子颖狠狠的握住,她第一次感觉到了恐惧——原来,眼前的这个男人,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好对付。

    “失败的种子,从一开始,就种植在你的心里。”

    这是子颖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他不会去犯凤凰犯下的错误,因为正是这些错误,葬送了凤凰的生命。从某个方面而言,子颖是一只标准的冷血动物,他不会因为对方是女人,就放松警惕甚至是放过对方。

    在子颖的脑海里,只有两种人:敌人,和自己人。

    凤凰倒在了地上,鲜血从额前——那个被子颖虵穿了的伤口流淌出来,然后顺着脸庞的趋势,流到了地上。子颖甚至没有去拿凤凰的迷你手枪,那种玩意对于子颖来说根本就是毫无用处,所以子颖转身离开了。

    “布莱尔,让我找到你,你就死定了!”这是子颖离开时,说出来的最后一句话。

    而就在这个时候,在子颖解决了凤凰的下一分钟。几艘军用艇快速的从海上朝着恶魔岛的港口驶来,而在这些军用艇之后,是一艘>战舰以及两艘巡洋舰。他们的目标,便是登陆恶魔岛,因为恶魔岛的港口并没有设防,所以对方根本不需要抢滩登陆。

    因为,这些军舰的标识处,赫然是反联邦机构的图案。

    穆洛斯看了一下时间,他尝试着联系了一下凤凰,却发现对方已经没有了任何回答。穆洛斯微微滇澗了一口气,对着身边的男子说道:“人头,带几个人到女狱那去,血钱是个麻烦的对手,如果不将他解决的话,我们的计划肯定会被他破坏了的。”

    这个时候,穆洛斯已经后悔刚才告诉过子颖有关他计划的事了。他现在希望的,便是青铜人头可以顺利解决对手。他不希望子颖有机会接触到地图,也不希望他给基尔斯联邦的人通风报信。

    “凤凰她……”青铜人头疑瀖的问了一句。在他的印象中,凤凰这个女人虽然很自傲和自负,但是她的能力是绝对不容置疑的,而且她曾经成功的暗杀了几名基尔斯联邦的中层军官,甚至因为她的一场暗杀,使得在和基尔斯联邦前线作战的反联邦机构成功的占据了一个城市。

    “长期的胜利优越感使得凤凰已经迷失自我了。”穆洛斯一针见血的说道,“恐怕,她已经死在了血钱的手下了。”顿了一下,穆洛斯认真的望着青铜人头,开口说道:“记住,如果发现血钱,千万不要留手,他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

    似乎,很久没有看到过穆洛斯认真的表情了。但是每一次穆洛斯认真起来,那他的决定就必然是正确的。——想及此处,青铜人头严肃的点了点头,表示明白,然后他挑选了三名突击团的士兵,跟着自己离开了。

    因为要潜入到恶魔岛的原因,穆洛斯不敢带太多的人过来。他只是和青铜人头带着五名突击团的士兵先一步抵达格勒彼,然后通过油轮过来。而凤凰则是在一周前便潜入到恶魔岛这里了,至于现在朝着恶魔岛而来的军舰,都是在一个星期前就停在海外的。

    现在,看着青铜人头带着三名突击团的NPC士兵离开,穆洛斯满意的点了点头。只有五名突击团的士兵,而现在青铜人头一口气便带走了三人,这就表示了青铜人头非常的重视此事。

    在穆洛斯的认知里,以青铜人头的实力,带两人便足够了。而他之所以多带一人,明显是为了保险起见。

    而现在……

    穆洛斯望了一眼不远处的两名恶魔岛守卫NPC,他冷笑着带着两名突击团NPC士兵朝着对方走去。穆洛斯的目标,并不是这两名NPC,而是这两名NPC身后的监控室,那里的监视录象遍布了整个恶魔岛监狱。

    在穆洛斯看来,情报才是最重要的。只要先敌人一步掌握了重要的情报,那么胜利必然是属于自己的。

    两名站在监控室外的守卫NPC,甚至还没弄清楚状况,就被两名突击团的NPC先一步格杀了。他们出手很简单,只是把两名敌人的头用力的朝旁边一扭,然后对方的头便被拧断了。

    解决完两名NPC后,穆洛斯敲了敲监控室的门,门内的人却是先一步发出让他们通往死亡之路的邀请:“请进。”

    穆洛斯的嘴角微微扬了一下,然后他打开了房门,两名突击团的NPC也紧跟着走了进去。门内的人看着穆洛斯等三人进来,感到有些惊诧,然后其中一名坐在监视电视前的警卫NPC便站了起来,他笑着说道:“抱歉,这里是不允许参观的。你们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哦,不,我们没走错。”穆洛斯开口笑了一下,说道,“我们来这里,是为了送你们上天堂的啊。”说罢,房间内便传来了一阵枪响声。几长几短的连续枪响之后,监控室内的所有警卫NPC,便如同穆洛斯所说的一般,全部都被送往天堂了。

    看了一眼时间,穆洛斯满意的点了点头。除了凤凰那边出了点意外之外,其他事情全部如同他之前编制的剧本一般行进着,占据了监控中心之后,恶魔岛内的一切,便已经没有任何需要担心的了。

    他拿出通讯器,然后接通了一个电话,开口说道:“你们那边怎么样了?”

    “已经抵达港口了,没有逾遇任何攻击。”对方如是说着。

    “很好,‘擒龙缚’计划,正式启动!”穆洛斯望了一眼监控室内的地图,然后冷笑一声,说道,“战舰和撞洋舰将士兵卸下之后,妥离港口,在恶魔岛周边巡逻。突击团士兵全部登陆之后,立即朝恶魔岛前进,按照事先计划的队伍划分。”

    “是!”通讯器的另一边,发出一声严肃的回答。

    穆洛斯关闭了通讯器,他望了一眼监视器,并没有发现子颖的身形,他又将目光锁定回了地图上,低声喃道:“基尔斯联邦这条巨龙,这一次,我便要一举将你们擒获!你在前线的爪牙太锐利了,是时候该顾忌你的尾巴而约束下了。”

    “那么我,便来当这束缚着你的绳索吧。”第一次,穆洛斯升起强烈的自豪感,他觉得自己在这一刻,仿佛成为了决定他人生死的君王,“传令给青铜人头,就算无法将血钱消灭,也要确保他无法接近监控室,然后把其他地方的通讯设备全部破坏掉。”

    恶魔岛上的通讯设备,事实上并不少,所以如果让子颖接触到的话,那么他肯定会给基尔斯联邦通风报信的,那么“擒龙缚”计划便会失败,而穆洛斯是绝对不会允许任何意外和失败出现的。

    若不是监控室的通讯设备有用的话,穆洛斯甚至想将一切通讯设备全部破坏掉。

    最新全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