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三千二百六十二章 傻子不傻!  天道天骄首页

上一章 导航 下一章

    石峰之上南北挡下数人的冲击,可是脸色却也愈发的凝重起来,在远处一侧妫南琴更是稍显吃力,其实放在之前两人的实力都不该如此,可是那天淮界的傻子傻笑呆在原地,根本没有自保之力!

    “你守!我攻!”妫南琴低声说道,身影猛然间向前越出大半,一拳粉嫩的拳头生生将冲来的一名修士轰飞出手,反手结印将司空落叶击到半空!

    后撤的南北的双手快速结印,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圣兽虚影浮现笼罩四周,铿锵作响之间,数十道身影无功而返!

    “这两人不弱啊!可是那傻子拖了后腿了!”

    “那傻子是何人?能有如此强援相助,你们不觉得有问题么?”

    “听说几年前有飞升者刚来便有道法加身,九道纪元之力护体”

    恩?聚集的众散修彼此对视一眼,然后纷纷将目光落到那傻子身上,狰狞的脸庞却是带着人畜无害的笑容,口水滴落胸膛带着一道道狰狞可怖的伤痕,那露出的手臂如同麻花一般不知道被人所伤,一只脚折断接上,另外一只脚布满脓疮

    “现在想想,天淮界不少乞丐修士,可是没有一人废成这样吧?要是寻常人早就不知道死掉多少次了!”

    “有道理!而且你们不觉得这家伙身边一直都有世家弟子么?寻常修士都不曾靠近这家伙!”

    眼见四周舆论有不可控的姿态,唐百冷哼一声,身边数十道身影同时向着石峰冲去,天雷地火,符箓法宝一股脑倾泻而落!

    “回!”南北低声喝道,身子向前踏步而去,双手快速结印猛然间按落!

    轰!四圣兽身影咆哮而出向着四周冲击而去,巨大的轰鸣声炸裂,石峰崩碎完结,妫南琴一手将傻子呆在身边,与此同时向着远处疾奔!

    “走!”南北双手猛然间合十,天地似乎要闭合开来,四周数百座石峰陡然间大阵,璀璨金光在南北周身弥漫,两只大手自虚空凝聚猛然间碰撞!

    哗啦啦!石土炸裂,符文卷动,怒吼大骂惨叫之中,南北紧随远处妫南琴而去!

    “追!”唐百冷声喝道:“下杀手!”

    噌噌噌!一群少年少女迫不及待疾驰而去,早就等这个消息!

    “不该那么忌惮,青渊哪里来的妫家!”柳如烟小声说道!

    “而且灵山那边也没有什么动静,那小灵山怕是下界也混的一般了!”丁家弟子也是附和道!

    轰!一道万丈长枪穿梭虚空直奔妫南琴而去,疾驰之中的南北在半空一顿,猛然间站定脚步,一拳自腰间打落向前!

    呜呜呜!轰!长枪寸寸碎裂,而南北也是脸色一白向着后方倒退而去!前行之中的妫南琴咬牙生生折返将南北一把抓在手中,脚下点动带着两人疾驰而去!

    可是这一次不等妫南琴离开太远,数十道身影已然站定了山脉四周将所有可能离开的位置全部给封锁起来!

    “跑?百万里都是天淮界你要逃到哪里?”司空落叶冷声

    说道!

    “那就不走了啊!”妫南琴将傻子递给南北!

    “哎!让我来吧!多少还有些力气的!”南北苦笑着说道!

    “你的伤势不能再战了!”妫南琴轻声说道:“在我没有倒下之前,照顾好他,他对我们很重要的!”

    南北还想说些什么,可是望着那妫南琴却只是点了点头,与此同时南北将手腕之上一串佛珠一颗颗捏碎开来,淡淡金芒笼罩周身开始向着体内蔓延而去!

    “伯仁不能因我而死呀!”南北苦笑着说道,双手合十坐在了那傻子一旁!

    妫南琴望着四周众人,脸上露出人畜无害甜美的笑容!

    “其实我答应过先生不能太多杀戮的!”柔柔的声音响起,让在场众人都是一怔,可是目光落下那妫南琴周身紫芒缭绕,粉嫩的额头之上犄角浮现,一抹岁月却又蛮横的气息自她体内开始滋生!

    一丝丝血芒浮现妫南琴那雪白肌肤之下,一双眸子变得深邃直到乌黑一片,妫南琴咧嘴一笑,猛然间身影消失在原地!

    咔嚓!一名司空世家弟子躲避不及,胸膛被撕开大半,而那一道紫芒已然消失原地,破空声炸裂,数十道身影倒是一顿向后退去,在他们面前似乎各自凝聚一道妫南琴的身影!

    幻影?不!皆是真身!远处赶来的唐百脸色凝重,这是什么手段?

    “给我定!”赶来的柳如烟双手捏动法印,背后一方世界凝现,一尊人形圣象浮现,那伟岸的身影双手成宝瓶倒扣向前按动,虚空炸裂,一道快速移动的身影变得缓慢下来!

    一旁丁家弟子冷笑,一柄柄令旗仍在半空,天雷勾动地火,虚空混乱一片,那妫南琴的声音犹如被困住的野兽不断的躲避!

    噌!一根根利箭破空响彻,不过是眨眼之间数万利箭不断紧随那妫南琴的身影,无论那妫南琴移动的多块,那一道道利箭总能尾随其后!

    惊呼声大作,这危险了啊!人群之中数十道身影脸色无比凝重,人怎么还不来?

    嘿嘿!南北身后那傻子拍着手看着前方奔跑的妫南琴,四周众人都有些无语了,不管这个家伙什么来历,这一次众人很想打这家伙一顿,可是众人没有看到的是那傻子涣散的眼神正在不断的聚光!

    杀!妫南琴妖精收缩,眼前景色已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是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光电!咔嚓!妫南琴双手洞穿一个光点,脸颊一热,浓郁的血腥之气扑面而来!而妫南琴没有丝毫停顿,手臂扬起向着下一道身影疾驰而去!

    四周刚要围杀而来的天淮界年轻一代却是头皮发麻,那司空落叶突兀的就被轰飞了出去,整个肩头炸裂大半,腹部都被洞穿开来!这是怎样的力量和速度?

    噗嗤!不远处一名唐家弟子躲避不及,整个人直接炸裂开来化作一片血雨,紧随其后数万利箭直接将那血雾冲散开来!

    “闪开!”柳如烟娇喝,双手捏动繁奥法印,虚空神芒大作,那一道圣象爆发出令人窒息的神芒,时间在这一瞬停下下来,那疾驰之中的妫南琴有着片刻的停顿,随

    后一根根利箭便不断的击打在那妫南琴周身!

    砰砰砰!妫南琴不断挥动双拳,如同发怒的小老虎将一根根利箭轰碎开来,可是惊呼声响彻,妫南琴只觉得后背一痛,一尊宝鼎便将她轰飞出去!

    咔嚓!生生停顿半空的妫南琴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在她脚下一具无头的尸体坠落,一颗分辨不出的肉泥被她扔了出去!

    这一刻,众人脸色都是无比凝重,可是下一刻,那紧随而来的箭雨再一次将妫南琴给锁定!

    砰砰砰!妫南琴的身影不断的向着高空冲去,下方不少身影已经开始锁定她的身影准备必杀一击!

    “定身禅!”清脆的声音传来,一只金芒闪烁的手掌从虚空横落,一根根利箭崩碎炸裂,南北站在一角,脸上无悲无喜!反手将妫南琴拉在身边落到地面之上!

    噗嗤!妫南琴一口口鲜血吐出,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疲惫!

    “妫妫好久不见啊!”沙哑犹如玻璃摩擦的声音从南北身后传来!

    “恩?”妫南琴猛然间回头,一双无比深邃的眸子望着自己,带着一丝笑意!

    嘶嘶嘶!四周众人都是头皮发麻,那天淮界的傻子自顾自的站在两人身后一步步挪动向前走去,原本要出手的众人纷纷停下了手中动作!

    什么情况?一丝酥酥麻麻的兴奋感从每个人脚下开始弥漫,那傻子伸出干枯的手指生生自手臂撕下一条血肉,似乎只有如此才能让他保持清醒一般!

    “大家都还好么?”傻子脸色有些狰狞的问道!

    “好着呢!好着呢!大家找了你好多年!”妫南琴连忙回应道,伸手一股精纯的力量送入傻子体内,可是很快却又从傻子体内流淌了出来!

    “乾坤倒置!存不住的!”南北小声的说道:“最起码他没有力量去捕捉!”

    远处倒吸凉气的声音再次响起,这四个字一出,基本上所有人都明白发生了什么!炉鼎!这傻子是各家势力准备的炉鼎!

    嗤啦!傻子又从手臂撕下一条血肉,狰狞的伤口鲜血溅落,可是那一道站立不稳的身影却是如同山岳一般立在了两人之前!

    “当年出手的不是你们几个啊!不过是你们要夺我的造化么?”傻子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只不过似乎肌肉有些不受控制,显得更加狰狞!

    “这些年承诸位照顾,倒是颇有感悟可惜现在施展不出来!”傻子缓缓说道,随手在自己脸上化了一道,那涣散的眼神再次便清明起来!

    “大家在来的路上了!你不要再说了!”妫南琴擦了擦嘴角鲜血小手拉住傻子的胳膊!

    “哦?我还可以再等等,让大家不要着急!”傻子认真的说道:“这天淮界”

    可是这一次后面的话没有说完,傻子一屁股坐在地面之上,望着一身的血污傻笑起来!可是这一幕落到四周众人视线之中却是没有任何一人笑的出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