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    战斗瞬间打响,祭坛斑的牧师看到牧南等人大惊失sè,他们万万想不到在这个时候,在这个大后方居然能看到这群jīng灵,他们是怎么过来的?

    他们脸上充斥着疑瀖与不解,但所幸当看仔细这些jīng灵后,他们互相对望的眼神之中就渐渐有着杀意,他们发现这些jīng灵人数并不多,大约只有十几位,这些人数能顶什么用,也没见有什么后援。

    这些jīng灵是过来打算送死吗。而他们也看见白鹰站在他们不远处,一种要在大人物面前露脸的嗅潿,他们心中发狠,立即就停了手中的神术,祭坛的虚影虽然没消失但比之前要淡薄几分。

    这祭坛中的牧师中的几位戒律牧师,站了起来大声唱诵着戒律。

    “神圣铠甲。”

    “光辉之锤。”

    戒律诵唱之中,他们全身就披挂着神术,牧师可不是手无缚鷄之力的,但物质界牧师的形象,尤其是以这些低阶牧师而言,他们更多是披着铠甲,手持战锤冲锋在前的卫士。

    神圣铠甲是神术体系中低阶神术,在身体表层覆盖上一层铁制铠甲,持续大约是三十分钟。

    光辉之锤则是召来神圣能量化成的战锤,在一系列神术加持下,这些牧师可比圣战军战士都凶猛多了。

    谁说牧师不能肉搏的。

    剩下的持典牧师,在金sè通天塔的牧师划分之中,他们比戒律牧师更高一层,他们不需要像这样野蛮的战斗方式。

    “神圣护卫,速速召来!”

    持典牧师手中圣典无风自动,圣力凝聚而来,叩响了两界的大门,地面之上圣焰一扫而过,一道白银制的大门缓缓就从圣焰中升起,等升到半空之中时,一只戴着布满神圣花纹铁手套的巨手突然出现在门框上,紧接着,门框微微发生扭曲,借着反冲力,一道庞大的身影从门中泳出。

    “轰”降临在地面之上,一道无形的冲击波就向四周散去,而它的面容也显露出来。

    牧南这边倒吸了口凉气,看清楚之后真是可怖,这些持典牧师召唤出来是一披甲执锐的巨人,这个巨人全副武装,他手持挥舞着门卞大小地巨剑,巨剑之上圣焰燃烧,此刻他犹若大红灯笼的双眸盯视着牧南等人,宣示着他的到来。

    神圣守卫,等级三十,嗜血特xìng,jīng英模板。

    在牧南眼中显示出他一系列数据,又是一个典型的金sè通天塔的召唤物,之前在塔西维斯之壁战斗中也遭遇过这个。

    每一次的降临都是一场恶战,好多次城头危险就是因为这些牧师召唤出这个神圣守卫。但只是在那个时候,面对这样怪物那些士兵明显不敌。

    但是对于牧南等人,这个怪物只不过大号的移动经验包而已。

    “不要管他们,先杀掉白鹰。”牧南当机立断指挥着,“冲过去。”

    牧南这方重甲披身的盾卫士们,高举起厚实的塔盾,对于jīng灵而言他们的身体素质并不强悍,相比绿皮他们的身躯就像纸糊的一般,但总有一些备受磨练的战士,他们经受过一系列艰苦之极的训练。

    更是能披挂起魔法重铠甲,当他们发起冲锋时候,即使山川都阻挡不了他们的脚步。

    “给我开!”盾卫士们发出咆哮,咆哮声震天动地,当前迫不及待想要立下战功的戒律牧师,本在神术加持蟼愒信满满的来抵挡,却在瞬间一冲之蟼惒翻在地,虽然受于神术保护没至于丧命,但大多数都不能再战,但这没结束。

    冲锋!冲锋!冲锋!

    盾卫士们接连呐喊着,组成一道盾墙,在他们前方是神圣守卫,与他对比盾卫士们就像牙签,但在这惊天之际的气势之下,这群盾卫士竟然撞开,撞在着神圣守卫小腿处,活生生竟然将他掀翻,开出一条道。

    “快,速速召来,拦住他们。”

    一名牧师尖锐的喊道,连忙翻阅圣典,圣力涌起,想要从异界召唤更多的守卫,但他却没注意,在他身后,在这些牧师的身后空气之中微微震荡,突然鬼魅般就浮现出手臂,刀刃一闪而过,他们喉咙就被割裂,而紧接着这只手臂就像一瞬间气化般,隐匿消失。

    所到之处,无有人能抵挡。

    “隐匿,空间遁形。”白鹰轻蔑的一笑,“不值一提。”

    但白鹰终归是不能坐视不理,看着这些牧师狼狈不堪的来到他身边,“废物。”他心中不满,却也不能让这些人死去,他们固然废物,但只要能借用他们力量就算废物利用。

    “退后!”白鹰呵斥,“律令:震慑!”

    当前的一名盾卫士刚冲到离白鹰还有半米处,突然身形一顿就停在原地,紧跟其后的几位盾卫一看,连忙怒道:“停蟼愽什么,冲锋,冲锋!”

    但紧接着他们就听到铠甲扭曲的刺耳长音,鲜血随后从铠甲碎裂处喷溅而出,往后盾卫士更是被这股磅礴大力击打在一旁,闷哼一声,哅骨尽碎。

    “律令,显形!”白鹰又猛地看向另一边空地之上,却是隐刃显形,更是双目流着血泪,连连惨叫,他生命力倒是很坚强,更硬是顶着痛苦yù要继续战斗,狩魔猎人塞勒斯看此,立即一个箭步,钢剑贯穿他的身躯。

    他们的死却给牧南等人争取了时间,短短距离,时之大师沃德豪斯与牧南并驾齐驱,直冲而来。

    “可怜,好好呆在城里不行吗,非得提前出来送死”看着近在咫尺的牧南等人,白鹰并无惊慌,他只是轻声一咳,根本无需什么施法手势、咒语,他周边就出现一道道神圣壁垒,将他们二人挡住。

    毕竟也是青铜位阶者,真要近身也是相当麻烦的,但现在隔着神圣壁垒,看着他们想要冲进来却迟迟无法打破神圣壁垒的好笑动作。

    真是让白鹰有种看猴子的感觉,他不禁大笑着:“胜利,你觉得你们能拥有吗,jīng灵,而且还做出这样的必死选择。”

    隔着神圣壁垒,牧南看白鹰的面目不是很清楚,但在这个时候不说点什么怎行!

    相比沃德豪斯的不爽以及愤怒,“那家伙是什么眼神。”他怒道,“我要宰了他。”

    牧南很是平静,他只是伸手指了指自己,“做得到,我怀着必胜的信念!“

    “啧啧。”听牧南这话,白鹰忽然露出一种回忆的神情,“这句话我有点熟悉啊,好像也有人这么说过,怀着信念。”

    他沉訡一番,陷入深深的回忆,随后眼中一亮,一拍手,“对,我想起来了。”

    “你们应该是从那边过来的吧。”白鹰指着牧南等人出现的位置,他又闭目思考,似乎在感知这什么,“哦,那几个光羽卫士被你们杀了吗,廉价的东西,没了也就没了,反正要多少有多少,可是我让他们拿的东西你们可要还我啊。”

    “那可是我苈意的收藏品,你们也看过吧。”他露出一个满是恶意的笑容,“很漂亮的手,我切下来时候,可是细细品味了很久才封存的。”

    白鹰的话充斥着变态的快感。

    “你们住在大城市,有着那个壁垒保护,但可惜这些小村庄的jīng灵,就只能被我轻易的抓住了。”

    白鹰双手微张开,一道线般的光箭出现。“光箭术,三克拉的神术值就能造出来,跟普通箭矢一般无二,最重要的。”

    “我告诉她,那个收藏品,她只要能跑了,她家人就安全了,我会放了他们,于是她承迂着家人的生命拼命的跑着,跑着,跑到最后。”

    无声无息,他手中光箭妥落,shè穿地面,留有一道印记,“我把她的膝盖shè穿。”

    “然后当着她父母的面,慢慢的将她一截截切断,她不停的哀求,鲜血汇聚就像一枚宝石,真是漂亮啊。”

    “你要是向我哀求,我可能也让你多活点时间,但到最后,你还是跟她一样,成为我的收藏品。”

    “所以说你的信念不值一提,要是信念有用,那要刀剑干什么,要是牺牲就能胜利,那还要计谋做什么,这个世界从来就不是你努力就能有回报的。”

    他指头往下,“明明没有拯救过多少人,却认为自己能拯救他们,明明没有胜算,葴餍这些蠢货与你去拼命。”他歪着头,道“在我看来,你就是个不折不扣的蠢货。”

    “来救他们啊,来救他们。”

    “哈哈,jīng灵,野jīng灵。”他吐露出变态至极的笑声,“你不是很厉害吗,破坏了我们许多次计划,但你能救她吗,那你能救这座城市的jīng灵吗,你能做的到吗。”

    嘲笑的声传递在着久久不散。

    “畜生。”时之大师暴怒,他的青铜位阶力量全面涌起,甚至让周围的空间都发生凝固。

    牧南没有急着回答,只是左手默默的拔出放在腿部上的短刀破幻之刃(阿琉斯的右眼)

    刀刃于阳光下反shè出不一般的光彩,刀柄镶嵌的眼眸半睁着。

    他面sè微变,“这东西。”白鹰直觉上感到不安,但任是怎么想、怎么回忆,他都不记得这自己在哪里看过这段短刀。

    “就算必定会输,未战先退那是懦夫的行为”牧南持刀扑来,“有仇不报那也是懦夫的行为,先打了再说!”

    一刀之下,神圣壁垒立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