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    “真是莫名其妙。”尤妮斯一头雾水的不停回头张望着,她很奇怪那个守卫说的话,在物质界大多约定俗成用的都是通用语,但通用语也分地区会有着不同的变音。

    尤妮斯她通用语虽然学得不是很好,但还是能感觉出他语气的古怪。

    “别太奇怪。”牧南虽然也是初罍鳎锋堡,但倒是熟轻熟路,没有半分在路上耽搁,走在大街上似乎就朝着一个目标奔去,他听到尤妮斯充斥着不解的话语,想了一番,还是给她解释一下,毕竟要去皮德沃夫,那可是个相当危险的地方,不事先说清楚临时遇到危险就麻烦了。

    “尤妮斯。”对比依莲尼亚,尤妮斯还是不大成熟,毕竟她阅历太少了,所以牧南主要就是给尤妮斯解释,“你知道皮德沃夫吗,或者知道皮德沃夫的魔力车大赛吗。”

    摇摇头,尤妮斯马尾在她脑后晃动。

    “怎么说,如果要解释起来很麻烦,但幸亏我们时间很长。”牧南指了下四周,他们如今是走在剑峰堡的主道上,剑锋堡位于剑锋山脉主脉上,最大作用就是军蕚愾用,所以在这种设计理念之下,处处能见到用于防御的军事设备。

    “看见那些魔法晶石吗,这些全是魔导武器。”尤妮斯看不到牧南眼中世界,在牧南眼中,这些魔导武器都有分属各自不同的名字,闪耀着不同的光辉,对于一名超魔帝国出生的玩家,这些可以算得上是他们一辈子要打交道的东西。

    “超魔帝国的历史往上可以说是一群魔法师建立的国家,对魔法晶石的利用就是他们国家的基础,在他们国家你们会看到在其他地方几乎很难见到的魔导器。”

    “皮德沃夫被称为魔导之城,更是超魔帝国的中心城市之一,所以他们的魔导器也非常多,多到恐怖,但这座魔导之城更是被誉为罪恶之城。”

    “罪恶之城。”尤妮斯喃喃道。

    “对。”牧南说到这也有了兴趣,“在许多人眼里,那是罪恶流淌的地方,也是财富流淌的地方,也是yù望汹涌澎湃的地方,金钱、美sè、权势,一夜暴富,一夜之间又变成乞丐。”

    皮德沃夫的传奇可以牧南可以说上三天三夜,但他要讲重点,即使他时间很充裕,“但那里最为难得,也是最受欢迎,是那里的魔力车大赛。”

    “魔力车大赛。”牧南挥舞手掌,象征他说话的力度,“前身是最初是一种军事实验,皮德沃夫魔法师、炼金术师、魔导师,研制战争工具在此地实验魔力战车,但后来演化成死亡竞赛。”

    “这个死亡竞赛为了夺取桂冠,为了得到其中的狡兎,为了得到其中的最高荣誉,成为无数势力、无数人参与的血肉绞肉机。”

    “尤其是近一段时间,十年一次的比赛要开始进行,所以许多的人都蜂拥来到剑锋堡,然后去往皮德沃夫,那些守卫因此才会用那样古怪语气,他们把我们也成一群利yù熏心的人。”牧南笑了笑,“不过某方面说的也对。”

    尤妮斯恍然大悟,第一次对超魔帝国这个庞大国家以及皮德沃夫有了直观的感受。

    死亡竞赛,无数人冒着生命前来,就是为了得到其中至高荣誉以及丰盛奖励。再看周围那些魔导器也有点害怕,这些魔导器,“不会突然启动吧。”

    “别那么害怕。”牧南笑了,“这些东西一时半会是开不了的。”就算要开也至少要过几个月,现在可还没到怪物攻城的时候。

    “我们该怎么做。”不论怎么样,来到一个新的陌生地带,尤妮斯跟着牧南倒也涨了许多见识,而且对超魔帝国的了解也会越发深刻,这只是一个开始。

    “跟我来吧,我们当然是要先去喝一杯,顺般获取些情报。”牧南带着她们俩人来到了内城区,这倒是越发繁华,各个种族的人互相穿行,一种不同于jīng灵城市的风格。

    “总算到了。”

    这个酒馆倒是非常高端,两排魔导器魔力凝聚,光束便打成酒馆名,‘凯末尔之锤’。

    典型的矮人取名风格,这个店主人是在牧南记忆中也是一名钢锤之国滇濟矮人,但人却很是yīn险狡猾,很多玩家都被他坑过,倒是不像正常的矮人那样。

    想着牧南推开门,哐当!先是一声巨响,随后像cháo水般涌来各种杂乱的声音奔向他们耳朵,“好吵。”尤妮斯立即伸出手指秱悺自己耳朵,眼睛里有着恼怒的神sè,对于喜爱寂静的人马而言这里确实有点吵。

    依莲尼亚倒没什么,只是微皱起眉头,用蓝水晶般的眼眸向酒馆内看去。

    呵,真够乱的。

    牧南带着他们走进去,随手踢开一个喝的大醉,满嘴胡言乱语挡住他们路的伊特凯尔人,眼神敏锐的向四周探索,最后盯到角落处,位于栏杆处的圆桌,那倒还算干净,只有一个穿着风衣,被高帽挡住面容的人在那休息着。

    酒馆虽是人多眼杂,但也有用的地方,牧南走过去。

    咯吱牧南坐在一把灰sè椅子上,敲了下面前圆桌的桌面。

    “嘿,伙计,来两杯舌兰酒。”牧南双指捻动,一颗明火之年发行的jīng灵钱币在他手指间跳跃,像光芒般顿时照亮这片yīn暗的角落,牧南顿时听到周边传来吞咽口水的人,随后几道目光盯在他身上,意味不明。

    酒馆侍应更是识货,认出了这是稀少的jīng灵钱币,一个尖耳朵的肥羊!连忙满脸堆笑迎了上去,点头哈腰。

    “未成年人别喝酒。”舌兰酒上的也很快,牧南一看,先是对旁边尤妮斯叮嘱一下。

    尤妮斯一听很是不服的反击,“我可是过成年礼了。”人马是嗜酒的种族,但那仅限于男xìng人马,女xìng人马虽然酿的一手好酒,但却并不喜欢喝酒,她也只是向牧南证明蟼愒己不是小孩子了,已经是成年人了。

    牧南一笑就过去,随后却是把另一杯舌兰酒推向前方。

    “喝吧。”

    却是递给面前那人,看不出他是什么表情,他低着头,面容全被yīn影遮蔽,但他倒是也不客气,拿了就干。

    牧南看此也痛饮一大杯,顿时火辣辣的感觉在喉咙中传递,就像喉咙里藏着一团火焰,倒真是舌兰酒的风格,这种产自古焰门的烈酒就是够劲。

    而当牧南干完后也听到对面人的回音,他的声音像锉刀摩擦般,压低嗓音,带着沙哑声,“jīng灵,说出你的目的吧。”

    lt;/agt;lt;agt;lt;/agt;;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