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    尤妮斯与牧南出了凯末尔之锤,他们继续走在剑锋堡主街道上,剑锋堡这里的路面大多是从剑锋山脉当地取材制成,用的是剑锋山脉的原石,被伊特凯尔人称为最为牢固的岩石,靴子踏在上头,碰撞发出的声音清越,就像一首田园时代的民谣。

    “西萨区冲萨河,这是在哪啊。”尤妮斯问着牧南。

    “怎么说呢。”说真的,尤妮斯很多时候都是个问题宝宝,不过这也没办法,毕竟半人马少女长居在铁木之林,就连jīng灵的很多城市都不了解,更何况这个地方呢,而牧南由于游戏的经验,很多时候都有着超出同年龄段人的阅历,就连依莲尼亚也时常奇怪牧南的阅历与见识。

    他明明也不大,从哪了解这么多事情,就算是看书也不可能知道这么多。

    但牧南显然不会告诉她们俩牧南的秘密,总不能说自己是从游戏中知道的吧,对于她们这也太会澠无稽了。

    “那里是剑锋堡的下层区。”牧南这边则又组织语言试着让尤妮斯理解,“所谓的下层并不是指着城市的下层建筑,而是贱民的汇聚地。”

    “贱民。”对于尤妮斯这又是一个新鲜的词语,她颇为迷茫的看着牧南。

    超魔帝国的贱民并不是指着贫富,而是指着职业、信仰、族群的划定,首先是一些民族,大多都是一些被超魔帝国强行征服后的土著,这些土著混得好的,可以成为超魔帝国次等子民之一,享受着帝国的大部分福利,差的就是直接被划定为贱民,深受帝国压迫而又无力反抗。

    其次就是职业,这里的职业也是特定职业,牧师,以及信仰,凡是与超魔帝国敌对的神灵的牧师与信仰者都是贱民。

    “这真是不可思议。”就连依莲尼亚听到牧南说这些贱民,她最多认为是一些穷人,或者深受鄙视的职业,但没想到居然是牧师。

    要知道有真神的教会,其宗教很难扑灭,这就导致即使一个国家、一个种族要是他们没有信仰的神灵,而他们又与某位神灵处于敌对关系,除非是战争势冓,在比较平缓的时候都是允许他们牧师进入自己国家,这也是无奈,真神实在太过可怕。

    尤其是现在属于诸神时代,大多数国家都会举国信仰某位神灵,像超魔帝国这样国家没在战争势冓,但却直接将部分神灵的信仰以及牧师化为贱民,这样的鄙视以及敌对,难道他们有与真神对抗的自信吗。

    真是不敢想象。

    而这下层区离这倒不是很远,只是在很偏僻的地方,一路上也没有什么值得引起注意的,不一会就到了了。

    而首灯冧冲的,他们就看见

    “原来这就是那条冲萨河。”牧南怔了一下,尤妮斯在旁声音恼怒,“这根本不是河,这是臭水沟!”

    他们看见是一条乌黑的河,河水散发着难闻的恶臭,里头黑泥混杂着一些垃圾,让这条臭水河愈发的让人无法忍受。

    “这里的污染没人治理吗。”依莲尼亚倒是看出这条臭水河的污染很严重,本来也算是活水,但不知名的一些魔力原料倾倒进去,让这条河水彻底完蛋,而且这种污染更可能让生活在里头的一些生物变异。

    “超魔帝国的魔力污染这才是一点点。”牧南想了想超魔帝国的魔力污染,魔力可是属于严重污染的力量,相当不干净,超魔帝国内许多反抗势力,其中最大一系自然捍卫者,他们的宗旨与超魔帝国敌对原因,就是因为超魔帝国无节制的使用魔力,导致许多地方发生魔力污染。

    但既然来到这里,也不能因为这点污染而后退,牧南还尚且觉得好点,依莲尼亚是幽灵,对于她味觉早已消失,但尤妮斯几乎是捂着鼻子穿过这条河。

    过了这条河,“这是25号,这是31号。”牧南他就看到一些路边的屋子,这些屋子几乎都是破破烂烂,有的看似都住不了人,但牧南知道一些地蟼愙教、贱民就住在这里。

    有时候信仰者确实神奇,明明是敌对的国度,但却能忍受万般侮辱来到这里进行传教。

    “还有一些老朋友啊。”牧南甚至看到一个印记,那是倒悬的瘸子,光辉之主!牧南又想起了,在这里,从这些地蟼愙教里的一些人身上也能接到一些小任务,虽然奖励并不是很丰盛,但有一两件魔法道具还是相当不错,就不知道这里是否还有那些任务。

    “奥瑞帕,我们找到了,快来啊。”在牧南想能否利用时候,尤妮斯倒是找到了他们要找的32号,她招呼着牧南过去。

    32号,原来这就是32号,牧南看到尤妮斯等人指引的地方,首先出现是一个大仓库,大约占地有上千平方米,从外表看这大约是一个储存水果、蔬菜的地方,门紧锁着。

    在旁边有着一个简陋的小屋,远远的就听到里头传出激烈的争吵。

    “滚,都给我滚。”

    透着窗户可见看见里头正有一名身着长袍的魔导师,但他的形象确实十分邋遢,他身上的长袍是制式魔法长袍,但一块黑一块白,污渍布满在上头,而他的脸透着窗户也能看到,下巴尖尖,还留着一撮小胡子,眼神刁钻刻薄,嘴里更是不饶人,从哪方面看着都可以算得上一些地区流传的故事中,属于反派的邪恶魔法师。

    他此刻跳着脚,十分暴怒,而与他对峙的人倒是一些年轻人,从他们外表看他们也披着长袍,只是白sè的长袍,袍袖上铭刻着水晶瓶,这应该是一些魔导师常配备的炼金助手,但不知为何和这个魔导师发生了冲突,而他们更是无奈对望了一眼,竟然直接走了,也不管这个魔导师。

    他更加暴跳如雷,“都给我滚吧,我反正不需要你们。”

    “奥瑞帕,你确定我们要进去吗。”尤妮斯望了牧南一眼,牧南耸耸肩,这样古怪脾气的魔导师他也算见过不少,这点小意思了。

    出来的炼金助手看到门口竟然还站着人,他们也是一愣,随后就明白牧南等人什么意思。

    “你们是来找达芬斯的吗。”有一个人用着充满浓厚超魔帝国叶瑟边区口音问道,“如果是的话,我劝你们最好离开,这个老家伙真是我见过最不像魔导师的魔导师,”

    最不像魔导师的魔导师,牧南品味下这几个字,就点点头若有所思的还是上前敲门,那几个炼金助手看此摇摇头就走开了。

    lt;/agt;lt;agt;lt;/agt;;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