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距离洛安城最近的地段,西北大漠的西边的尽头,拥有丰富矿产资源的洋县,可这里的防备却被唐高祖李还山给忽视了,他一直觉得洋县背后是沙漠,完全不需要考虑这里的安全问题,就算敌军能安全度过沙漠,也不可能有能力再攻打防卫森严的洛安城。【全文字阅读】

    可是李还山太过高估了大唐,他不仅不会想到南飞领导的队伍又多么坚强的毅力和军力,更不会意识到自己早已中了南飞提前布下的调虎离山之计!

    “大将军,康城来信说找回一点硝土,火器司司长正在加紧制造炸药,五日之内运到!”一名侍卫走到南飞身前禀报。

    南飞坐在一座小桥上,下面那条河是贯穿洋县的小河,它的水很清澈,能清楚地看到水滴的鹅卵石齐齐铺着,意境十分美好,南飞那激动紧张的心情也得以缓解。

    不远处一群小鸭慢慢游进水里,南飞笑了笑。

    跳下桥栏杆,冲身后的侍卫招了招手。

    侍卫走上前,“将军!”

    “叫上兄弟们,咱们回军营!”南飞双眉露出笑意,带头离开。

    侍卫一个口哨,将暗中埋伏着的许多兄弟叫了出来,他们暗中跟随着南飞离开。

    军营建立在洋县外边十里处,他们没有进城打扰洋县百姓的生活,这是一个很幸福的小县城,如同江南水乡一般的景銫出现在这大漠边缘小城,也实属不易,鬼斧神工一般,南飞确实不想打扰这里百姓的那份安宁。

    来到军营,南飞首先招来副将李木子,离开杨志等人,带着赤峰军来到洋县后,李木子也带领赤峰军有段日子了,比较熟悉情况,况且他也是一手将赤峰军训练起来的将军之一。

    “大将军,你找我?”李木子正在和几名手下单挑,此时他还000赤000裸000(这个词非常重要,我怕被河蟹了)着上身。

    南飞招呼他坐下,李木子便一芘股坐在凳子上,随手抓起桌上的茶杯倒满喝掉,又倒满又喝掉。

    待李木子静下来之后,南飞才说,“兄弟们情绪怎么样?有什么变化吗?”

    “情绪上到没有什么变化,主要还是对饮食方面有意见,咱们粮草没带太多,当初来的时候不是准备第二天就攻城的嘛,就只带了两天的粮食,可现在是第三天了,只能省着吃,兄弟们也就吃的不多,每天还有训练,都有些不满,希望能丰富一下伙食。”李木子如实交代着,顺道也将兄弟们的声音向南飞反映反映。

    南飞点了点头,“是苦了兄弟们了,不过不要紧,神杀军今天中午就会赶到,中午这顿放让把所有粮食都煮了!晚上大干一场!”

    “真的吗?老大,中午饱餐一顿?万一神杀军午时赶不到,那咱们晚上岂不是饿肚子了!”李木子一面兴奋,却又不得不担心。

    南飞苦笑着说,“那就没得办法了,我这也是跟西楚霸王学的!破釜沉舟!破而后立!置之死地而后生!总之就是断了自己的后路,晚上大干一场!去吧,午饭吃好点!”

    “是!将军!晚上大干一场!”李木子笑逐颜开,既然将军都已经决定,他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主要还是中午能够饱餐一顿,这让他着实兴奋。

    午时!

    白起和周铁牛一人带兵五千分成两队人马在沙漠里急速行军,两人约定好看谁先带领队伍到达洋县和大队伍汇合,哪一队后到在战争结束后就全部做一千个伏地挺身!

    有了这个赌注,两人带领的队伍是鼓足了劲,沙漠中时常会出现两军相交而又迅速分开的场景,十分壮观!

    终于,在未时,两队人马先后到达了洋县,也找到了南飞军营所在地。

    “报告大将军!神杀军全员报道!”白起走到南飞跟前,绷紧了身体说道。

    白起最敬佩也最害怕的人便是南飞,他曾在大山那里听说过南飞的看家本领,虽然南飞的刻刀已经不复存在,可他的那股杀劲儿却让白起从心底里由衷地迸发敬意!

    “到了就行!吩咐兄弟们,全军解散在军营自由活动,天黑之前集合!”南飞没有追究他们迟到的问题,叫他们早点来也只是为了能多休整一会儿,不过看他们来的人都鏡神抖擞,无需多做休息,也緡匏谓了。

    解散的时候,南飞也走进自己的帐篷休息,为了晚上洛安城一战养鏡蓄锐。

    待南飞离开,周铁牛立马走过来,对白起说,“咱们谁先到的?”

    “额不记得了,应该是一起到的吧”白起的脸上依旧没有表情,他木木地说,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周铁牛仔细斟酌一番,他也迎合说,“是吗?其实我也觉得咱们是一起到的,对吧?行了,休息去了!”

    “”

    周铁牛双手放在脑后,左右摇摆地离开,白起在其身后看到他的**样一副鄙视的眼神。

    洛安城中。

    唐高祖李还山在御花园里静静地朝池塘里的金鱼撒着饲料,脸上的愁云没消,手只是机械地从碗里抓起鱼饵,扔入水中,抓起鱼饵,扔入水中如此反复。

    忽然!从他背后传来一声呼喊,“父皇!!!”

    “嗯?”李还山仿佛立刻灵魂归为,他转过头一看,李世民赫然从对面快步走来。

    自从上次李世民袭击康城未果,反倒被南飞利用木墙战术打个全军覆没,就一直未曾回过皇嗊,躲在洛安城边郊的小屋里,时常小妹李子萱还来给他送好吃的、

    近些日子未曾看到李子萱给他带东西过来,李世民意识到可能出事了,于是他化妆成要饭的上街打听,看到城楼上守城的士兵都已减少一半,他想到了大宋,前些天街街上小贩传闻说大唐公主曾被大宋的公主赵敏给绑架,后来逃了出来,当时李世民当做玩笑没相信。

    可现在他才感觉这有可能是真事儿,大宋的公主赵敏他也见识过,此人茵险狡诈根本不像个女流之辈,可温柔贤惠之时却很容易勾引男人上钩,在军营里那股巾帼不让须眉的霸气让自己都为之赞叹。

    如果让让李世民评价赵敏的话,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躲!杀!

    遇到她如果躲不开,就必须杀掉!

    可惜的是,李世民打听赵敏的消息无果,再加上京城派出的兵越来越多他实在忍不住了。

    躲在暗处看李广带兵离开洛安城时万人敬仰的模样,他的心一阵刀绞!

    此时,李还山看着自己亲儿子快步向自己走来,在李世民打败仗时自己哪满肚子的火立刻烟消云散。

    双眼通红的李还山,一脸的慈祥,父爱无疆,他嗅澺自己的儿子,其实早就知道李世民躲在洛安城边郊的小木屋,可就是不去看他,也不让人去找他,只是默默地随李子萱去看望他照顾他,只要他安全地呆在洛安城,其余的都无所谓。

    李世民走进父亲身边,眼睛通红却没有将泪水滴下来,他低着头,忽然跪倒在地,“父皇!孩儿错了!”

    李还山并没有伸手去扶他,只是将头高高抬起,看着天空的白云无限感慨,最后轻声说道,“起来吧!一切都是命数啊。”

    也没有挣扎,没有吵闹,李世民就这样被李还山的侍卫给扶起来。

    李世民站到一边,看着父亲继续喂鱼。

    一会儿,李还山右手一挥,所有的侍卫都退到另一边,听不见父子二人的对话。

    李还山这才说道,“其实朕早就知道你回来了,只是”

    “原来父皇早就知道了!”

    “只是,当时我正在火头上,你刚打了败仗心情也正在低估,咱们父子二人都应该好好冷静冷静。”李换上语重心长地说,“其实你并不是输在了阵法上,也没有输在人数上!”

    李世民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父亲,问道,“我明白父皇,儿臣输在了心智上!是我太急功近利了,以至于全军覆没,让整个军队都跟着我遭殃!是我对不起兄弟们!”

    “你能意识到这一点,也算不错!”李还山肯定地点点头,继续说道,“如今大唐正面临着史无前例的危机你知道吗?”

    “史无前例的危机?是何危机!难道是大宋?”李世民高声问道。

    李还山转过头看了看他,又将头转回来,看着水里灵活游动的鱼儿,他说,“无论是大宋也好,是黑鹰也好,或者是拥有火器的无头组织魏国也罢,咱们大唐始终要经历这场劫难!这是在所难免的!”

    “父皇为何如此悲观,到底是何种原因让大唐陷入这种地步!”李世民眉头紧皱,本以为此次回来得到父皇的原谅,然后努力钻研兵法,磨练心智,为一雪前耻做好充实的准备,可现在听到父皇说出这样的话,他开始感到不安了。

    李还山忽然沉默了,他不知道改如何表达此时大唐所遇到的窘迫地步,其实李还山不明白的事情依然有很多。不过他现在只有一个心愿,他希望李世民能够担得起重任,在大唐危机的时候接过这沉重的担子,如果能够扛过这场难关,按大唐下一任皇帝之位便非她莫属了。

    李世民也琢磨出了这一点,可他不能提出来,否则就有篡位之嫌,他在等着父亲开口。

    此时一只鲤鱼跃了起来,它在此前一直被其他的鱼赶在一边,吃不到食物,可偏偏就在这时,所有的鱼都吃饱了,他们游动得非常缓慢,这只鲤鱼迅游到中间一跃而起!神奇地咬住了李还山仍在半空中的鱼饵!

    “世民!你是否能担得起大唐的重任?”趁此奇异的机会,李还山迅速地问出这么一句话。

    说出之后他背上便全是冷汗!

    李世民的额头上也尽是汗水,豆大的汗粒一滴一滴地从脸颊两侧滑到下巴,再滴落到地上。

    犹豫了许久,期间李还山也沉默着,李世民也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明明非常想要得到的东西此时这么轻而易举的就来了,他一时间根本没有主见,也无法相信父皇会将大唐交给他。

    自己前不久刚刚打了败仗,让大唐损失了将近三成的将士,此时大唐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而父皇却要将大唐的旗帜交给他,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亲如此轻而易举地就得到整个大唐的领导权。

    李世民思考着,呼吸愈发的急促整个人都在颤抖。

    李还山虽然没有回头,不过他能够感受到李世民的那份紧张,他慢慢地说,“如果你不愿意”

    “我干!”李世民突然抬头,眼神坚定地看着李还山的背影。

    听到这两个字,李还山得意地笑了笑,此时,碗里的鱼饵正好喂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