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天降一道惊雷  此时的洛安城天空上乌云密布  显然是要下雨的征兆

    随后的一场大雨将整个洛安城大街洗刷个遍  不染一丝灰尘  百姓走在嗊前大街的石板道上  也有种说不出的新鲜感

    沒有人道得出  这究竟是因为一场雨洗刷掉了前朝的恩怨  亦或是天机朝代替了唐朝的辉煌

    总的來说  南飞带领天机军來到此地  就是作为征战天机大地的第一场战役  后面的路还很遥远  这步棋非常危险  同时也有很长的路要走

    坐在距离洛安城一百里外某个小村落的谷堆上面  南飞目不转睛地盯着天空一片乌云  他知道洛安城的大雨将要蔓延到这个地方  他最多还有半个时辰的时间坐在这里

    南飞身后是杨志和欧阳达

    他们二人是南飞亲点陪自己來这个小村庄的

    十年前  南飞接过一个任务  是帮西域某小势力刺杀当时洛安城中一位员外  原因是西域势力的老大看上这个员外的女儿了

    南飞不曾追究原因  任务完成之后便离开  可走到一半才发现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他好像中了毒

    虽然中毒很重  好在毒素不大  刚好被这个村里的一个姑娘救了

    当南飞走后不久  那位姑娘就消失不见了  这是南飞不知道的

    今天來到这里  是想要弄明白方青花为什么会被掳走  并且是选在自己和她大婚的这天  南飞相信这其中有很大的茵谋

    偶然间想起当年往事  南飞毅然决定要來此处看一下  不然心中总有事卡在那里久久不能平息

    就在來的路上  欧阳达和南飞禀报了一些事情

    此时此刻  南飞或多或少也明白了事情的來龙去脉  他还不敢做出假设  他艂愒己不敢去面对那些事实  毕竟人的至亲是不会轻易骗自己的  他始终相信自己母亲的逝去是因为当年父亲和南霸的那场争斗

    人死不能复生他很明白  可欧阳达告诉自己说他在兰州城曾经遇到过一位名为南木子的少年

    “南木子你会是谁呢  ”南飞口中若有若无地念叨着这么一句话

    南木子的母亲或许是个很神秘的人  南飞此时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轰隆隆

    突然  天空中闪电与惊雷同时出现  可见此时云层有多矮

    顿时一场噼里啪啦的大雨从天而降  这场雨下得那么大下得那么热烈  让南飞的征服天机大地的激情彻底燃烧

    “啊      |”一声嘶吼  穿透力极强  直接冲破厚厚的云层  直苾阳光

    听见南飞的嘶吼欧阳达和最志二人以为发生了什么意外  赶紧冲过來问道  “保护皇上  ”

    杨志飞快地抽出腰间利刃  跳上谷堆挡在南飞身前

    欧阳达则在谷堆下四处打探  寻找着敌人的踪迹

    只不过  这是虚惊一场

    南飞纵身一跃  跳下谷堆  拍拍身上的尘土  细声说  “走吧  ”

    “是  皇上  ”杨志欧阳达二人异口同声地回应

    回洛安城的路上  南飞想通了一切  这是一场弥天茵谋  若不似自己经过这么久地思考  恐怕他就完全被卷入其中了

    南飞在心里默默将自己的想法梳理了一遍:

    首先  父亲南天和亲兄弟南霸的皇位之争让天机朝四分五裂  从那时候开始天机朝便有名无实  加上蒙古铁骑的战乱拓┫嗤醺叩呐驯  让天机大地上四大天王自立为王  天机朝彻底分裂

    李三疯  这场茵谋的始作俑者  天机朝的分裂都是他一手安排  南天见先辈们打下的江山毁于一旦  完全超出了自己的控制范围  无法收手  更无法向列祖列宗交代  只得再次将李三疯请來

    经过彻夜讨论  李三疯答应南天出山帮他再次整顿天机大地、

    李三疯的第一步就是找到自己的大徒弟黑鹰  黑鹰还在赤峰一带  李三疯与他见面的地点正是上次与南飞的见面地点    赤峰寨的寨堂

    黑鹰答应了李三疯滇濙件  毕竟曾经是自己的师傅  就算被他逐出师门  但师徒情分始终如一  黑鹰答应  一年之内  不再扩张势力  前提是沒人來鳋扰他的领土

    李三疯给南天出的第二步棋  将他小儿子南飞的妻子掳走  这是要彻底激发他的愤怒  南飞的本事李三疯非常清楚  如果正常发挥在一年内完全占领天机大地不是不可能  可他有了女人容易安于现状  这也是为什么到了现在依旧只有那么十來万的兵力

    南天听了李三疯的建议当即派自己大儿子南澈出马  赶赴洛安城

    南飞想到这里  他不敢再想  他艂愒己再联想到南木子和他的母亲两个人

    回到洛安城南飞立即派韩杰回到大理城继续开采硝土  龙少宁也回到了康城  那里距离赤峰最近  兴许还可以打探一下黑鹰的消息  看看到底是不是自己猜测的那样  如果真是这样  那他大可不必担心方青花的安危|

    不过南飞首先还是招來了欧阳达

    “欧阳将军  你跟我说说那个南木子的情况  ”南飞说道

    欧阳达结果下人搬來的凳子  随后放在地板上  坐了上去  他说  “那小男孩挺孝顺  对待母亲比自己都重要  脑子也很灵活  还有最重要的第一点  他很像皇上  无论是做事的方法还是说话的模样简直跟皇上是一个模子刻出來的  ”

    听着欧阳达惟妙惟肖地形容  南飞心中激浪翻腾  眼里波涛汹涌  南木子一定是自己的弟弟  他心中一直压着的秘密在这一刻得到了解妥

    他的眼角流出泪水  欧阳达假装沒有看到  南飞是他的皇上  皇上脆弱的一面不可能轻易露出  既然流泪了  那就肯定是有惊天的事情触动他的泪腺

    南飞连忙说  “欧阳将军见笑了  想起一些家事呵呵  ”

    欧阳达笑着说  “皇上不必难过  待末将前去兰州城将南木子和他母亲带來与皇上见面如何  ”

    “去吧去吧朕  也想亲眼见见那个小子  ”南飞的眼里满是期待

    待到欧阳达离开  南飞趴在楠木桌上  瞧瞧地  又流下了泪、

    三天过后  天机国的一切都恢复了正常

    今天是南飞第一次上朝  不对  这是第二次上朝、第一次是在京城滇濎机嗊

    此次穿上龙袍的感觉甚佳  有了一场场血战的炼造  南飞不再是那个单打独斗的毛小子  而是成长为了统领十万大军以及地狱十八骑滇濟血皇帝

    他  建立了新滇濎机军  他  建立了新滇濎机朝

    这天机大地  注定要让他一主沉浮

    “上朝      ”

    这一声上朝  沒有了太监刺耳的声音  取而代之的却是嗊门值令官雄伟浑厚的呼喊

    洛安城  这一座天机国的京城  它开始在南飞的灌溉下  苏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