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    晚间,城主府内的杂役仆人都已睡去,凌战天所在的院子内灯却还没熄,从窗外看去,能看到一道模糊的影子似乎在忙碌着。

    “少爷,你这是在做什么?”

    丫头浅绿满头雾水的看着慌忙收拾包裹的凌战天,完全不知道他要做什么。自从上午凌战天从凌云那回来之后,她就看到凌战天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皱着的眉头从未舒展过。

    凌战天头也不会的答道:“这还用说吗,离家出走啊!”

    “离家出走?”浅绿一脸惊讶的望着凌战天,问道:“为什么要离家出走,难道白天老爷骂你了,你因负气所以离家出走?”

    凌战天一边匆匆收拾包裹,一边道:“笨丫头,当然不是啦,我怎么会生爷爷的气?”

    “那是为什么啊?难道你又犯错了?”

    “才不是呢!”凌战天将收拾好的包裹背在肩上,小声道:“浅绿,你可能还不知道,那疯丫头要回来了,继续呆在家里太危险了,少爷要出去躲一阵子。”

    “真的?”浅绿没有如凌战天所想的那般,满脸惊恐的如一个弱质芊芊的少女面对一群年轻力壮的大汉,而是兴奋无比的道:“飘飘小姐真的要回来了?这实在太好了。”

    看到浅绿听到云飘飘要回来时高兴满满的样子,玄天忍不住哼道:“你是我丫鬟,又不是她丫鬟,她回来你那么高兴做什么,难道你还想跟她?”

    浅绿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道:“才不是呢,只是很久没有见到飘飘小姐,突然听到她要回来的消息,心里高兴而已。”

    “你是高兴,可我就惨了,好rì子到头喽!”凌战天一脸秃废的坐在凳子上,有气无力道:“那疯婆娘,哪次碰到她不挨一顿揍啊,嘲讽更是少不了的。在她面前,我感觉自己就是一只小白鼠,任她玩弄。”

    “怎么会呢!”浅绿歪着头,似乎是在回想曾经与云飘飘在一起的rì子,而后道:“我感觉飘飘小姐人很好啊。”

    “我完全没有你那感觉,在我的心里,她就是一个恐怖的魔女。”

    “那是你对她有偏见。”

    “我不管是偏见还是什么,总而言之她在我的童年生活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痕迹。”凌战天拉住浅绿的手腕,深情道:“浅绿,你跟我一起走吧。你是我的丫头,现在少爷要走了,难道你不跟着一起走吗?你就忍心让我一个人在外面受苦?”

    浅绿心中有一万个不愿意,头摇得跟拨浪鼓似得,漆黑的长发随之飘舞,道:“浅绿不走,少爷也不能走。”

    “哟呵,你这丫头还真是没大没小,到底我是少爷还是你是小姐?”见浅绿不肯,凌战天只好出言威胁,大摆少爷架子。

    浅绿对凌战天的变脸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丝毫不感觉害怕,依旧笑嘻嘻道:“当然你是少爷啦!”

    凌战天道:“好,既然我是少爷,你肯定要听我的。”

    浅绿突然一改嬉皮笑脸的姿态,正sè道:“不行,因为少爷的这个决定是错的,所以浅绿不能听。”

    凌战天无奈的挥了挥手,道:“好吧浅绿,我不走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那好,浅绿就先退下了。”走到门边时,浅绿又回过头来,道:“少爷你一定不能走哦,否则老爷责怪起来,浅绿可当代不起。”

    “放心吧,少爷我是那种人吗?”

    “那浅绿真的走了。”

    对离家出走这件事凌战天本就没多少底气,他自小生活在城主府,早已习惯了这里的一切,外面那流浪的生活又岂是他这温室里的大少爷能受得了的。等浅绿走后,凌战天将包裹扔到一边,快速盘腿坐在床上,开始仔细体会白天突然闪现的那段文字。

    “凌天诀,集远古炼气**大成,乃本尊为超越自身所创,实属天下第一第一层口诀:先天一气自虚无中来,二气相交自然神抱于气,气抱于神。先后于天之气,相交相得者,浑如醉梦,自然而然,无一毫作为,吸则气呼则神,神呼气吸,上下往来,复归于本源”

    将意识中这段话完完全全的又读了一遍之后,凌战天惊讶的发现,这么拗口的文字他竟然完全懂得是什么意思,就像是深刻于脑海中一样,永世不会忘记。

    平生头次遇到这样古怪的事情,凌战天敢发誓,他绝对是第一次看到这段文字!

    “难道连一篇文章也做不出来的我,真的是个习武天才?”

    除了这个理由,凌战天实在找不出任何理由可以解释这一怪事,如此拗口的文字他轻轻松松就读懂了意思。

    “哈哈哈想不到少爷我也是个天才呀!”凌战天忍不住得意的大笑起来。

    片刻之后,凌战天压制住心中的激动,忍不住想到:这家伙,口气很狂妄啊,好像很有来头似的,难不成真是个远古大魔神?

    这个问题凌战天不可能知道,也懒得去揣测,要不是所创凌天诀之人口气狂妄到极点,凌战天会直接忽略他。

    “这家伙将凌天诀说的那么厉害,要不,我亲自试试?”凌战天感觉自己突然对武学升起了浓厚的兴趣,按捺不住的按照心法所讲,开始修炼凌天诀。

    “静气凝神,用心去感应世间的一切,你会发现先引自身先天之气,运转全身,周而复始后引天地灵气入体,运转凌天诀炼而化之。”

    只是片刻功夫,凌战天就感觉体内突然多了股热流,正按凌天诀上所说的路线缓慢流走。

    “很舒服嘛!”

    那股热气依照凌天诀所运转的路线流动了一圈之后,突然就钻入了凌战天识海中,在也不动了。

    “咦,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真气?”凌战天默默想道,而后他又觉得有些不对。“爷爷不是说真气最终会进入丹田吗,怎么跑到我脑中不动了?”

    “莫非是我修炼出错,走火入魔了?”

    随即,他又否定了这一想法,因为走火入魔的武者会出现神志不清,状若疯魔的状态,而他却没有。

    “难道这是凌天诀与一般功法的不同之处?”凌战天心中忍不住得意起来,暗想道:“看来这家伙并没有太过夸大,凌天诀绝非一般功法可以相提并论啊,少爷估计捡到宝了。”

    云飘飘你给少爷等着,一旦我练成这绝世神功,定要将以前在你那受的屈辱尽数奉还!

    修炼中的凌战天仿佛看到了身穿丫头装的云飘飘正满脸委屈的为自己蠝髋,被自己呼来唤去,任打任骂也不敢反抗。

    渐渐的,凌战天感觉自己体内的那股热流越来越多,不过还是像先前那般,在经脉内运转一周之后进入了识海中。

    随着时间的推移,凌战天体内的那股气流壮大到一定程度,竟自主从识海中流动出来,向着他那细小而又脆弱的经脉冲去。

    “我的娘耶怎么突然间变得这么痛苦,我全身好像要裂开了!”

    那股气流的强壮程度远超凌战天经脉所能承受的范围,就像是一根胡萝卜硬是要塞进鼻子里一样,脆弱的鼻子又哪里承受的住胡萝卜的攻击?

    “难道少爷我要这样简单的命丧黄泉?”凌战天痛的在床上打滚,却又不敢大声呼喊,生怕惊扰到就在隔壁房间的浅绿,引起她的注意。

    从来没有修炼过的凌战天根本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只能默默的承受着痛苦。

    只是片刻功夫,凌战天全身就已被冷汗浉透,剧烈的痛楚让他全身发抖。好在这股气流在凌战天体内冲撞了一圈后,又回到识海之中,而后慢慢凝聚在一起,形成似剑的模糊形状。

    痛苦有些减轻,凌战天绷紧的神经终于可以放松下来,开始大口喘气。

    源源不断的热流从剑身流动出来,开始修复凌战天那破损的经脉。

    热流从经脉内流过,让凌战天体会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飘飘yù仙的舒适感让他忍不住渖訡起来。

    难怪所有人都想习武,原来习武这么舒服啊!

    对修炼一窍不通的凌战天,并不知道此时他已正式踏上了修炼的道路,拥有了人阶初级的实力。他只感觉自己浑身充满了力量,忍不住仰天长啸了一声。

    “少爷,你在干什么啊,大半夜的还鬼哭狼嚎,让不让人睡觉了?”

    果然,浅绿那不满的声音从隔壁传了过来。

    “还睡什么觉啊,起来伺候少爷我沐浴更衣。”凌战天现在是处于极度兴奋状态,甚至忘记了现在还是深夜。

    浅绿极不情愿的起床,穿戴好后向厨房走去。

    浅绿打了个哈欠,煣了煣朦胧的双眼,忍不住抱怨道:“也不知道发什么神经,大半夜的要沐浴!”在偌大的城主府中,除了凌云之外,也就她敢这样说凌战天,因为她的身份可不是凌战天贴身丫头那么简单。

    浅绿虽说是个丫头,却自幼与凌战天一起长大,其身份根本不是其他仆人杂役可以相比的。当然,这并不是她恃宠而骄,而是打小就习惯了这样与凌战天相处。

    “哎”

    凌战天鬼魅般出现在厨房,双手环抱哅前,倚于门框上,道:“小丫头,你刚才在嘀咕什么呢!”

    凌战天那突如其来的声音把浅绿吓了一跳,她连忙回头笑眯眯道:“没,没什么,少爷!”

    事实上,浅绿刚才的牢sāo话凌战天一字不漏滇濤在耳中,只是,对于这个从小陪伴自己长大的丫头,凌战天心里有一份特殊的感情,不会因浅绿是个丫头而看轻她,也不会为一些鷄毛蒜皮的事情计较。他走到浅绿身后,神秘的笑道:“浅绿!”

    “什么事啊,少爷?”估计是因为刚才背后说了凌战天坏话,浅绿心中有些愧疚,所以笑起来特别甜。

    “就在刚才”凌战天露出了高深莫测的笑容,突然一把抱住了浅绿的腰,将浅绿拖起来高兴的旋转道:“少爷我已经是一位武者了!”

    浅绿表情一愣,随后惊喜道:“真的假的?少爷不会是骗浅绿吧?”

    凌战天放下浅绿,正sè道:“当然是真的了,我骗你做什么。”

    浅绿也是一脸正经的打量着凌战天,不知他为何会突然变了xìng子去修炼了,她记得以前的凌战天可是很讨厌习武的。

    凌战天不知道浅绿那眼神是什么意思,狐疑道:“我说浅绿,你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难道你不替少爷感到高兴?”

    “高兴啊,浅绿当然高兴了,明天我把这个消息告诉老爷,他知道的话一定会感到很欣慰的。”

    凌战天连忙阻止道:“别,千万别,等我实力在强点给他给惊喜不是更好吗?”

    凌战天并不急着想把这消息告诉凌云,因为他还无法解释这凌天诀是如何来的,说实话那是不可能的,太过骇人听闻,只有找到合理的理由后才能说。

    “那好吧!”浅绿点头道:“少爷你等等,我这就给你烧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