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    修炼了一个晚上的凌天诀,第二rì清晨,凌战天可谓是jīng神抖擞,梳洗一番之后,他装模作样的向着城主府内的藏书阁走去。【全文字阅读】凌战天想过了,解决凌天诀来历问题确实是件麻烦事,当下只有尽快去一趟藏书阁,挑选一些强大的武技,一旦凌云问起来,他也只有以此为借口,看能不能蒙混过关。

    城主府的藏书阁位于大厅后面,平时是没有专职人员看守的,有凌云这位圣阶强者坐镇,离城主府不远又有凌家四将相呼应,绝对无人敢擅闯,除非是活的不耐烦了。

    清晨的藏书阁还很是宁静,旭阳缓缓自东升起,路旁花草上露水还未干,清风拂过,带着一股浉润的cháo气。

    现在时辰尚隅,清扫的人员不会过来,凌战天也不必继续做样子,直接进了藏书阁。

    城主府藏书阁占地不是很大,长宽仅有十丈左右,一排排书架堆满了房间,功法与武技都被区分开来。进门之后有一条狭窄的通道,直通对面墙壁旁的书桌,将功法与武技区分开来,左边是功法区,书籍相对较少,又边是武技区,书架上几乎摆满了各种武技。

    已有了凌天诀,凌战天无需再去修任何功法,直接无视功法区域,转身走向武技区。

    “开山掌!”

    凌战天随便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籍,就看到了这三个大字。翻开书页,上面还有对开山掌的简单介绍。

    “开山掌,为老夫早期所创,以掌发力,练至上乘境界可开山裂石,属刚猛霸道武技,女儿之身勿练,切记切记!”

    凌战天无趣的将开山掌秘籍丢回原来的位置,嘟囔道:“什么破功法,练至上乘境界也只是开山裂石,练有何用?本天才怎么可能会修炼这么差劲的功法,怎么说也要是可以移山填海的那种。”

    “推碑手不要来浪费少爷时间了!”

    凌战天继续往前走,途中又抽出过几本功法秘籍,不过都不能令他满意。

    “惊天三式!”

    终于,快到书架尽头时,一本布满灰尘的秘籍引起了他的注意。

    “听名字好像很强的样子。”凌战天将秘籍拿下来,用衣袖拂去书面的灰尘。

    古朴的书面有些发黄,上面的惊天三式四个大字随着灰尘的拂去变得越来越清晰。凌战天盘腿坐下,轻轻翻开书页,生怕稍微用些力气就将这书翻烂。

    “吾名武乾坤,偶然之际获此秘法,然此秘法文字着实怪异,老夫穷毕生之力,踏遍五湖四海,习上古文字,终得破解!此秘法名为惊天三式,无需修炼,只需熟记行功路线即可,交战时使出,威力无穷,一招强过一招,尤其最后一招,更具毁天灭地之威,后生晚辈切记,不到万不得已切勿使用,轻则伤人伤己,重则魂飞魄散。”

    “有这么强,吹牛皮吧!”凌战天觉得这武乾坤确实有些夸大了,诋毁一番之后,又翻了一页。

    “惊天三式第一式,碎山河。静气凝神,真气运行路径,五枢,京门,rì月,风池”

    “搞什么,绕了一个大圈子!”

    凌战天有些无语,继续看第二式。

    惊天三式第二式名为斩鬼神,运气路线与第一式有所不同,但是必须要完成第一式才可以发出第二式。

    又耐着xìng子看完第二式,凌战天继续翻页,却惊讶的发现后面竟然没有了!

    “不会吧,这第三式哪去了?”凌战天发现最后一式竟然不见了,很明显被谁给撕去了,只留下一些凹凸不平的空白纸页。“谁这么缺德,不会是爷爷吧?去去去爷爷才不会干这么无聊的事情,定是那武乾坤撕去的!”

    “见鬼,什么惊天三式,骗人的把戏!”凌战天很失望的将拓本又丢上了书架,眼神继续在书架上扫视。

    “金钟罩?百战无归?”

    粗略的看了一遍简介,凌战天觉得这两本还不错,欣喜道:“就你们了。”

    只挑选了两本武技,凌战天将其全部记熟后,又放回了书架,离开了藏书阁。

    有了称心的武技,凌战天决定趁热打铁,赶紧把武技练熟,而后给凌云一个惊喜。慎重考虑之后,凌战天还是决定不在城主府内修炼,他要的是给凌云一个惊喜,如果在府内修炼很可能会引起凌云的注意。于是,在向浅绿交代了一声之后,他就独自一人离开了城主府。

    漠城的清晨早已是车水马龙,大街上充满了各种吆喝声,甚至就连军营的cāo练声都能听到。身为镇南王兼城主的凌云,此刻恐怕早已赶去军营之中,短时就呆上几个时辰,多时几天甚至是几月。

    凌战天极为熟练的穿梭在大街小巷,逐渐远离了喧嚣,很快就来到了郊外的一片松林中。

    这片松林是他几年前玩耍时发现的,风景不错,也很安静,平时没什么人来往,地面堆满了松叶和枯枝。清风吹过时,松叶随风摇曳,远处看去就像是一片绿sè的海洋在随风起伏。

    金钟罩与百战无归的心法早就深刻在凌战天脑海里,这是他与生俱来的能力,过目不忘。

    凌战天首先学的是金钟罩,因为这门武技的实用xìng比较强,是属于增强自身体质的那种,修炼到上乘境界还可以将真气外放,凝聚成一个结界来保护自己。而那百战无归就不同了,从名字就可以看出,这门武技绝对霸道,通过与对手同归于尽的方法来提升自己的战力,不注重修炼,而是行功路线。

    凌战天盘腿坐于地上,静气凝神,开始默念金钟罩口诀。

    半晌过去了,凌战天依旧不动如山,与先前不同的是,他滇濆表隐隐有层金光浮现,不过这金光总是时隐时现,若有若无,不仔细看还真难发现。

    静谧的松林没有一丝声响,只有偶尔有清风拂过时,松林才会发出轻微的“呜呜”声。

    凌战天就那样坐立不动,直至太阳西斜时,才有所变化。

    只见凌战天身上的金光突然强盛起来,“滋滋”的电流声不断响起,他就像是一尊散发着无量光的古佛,周身都被一层金光包裹,让人看不清置身金光中的他。

    金光不断膨胀,突然就化作一个如水泡般的球诇鳙凌战天包裹住。至此,凌战天也睁开了眼睛,他不可思议的望着周身这金sè的气场,难以置信道:“不会吧,秘籍上明明说了,修炼至大乘至少需要三个多月的时间,我怎么只用了半rì就成功了?”

    凌战天使劲甩了甩头,又看向身前的金光,喃喃道:“难道说我凌战天当真是举世难寻的修炼天才?”

    “发达了,发达了啊!”凌战天激动的都快要跳起来。“照这种速度修炼下去,离举世无敌不远矣!”

    哼,云飘飘你个死丫头给少爷等着,要不了多久,少爷一定会把你抓回来,然后

    不到一rì的功夫,凌战天就将金钟罩练至大成,这份天资着实恐怖。

    压制住心中的那份激动,又确认了一次金钟罩大成后,凌战天按照百战无归的行功路线运转了一次,在紧要关头时停止真气运转,他可不想真个运转百战无归,现在又没敌人,一旦百战无归彻底运转起来,不是他想停止就可以停止的。

    又运转了几次百战无归,确定自己已能熟练运转百战无归后,凌战天起身离开了松林。

    回程的途中,凌战天志满意得,不断向路人打招呼。

    街头市民,流氓地痞无不认识他凌战天的,谁也不想招惹他。这位凌家有史以来的第一位败类,整rì游手好闲,不做好事,游荡于大街小巷,大错不犯,小错不断,偶尔见谁不舒服就偷偷推兤人家的窗纸,砸人家的围墙等等

    凌战天也不管在别人印象中是怎么样,都笑着打招呼。

    “我说战天,这几rì怎么连你人影都看不到了,躲哪里去偷乐了?”

    迎面走来一个瘦子,长得颇有点贼眉鼠目,他亲切的攀上凌战天的肩膀,笑嘻嘻的一起随行。

    瘦子名叫徐松,他老子徐坤是出了名的混混,在漠城开了好几家大赌坊,专干些黑心勾当。徐松也因他父亲而出名,在加上结实了凌战天,于是在这漠城中心一带,还没有人不知道他瘦子徐松的。

    凌战天一见是徐松,立即笑道:“少爷我这几天有些忙,没时间跟你们瞎混,一边凉快去。”

    “是不是有什么新鲜事?”徐松立刻两眼放光,道:“兄弟你真不讲义气,有新鲜事也不叫上我。”

    “哪有什么新鲜事,烦恼事倒是有件,你要不要听?”

    “说来听听,你的烦恼就是瘦子的烦恼,做为兄弟,瘦子定会鼎立支持你,排除万难。”

    “既然你这么说,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凌战天豪气道:“听我爷爷说,那万恶的小魔女就要回来了,我”

    不等凌战天把话说完,徐松一溜烟的跑掉了,那瘦小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人流之中,只留下一句话还在回荡。

    “兄弟,我知道你这段时间很忙,没关系,你忙你的,这段时间就不用来看我了!”

    看着徐松离去的背影,凌战天忍不住撇撇嘴,骂道:“这该死的混蛋,真不讲义气,一听到那臭女人要回来的消息,竟吓得胆都没有了。被一个女人吓成这样,一点男子汉气概都没有。”

    就连这些不三不四的人一听到云飘飘要回来的消息,都吓得胆颤心惊,她的威名可想而知。

    在街头的一块青砖上坐下,看着过往的人群,凌战天正想着如何能顺利的避开云飘飘。

    明着来肯定不行,那丫头在没去天剑宗以前就厉害的不得了,如今又去天剑宗修炼了一年,以她的资质,鬼才知道如今会强到什么地步。以我这点实力,跟她正面叫板,除非活得不耐烦了。

    装病吧!或是低声下气的示好?

    切,那才不是少爷的风格,宁愿站着死也不愿跪着生,一定要将斗争进行到底!少爷我先退避三舍,如果那女人仍然得寸进尺,那小爷就和她拼了,大不了就是两败俱伤。

    对,就这样做,我要让她知道,少爷从此站起来了,免得老是被那丫头看低!

    凌战天对自己这想法颇为满意,哅中一股男子汉的豪气油然而生,嘴角不自觉得意的笑了起来,在路过一个水果摊位时顺手抓来一个苹果,咬了一口后就往后扔掉。

    “喂,小兄弟你还没给钱呢!”摊主大声吆喝。

    “嘘,你知道他是谁吗,敢跟他要钱,呆会摊位都砸了你的!”旁边立刻有人出声制止。

    “还有没有王法,就这样任由他胡作非为?”

    “在漠城,能够制约他的王法是个人哎,不说了,我们这些普通老百姓可惹不起他,老弟忍忍吧,你就当给猪吃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