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    云飘飘真如所说那般,第二天就走了,云飞夫妻试图挽留,却也无用。她就如一阵秋风一样从凌战天身边吹过,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最后什么也没有留下。

    漠城依旧如往昔般车水马龙,凌战天的世界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没有淤出去惹是生非,而是安安静静的呆在家里修炼。如此,他的收获是巨大的,只用了半个月的功夫,他就将凌天诀修炼至第一层,实力也从人阶初级晋升到人阶高级,只要停下来稍加稳固,就可以冲击地阶。

    如此快的修炼速度,让前些天就得知了凌战天开始修炼的凌云狠狠的吃惊了一把,差点把自己的胡子都给揪掉。

    看到自家的小天才不再出去鬼混,开始认真修炼,身为爷爷的凌云乐的合不拢嘴,百忙之中都抽空回来对凌战天进行指点,让他的修炼之路走起来更顺,少走许多不必要的弯路。

    而丫头浅绿,这段时间一直很开心,做起事来也特别有劲,因为凌战天给了一个可以令她幸福一生的承诺。

    浅绿也拥有着绷人的容貌,只因身份祰ⅲ是个丫头,又因云飘飘的原因,一直以来她都只能在幻想中能永世照顾凌战天,因为一旦云飘飘嫁过来,许多事情都由云飘飘亲自做了,不可能继续像现在这般可以亲近凌战天,她也只能是个端茶倒水的丫头了。

    如今凌战天开了口要娶她,虽然只是一句话,言之过早,但总归是有了希望,让她怎能不高兴?

    凌战天已经从失恋的痛苦中妥离出来,他就是这样一个人,既然别人不在意,他也不会在乎,他已经下定决心不再过以前那种秃废的生活,要让自己变得充实起来,于是,他每天都在努力修炼,为的就是不让别人看不起。

    “经过这段时间的努力,人阶高级的境界已经得到巩固,应该可以冲击地阶了,估计爷爷知道后会惊讶的下巴都掉下来!”凌战天得意的笑了起来,想到当时凌云知道他开始修炼的表情,他就忍不住洋洋自得。

    自从修炼了凌天诀后,他的进步可谓是神速,人家一年半载才能到的境界他只用了半个多月就到了,除去凌天诀的功劳外,他那天才的资质也不容小觑。

    “云飘飘啊云飘飘,少爷我就是个绝世大天才,只能怪你有眼不识珠,白白便宜了浅绿那丫头。”凌战天盘膝坐在床上,心道:“今晚就让爷爷替我护法,冲击地阶!也让他教我几手看家本领,为以后行走大陆做打算。”

    “说起来,浅绿那丫头现在正在做什么呢?”凌战天轻轻一跃,跳下床来,推开门一看,正好看到浅绿坐在院内洗衣服。

    “她在笑什么?”凌战天慢慢靠近浅绿,俯身盯着浅绿的眼睛,道:“浅绿?”

    “啊少爷,你什么时候出来的?”浅绿这才回过神来,脸上悄然升起两朵红霞,都不敢抬头看凌战天,双手不停重复的煣搓衣服。

    “哟,还不好意思了!”凌战天不禁笑了起来,调侃道:“你刚才在想什么,想的那么入神,脸都想红了?”

    “别说话,让我猜猜。”不给浅绿反驳的机会,凌战天站了起来,款款道:“一定是听说我要娶你,你很高兴,然后脑海中满是憧憬,现在看到我,所以才会觉得不好意思。你这家伙,这些年来一直暗恋着我,是不是?”

    “少爷又瞎说,老喜欢拿浅绿寻开心。”浅绿的头低的更低了,都快要埋进她那饱满的哅脯里,却又忍不住偷偷的去看凌战天。

    “让我猜中了吧,别不承认了。”

    浅绿的脸都能滴出血来,她知道要继续这样下去自己肯定会挖个地洞钻进去,所以立马转移话题:“少爷,跟你说件事。”

    凌战天坐在石桌上,道:“什么事你说,都快成为凌家少夫人了,你的要求凌家一定满足你。”

    浅绿不理凌战天的调侃,怯声道:“既然少爷都开始修炼了,浅绿也能修炼吗?”

    “这”凌战天有些犹豫了,并不是说他不想让浅绿修炼,因为这事不好说,修炼是很辛苦的事情,且前路还很危险,一个不小心就会葬送xìng命。浅绿不辞辛劳的陪伴了他这么多年,他自然不希望浅绿有事,能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活下去。

    凌战天不知道浅绿是怎么想的,道:“武道之路充满艰辛,没有大毅力坚持到最后,是没有多大的成就的。所以,这事你一定要考虑清楚,否则的话,将来就没有后悔的机会了。”

    浅绿放下手中的活儿,认真道:“我想好了,如今少爷走上了修炼之路,如果浅绿不努力修行的话,緡薹继续跟在少爷身边照顾少爷。所以,浅绿也要像少爷那般,那样才不会拖少爷后腿,也能在将来的路上给少爷一些帮助。”

    “既然你想好了,我这里自然没问题,不过要等我找时间跟爷爷说说,规矩你也知道的,必须要经过他同意你才能进藏书阁挑选功法,这点就算是我也做不了主。”凌战天心中有些感动,浅绿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既然如此,他还有什么好说的。

    当然,凌战天之所以答应浅绿,并不单是因为感动。凌战天知道自己留在漠城的时间估计不多了,因为他早打算好了,一旦达到地阶,就离开漠城外出历练,在这漠城之中,估计没有什么人真的敢动他凌战天,根本起不到历练的效果。

    如果在临走之前能让浅绿走上修行之路,不说将来有多大成就,总有一定的实力可以保护自己不受伤害,这就足够了。

    浅绿高兴的笑道:“那浅绿先谢谢少爷了!”

    夜,繁星点点,星光照亮了整个夜空,为无尽的虚空增添了许多活力。皎洁的月光照在漠城,使得安静的漠城仿佛蒙上了一层白纱,如梦似幻。

    漠城中心郊外,大山延绵,一边的空地上空,凌家所有家将聚集,凌云静静站立凌战天上方,jǐng惕着虚空的波动。今晚是他孙子凌战天冲击地阶的rì子,消息不知怎的就走漏出去,如今整个漠城都已知晓。令他担心的并不是这些,而是敌国探子,或是一些想对凌家不利的人。

    凌云身为漠城城主兼镇南王,前几十年可谓是从沙场上度过,一生树敌无数,死在他手上的人不下数万,敌国想要他死的人数都数不清。只因他实力高强,一身修为已达圣阶,震慑住无数想要杀他的人。

    如今这消息在漠城传的沸沸扬扬,被视为凌家废物的凌战天天才便崛起,短短半月多时间就修炼到人阶高级,准备冲击地阶,资质无疑逆天!漠城做为边塞城市,距离大秦帝国国土不足千里,强大修士全力赶路之下不用半个时辰就能到达,想要赶来刺杀并不是件困难的事情。

    敌国探子必已知晓这个消息,他们不会愿意看到又是一个“镇南王”崛起,凌云怕的就是他们会将凌战天扼杀于摇篮之中,毕竟凌战天的成长速度太恐怖了,要是rì后成了气候成功继承城主之位,将是一个天大的威胁!

    漠城外,六道黑影风驰电掣般向着漠城赶来,他们个个都拥有凌空飞行的能力,也就是说,他们至少都拥有天阶的实力!尤其是飞在前方的那位黑衣人,实力更胜他身后的五位黑衣人,全速飞行下竟发出了声声破空之音!

    “上空的人,给我听着,你已进入通天帝国境内,速度降落下罍饔受检查,否则”

    晚间巡视的士兵看到前方那些高速飞来的人影,立刻发出jǐng告!

    黑影根本无视城墙上的士兵,快速掠过城墙,向着中心的城主府赶去。

    “快去禀告执戟长,敌袭,敌袭!”

    “是!”

    “好了,战天,你开始吧!”

    凌云单手持刀,静静站立于虚空中,另一只手负于身后。在他周围,凌家四大家将分别站立于各个方位,注视着四周的动静。

    “战天,你就放心吧,有这么多位爷爷护着你,就算是谁来了都没用。”

    说话的是徐振东的父亲徐清风。

    “好,战天先谢过各位老爷子了!”凌战天不再理会其它,盘膝坐于地上开始运转凌天诀。

    磅礴的真气由识海内模糊小剑散发而出,沿着凌天诀运转的路线源源不断流转出来。

    随着凌战天运转凌天诀,虚空中滇濎地灵气疯狂朝着这边汇聚而来,从凌战天身体各处融入到体内,经凌天诀炼化后转化成jīng纯的真气。

    这凌天诀当真是厉害,神功小成,就使我从人阶初级直接到达冲击地阶的地步,如果修炼到第二层或是最后一层,又不知会给我带来什么样的惊喜?

    到现在,他倒是有些相信开创凌天诀那人所说的了。

    也许此人当真是远古大魔神,凌天诀如此逆天,非功力通天者难以开创!

    小剑疯狂的吸收着炼化后的真气,在凌战天识海内不断旋转。

    浓浓的黑雾从小剑散发而出,充斥着丝丝魔气,显得有些妖异,魔雾穿透了凌战天的识海,往外扩散!

    只是片刻,他整个人都被魔雾给包裹住,看不清真实。

    “大哥,战天修行的到底是何功法,竟如此诡异?”站在东方的那位凌家家将忍不住好奇的问道。他叫王岳山,一身修为早已达到天阶高级,只是多年过去,就是不能冲击圣阶。

    凌云道:“我也不知道啊,这小子嘴紧的很,一直不愿说。”

    徐清风道:“哎,战天终于懂事了,可惜我家那混账小子”

    南方那位凌家家将名叫简括,闻言他不禁笑了起来,道:“幸梦矣邢燃之明,见形势不对就将简潭送到京城去了,否则还不知到现在会变成什么样子。”

    剩下那位家将名叫风清扬,他道:“简括说的有理,我家那兔崽子也没有留在漠城。”

    上方的五人高谈阔论,下方的浅绿每一秒都在心惊肉跳,聪明的她从凌云纠集凌家四大家将开始,就知道这事不是那么简单,凌战天想要冲击地阶定会生出许多意外。

    “希望一切都顺利吧。”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