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    天空中的大战还在继续,强大的波动震得天摇地晃,整个漠城都能清楚的感觉到。不过,群山被毁,战场早已转移到了漠城之外,这样做是为了将大战给漠城带来的损失降到最低。当然,这也得黑衣人有意配合,高手之间的交战已形成了这种默契,除了战争例外,但凡高手之战都不能祸及平明百姓。

    否则,要是凌云这位超级圣阶强者发起狂来,单枪匹马不顾一切的冲入大秦帝国,随便能屠掉一个边塞城市,然后扬长而去,谁也奈何不了他。

    百里外,天剑山上,一位三十岁左右的美艳妇人静静站立,望着远方。在她身后,轻尘妥俗的云飘飘安静望着漠城。

    “老匹夫又发狂了啊,距离上次已有十二年之久了吧!”妇人发出一声叹息,道:“据说这次还是为了他那宝贝孙子。上次的事情,老匹夫可是不顾一切的血屠大秦百里疆土,将大秦边塞弄的鷄飞狗跳,差点就点燃了战争的导火线,最后还是通天割地平息了这件事。”

    云飘飘身子一僵,没有注意到妇人后面说的话,道:“战天他怎么了?”

    “据说他在短短半月之内由一个废物转变g rén阶高级,而今天正是他冲击地阶的rì子。”

    “这么快?”云飘飘露出了惊讶之sè,道:“这是好事啊,爷爷他为什么要发狂?”

    “为什么?有人要动他的心头肉呗,你说他发不发狂?”

    云飘飘紧张道:“是谁要杀战天?”

    妇人摇了摇头,道:“这件事还牵扯到十二年前的一段恩怨,到底是谁估计只有他心里有些眉目吧!”

    “战天,你终于肯奋发图强了,希望一切都会顺利吧!”

    “哈哈哈今天老夫我先收回点利息!”凌云接下领头黑衣人一掌后,一拳向着先前受伤的黑衣人轰出。

    “啊”

    一声惨叫后,那黑衣人的身体瞬间被凌云那浑厚的真气轰的爆碎开来,血雾漫天飞洒。

    “你”领头黑衣人怒火漫天,双眼中寒光四shè。

    “怎么样,如今我孙子冲击地阶成功,你们又损失了一位队友,我看你拿什么跟我斗。”局势逆转,凌云底气也足了。

    眼见自己这边失去了一位天阶强者,领头黑衣人心痛无比。

    天阶可不是大白菜,寻常门派要是有一位天阶强者坐镇,就可以跻身于三流势力,现在,自己这方被凌云如此轻松就轰杀一位,让黑衣领头人如何不痛心。

    局势已无法挽回,继续战下去只会平白牺牲更多的人,黑衣领头人冷冽道:“看来我还是小看你了,今rì到此为止,后会有期。”

    “撤!”

    剩下的四位黑衣人一直都在苦苦支撑,听到领头黑衣人的话就像是如蒙大赦,很快就妥离战场与领头黑衣人快速后撤。

    “想走,怎么也要付出些代价,不然你还当老夫这里是酒楼客栈了!”凌云大笑起来,又是一拳挥出,强横的真气顿时如滔滔江水般汹涌而出。

    “噗”

    领头黑衣人如遭雷击,身体僵在虚空中,回头yīn森的看了凌云一眼,低沉道:“走。”

    四位黑衣人快速退走,凌云与四大家将汇合在一起,笑道:“痛快,当真是痛快啊,终于让他在我们手上吃了回瘪,以后敢对我们出手就得先掂量掂量自己!”

    王岳山叹息道:“可惜啊,我们死去的兄弟与晨儿的命在也回不来了!”

    说到这里,凌云身子一僵。

    简括道:“逝者已矣,提这些做什么,在提他们也不可能复生,重要的是我们活着的一定要懂得珍惜!”

    风清扬道:“简括说的没错,都是过去的陈年往事了,还提他做什么?”

    凌云朗声道:“今rì大战告捷,走,我们回去,不醉不归。”

    “少爷你真重,浅绿实在背不动了,我们停下来休息一下吧!”背着重伤的凌战天走了这么远,浅绿早已是香汗淋漓,浑身向散了架一样。放下凌战天后,赶紧坐在地上,背靠着一棵大树喘气。

    “这才走多远,又喊没力气!你这丫头还真会偷懒,每天吃那么多饭都长哪去了。”事实上凌战天早已恢复行动力,却还是装作一副重伤不愈的样子,就是为了刁难刁难浅绿而已。

    浅绿擦了擦汗水,道:“我哪知道啊!”

    凌战天托着下巴,一脸认真的看着浅绿,道:“你这小妮子,别的地方都不长,就只长哅脯,这才多大的年纪要是在过几年,那还得了!”

    “少爷你真是个坏蛋,别的地方不看,就盯着浅绿那里看!”

    “谁让你那里比你脸长的好看。”凌战天觉得自己脸有些发烫,在心中嘀咕了一句,道:“休息好了没有,如果好了你的,我们就继续赶路吧!”

    浅绿抱怨道:“这才坐下呐,哪里休息好?”

    “那你先休息一会,我看一下身体内的状况。”凌战天说着就闭上眼睛,进入内视状态。

    感应触及识海,那里魔气弥漫,就如一尊大魔盘坐在那里一般。无奈,凌战天只能进入内视状态。

    黑剑已经凝聚成型了,真气比以前浑厚了数倍,经脉也已经修复完成,又粗壮了许多。凌天诀当真是厉害,修复能力这么强,等我将它修炼到第二层的境界,实力突飞猛进的同时,定还有别的好处。

    只是,这凌天诀实在难修行了,要不是少爷天纵之资,估计就算有口诀也无法入门鄙。还有刚才那一记擒龙手,在我达到地阶之后又如凌天诀般突然出现我脑海之中,威力之大不说,且神异无比。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的身体内有隐藏着多少秘密?莫不是如爷爷所说那般,我凌战天也如传说中那般,也是某位大人物的转世?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少爷我想不强大都不行,随着实力的增长,一式又一式的强大武技逐一出现,还不横扫一切?

    “啊哈哈哈我最强,横扫大陆诸强,傲视**八荒,天地万物,唯我所掌”凌战天忍不住得意的仰头大笑。

    “少爷?”浅绿满脸奇怪的看着凌战天,又伸出一只手在他面前摇了摇,毫无反应,喃喃道:“傻了?”

    “你才傻了,傻妞!”凌战天打掉浅绿的手,佯装怒道:“走吧。”

    看到凌战天毫不吃力的从地上站起来,走路时那大摇大摆的样子,哪里像是重伤不愈,分明是比谁都正常。浅绿知道自己又被凌战天整了,生气道:“少爷你又欺负我,你的伤明明好了,却还要浅绿背着你走了这么远,难道你以为浅绿不辛苦吗?”

    凌战天愣了愣,道:“浅绿啊,这段时间你辛苦了,等明个少爷给你买漂亮衣服,以后丫头装你就不要穿了,换一身装扮吧。”

    浅绿气哼哼的道:“别以为一点好处就能让浅绿原谅你。”

    “对了,我记得你上次好像看中了一条项链,明天你也去买回来吧,钱不是问题,少爷我给你报销。”

    “还有呢!”

    “你胃口还真大,好啦好啦,明天请你吃饭,也算是感谢你长期以来任劳任怨的照顾我。”

    “这还差不多。”

    凌战天与浅绿回到城主府时,凌云五人早已在院内开怀畅饮,反正那群刺客已被打跑,漠城已无人敢动凌战天,就算凌战天明早上回来他们都不会在担心。至于凌战天冲击地阶时所受的伤,那根本不足为奇的,只要顺利冲击成功,比以前浑厚数倍的真气就是最好的疗伤药,只需静养几rì自然便好。

    见凌家四大家将都在,凌战天站直身子,躬身道:“今晚之事,战天先谢过几位老爷子了!”

    简括放下酒杯,连忙摆手道:“一点小事而已,你还跟几位爷爷客气了。”

    “就是嘛,先不说大哥簢颐鞘切值埽我们几位爷爷也是看着你长大的,你人虽然调皮点,不过很招我们这群老家伙喜欢,谁要是敢动你一根汗毛,我风老头第一个不会绕过他。”

    徐清风朗声笑道:“哈哈哈调皮的娃儿才可爱嘛,就跟我家那混账小子一样,像老王家那娃儿,整个人就是个书呆子,一点也不灵活,令人不喜啊!”

    王岳山翻了个白眼,冷哼道:“要你喜欢做什么,我自己喜欢就好了。”

    凌云道:“好了,你们几个也不要争了,战天是后辈,这样做也是应该的,你们也受得起。”

    凌战天大步走到石桌边,拿起一个酒杯给自己斟满,后又动身为四大家将将酒斟满,道:“战天在这里敬各位老爷子一杯,聊表谢意。”

    “战天先干为敬了!”凌战天一口将杯中烈酒饮尽,静等四大家将将酒饮完后,笑道:“那各位老爷子慢喝,战天不甚酒力,就不打扰给为爷爷的雅兴,先行告退了。”

    凌云笑呵呵道:“好好好,你先去吧。”

    凌战天带着浅绿向自己的院落走去。

    “啊这酒真辣,真不知道他们如何喝的下口。”远离城主府大院后,凌战天连忙吐了吐舌头,道:“有时候真佩服这些老家伙,喝酒喝一夜都不会醉!”

    浅绿道:“这算什么,浅绿刚来城主府不久,我曾见老爷喝酒喝了一天一夜,一边喝还一边嘀咕着什么,只是时间太久,说了些什么浅绿记不起来了。”

    凌战天瞬间来了jīng神,道:“有这事,我怎么不知道?”

    “那时我四岁,你才两岁多,怎么可能会知道?”

    “这样啊!”

    “不然少爷以为呢!”

    凌战天点头道:“好了浅绿,时间不早了,你也去休息吧。”

    “浅绿还是等先伺候少爷睡下在去睡。”

    “去吧,时间太晚了,不用在顾着我了。”凌战天道:“安心去吧,我也回房睡了。”

    “那少爷你也早点休息,有什么事叫我就好。”

    “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