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    初升的旭阳散发着阵阵柔和的光满,漠城的清晨天高云淡,宁静安详。在凌云与浅绿还有诸多朋友不舍的目光中,凌战天离开了这座生活了近十三年的城市,向着京城出发。

    他独自一人上路,不敢回头看,生怕触及到心中那份伤痛而不愿意在走。

    出了城门,城内独有的青翠林木逐渐变少,荒漠的风沙淹没哀愁,当漠城这座宏大的城市变得朦胧,快要消失在凌战天视线,他才转身回头,望了一眼这熟悉的城市。

    喧嚣声早已远离,视线内庞大的漠城很是模糊,只能勉强看清轮廓。

    前往京城的道路危险重重,为父报仇充满了艰辛,凌战天不知道自己能否挺过来,如果他能在形势恶劣的京城活下来,他会再度回到这个城市,因为这里是他的家!

    离开漠城就是大漠,天应有的生机在这里毫无踪影,有的只是毒虫毒蚁,干燥的气候让凌战天有些不习惯,嘴滣已干裂,人也不似先前那般秀气,清秀的脸庞笼罩着轻微的黝黑,目光也有些涣散。

    “有车辕经过的痕迹!”凌战天蹲下身子细细查看那些深浅不一的痕迹,道:“大漠风沙很大,而这车辕痕迹还很清晰,想来还没走远。”

    “难道是商队?”车辕留下的痕迹很多,有些凌乱,凌战天顺着痕迹一路追了下去,前方兵器碰撞的声音引起了他的注意,他赶紧爬上一座稍高的土丘观看。

    视线所及,前方一片混乱,有蛹近三十人在混乱謫M松保他们的实力有高有低,大部分都处在地阶,只有其中两人达到了天阶。地面也已躺着近百具尸体,想来战斗的时间已不短,血水染红了沙砾,残肢随处可见。

    战斗是围绕着车队中心的那辆马车进行的,想来马车中的人有一定身份,凌战天还注意到,混乱的场面中有许多人黑衣蒙面,人数上稍处于下风,不过,想要他们败下阵来,估计还要一定时间。

    “我要不要帮忙?”凌战天心想道,他对这些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的黑衣人没有好感,更多的是厌恶,因为他父亲就是被一群黑衣人杀死的。他也不敢贸然出手,那样也许会引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山丘上的壮士,恳请你出手相助,帮我们击退这帮黑衣人,回京之后必有厚报!”

    正在凌战天犹豫时,队伍中的那位天阶强者已出声求援。他滇潿度很好,并没有因为凌战天的实力稍低而摆出高高在上的姿态。

    “回京?”凌战天想了想,高声道:“难道阁下的队伍也是要去京城吗?”

    “没错,恳请壮士出手相助。”

    “哈哈哈相遇既是有拥,小爷平生最讨厌这些藏头露尾的鼠辈,我来助你们一臂之力!”凌战天拔出背后的阔刀,跃下土丘,运转凌风御影向着战场冲了过去。

    处于凌风御影状态下的凌战天速度是何其快,转瞬间就冲入了战场中,手中阔刀接连劈砍,片刻就将几位地阶初级的黑衣人砍翻在地。

    黑衣天阶强者见状,怒气冲天,双眼中shè出毫不掩饰的杀意。他们的刺杀紲鳙成功,却被突然冲出的凌战天杀死了几位得力手下,局势瞬间逆转。“小子,我劝你别多管闲事,否则得罪了一些你得罪不起的人,小心xìng命难保。”

    “少在我面前吹牛,小爷不是吓大的,实话告诉你,在通天境内跟我比家世,你还不够格!”

    凌战天的身份乃镇南王世子,只要没有走出大漠,他凌战天就是天王老子,就算是当今皇帝来到漠城,也要对他爷爷凌云客气三分,毕竟这里是凌云的地盘,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只要凌云不听皇帝的,谁也奈何不了他。

    所以,他又怎么可能受这点威胁就退缩,手中阔刀毫不留情,又将一位黑衣人砍翻在地。

    “你到底是谁。”天阶黑衣人在凌战天身上看到了一丝权贵的气息,瞬间jǐng惕起来。

    凌战天笑道:“你还没有那资格知道。”

    天阶黑衣人目光中闪过一丝决然,道:“撤!”

    经过一番砍杀,场面中的黑衣人仅剩下几人,在撤退的过程过又被砍死一个。于是,天阶黑衣人带着只有三人的队伍消失在荒漠中。

    “哦哦打赢了,他们被我们打跑了!”

    队伍中的地阶齐欢呼,庆祝大战获得胜利,这些黑衣人就像吊死鬼一样一直在追杀他们,估计经过此次战役后,能平静很长一段时间。

    “小兄弟,好样的,这次真的要谢谢你的仗义相助。”队伍中滇濎阶强者带着一身伤走了过来,手拍在凌战天肩膀上,道:“我叫雷风,敢问兄弟高姓大名。”

    凌战天拱拱拳,道:“不敢不敢,小弟叫凌战天!是刚才路过时看到你们留在大漠中的车辕痕迹追上来的。”

    “可是漠城凌战天?”

    车队中心的那辆豪华马车内突然传来一位女子的询问。

    凌战天疑瀖的看了雷风一眼,对着那豪华马车道:“正是。”

    “今rì之事,多谢凌公子仗义相助,回京之后,必有相报!”

    凌战天看出来了,这女子定是队伍保护的对象,身份可能不一般,“哪里哪里,小姐无需客气,我只是路过此处碰巧遇上,换成是谁都会这么做,更何况,我看那群黑衣人很不舒服。”

    那女子似乎并不想多言,马车内久久没有回应,雷风尴尬笑了笑,道:“听兄弟刚才所言,想必也是要去京城,不如我们结伴随行如何?”

    雷风的请求凌战天当然不会拒绝,此去京城路途遥远,他也未曾去过,能与车队通行可以省去许多麻烦。

    “如此甚好。”

    凌战天有自己的想法,雷风也不外如是,这些天连番大战,他手下的武者所剩不多,如果途中于经一次狙杀,估计很难坚持到京城。从刚才凌战天斩杀地阶初级时的表现不难看出,凌战天也是个战斗好手,如果能邀请凌战天加入,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为平安到达京城多做了份保障。

    “分三个人去把战死的兄弟埋了,其他人整理队伍,准备出发!”发布了一系列指令后,雷风跨上自己的战马,道:“牵一头马给战天兄弟,我们出发。”

    一听起码,凌战天顿时略显尴尬,他不会骑马,怕到时摔了跟头就丢人了,连忙笑道:“不用了。”

    雷风疑瀖道:“怎么,难道你想步行?”

    既然碰上车队,凌战天自然不愿意徒步去京城,那样太耗时间,且需体力。凌战天左顾右盼,当看到那装满草料的马车时,双眼一亮,道:“我坐那里就好。”

    雷风似是看出凌战天心中所想,也没有揭穿,道:“那也行。”

    凌战天跳上车辕,一行十几人的队伍开始出发。

    车辕在荒漠中所留下的痕迹不久便被沙尘掩盖,世间之事也是如此,终被那岁月的蹉跎刷洗得了无痕迹。

    没有太多辎重,车队的速度还算不错,到晚间时,一片如火的枫林出现在众人视线。

    大战之后又连番赶路,甚至连包扎都是在马上进行,所有人都疲惫不堪,看向雷风的眼神都充满渴望。唯有吊在队伍最后面的凌战天十个例外,没有骑马时特有的颠簸,又有舒服的草料垫在下方,此刻他仍在浅睡。

    “停!”雷风一拉马缰绳,指着身后的两位武者道:“你们跟我去勘察情况,其余的人原地等待。”

    随后,雷风就带着那两名武者向着枫林策马冲去。

    “怎么了,是不是有情况?”不知是车辕撞在了石头上还是怎么的,凌战天所在的马车剧烈摇晃了一下,将他从浅睡中惊醒。

    骑马站在凌战天左边的那位武者见他醒来,笑了笑,干裂的嘴滣因微笑时肌肉牵扯出现了血丝。“前面有片枫林,如果没有意外,我们将在这里过夜!”

    相比这些武者脸上的所表现出的疲惫之sè,凌战天倒显得很是轻松惬意,毕竟他并没有骑马,身下又有柔软的草料垫底,在加上长期在车辕上睡觉,自然不会有舟车劳顿之意。

    “哎,摇了大半天,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一下!”凌战天伸了个懒腰,道:“这荒漠中可是有许多毒虫的,你们可有防范手段?”

    “这点凌公子无需当心,我们早有准备。”那武者将刀挿回刀鞘,他那黝黑的脸庞在阳光的照shè下闪烁着光泽,疲倦的眼神中带着丝丝放松,大概是因为紲鳙可以休息的缘故。

    这时,前去勘察情况的雷风带着两位武者手下从枫林中冲了出来。

    雷风在三丈外就停了下来,道:“进入枫林休息一晚,明早继续上路。”

    既然雷风决定在枫林中休息,就说明里面是没有危险的,所有武者紧张的心顿时松了下来,脸上皆有开心之sè。毕竟上午时才与敌人厮杀了一场,所有人身上都带着轻重不一的伤口,马背上的颠簸会牵扯伤口疼痛。

    如果晚间不用赶路,他们就可以趁此机会将伤养好,用最好的状态面对接下来的战斗。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