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    在这荒漠中,有的只是灌木之类的植被,高大林木很难存活,而此处能有片这样大的枫林,不得不说是一种奇迹。【全文字阅读】

    枫林内长满了灌木杂草,枯叶铺满地面,队伍只进入了枫林百丈的距离,雷风安排手下的武者清理出一片十丈来宽的空间,而后将马匹马车都牵了进来,拴在枫树上,开始安营扎寨。他是一个合格的指挥者,安营扎寨后的一系列的指令都被他安排的仅仅有条,没有一丝凌乱。

    两位武者骑着马在枫林中巡逻,顺般猎杀一些野兽,三个人前去荒漠寻找水源,剩下的就被安排去堆石砌灶,清理落叶。

    队伍中的人都开始忙碌,只有凌战天无所事事的站在一边,他不是雷风的下属,雷风又怎么好意思指挥他做事。况且,要不是凌战天今rì仗义出手,队伍死伤的武者会更多,所有人对他怀着感激之情,自然不会在乎这些。

    时间不长,被分配到外出打猎的武者带着一头已经剥好皮的野猪走了回来。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众人都围坐在篝火旁边,开始烤肉。

    雷风与一干手下都是野外生存的好手,火上的烤肉不断翻滚,烤的油光发亮,散发出的迷人的肉香让凌战天狠狠吞了一口唾沫,目光紧紧的盯着那不断冒油的烤肉,恨不得立刻扑上去尝一口。

    自从离开漠城后,曾经的美好时光就离他远去,每天过的都是风餐露宿的生活,饿了就吃干粮,渴了就喝自大漠里装在水袋中浑浊的水,已经有好些天没有吃过像样的东西。

    凌战天那迫切的样子完全落在雷风眼里,他笑了笑,从架子上拿下一块烤肉递给凌战天,道:“应该可以了,战天兄弟你试试味道如何!”

    凌战天早就等的迫不及待,也不客气的接过烤肉,吹了几口大气后,大口吃了起来。“嗯好味道好味道,你们的手艺实在太好了。”

    烤肉味道确实不错,油而不腻,香嫩可口,是凌战天从未试过的味道。他边吃边走,又去灶上舀了一碗热粥,回到火旁开心的吃了起来。

    慌不择食,此时的凌战天就算是碗热粥也喝的津津有味。

    微微填了一下肚子后,凌战天才注意到,包括雷风在内的武者都还没有动,想到自己从头到尾都没有出过力,却比他们任何一人都先吃,顿时有些难为情,不好意思道:“吃啊,你们也吃啊!”

    雷风道:“既然可以了,那大家都吃吧,都吃吧!”雷风虽然嘴上这样说,但并没有动,而是从架子上取下一块烤肉,向着马车走去。

    凌战天的目光也随着雷风移向马车,他心中倒有些好奇,不知马车内的女子是什么样一个人。

    只见雷风微微鞠身,用恭敬的语气对着车帘子道:“小姐,用膳了!”

    凌战天这才想起一个古怪现象,自他加入队伍开始,自始至终都没有看见马车上的女子下过车来,无论是队伍战死那么多武者,还是安营扎寨枫林间休息,女子都未曾露面过。通常而言,自己这方死了这么多下属,她怎么也要下来安慰一番稳定人心才是,如此不闻不问难道就不怕这些武者心寒?

    凌战天将目光从雷风身上收回,看着篝火旁满嘴都是油的武者,他们似乎完全没有像凌战天这般胡思乱想,只为口中的每位绽放出开心的笑容。

    “杞人忧天。”自嘲的摇了摇头,凌战天又将目光移向马车。

    “多谢雷大哥!”

    天籁般的声音再次响起,一只柔若无骨的玉手从车帘子内轻轻伸了出来,白皙修长五指,如羊脂玉一般光滑,柔嫩,没有丝毫瑕疵。

    凌战天一怔,他只觉得这双手实在太完美了,完美到他不知如何去赞美,仿佛任何词语用在这双手上都显多余。

    雷风将烤肉放在女子手心,待那只完美的玉手从车帘子的缝隙收回之后,他才挪步向着火堆走来。

    看着雷风就在自己旁边坐下,凌战天忍不住好奇的问道:“雷风,你们家小姐到底是何身份?”

    “兄弟也不是外人,既然问了,告诉你也无妨,也算不得什么秘密。”雷风淡淡的笑了笑,道:“我家小姐她乃是京城第一商人杨长之女,名叫杨琳。”

    说到自家小姐名字时,雷风似是有些激动,连手中烤肉都忘了吃,连忙道:“兄弟你也许不知道,我家小姐长的是貌若天仙,在京城,除了另外两个与她齐名的女子外,再也没有其他女子能与之相比。”

    凌战天微微吃惊,道:“这么漂亮?”

    坐在另一个火堆边的一位武者嘿嘿一笑,忍不住道:“那是当然,追求她的人每天都能把杨家门槛踏破。可是你想想,我们家小姐是何等身份,像那些徒有其表的贵族公子又怎么入得了她的法眼?”

    “当真有这么夸张?”凌战天半信彪疑道,想当年那云飘飘也号称是漠城第一美人,可是凌战天也没见过谁对她有半点追求之意,都是避如蛇蝎,巴不得一辈子都不想见到她,谁还愿意去娶她。

    “切,这有什么夸张的,小兄弟你有所不知,我们家小姐那是温柔可人,善解人意,谁要能将她娶回家绝对是天大的美事,做梦都要笑。”

    “你说你们家小姐很漂亮我倒是信,要说到善解人意嘛”凌战天摇了摇头,道:“我看不见得。”

    “哦,想来凌公子对我颇有意见?”女子那动人心弦的声音再次响起。

    凌战天愣了愣,他没想到自己与这些武者间滇澑话声音这么小,那杨琳还能听到。倒不是他有意背后说坏话而压低声音,只是有些事情总是要避着点的,谁也不会傻到当着人家的面说些不好听的,惹人不喜。

    雷风连忙小声呵斥。“兄弟休得胡言,免得惹我家小姐生气。”

    凌战天小声嘀咕道:“本来就是,又不是我说!”他倒是毫无顾忌,可把一边的雷风给急坏了。

    “兄弟,算大哥求你了,少说两句吧!”

    杨琳道:“雷大哥别打岔,我倒想听听凌公子有何高见。”

    “说就说,没什么好怕的。”一想到那些武者的死,杨琳给凌战天的好感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就拿上午的事来说吧,你手下那么多拥护你的人因你死去,身为主人你至少也应该下车安慰他们一下,这并不是很难的事情吧。”

    “可惜你没有,也许在你看来,你很高贵,而这些武者身份卑微,死了就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根本不至于让你心生伤感。不过,我要说的是,他们虽是你下属,但也是人,活生生的人,却因你而死在荒漠里,难道你就没有一点愧疚?”

    “原来如此。”

    “兄弟别说了,我们都是自愿的,为了小姐,就算牺牲自己的xìng命也在所不惜。”

    凌战天冷哼一声,道:“你看看,雷大哥他们对你是何等衷心,而你又是怎么待他们的?”

    “凌公子你有没有想过,你并未见过我,又怎知我不会为此伤心?”

    “这”凌战天顿时泄了气,无言以对。但凡大家之秀,自然不愿让外人见到自己哭哭啼啼的一面,他从来没有见过杨琳,自然不会知道她作何感想,也许此刻她正在马车上缅怀那些死去的武者。如此一来,凌战天倒真是冤枉杨琳了。“凌战天并无冒犯之意,如果真如杨小姐所说,得罪之处还请见谅。”

    “无妨,有误会解开便可,凌公子无需放在心上!”

    雷风埋怨道:“早叫你别说了,你就是不信!”

    凌战天笑道:“说起来我还有一事不明,不知雷大哥能否为我解瀖?”

    “兄弟有什么想问的緡拾伞!崩追缯獠畔肫鹗种械目救猓吃了一口感觉已凉,又放在火上烧烤。

    “今天那群黑衣人是什么来路,为什么要追杀你们?”

    雷风叹了口气,望了一眼马车,似在征求杨琳的同意。

    “如果不方便的话,不说也没事。”

    杨琳道:“这些事情没什么好隐瞒的,雷大哥大可说给凌公子听。”

    “先前也跟兄弟说了,我们家主是商人,经商一生,生意不但遍及通天,就算在大秦也同样有着杨家的事业。就在前今年,家主见小姐表哥杨彪有些生意头脑,就有心将杨彪提拔起来,将来也好协助小姐共同管理杨家产业,于是就将大秦的生意都交给杨彪管理”

    经雷风一说,凌战天顿时明白了。

    感情是杨家养了个白眼狼,将大秦的产业交给杨彪,无疑是羊入虎口,生意非但没有更上一层楼,反到给了杨彪一个中饱私囊的机会。而那杨彪的目标并非仅此而已,他还妄想着将杨家在大秦的产业占为己有。

    很明显,那杨琳也绝对是个有手段的人,否则又怎么可能将此事查清。

    此人不可深交,否则被她卖了还在帮她数钱!

    这一刻,凌战天心中有了决定。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