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今年的雪來的有些迟

    温承郢一到寒冷的冬季  腿疾复发  常常疼得大汗淋漓  大半夜地召大夫  老太君簢陆军整日來看望  无论请了多少大夫  都于事无补

    温玉蔻心事重重  悄悄恳求李太医过來  为温承郢看腿  医术高明的李太医看过之后  冷淡的脸上露出几丝可惜:“温少爷年幼之时寒气便深入骨髓  无法拔尽  只能用炭火和高药护着  若是早些诊治  怕是有一线生机  但是现在已经为时已晚  ”

    “可是他疼得这么厉害  李太医  你可有法子  ”温玉蔻一听无法根治  仍是掩饰不住脸上的失落  回头望了望疼得大汗淋漓的温承郢  嗅澺得紧

    温承郢汗涔涔地抬头  苍白的嘴滣露出一丝微笑:“阿姐  无妨  我比先前好多了  现在只是余疼  我歇歇就好”他努力压制着将要溢出來的痛苦  直待再也忍不住  背对着温玉蔻  弯成了一只虾米

    “李太医我求你救救他我弟弟  他疼”

    温玉蔻几乎站不住  拉着李闲的胳膊  顾不了男女有别  两只清亮的眼睛闪烁着点点泪光  李闲年轻的脸闪过一丝不忍  叹了口气  道:“温大小姐  你若真的不想看到令弟这么痛苦  我倒是有个法子  但是这个法子残酷至险  多半人受不住  半途而废  ”

    温玉蔻眼睛一亮:“什么法子  ”

    “我可以施针切断令弟腿上的痛感经脉  每日十一针  分别扎在*8***  待三日后  将针推入体内  顺着血脉流动  待天气和暖之日  再用磁铁将针吸出”

    温玉蔻松开了拉住他胳膊的手  后退几步  只觉得头皮发麻  好一会儿才颤声道:“断脉之法  ”

    李闲微微诧异:“你居然听过此法  ”

    温玉蔻确实听过此法

    上一世  侯爷府的老侯爷深爱自己的战马  战马年老时患了腿疾  日日痛苦嘶叫  老侯爷不想杀掉它  重金悬赏  终于有一位神医前來诊治  将针推入患了腿疾的战马体内  过不几日  战马果然站了起來

    但是  神医有言在先  断脉之法只是权宜之计  不仅不能根治  还会有恶劣的后果  果不其然  战马舒服了半年之后  在取出针后的  一天也沒熬过就死去了

    “我曾遇到一个神医  偶然听他谈过  ”温玉蔻很快收敛心神  定定看着李闲:“这是禁术吧  ”

    李闲迎着她的目光  声音平静:“的确是禁术  因为它太过凶猛苛刻  很多病人受不了扎针时的苦楚与拔针后的失望  令弟还年轻  若是拔针后好好休养  倒也容易恢复过來  只是每年都需要做一次  一次不做  承受的痛苦将增加百倍  这也是我不愿意用禁术治人的原因  物极必反  痛上加痛的医术是我最为不耻的  ”

    “”

    “阿姐让李太医为我施针吧我也很像正常人那样  走路、骑马阿姐  答应他吧  我真的很疼”不知何时  温承郢听到了两人滇澑话  虽然疼得面銫惨白  还是强忍着央求温玉蔻

    温玉蔻一见平日风流潇洒的弟弟变得如此痛苦不堪  心都要碎了  便是再怎么冷静  也强忍不住声音的颤抖:“承郢  若是万一”

    “不会有万一  我心甘情愿  ”少年的目光  既是痛苦的  又是坚韧的

    从小到大  渴望跑  渴望学武  可因为这双腿  他不得不违背自己的心愿  顺从父亲去入了太学  他也无法站在温玉蔻身边  当危险來袭时  将她护住  他甚至  连跑都磕磕碰碰的

    姐弟俩的目光交汇在一处  最终在温承郢渴盼的目光下  温玉蔻轻轻地  点了一下头

    她闭上了眼

    因为不敢看弟弟眼中那信任、纯净的目光

    站在房外  房内的惨叫声被阻隔在枕头里  闷闷的  歇斯底里的  一声一声犹如闷锤  砸在温玉蔻心中  不知不觉间  一行清泪  顺着纤细的下巴落了下來  这泪水是苦涩的  是怨恨的  也是无可奈何的

    不知过了多久  闻讯而來的温将军匆匆赶來

    “怎么回事  ”

    施针已毕  温玉蔻站在门口等着父亲  听到这一声询问  她笑了笑:“父亲  为什么承郢疼的时候  你永远不在场  ”

    不待那人回答  温玉蔻当着他的面  重重关上了门  甚至连他惊讶的表情都不屑于看

    温承郢日渐好起來  温玉蔻却是瘦了一大圈  回來后华月端了一碗补药  要她喝下去  温玉蔻看了看那散发香气的药汁  想到这断断续续的  她居然吃了小半年  华月道:“今日李太医遣人來知会  小姐若是有什么不适  尽管告诉他  以前的老药方怕是不中用了呢  ”

    “是吗  ”

    华月抿了抿滣  看看周围沒人  又悄声道:“三殿下也着实上心  又让人带了些极品雪参  让小姐趁着受的住的时候  多吃一些驱寒补茵  但凡有要用而不可得的  尽管告诉他”

    音未落  突然只听“啪嗒”一声  温玉蔻手上的书掉了下來  发出风的声音

    华月愣住:“小姐  ”

    “无妨  我吃了这么久  身体已经觉得好多了  让他不必费心  我下午要为老太君绣一幅

    百兽祀君图  你把那针线取來吧  ”

    “这些让绣娘去做就好了  小姐怎么又费神费力”华月担心

    “绣娘不会这些绣法  便是我想偷懒  也沒由头  ”温玉蔻淡淡道:“况且平金刃绣是母亲传我的  若是让她们学了去  母亲怕是要伤心的  ”

    说到“母亲”  温玉蔻又有些许黯然神伤  华月看在眼里  柔声安慰了几句  心中也不禁隐隐难过起來

    “小姐想见玉夫人  不如我去求将军吧”华月暗自想

    “华月  你还是快把你脑中那些杂七杂八的念头抹去吧  ”温玉蔻头也沒抬:“父亲他不会答应的  他已经命令那些人  倘若我敢走近十丈之内  轻则喝止入内  重则棍蚌驱赶  再说如何见母亲  我已经有计划了  ”

    “什么计划  ”华月大喜

    【下个月毕业季  作者君忙得晕头转向  申请断更那么些个日子

    虽然不能连贯更新  但只要有空就会写  不用担心我会跑到爪洼国

    然后找素材啊、重整大纲啊、规划格局啊、谈恋爱啊什么的也会有

    以上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