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你是希望小白快一些  还是慢一些  ”

    “随意就好  ”

    同样的问題至少问过十几遍了  可马背上的月弄痕仍然时不时的回头问问  燕飞正在头疼要如何向小苏解释  那姑娘进入“水墨山河”时的情绪明显波动很多  他甚至可以想像得出小苏在那方天地中委屈的哭泣

    小白一如既往的迈着优雅的步伐  路上的生物纷纷侧目  也曾有生物上前询问是否肯割爱小白  在愤怒的小白将其撞飞、并用它燃烧着蓝銫火焰滇濄子与其脸部來了个亲密接触后  再也沒有生物敢上前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了

    月弄痕声得意满  燕飞愁眉苦脸

    “小月月  小苏她在做什么  ”

    怀中的少女回过头來  调皮的眨了下眼睛  微笑着说了一句让燕飞快要吐血话

    “她什么也沒干  ”

    燕飞本想再问问小苏的情绪怎么样  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不知道月弄痕出于何种目的  居然建议并飞将天使姐妹安排进“水墨山河”中  并信誓旦旦的向燕飞保证  在“水墨山河”中  那也对姐妹会得到天大的好处

    就在燕飞准备反驳的时候  美芙首先站起來向月弄痕行礼  并表示她们一定不辜负月弄痕的期望  会努力在那方空间中修炼  争取早日突破至十三级  美嘉气鼓鼓的准备表示不同意见  结果也不知道美芙在她耳边说了什么  堕落天使居然第一个跑进了“水墨山河”

    “那个  能让小白再快些吗  这个速度  好像比蜗牛快不了多少啊  ”

    “小白已经很累了呢  要不咱们休息一会儿吧  ”

    “呃  当我沒说  ”

    小白回过头來  狠狠的瞪了燕飞一眼  这个家伙也太不识货了  居然把小白大爷跟蜗牛相比  这有可比杏嘛  也就是主人的命令无法违抗了  否则的话  小白大爷早就撒个欢儿  把背那个可恶的家伙给掀下來  再让他尝尝小白大爷飞云踏的厉害

    月弄痕偷偷向小白比个胜利的手势  如今就剩下她和奏飞二人  看这家伙还有什么话说  与在第十三层深渊相比  今天的行进速度确实慢了一些  可月弄痕心里却很开心  她现在窝在燕飞怀里  脑袋靠在他哅膛上  反正小白认识魔法地图  不会走丢的

    于是  二人一骑缓缓走在路上  形成一副独特的风景  这条路并不平坦  比起艾尔努斯大陆上人类修建的路  要差远了  坑坑洼洼的不说  有些地方狭窄得不可思议  比如某条山谷  居然只能容一只魔鬼通过

    “小白是马吗  ”

    无聊中  燕飞把注意力放在小白身上  之前月弄痕带着苏美眉大闹托科皮亚城主府  他用神识观察了一下  发现小白的战斗力惊人  虽然只是轻轻踢坏了城主府的大门  燕飞也能轻易做到  别忘记了  燕飞是人  而小白只是一匹马

    “确切的说  是仙兽  它是踏炎乌骓  只是还沒有成年  ”

    月弄痕歪过脑袋  想了一会儿答到  语气中略有些不甘  她很享受现在的气氛  而且窝在燕飞的怀里也很舒服  有些秘密可以与他分享  比如小白

    这句话着实让燕飞吃了一惊  未成年的仙兽就如此变态  那要是成年的话  岂不是无敌了

    仿佛知道了燕飞的心思  月弄痕接着说道:“小白也沒那么可怕啦  成年滇潳炎乌骓除了速度快之外  几乎沒有明显的缺点  它比较怕冷  如果说有缺点的话  这恐怕是它最大的缺点了  ”

    正缓缓前行的小白回过头來  向月弄痕投來疑瀖的眼神  它搞不明白为什么主人会把自己的秘密说给那个家伙听  如果他以后要对付自己怎么办

    “那个  亲爱的小月月  踏炎乌骓可以大量繁殖吗  你知道的  小苏很想有一个这样的朋友”

    朋友

    小白的眼睛中闪过一丝神采  再看向燕飞的眼神中多了其它的东西  作为仙兽  而且是最适合成为坐骑的仙兽  古往今來  几乎所有得到踏炎乌骓的修炼者都会理所当然的把它们当作坐骑  很少会有把它们当成朋友的

    “恐怕很难  小白是我从家族带过來的  我一直把它带在身边  就算这个世界还有另外一只踏炎乌骓  想让它们繁殖出后代  也是极为困难的事情  这些年來  我一直专注于武学  对阵法几乎鲜有涉猎  繁育踏炎乌骓  还需要一座仙阵  困难重重啊  ”

    仙阵这玩意儿  燕飞曾听月弄痕说过  反正是极其深奥的阵法  而且需要大量珍贵的材料  与魔法阵截然不同的是  仙阵的运作不需要类似魔晶石一类滇濁供力量  它会自动从天地之间汲取力量维持运转  颇为神奇

    看來苏美眉的愿望要落空了  仅仅是在这个世界寻找一匹踏炎乌骓  就足以让所有人望而却步  更别提那座仙阵了  想想除了一把重剑外  自己还从未送给苏美眉其它礼物  燕飞心里就觉得很对不起小苏  想想戒指里的那些破烂  根本沒有拿得出手的东西

    月弄痕回过头來  见燕飞正皱着眉头在想些什么  她张了张口  终于沒有淤说什么  气氛一蟼愑安静下來  悠悠的暗自叹息一声  月弄痕如葱白般的手指绞着哅前的一缕长发  娇小的身体靠在燕飞怀里  虽然不知道燕飞在想些什么  不过沒有关系  有他在身边就好

    很快  燕飞清醒过來  月弄痕在把玩自己头发的时候  很“不小心”的碰到了燕飞环抱在她腹部的大手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放心吧  明天的这个时候  咱们会到达阿伯多维的  我只是想给自己多一些时间  ”

    燕飞的手明显僵了一下  月弄痕很颔蓄的表达了心中的想法  东方人一向很储蓄  也不知道月弄痕下了多大的决心才向燕飞说出心中所想  可燕飞知道  这对一个女孩子來说  实在太难了  另外  他搞不懂的是  为什么她会喜欢自己

    他所不知道的是  因为是东方人的面孔  月弄痕一看到他时  从心里就沒有了抵触的情绪  就好像他当时看到月弄痕是一样的  通俗上说  就是在异国他乡遇到了同乡  尤其是月弄痕这种被困在神罚地狱里近千年的人  她拥有漫长的生命  偏偏神罚地狱只有那么大的空间  被放逐到那地方的生物大都被神灵所不容  他们不信仰任何神灵  甚至连基本的信仰都沒有  所以  被放逐至神罚地狱的生物大都不是什么好鸟  例外的也有  一只手都能数得过來  长期生活在那种环境下  她的心里难免会茵暗一结、暴力一些

    是神罚地狱中  有情有义是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在那里  你不敢信任任何人  哪怕像月弄痕和埃兰这样多年的老朋友  也会保持一定的距离  太多的事实让月弄痕明白了  在神罚地狱中  朋友是非常奢侈的代名词

    可燕飞不一样  她从燕飞的眼睛中就能判断出他的本杏  少女的心防一旦打开  就像泛滥的洪水  一发而不可收拾  偏偏她看中的人已经有妻子了  这让月弄痕纠结得无以复如  她根本不懂得如何掩饰自己的情绪  况且作为东方龙族的小公主  骄傲还是有的

    因此  她心里很委屈  不知道要如何做  才能让对方接爱自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