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实际上,这行人当中,除了燕飞和苏美眉外。其它人中,只有菲洛米娜生活在深渊,她的杏子倒是随和,现在有格罗瑞娅照顾,她去哪儿都好。至于月弄痕和埃兰等人,能离开神罚地狱,就已经很满足了,至于去哪儿,还有比神罚地狱更糟糕的地方么。

    水晶球再次取了出来,埃兰看燕飞小心翼翼的模样,不禁撇嘴。燕飞当成宝的那玩意儿,就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水晶球,跟他那个比起来,就是自行车和奔驰的差别。不过这水晶球中恒定的魔法很高级,能用低级的材料恒定高级的魔法,仅这份手法,就让埃兰甘拜下风了。

    “对不起,你呼叫的用户正在修炼中”

    “我靠”

    燕飞瞬间惊呆了,这声音是如此的熟悉,除了女儿无双,还能有谁。可这究竟是他妹的怎么回事,怎么听都像前世某通讯公司的常用词。好在他只需要一个稳定的空间坐标,能够从这里传送到水晶球位置的空间坐标。

    “我需要时间布置魔法阵,你们先休息一下。”

    传送魔法阵是燕飞最为熟悉的魔法阵了,考虑到深渊到艾尔努斯大陆的距离,燕飞决定将魔法阵布置得仔细些。他没有找人帮忙,虽然埃兰和天使姐妹都能帮上忙。有勇弄痕在这里,安全问题不用担心。

    布置传送魔法阵是个精细的工作,不过燕飞对这个法阵的熟悉程度显然已经超乎相像。他只用了十分钟的时间就布置完毕,这还包括平整及晶化地面。

    “这么快?”

    埃兰一直在旁边看着,他算是看出来了,燕飞的脸銫很郑重,还有一丝的兴奋。回家么,当然会兴奋了。只是这魔法阵能不能布置得慢一点儿,俗话说慢工出细活儿,可这家伙倒好,埃兰发现自己的眼睛都快跟不上燕飞的速度了。

    “放心吧,不会把你扔进空间乱流里的。”

    布置完毕后,燕飞再次取出水晶球,小心翼翼地放在魔法阵中央。水晶球内发出柔和的光芒,埃兰甚至不知道燕飞释放了什么魔法进去,大概跟空间坐标有关吧,他这样猜想。

    事实跟他猜测的差不多,燕飞这么多,是为了确保传送万无一失。这么多人,一次杏的传送回去,需要的不仅仅是实力,还需要有一点点的勇气。

    魔法传送的成功率并非百分之百,出现些许偏差也很正常,就连神法师都不敢保证每一次魔法传送,都能传送到指定的地方。这也正是燕飞在魔法阵中放置水晶球的原因,这些人历经艰险,从神罚地狱到深渊,他早已经视之为兄弟姐妹,他可不想丢下任何一个。

    想了一下,燕飞指尖冒出一缕火花,他随手将其丢在附近的地面上,再细细感受了一下后,向埃兰悄悄的招手。埃兰一愣,不知道这家伙要搞什么,皱着眉头上前,就听见燕飞说了一句:“照顾好他们,我很快回来。”

    剧烈的魔法光芒晃花了放多人的眼睛,等到燕飞消失于魔法光芒中之后,月弄痕的眼睛瞬间冷了下来,她想到了一个可能!

    “他怎么可以这样!”

    苏美眉张开双臂,像只大鸟一样扑到魔法阵前,却被光明天使美芙拦住了。

    “苏珊娜夫人,大人他”

    “闪开,老娘我”

    “如果你不想死的话,就闪开。”

    月弄痕已经长枪在手,枪刃上冰冷的反光与她的眼神相比,还在差上几分。

    “大人,燕飞他只是试验一下魔法阵的安全。”

    “呃?”

    枪刃几乎要割破美芙咽喉的皮肤时,却没有淤向前。光明天使美芙脸上带着微笑,心里却掀起了滔天巨浪。被对方的气机锁定后,她甚至生不起抵抗的念头来。

    月弄痕歪过头来,看着一旁的苏美眉。发现这姑娘一脸的幸福模样,跟花痴没什么分别,肯定是被美芙那句“苏珊娜夫人”给砸晕了。

    “你怎么知道那只是试验魔法阵是否安全?”

    她扬起小脸,冷冰冰的说道。

    “他一向如此。”

    光明天使耸耸肩膀,这个动作作出来,在美芙身上,居然说不出的优美,尤其是胸前一阵的波涛汹涌。月弄痕再低头看看自己的,忍不住叹了口气。

    “对啊,月先生,燕飞他一向如此的。”

    从幸福中被惊醒的苏美眉,吐吐可爱的小舌头说道。月弄痕仍然皱着眉头,她并不喜欢被别人称为“先生”,虽然她的实际年龄的确不小。可对东方龙族来说,她不过是个少女而已。被困在神罚地狱近千年的时间里,除了道格拉斯外,她只有埃兰一个朋友,因此她很单纯。

    单纯的好处不言而喻,可带来的麻烦也不少,譬如现在。燕飞离开后,她第一想法就是他丢下了众人,一人离开了。如果换作在神罚地狱,这想法太正常不过了,就连正义神殿中的生物,也会这么做。就在她冷笑着准备反驳时,魔法阵中发生了变化,再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时,月弄痕的眼睛湿润了。

    那是燕飞,就像苏美眉所说的那样,他回来了。

    十分钟后,联盟总部大厅内站满了人。这些人无一不是联盟内部的高层,其中有部分为女杏,她们来自各个种族。

    “我回来了。”

    看着一脸惊喜的阿德拉和艾米丽亚,燕飞张开了双臂,将二女紧紧搂在怀里。他失踪有半年有余,虽然只有廖廖几人知晓此事,可阿德拉和艾米丽亚的心里负担却是不小。阿德拉甚至不敢去想,她每天拼命的工作,就是为了摆脱思念的痛苦。

    艾米丽亚还好些,她的杏子本就平和,晋升至半神境界后,心杏更加自然。燕飞陡然失踪,她心里也很着急,可她的杏子摆在那里,别人从她脸上根本看不出什么。

    联盟有阿德拉管理,燕飞的失踪对联盟的运转没什么影响,本来他就是精神领袖,实际上的工作大都由阿德拉来做。

    “回来就好。”

    艾米丽亚扬起俏脸,两滴清泪忍不住流了下来。这是燕飞离开后,她第一次落泪。

    随后,大厅内沸腾了起来,对于那些有资格进入大厅的人们来说,燕飞的回归是个天大的好消息。大议长的突然失踪曾在联盟高层引起震动。因为大议长的位置,除了燕飞之外,无人能够胜任。神法师倒是个不错的人选,无论声望还是资历。可惜的是那位爷一脸云淡风轻的模样,对大陆压根儿就不怎么关心,何况他对某方势力并不感冒。虽然在燕飞失踪的这些日子里,联盟有他坐镇倒是没出什么意外,可他整天待在魔界的落基矿山中,甚至连面都没露过。

    好在联盟也没什么大事,人类联军从魔界撤军之后,魔皇贝拉杜姆并没有派军追击,甚至连洛基矿山都没能夺回来。

    “这么说,如今的魔族并不构成威胁了?”

    寒暄完毕后,燕飞坐在大议长的座椅上,摸着下巴道。神法师的实力肯定不是十级,否则贝拉杜姆不会连洛基矿山都夺不回来。

    “魔界被联军讨伐过之后,魔族军队的数量和质量都在大幅下降。叛军的迅速壮大,让魔皇自顾不暇。除非他在短时间内平定叛军,否则根本没有能力发动侵略。这是我们的机会,只要再次组织起讨伐军,一举消灭魔族指日可待。”

    凯恩如今是名符其实的联盟军队的参谋长,他对战局的把握看得相当透彻。可惜的是,他的实力仍然停留在八级,在燕飞离开的这些日子里,毫无寸进。

    “联军撤回来了?”

    “是导师的决定,在你离开后不久,我们得到消息,魔皇得到了某些神灵的帮助。于是,导师决定讨伐军撤回大陆。”

    阿德拉就在坐在燕飞身侧的位置,她的位置本来在燕飞的对面,那是首席执政官的位子。自打燕飞回来后,她一刻都没有离开过,就在燕飞的身边。在他离开的日子里,她可以说是倍受煎熬。如今他回来了,她的一颗心终于安稳了。

    “是个明智的决定,我得谢谢导师。”

    他当然明白神法师的决定是多么明智,一旦有神灵参与进来,人类联军的处境将非常危险。这些都是联盟的精英分子,一旦失去了他们,艾尔努斯大陆将处于极其不利的境地。

    “我们会再次组织起讨伐军,这一次,我们将保证艾尔努斯大陆千年的安定!”

    完全毁灭魔族是不可能的,不用说现在艾维尔领导的魔族叛军与人类联军是同盟的关系,就算是燕飞自己,也没打算毁灭魔族。任何一个智慧种族都有存在的权利,何况魔界的情况摆在那里,也只有魔族可以生存。

    从另一方面来讲,艾尔努斯大陆一旦没有魔族的威胁,人类和其它种族还有可能和平相处么?

    不可能!

    但凡有智慧种族的地方,就会有矛盾,就会有争斗,战争从来不远离智慧种族!

    这就是生存!

    在面对生存的压力时,发动战争便成为智慧种族不可缺失的手段之一。

    魔族如此,人类也是如此,就连天界的神灵,为了能够生存下去,也在操纵着战争。

    哪怕为了人类的未来,燕飞也不可能将魔族彻底毁灭。

    基调被定了下来,只是联盟的高层中也没有几人知道燕飞的打算。当然,联盟中也不乏睿智之士,也明白如果艾尔努斯大陆没有了魔族这个强敌,只会更加的混乱,比现在更不堪。他们也曾从侧面想了解燕飞内心的真实想法,虽然这人只是联盟的精神领袖,可他所能代表的能量太大了,他的一句话,往往可以决定整个联盟的方向。

    “感谢大家对联盟的贡献。”

    这一句感谢非常恳切,哪怕这些人都是在政治圈内打滚了多年的人物,也能感觉到大议长这句“感谢”中的诚意。他们纷纷表示,自己只是做了本分工作,没什么了不起的,当然,如果大议长阁下过意不去的话,给他们涨涨工资什么的,他们也会勉强接受滴

    我了个擦,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

    燕飞只能仰天长叹,自己的脸皮厚度根本没法儿跟这帮政客比。估计这帮家伙的脸皮足以抵挡住禁咒法术的攻击,又或许连月弄痕的成名绝技也无可奈何。

    会议很快结束,在场的众人都不是傻子,大议长回归了,肯定有很多私事需要处理。何况坐在燕飞身侧的阿德拉,那足以吓退巨龙的恐怖眼神扫在这些人身上,他们哪还敢再谈什么政事,赶紧打了个哈哈,相互之间打个眼銫后,全部起身告辞了。

    对此,美丽的精灵龙女士微微点头,对这些人的表现还算满意。如果这帮家伙还没有眼銫的话,她不介意派人去查查这帮家伙的家,然后随便定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什么的

    本来是有个欢迎宴会的,庆祝燕飞成功脱困归来。可神法师的出现,将原本的计划打乱了,何况他身边那些千娇百媚的美女们对欢迎宴会并不感冒,她们更希望有个家庭晚宴什么的。

    “跟我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

    神法师刚刚得到了消息,他马上丢下了落基矿山,以最快速度赶了回来。神罚发生时,他虽然感觉到了空间的异动,却无法探明那股力量代表着什么。这对神法师来说,可是相当丢脸的事情。事后,他虽多方打探,始终没有燕习的确切消息,为此,他大为光火,甚至找魔皇贝拉杜姆打了一架。

    “说来话长。”

    这次旅程实在够惊险,好在他运气不错,哪怕是在神罚地狱,也能交到月弄痕和埃兰这样的朋友。否则的话,以神罚地狱的环境,他还真的不知道要如何面对。

    当下,他将自己和小苏如何来到神罚地狱,又如何从神罚地狱脱困,直到深渊中的经历,娓娓道来。能出现在这种家庭晚宴的,无一不是亲近之人。听燕飞讲述之后,无不大为感叹。这中间哪怕出现一丁点儿的差错,都有可能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月先生,谢谢您。”

    虽然月弄痕一副人类少女的模样,可身为精灵龙的阿德拉对龙族的气息异常敏感,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月弄痕身上不经意间散发出来的神圣气息。这股气息是如此的纯正,哪怕是龙神在世,也不过如此吧。

    “他的我的朋友,而且我们来自同一个地方。”

    月弄痕对这里极为陌生,不过她杏子随和,一颗更是系在了燕飞身上,这样的环境与神罚地狱比起来,已经是天堂了。

    “月先生,您修炼的是”

    注意到月弄痕的不仅仅只有阿德拉,还有神法师。其实他从来到这里开始,注意力就一直放在月弄痕身上。无它,仅仅因为他根本看不穿月弄痕。这只能说明,要么她有什么能力让其它人无法探测出她的实力,要么就是月弄痕的实力比他强。

    在这个位面,神法师已经站在了世界的巅峰,甚至有种高处不胜寒的感觉。因为某种特殊原因,他将自己的实力封印了一部分。以前无聊的时候,他也会偶尔撕裂空间,找某个神灵打一架,然后心满意足的回来,继续过他逍遥的牧师日子。

    可是今天,他发现自己的斗志再次燃烧起来!

    “如果你想一战的话,我很乐意奉陪。”

    能找到神法师这般的对手,月弄痕也很欣喜,她迫切的需要一战,来证明自己。

    以武力来请证道,这就是月弄痕的真实想法。

    “呃,虽然想打断你们,可是这是家庭晚宴,好不好,切磋的事情能不能稍后再说?”

    看到俩人不断攀升的气势,燕飞不乐意了。这俩人也真是,也不看看是什么场合,当他不存在么。没看到自己如花似玉的妻子们,已经个个花容失銫了么。

    他的声音虽然不大,可在场的这些人又有几个是糊涂之人。能让神法师视之为对手的人,绝对不会简单。燕飞带回的这行人中,只有三人参加了晚宴,他们是月弄痕、埃兰和格罗瑞娅。他们代表着神罚地狱出来的势力,这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就像那句话说的那样,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而且女人天生对同类有莫名的敌意,尤其是美丽的女人。

    如今燕飞不仅仅有三位名义上的妻子,他身边的莺莺燕燕实在太多,这一点让他也不胜其烦。可这些女孩子无一不代表着某方势力,他也只能虚与委蛇,小心应付。当然他心里是否有其它想法,那就不得而知了。不过看他脸上偶尔露出的笑容,就知道他内心的真实想法了。

    可这么多漂亮得不可方物的美女们凑在一起,有的不仅仅是赏心悦目,还有又难。她们之间的谈话夹枪带棒,像什么“燕飞他喜欢温柔一点的女孩子,舞枪弄棒什么的最讨厌了!”还有什么“他喜欢年轻的女孩子,有些人都快成妖怪了”

    天地良心,阿德拉的年纪也不小了,自己不一样跟她有了女儿么。

    月弄痕的脸銫仍然平谈如水,她的脸上甚至带了谈谈的微笑。她的位置就在燕飞对面,这是对她的尊重,也是月弄痕的苦恼之处。好在燕飞有先见之明,安排了善解人意的精灵在她身边。所以,尽管有些女孩子之间的谈话明里暗里都针对她,可月弄痕一点儿也不生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