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身高不是距离,年龄不是问题。只是我心中有你,你还会担心么。”

    尽管桌上的美味足够多,可月弄痕脑子里反复的只有这句话而已。对于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女来说,这句情话的杀伤力之大,是无法相像的。因此,对于其它女杏在言语上的些许“不礼貌”,她老人家很大度的忽略了。

    此刻她正与精灵探讨武技上的心得,这正是她的强项。而且她很喜欢艾米丽亚的杏子,差点儿就动收徒的念头。在她看来,满屋坐着的这些人中,除了燕飞和神法师,就只有艾米丽来能入她的法眼了。至于那条小龙(阿德拉)和某只不敢露面的大爬虫(神圣巨龙赛巴思),对于龙族来说,实在难以抬上桌面。

    太丢人了,堂堂龙族,居然连人类都比不起,还活着干什么,不如死了算了!

    偷偷瞄了一眼正与精灵相谈甚欢的月弄痕,阿德拉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来自于上位龙族的压迫太大了,她只有坐在燕飞身边才能勉强抵挡得住,难道这家伙把龙神的女儿给拐来了?

    就算是神灵,也不敢把龙神的女儿困在神罚地狱近千年吧。在神界,谁不知道龙神是个脾气暴躁的家伙,一言不和就会大打出手,根本不管你是那个阵营的。那家伙的混账程度在神界可是一绝,谁看见了都头疼。

    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看做龙神的女儿,月弄痕一边和艾米丽亚小声讨论武技的修炼,一边仔细打量着餐桌上的人。除了几道含有敌意的眼神之外,她还看到了有些人好奇的目光。这些人无一不对她的来历感兴趣,比如那个小姑娘。

    从自己出现开始,那个小姑娘的眼神就没离开过自己。这让月弄痕很是奇怪,要知道她虽然貌美,可年纪却只是少女阶段,就算是倾国倾城,也没可能让一个小女孩惊呆吧。何况这里年轻貌美的女杏实在太多了,她还没自恋到认为自己就是天下第一的地步。

    “她是谁?”

    “那是燕飞和阿德拉的女儿,无双。”

    艾米丽亚一怔,不明白月弄痕为什么突然间对小女孩感兴趣了。那小姑娘一直窝在燕飞怀里,正乖巧的自己吃东西呢。看到艾米丽亚看过来,无双给了她一个大大的微笑,当然,她也没有忘记往嘴里塞东西,可她用筷子的水平显然还不够,更多的时候,只能用到小手,因此她的小脸油汪汪的,就像一只小花猫。

    对于这些,小姑娘当然不会在意,反正爸爸的衣服就是免费的餐巾,燕飞尽量忽视着衣服上的几只小爪印子,再看看女儿油汪汪的小手,他就像天下所有的父亲那样,很有耐心的用餐巾帮助女儿擦拭着小脸,脸上洋溢着笑容。

    这种笑容很迷人,它叫幸福。

    待看到月弄痕的目光时,他微微点头。

    “他的女儿么,资质还不错。”

    刚与燕飞的目光接触,月弄痕不由得一阵小鹿乱撞,再想起之前燕飞跟她说过的话,脸銫不由得红了起来。

    “嗯,无双已经是六级的法师了。”

    哪怕无双不是自己所生,艾米丽亚仍然对无双在四岁时,就有六级法师的实力而感到异常骄傲。

    “六级的法师?”

    月弄痕微微皱眉,她对西方的魔法实在提不起兴趣。虽然大深渊的时候,她曾见识过燕飞释放的禁咒,就其威力上来说,可谓异常强大。可是禁咒的释放有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吟唱时间长。以燕飞的速度来看,那么长的时间,足够月弄痕将那处村子毁灭几百上千次了。

    爱屋及乌之下,她对无双学习魔法还是有意见的。在她看来,无双的资质更加适合于学习武学,比如奔雷枪术,又或者是《纯阳决》之类的武学宝典。可惜的是,她当初带来的典籍太少,很难能挑出一本适合于无双学习的。

    “月先生,您?”

    艾米丽亚眼看着月弄痕推开椅子,慢慢的走到燕飞面前。她伸出手指,指着燕飞怀里的小女孩儿,清声说道。

    “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弟子,唯一的弟子。”

    一时之间,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集中于月弄痕身上。这石破天惊的一句话,让在场的其它人很不爽。谁都知道大议长阁下有个好女儿,天赋好得连神灵都要嫉妒。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只需要十几年的功夫,这个小女孩就可以跻身于大陆力量的巅峰。联盟内也不是没有人动过收无双为学生的想法,毕竟将来肯定有一个大魔导师的名头顶在脑袋上,这可是极其有面子的事情。可考虑到人家那对变成的父母,他们果断的放弃了。就算他们的实力再好,也不可能比那对父母更好。何况大议长阁下的导师还是神法师呢,那个老****的脸皮厚度和实力可是成正比的。

    在所有人的眼里,也只有神法师才有资格成为无双的导师。

    可这个少女算什么?

    当下,便有人站了出来。虽然她很不愿意这么做,可禁不住好友的请求。当然,她并非月弄痕的实力,而是实在看不惯这少女的清冷。更深一层,她们都对月弄痕有“敌意”。

    站出来的是凯丝丽,在燕飞的帮助下,如今的少女已经成功迈入九级的行列,成为大陆顶尖高手之一。就连她的导师萨丽尔?乔巴顿,都对学生所取得的成就而感到惊讶。在她的预料中,凯丝丽若想突破至九级,至少需要二十年的时间!

    可她的判断却被打破了,凯丝丽只用了不到五年的时间,就完成了这一切。这让萨丽尔很是感叹了一番,如今大陆上的女剑圣就不仅仅只有她一位了。对此,她甚为骄傲。

    “无双不会成为任何人的弟子。”

    凯丝丽一直在修炼剑术,燕飞教导过的东西她当然没有忘记。参加宴会时,她的双剑留在了住处,燕没有带过来。哪怕她跟燕飞等人再亲近,也不可能在家宴的情况下,还带着武器。这可是极为失礼的事情,作为淑女来说,就应该仪态万千才对。

    于是,她从桌上拾起了一双筷子,拜燕飞所赐,凯丝丽如今可以灵活的使用它了。

    可别小看了这双筷子,在九级强者的手里,它同一支利剑没什么分别。

    “星光!”

    一出手就是成名绝技,凯丝丽对这招的感悟最深,当年自己的父亲可是吃了不少苦头。

    埃兰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哪怕房间里的星光是凯丝丽手中的筷子所幻化,在他看来,也是极不可思议的事情。要知道他所用的星辰魔法是通过星辰之力将周围的魔法元素凝成星光,然后再化为魔法释放出去。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用类似于斗气了的力量来幻化星光,而且走的是武技的路子。

    一看到凯丝丽出手,燕飞只能痛苦的以手加额,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丫头,这下可有苦头吃了。月弄痕那是什么人物,没看到神法师眼里的精光么,那可是足以与其比肩的人物啊。凯丝丽那俩下子,在艾尔努斯大陆或许算得上是顶尖高手,可在神法师眼里,她仍然只是个天真烂漫的少女而已,九级的实力,仍然不够看。

    果然不出其所料,月弄痕甚至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只是轻轻地吹了一口气,仿佛不经意间打了哈欠一样,那漫天的星光就消失不见了。

    凯丝丽只觉得原本运行于经脉中的内力,一下子阻滞住了。她现在就像正常的普通人一样,除了身手敏捷些之外,半点力量也使不出来。

    而她手里的筷子,“啪”的一声,碎成了粉末。

    少女颓然的后退了两步,不小心碰到了餐桌。

    “你没事吧。”

    月弄痕身法快得惊人,上前轻轻扶住了凯丝丽的胳膊,待其站稳了之后,狡黠的眨了眨眼睛。凯丝丽只觉得大脑中“轰”的一声,然后身体内的那股力量再次出现了,甚至精纯了许多。

    “我没事,谢谢。”

    少女神銫复杂的看着月弄痕,然后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她的筷子已经碎了一支,只能拿起刀叉,赌气似的跟盘子里的牛排作斗争。

    “喂,你怎么回事啊。”

    旁边的戴林梅莉尔见凯丝丽神銫复杂,当下便拉着她的手,小声的问道。她们谁都知道燕飞对这少女很是宠溺,当初他还是个小法师的时候,就已经是朋友了。就算现在凯丝丽干出什么荒唐的事情,只要不是太过份,众人大都视而不见。

    “她很厉害,我不是对手。”

    “怎么可能!我才不信呢,你留手了对不对?”

    一边的虎族祭祀卡娅撇撇嘴,她可是知道这位小姐姐的心思,那对月弄痕留手什么的,也很正常。

    “我倒是想留手来着,可架不住人家的实力高啊,我跟你们说”

    当下,三个小脑袋凑在一起,小声的嘀咕了起来。

    “对了,月先生,您怎么想起要收弟子了呢?难道无双是什么武学奇才?”

    女人间的明争暗斗,而且是与自己无关的,神法师果断的选择了忽略,这些事都是燕飞惹出来的,想享齐人之福,眼前的这些只是基本的考验之一,更多的还在后面呢。

    他很好奇,无双的魔法天赋无疑是极好的,甚至比起她的父母还要好了许多。对于此,神法师归功于她父母优良的血统。当然,对于小丫头如今的成就,那就是他的功劳了。他一直认为燕飞教导女儿武技,纯属无聊之举,要知道在他心里,魔法永远是排在第一位的。至于武技什么的,一向被神法师看不起。

    “天赋还算不错。”

    月弄痕淡淡说道,可她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在场的众人倒吸了一口冷气。

    “比起燕飞来,还是要强一些的。”

    好吧,躺着也中枪的燕飞只能无奈的摸着鼻子。就算自己的天赋不好,也不用在这个时候拿出来的比较吧。好在比较的另一方是自己的女儿,用一句青出于蓝,完全可以安慰自己那颗受伤的小心脏。可是就这样轻飘飘的被丢出来,还是很丢脸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同意。”

    神法师第一个表态,他认为这很自然。就算他再坚持魔法为先,也知道实力到了他这个阶段,任何招式和力量的分类,对于真正的战斗已经无济于事。就像刚才月弄痕打的那个哈欠一样,只是动用本源力量的一小部分,就足以封印住凯丝丽体内的力量。

    而且他也注意到,月弄痕对力量本源的了解恐怕不在自己之下。何况这女人身上的魔法物品极为高级,自己送给燕飞的神器蔷薇指环在她那些魔法物品面前,只是个渣渣。

    比如月弄痕挂在腰间的那只翠绿的小葫芦,别人或许只会把它当作是件装饰品,可神法师却知道,这件魔法物品的危险杏,不亚于处于暴怒状态下的自己。当然,燕飞也进步了许多,可是比起月弄痕来,就差了一些了。

    神法师的话可谓石破天惊,他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语气,那完全是把月弄痕摆在自己同等的位置上。如今的艾尔努斯大陆,如果说谁不知道联盟大议长是谁的话,那还是有可能的;可是,如果说谁不知道联盟还有个神法师,那就只能说你孤陋寡闻了。

    拜燕飞所赐,为了扩大联盟的影响力,更是为了加强各方势力对联盟的信心,他将神法师坐镇联盟的消息私下里放了出去。在有心的宣传下,这消息迅速的扩散,很快便传遍了大陆。

    虽然私下里燕飞很是被神法师修理了一顿,可这个消息带来的好处却是极大的。很多势力在第一时间加入到联盟当中,包括很多大国,他们自然知道拥有神法师壆的联盟是何等的强大,既然神战即将开启,像抱大腿这么明智的行为,当然是越快越好了。

    “我也同意。”

    就在众人还处于震惊当中的时候,阿德拉张口开了。女儿学习魔法也好,学习武技也罢,都是为了能有一定的实力保护自己。既然月弄痕看中了女儿的天赋,想来会教些真本事的。虽然她并不知道月弄痕有多厉害,可看神法师的眼神就知道这人绝对不会简单。何况这姑娘身上散发出来的龙威太过纯正了,她现在仍然认为月弄痕是龙神的私生子。

    龙神她是没见过,赛巴思那怂蛋,居然连看一眼月弄痕的勇气都没有,他可是神圣巨龙啊。阿德拉可不认为赛巴思是喜欢上了月弄痕,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肯定是怕了,被月弄痕不经意间散发出来的龙威给吓到了。

    也别说是赛巴思了,就连她阿德拉,被月弄痕的眼神一扫,也会有心惊胆颤的感觉,也只有呆在燕飞身边,这感觉才会减轻许多。

    当妈的都同意了,其它人也没有了反对的理由,至于那个当爹的,看他的眼神就知道,肯定是早就同意了的。由此,在场的众人更加的好奇起来,这月弄痕究竟是什么身份,居然能够承担起无双的导师来?

    仿佛是为了给大家解惑一样,神法师适时的站起来,向月弄痕微一欠身道:

    “月先生,不知道明天可否与我一战。”

    “如您所愿,我正想见识一下这个位面魔法的最高水平。”

    然后现场一片死寂,虎族小姑娘卡娅张大的嘴巴,吃惊的望着月弄痕。现在她终于明白了,原来凯丝丽刚才真的没有骗她。这个月弄痕,居然可以挑战神法师!

    天哪,她才多大啊!

    “事先说好,你可不能用那只葫芦,否则我输定了。”

    众人这才注意到月弄痕腰间那只翠绿銫的小葫芦,原来这只葫芦根本不是装饰品,而是一件威力强大的魔法道具。可有什么魔法道具是让神法师也肯甘拜下风的呢,一时之间,众人好奇的眼神全部集中于那只葫芦上。

    “切磋而已,还用不上它。”

    晚宴到了这个时候,也应该结束了,可看月弄痕并没有离开的意思,这些人也只能陪着。

    “你们可以先行离开,我只是在神罚地狱呆得久了,不太适应新的环境,而且这里很舒服,有家的感觉,我想多呆一会儿,你们不用理我。”

    “那我陪着月姐姐。”

    凯丝丽可是个小人精,知道了月弄痕的实力之后,马上开口说道,而且她的动作也很快,搬把椅子就坐在月弄痕的旁边,好奇的看着她。

    “还有我。”

    小姑娘卡娅也不落后,自己搬把椅子坐在她的另一边。

    “我也要!”

    无双是惟恐天下不乱的主儿,说完奋力从爸爸的怀里挣脱出来,扇动着一对小翅膀飞到月弄痕面前,咬着手指盯着对方看了一会儿后,嘿嘿一笑,直接扎进月弄痕的怀里

    “完了!”

    燕飞眼前一黑,他用脚后根都能想到女儿想干什么了,话说月弄痕那里并不大啊,女儿怎么会对她兴趣呢。要知道女儿一向喜欢苏美眉的,而他身边的女人当中,也只有苏美眉那里最为伟岸了,动不动就波涛汹涌的,常常让自己失神片刻、流流口水什么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