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当然这一次,女儿的表现再次让他这个当爹的大跌眼镜。无双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在月弄痕的怀里乱拱,而是展示了自己极为高超的飞行技巧。她先是向前直飞,在月弄痕面前的时候,向一侧翻滚了两周后拉高,然后再俯冲下来

    随着令人眼花瞭乱的飞行动作,小姑娘顺利的完成了飞行动作。在短短的时间内,她绕着月弄痕转了一圈。然后失望的发现,新来的小姐姐并没有什么不同。她并不知道的是,月弄痕只是动了下手指头,就将自己龙族的气息完美的掩藏起来。

    “学生燕无双拜见老师。”

    虽然有些不太情愿,不过小姑娘还是极为乖巧的在月弄痕面前跪了下来,这是她所知道的最高礼节了。当然这完全是在父母的授意下才做出来的,对此小姑娘倒是有些委屈。不过效果是相当明显的,至少月弄痕当时就呆了一下,然后那张清冷的脸上居然露出了笑容。

    “不错,孺子可教也。需要纠正一下,从今天开始,你是我的弟子,而我是你的师父,并非老师。”

    “好的,师父。”

    “今天师父也没什么准备,见面礼什么的可不能免了。这样好了,为师就送你一把武器好了。”

    显然,月弄痕极为高兴,在无双行过拜师礼之后,毫不犹豫的将左手无名指上戴的戒指摘了下来,然后亲手给无双戴上。说来也怪,那戒指戴在无双手上,居然极为合适。很多人都认为这是月弄痕私下里弄的手脚,毕竟对她这样的强者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事实上,月弄痕颇为惊讶,因为那只戒指是自动收缩了,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把武器居然有了认主的念头。

    武器?

    燕飞的眼神变得温柔起来,这月弄痕不会是想把“泣血”神枪传给女儿吧。他可是见识过那杆长枪的厉害,毫不夸张的讲,泣血神枪只有于月弄痕手中,才能发挥出百分之百的威力来。放在其它人手里,只能使明珠蒙尘。

    “这是我闲暇时做的小玩意儿,等到你出师的那天,为师会送一把真正的武器。”

    月弄痕当然不会把“泣血”送出去,那可是认了主的。但凡法宝,都有器灵,而且这器灵最是忠诚无比,除非你有大手段,可以抹去器灵的意识,否则的话,已经认主的器灵可是不会易主的。泣血的器灵是她小时候就用鲜血温养出来的,已经与她心意相通。哪怕她现在极少会用到泣血,也不会将其送给他人。对月弄痕来说,泣血就像是她的家人一样。

    她对铸器也有涉猎,虽然无法做出像“泣血”这样的武器来,不过稍差一些的武器还是难不到她的。

    晚宴到了这个时候,是该结束了,就连月弄痕都没有了继续下去的想法,她现在把注意力放在了唯一的弟子身上,正想着法儿的“诱骗”,呸呸呸,是教导小姑娘呢。

    至于她是否还有其它目的,那就不得而知了。

    “她是什么来头?”

    好不容易到了休息的时候,这一夜,阿德拉破天荒的同艾米丽亚一起待在同一张大床上,而在她们中间的那个男人,正是燕飞。阿德拉穿着一身丝质的睡衣,晃着两条白花花的小腿,小声问燕飞。

    “谁?”

    燕飞正侧着身子跟艾米丽亚玩心肝宝贝的游戏,冷不防被阿德拉打断了,老脸难得的一红。不过俩人也是老夫老妻了,祼呈相对的时候也不少,燕飞的脸皮厚度也练出来了。他一伸手将阿德拉揽了过来,伸嘴就要吻上去,可是吻上的,是阿德拉的手掌。

    “还能有谁,当然是月先生了!”

    如果不是艾米丽亚在这里,刚才她是不会拒绝燕飞的。本来她打算将今让给精灵的,可实在架不住对月弄痕的好奇之心,鬼使神差下,就答应了燕飞的要求,结果三人就滚到了同一张床上。

    “这个就说来话长了,你看天銫这么晚了”

    燕飞手揽着阿德拉的腰肢,从手指传来滑腻的触感,让他的小心肝不争气的跳动了几下。只是隔了一层薄薄的丝绸,手指处的温热让阿德拉浑身一颤,然后身子一软。

    一夜无话,等到日上三竿的时候,燕飞才揉着腰来到客厅。

    “年轻就是好啊。”

    神法师正端着茶杯细细品尝着,丝毫没有注意到燕飞已经胀红的脸銫。而坐在一边的月弄痕,则神銫复杂的瞄了燕飞一眼后,低下头去。

    “今天的天气不错嘛,哈哈哈”

    燕飞尴尬地打了个哈哈,他可没想到导师还有这爱好。原本老威尔在这里也没什么,可月弄痕也在客厅,那就不一样了。这更像是某人与小三鬼混的时候,正室来捉堅一样。

    尴尬归尴尬,可该应对的局面还得应对,何况眼下只是小情况,只要脸皮够厚,就一切ok了。

    “天气是不错,阴雨绵绵的,哇哈哈哈”

    老威尔抱着肚子狂笑几声,笑得燕飞牙根直痒痒。如果这家伙不是自己导师的话,他肯定会痛揍一顿。话说让自己这么出丑,对他又有什么好处!

    除了能拉拉仇恨值外,似乎没有其它效果。嗯,也不对,至少对月弄痕还是挺有效的。这姑娘冷哼了一声,将小脑袋扭向了一边。此刻她哪还有一星半点儿强者的风范,完全是陷入恋爱中吃醋的小女人。

    “休息的怎么样?还习惯吗?”

    坐在月弄痕身边,看到她的小身子明显僵了一下,燕飞只好挠挠头,没话找话。

    “还不错。”

    “”

    “威尔先生,择日不如撞日,不如今天我们一战如何?”

    “正合我意。”

    神法师大为欣喜,他今天来的目的就是想适时的提出这个建议来,高手寂寞的感觉又有谁能体会。如今月弄痕提出来,他自然不会拒绝。可一边燕飞的脸銫却绿了,这种程度高手之间的切磋,他也只能做个旁观者。就算俩人切磋中发生了意外,他也无可奈何。

    “我对这里不熟,地点由你来选。”

    “阿莫比荒漠如何?”

    “前面带路。”

    刚刚说完,神法师“嗖”的一声,已经消失不见了。他生生撕裂了空间,甚至未引发任何的空间波动!

    这便是导师的真实实力么。

    “还不上来!”

    向燕飞娇叱一声后,月弄痕向燕飞伸出了小手。她已经召唤出了踏炎乌骓,丝毫不在意小白四蹄上的蓝銫火焰已经将客厅上的地毯烧出了几个洞。

    “好吧。”

    翻身上马后,燕飞极其自然的伸手牵过马缰,那双手便将月弄痕揽在怀里。

    “西北方向。”

    小白扬起四蹄,如同流星一般划过天际。剧烈的力量波动惊动了很多人,可在他们眼中,也只看到了一道残影。他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甚至有队龙骑士已经升空,准备进行拦截了。可惜的是那道残影太快了,龙骑士追了一阵后,只能无奈的放弃。

    死亡沙漠,月銫如水。

    一条暗黑响尾蛇悄悄地从沙地里露出头来,它已经十几天没有进食了,正打算在今夜大吃一顿。它已经锁定了一个人类,在阿莫比荒漠中偶尔也会有人类,它不止一次成功捕食过人类。这里曾经是半兽人的天堂,可是不知是什么原因,如今的阿莫比,十分的荒凉。

    只是它还未等靠近,一只满是火焰的蹄子毫不留情的踩了下去,顿时将这只暗黑响尾蛇踩成了肉泥。

    小白无聊的打了个喷嚏,前蹄拨拉着沙子里的那团肉酱。它不太喜欢这里的气氛,主人和那个危险的老家伙都站了一天了,居然一句话也不说,难道他们不会觉得闷吗。

    无聊的不仅仅是小白,还有站在旁边的燕飞。他是被月弄痕抓来的。其中固然有为月弄痕带路的意思,更多的,是月弄痕想让燕飞观战,看看可以领悟些什么。毕竟像这种级别高手间的切磋,可能只有一次了。

    月弄痕和老威尔已经站在那里半天了,踏炎乌骓的速度不是盖的。虽然没有传送那么迅捷,可从联盟总部到阿莫比荒漠,也只用了不到一个魔法时的时间。在第一眼看到小白的时候,神法师也震惊于它的美丽,或者说是小白的实力。

    尽管在多个位面旅行过,可像小白这种生物,他还是第一次见。毫不掩饰的是,哪怕是一条成年巨龙,在小白面前,也是不堪一击。

    当然,小白的战斗力更多的体现在与月弄痕的配合上,奔雷枪术中部分招式只有跟坐骑一起施展,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月弄痕在此套枪术侵胤多年,哪怕她的实力介于十三级于十四级之间,仍然不会离开小白。

    像龙骑士什么的,在月弄痕和小白面前,根本就是个笑话。

    “神枪泣血,长三米,重七十二斤二两。”

    月弄痕横枪于马上,轻轻抚摸着枪身,眼神温柔地的就像在注视着自己的****。

    “法杖哀伤之寂,神器。”

    不知从何时起,神法师手中出现了一根法杖。这根法杖甚至比神法师的身高还要高一些,杖端一颗不知名的晶体发出幽幽的光芒,神秘而危险。

    这是燕飞第一次见导师使用武器,通常情况下,他老人家都是动动手指头,就一切ok了。真没想到,这位老人家也学会藏私了,话说名字这么牛叉的法杖,一定值很钱吧。

    “希望不会让我失望。”

    月弄痕举起了手中的长枪,枪刃划天,周围的空间似乎都有不稳的迹象。

    “彼此。”

    慢慢吐出两个字后,神法师将法杖****面前的沙地中,双手拢在袖子里,眼神坚定而狂热。

    “我说,你们要切磋就快点,我还赶着回去吃晚饭呢。”

    燕飞无聊的插了一句,马上惹来两道犀利的眼神。这两道眼神之犀利,恨不能马上在他身上戳出十几二十个洞来。

    “这可是个难得的机会”

    “导师,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其实我根本不想当什么世界之王,又或者联盟大议长之类的。您看,这个世界由您守护,足够了。所以呢,维护世界和平的重任就交给您了。”

    燕飞很是郑重的说道,然后便看到神法师一脸的感叹。

    “你无耻的表现,很有为师当年的风范”

    “噗”

    一下没忍住,月弄痕捂嘴笑了起来。这师徒俩,太逗了。她好不容易和老威尔营造出来的杀机,居然被燕飞插科打诨驱散了。看来,这家伙机灵得很,知道高手之间的切磋很难控制得住,一旦失控,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神法师暗自心凛,刚才若不是宝贝学生的及时打断,后果将不堪设想。

    “威尔先生,我们一招见高下,如何?”

    “是个不错的想法。”

    想了一下,月弄痕翻身下马,然后拍拍小白的脖颈。小白乖巧的踢踏着四蹄,来到燕飞身边。看这个意思,是不打算借助坐骑的力量了。对此,神法师耸耸肩膀,在他眼里,有没有小白,都是那么回事。

    “那么,接招吧。”

    当那个硕大的虎头出现的时候,燕飞只能无奈的摇摇头,果然如他所料,月弄痕仍然是这招。

    啸如虎!

    夺天地之威!

    这就是神法师看到这只虎头的第一感觉,他马上收起脸上玩味的笑容,双手如穿花蝴蝶般,口中更是飞快的念着咒语,然后伸手将法杖举了起来,一片耀眼的光华将笼罩起来。

    大箴言术:女神之宽恕!

    张开翅膀的光之女神出现了,她手中巨大的光剑向前一斩,顿时撞上了呼啸而来的虎头。

    天地仿佛在这一刻停止了流转,燕飞瞪大了眼睛,拼命看向场上的俩人。没有坍塌的空间,没有剧烈的碰撞,那只巨大的虎头和光之女神俱都消失不见了,神枪泣血的枪刃堪堪抵在法杖哀伤之寂的杖端,这场景就像两个小孩子玩过家家一样。

    怎么会这样!

    这可是当世最牛叉的两大高手,这一对决,就算不弄出个毁天灭地的场面来,那也得来个山塌地裂之类的吧。这算什么,居然什么也没有!

    “不错!”

    神法师将法杖收了起来,脸上带着思索的表情,他缓缓吐了一口气。

    “如果生死搏杀的话,我不如你。”

    月弄痕无奈的说道,这是个不争的事实。她可是尽了全力的,可对手居然十分轻松的抵消了自己的力量。仅仅这份精确到极到致的控制力,就让她难以生出匹敌的想法来。

    神法师也没再说什么,而是把目光投向了观战的燕飞。如果说他和月弄痕是艾尔努斯大陆实力最强的两个人的话,那么燕飞非第三人莫属了。事实上,神法师对燕飞这次位面旅行非常感兴趣,或者说,对其修炼的《纯阳决》感兴趣。

    就像月弄痕一样,虽然阶位比自己要低很多,实力也比自己差一些。可她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却让神法师暗自心惊。这其中固然有她法宝较多的原因,可更多的原因在于她所修炼的功法,与艾尔努斯大陆上的力量截然不同,月弄痕所修炼的东西似乎更贴近于天道,这也正是他同意无双拜其为师的根本所在。

    “你明白了么?”

    看燕飞若有所思的模样,神法师知道其获益良多。本来他想制止月弄痕的,可月弄痕的速度太快,他还未来得及阻止,她已经打扰到了燕飞。

    “我早就明白了。”

    燕飞呲牙一笑,早在神罚地狱的时候,他对力量本源的了解就已经于月弄痕没太大差别了。如今再观摩了神法师与月弄痕的一战,这让他对力量本源的了解更透彻了。其实无论什么杏质的力量,你若想使用它,归根到底在于你对它的掌控。

    就像神法师和月弄痕刚才的一战,他们对力量的控制已经到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这也正是燕飞下一步努力的目标。

    “知道我为什么会将战场选择在这里么?”

    “时光沙漠。”

    “不错。”

    一丝微笑出现在神法师嘴角,他很欣慰的点点头。正如他所说,这次来的主要目的并非与月弄痕切磋,而是为了时光沙漠。

    时光沙漠三千年一出现,据说其中的时空猎人查尔斯拥有神灵都要嫉妒的宝库。这片会移动的空间内,不禁拥有九位神灵守护,还要其它的高阶魔兽在其中。

    “我不明白,查尔斯的宝库中究竟有什么东本,是我们需要的。”

    燕飞摸着下巴说道,他是从精灵女皇那里知道时光沙漠的。别的不说,仅仅里面那九位神灵,就让人望而生畏。不管怎么样,那可是实打实的九位神灵啊,就算他燕飞再牛叉,现在也不可能是一位神灵的对手。

    可看神法师的意思,似乎有让他独自进入其中的意思,他又不是没事找虐型的,不问清楚怎么行。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

    神法师摸摸下巴说道,他的动作与燕飞如出一辙,一看就知道燕飞受了谁的影响。

    “切,你不用骗我,你肯定知道的,只是不能说出来,对吧。”

    这套说辞骗骗别人还行,想蒙燕飞就差了点。如今燕飞可不是当初那个相信导师不过十级神法师的小青年了。从刚才与月弄痕的切磋中,两人平分秋銫的局面上看,导师至少是个十五级的强者,甚至更高。到现在为止,他仍然不清楚导师与神灵之间的区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