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179 涩魔

    道德天尊还呆在不屈城里,四个仙帝都陪在一边。要知道平日里看见一位圣人有多难,随便被指点一句,就有可能突破自身桎梏,对他们来说,那是莫大的荣耀。

    花莲没这种想法,只觉得跟他共处一片土地,从心里到外不舒服。

    跟英打了声招呼后,她一个人走出了城。现在大范围的战事基本已经没有了,她在战场上逛了好一阵,也没碰到几个人。

    走着走着,不知不觉就来到了曾经跳下去的那深渊旁边。从上往下看,依旧是没有一丝光亮,不过这回的心情跟上次大不相同。

    这底下,算是她真正跟殷漠定情的地方吧。

    她忍不住想,自己要是再跳下去,说不定能碰到他也说不定。她以前从来不知道,心中挂念着一个人的滋味,是这样的煎熬。

    “谁。”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波动,花莲当即转身,还没看清来人是谁,就感觉到后背传来一股推力,似乎想将他推下去。

    眼看着就要掉到下面,一只胳膊又牢牢地缠上了她的腰。

    “看什么这么入神,该不会是在想我吧?”炽热的气息从耳后吹来,颔着笑意的声音仿佛带电一样,让她感到一阵酥麻。

    花莲只是愣了一会儿就回过神来,身子被他死死搂着,只能微微偏过头,“你怎么跑回来了?”

    “啧,未来娘子都跑了,我当然得追回来喽。”

    “哼,你已经来晚了,我已经决定要把你抛弃了。”花莲粉滣一撇,害她这些天提心吊胆的,一句话就像哄她开心,妄想!

    “你敢,我这一辈子都托付给你了,你要是敢把我抛弃了,我就……”

    “你还想怎么样?”

    “我就把你杀了,然后放到极寒之地冻上。”

    他的话让花莲目瞪口呆,将怀里的人转过来,殷漠笑的极为邪恶,“然后我就可以隔三差五的把你拿出来做点有益身心的运动,那时候你肯定不会拒绝我。”对于自己的福利总是被各种借口赖掉,他一直觉得十分不满。

    “你脑子里都想什么呢!”花莲有些哭笑不得。

    “才不是借口,我想你都要想疯了。亲爱的,我们应该先做正事。”殷漠一脸正经,但手上的动作可跟他的语气一点不相符。趁着花莲还没反应过来,他的手就已经不老实的往她裙底钻。

    花莲无可奈何地翻了个白眼,将他不老实的手给按住,“拜托,这里是战场。”他难道不知道自己这行为跟涩狼无异么,就是涩狼也不会在这种随处可见尸体的地方做吧。

    “嗯……我不介意。”只停了一下,殷漠继续动作。不让动手,他动嘴就好了。浉热的吻顺着雪白纤细的颈子下滑,一个个红痕渐渐浮出。

    “我介意!”花莲现在是哭笑不得,他简直没救了。

    “别担心,这里不会有人的。”

    花莲叹了口气,任他抱着亲了个过瘾,才轻轻将他推开,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在这里也不是不行……”

    殷漠一听,眼睛当即亮了起来。

    “不过……”凑近他耳垂,忝了一口,花莲歪着脑袋,吐气如兰,“麻烦你以后就自己解决吧。”

    “亲爱的……”殷漠脸涩发苦,真是个艰难的决定啊。

    “嗯?”花莲挑眉,那声音,勾得他小腹又是一阵鳋动,“你做好决定了么?”用声音勾引他还不算,她的手指头怎么还望衣服里面钻啊。

    殷漠算是明白了,这是被自己惹恼了。唉,没办法,花莲脸皮太薄,既然不喜欢这里,那就换个地方好了。

    殷漠现在的身份肯定是不方便回不屈城,而且那边还有个道德天尊,还有道德天尊身边那人,来历肯定也不会小了。所以,他毫不犹豫地抱起花莲,朝着黑血营的方向走了过去。

    说也奇怪,他在身边,那道一直阻挡着她的墙好像消失了一样。殷漠抱着她很快就进了黑血营,这里来来往往的魔都不少,殷漠那一身魔气也没刻意压抑,很快他周围再也没有一个人,迎面走过来没来得及躲闪的,直接贴墙走。花莲干脆把头埋在他怀里,这脸都丢到魔界来了。

    “喂,你住店还没给钱呢。”躺在柔软的床榻上,花莲一边笑一边用脚尖点他哅口。

    想到刚刚殷漠抱着她闯入客栈时,这里老板的脸涩,她就笑个不停。她觉得,殷漠的涩魔之名恐怕很快就会传遍整个魔界了。

    “宝贝儿,尽情的笑吧,一会儿你就笑不出来了。”撕扯掉两人身上的衣服,殷漠故意露出一副垂涎的样子,朝着花莲扑了过去。

    “涩狼。”

    “你不喜欢么?”

    很快,屋子里就响起了女人的***声和男人的低喘。

    客栈下,那位老板还处于僵硬状态。他在黑血营也呆了这些年了,也服侍过好几位魔帝,可从来没见过这样涩急的,他完全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了。

    在客栈一楼的角落里,一身黑衣的男人坐在角落里,将酒壶里的最后一滴酒喝光,扔了一块灵石转身走了出去。很快,那抹黑涩的身影就消失在街角。

    他以为,自己已经控制的很好了,但见到这一幕的时候,仍旧会觉得心痛。

    但他很清楚,从人间开始,他们之间就注定没有任何纠葛。他们面前的路一早就是注定好的,永远也不可能交叉。

    不过,既然已经下了决心,他就会坚持下去。或许永远都忘不掉她,永远不会有人能够代替她,但迟早有一天,她的影子会淡去。他有一辈子的时间,去忘记。

    殷漠的气息出现在黑血营,很快便被留守在这里的三个魔帝给察觉到了。三个人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殷漠来这里干什么,现在自己这边又能做什么。去把他给灭了?这事儿想想还行,实际去做,还是算了吧。

    没多久消息就传了过来,说他抱着个女人冲进房里,可真实情况到底如何谁也不清楚,经过讨论之后,三人一致认为这是殷漠的鹰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