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183 就是想问问

    有些出乎花莲意料的,紫微竟然平安归来,至于两人到底说了什么,每次问他都殷漠一笑带过,看起来是不准备让她知道了。

    没过多久,花莲突然听到消息紫微仙帝离开了不屈城回了仙界,而后辗转而来的是他毁掉了自己的功德金身的消息。

    这意味着他从此失去了成圣的资格,而且再也没有重塑金身的可能姓。

    当初道德天尊之所以看好他,是因为他有潜力,如今这么做,他能否保住仙帝的位置都是未知数。

    “你怎么威胁他的?”花莲觉得,其实男人小心眼起来才是真的可怕。她自己折腾了这么久,也就让紫微心里发堵而已,殷漠一上手,直接断了他的生路。

    “我怎么会干这种事。”殷漠手执黑涩棋子抬头看向花莲,表情颇为无辜,闲来无事,两人坐在院子里对弈,花莲棋艺提高不少,棋局一直僵持着。

    “……”这种事除了他别人根本干不来,这还需要问么。

    花莲那明显不信任的表情让殷漠颇受打击,只能开口,“他对因果理解有些错误,我只是好心给他纠正一下,说起来,他这么做也算是斩断因果,知进退,是个聪明人。”

    他这么说花莲更是混乱,怎么跟因果扯上联系了。

    “其实……我们是不沾染因果的。”抬手抚上花莲显得清瘦的脸蛋,虽然她的身体看起来还不错,但却瘦了不少,这让他有些担心。

    “我们?”生在尘世难免要沾染因果,不过成圣之后,因果牵扯就越发的少了,但也绝对不是没有。

    除非根本是不属于这里的人……

    这么说,自己身世倒也算是奇特了,若是以前她或许会感兴趣,但是现在,已经没有那么大的好奇心了。

    “你用紫潇威胁他?”

    “唔……我态度很诚恳的跟他谈,并没有威胁。”

    花莲没吭声,那就是真的去威胁人家了。原本她留着紫潇,是想留一线生机跟道德天尊之间保持平衡,不过现下这个平衡已经不需要了。殷漠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强大,现在的她已经可以坦然的接受他的庇护,这本来就是他的分内之事。

    不过紫潇毕竟是紫微身体的一部分,若是紫潇不在了,紫微也无法独活。殷漠这条件提的也够狠,明知道紫微仙帝这辈子唯一的信念就是成圣,他甚至已经触嫫到了那个门槛,却硬生生的毁掉了他的期望,这对他来说,才是最残忍的。

    想起他曾经对自己做过的,这只能算是一报还一报。

    不去想那些烦心事之后,花莲终于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变化。她开始频繁的瞌睡,甚至夸张到说说话就能睡过去,殷漠基本上整天围着她转了。

    原本打算早点回仙界解决那堆麻烦,但因为她身体的原因一直拖了两个多詡愡没能走得开,只能留在不屈城修养。

    对于怀孕,抵触倒是不至于,只不她过总觉得好像发展的有点太快了。算起来她真正跟殷漠确定关系好像也没用太久,现在就有了孩子,都还没有思想准备呢。

    相比于花莲的淡然,仙界那边可是掀起了轩然***。紫微被削去仙帝之位,永久流放天山,成了一名山神。

    最让人惊异的是,这一系列的惩罚竟然是越过了道德天尊由更上面传达下来的。谁都知道道德天尊上面就只剩下那一位,那人素来不挿手仙界事务,此次举动到底意味着什么无人知晓。

    至于知情人,对此不过一笑置之。如果不是跟花莲有关,他犯不着去欺负紫微。那人现在对自己的身份已经猜出一二了,他只是是在卖自己人情,不过人情这东西是这么好卖的么。

    有关紫微仙帝被贬的消息传来后,还留在不屈城的各仙帝看花莲的眼神都变了,平日里绝对不会出现在花莲面前,毕竟他们当中也有跟花莲有些恩怨的。

    花莲倒是没什么心思去处理这些恩怨,而且当初她也算不上受了多大委屈,最终要的是,也没有那个鏡力。

    她以前都没有想过,自己还有这么脆弱的时候,浑身上下没有几个地方是舒服的,所以身体不舒服她的脾气就比较暴躁,而最直接的受害者只能是殷漠。

    睡到半夜,花莲突然睁开眼,从床上爬起来,然后不客气地跨坐在身边沉睡男人的腰上。

    “喂,醒醒。”拽住他一缕头发猛往下拉,头皮滇澺痛让他不得不睁开迷蒙的眼睛。

    “唔?”看清身上坐着的美人儿,殷漠硬是扯出了一个微笑,“宝贝,你又哪里不舒服了我嫫嫫。”

    花莲光坐着不说话,她会告诉殷漠看见他在睡觉而自己睡不着所以她心里不平衡么。

    “要不我们出去散步?∑儷头看了眼外面,还黑着,但这并不是问题。

    花莲摇头。

    “还是你想吃什么?”虽然已经成仙,但有了身孕的女仙绝对不能用正常眼光看待,殷漠现在时时刻做好战斗准备。

    花莲继续摇头,隔了一会用手指抠了一下他哅口,“给我唱歌听吧。”

    如果是以前,他可以果断拒绝,但是现在,天大地大怀孕的女人最大,现在的表现直接或者间接影响他后半辈子的幸福。

    他现在特别想知道,当年娘怀了自己的时候,是不是也这么折腾老头子的。

    虽然是不情不愿的,但话还是要听的,殷漠废了好大力气总算是把人哄回了怀里继续睡了。

    直到确定花莲睡得很熟不会轻易醒来,殷漠才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他打了一盆水走进屋子,然后将自己的血滴入盆里,血滴入水之后并未散开,反而是血滴周围的水从里到外开始凝固,最终变成了一面平滑的镜子。

    “怎么突然想起找我了?”镜子中的图像模糊不清,只能隐约看见是一名男子。

    “我女人有身孕了。”

    “哦,动作真快。”那头男人的声音里似乎带着几分慨叹。“你找我是为了告诉我这个?”

    “不是。”

    “那?”

    “我就是想问问,当年娘怀我的时候会半夜把你摇醒让你唱歌给她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