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184 孔渊失踪

    儿子过于哀怨的语气让对面的男人顿了一下,好半晌他才叹了口气,语气颇为失望,“你娘没给我机会。”

    “……”好吧,他承认这是自己的错。当年他娘怀他的时候,老头根本无法近身。

    “你就把握机会,好好表现吧。”这算不算站着说话不腰疼?

    “……”殷漠有些头痛地煣了煣太阳袕,他根本就不该问,这老头宠他娘宠的完全没有下限。

    “除了跟我炫耀你终于娶老婆了,还有什么要说的么?”对面的男人滣角上扬。

    “我差不多也该回家了,派人罍饔我吧。”

    “嗯……恭喜你当爹。”水镜上的人影彻底消失之前,对面人的声音传来。

    “恭喜你当爷爷。”凝结的镜面上出现一道道细碎的裂痕,很快就融化掉了。殷漠回头看了眼还在沉睡的花莲,脸上笑意越深。

    某日正午,花莲正在榻上小憩,殷漠突然进了屋子,将她摇醒。

    “唔?怎么了?”她被殷漠揽在怀里,一脸迷茫。

    “孔渊好像出事了,风别情在找你。”说起来,风别情倒是挺有勇气,竟然找到这边来。好在现在仙界这边没人敢得罪他,知道是来找花莲的,也没有对风别情做什么。

    一提到孔渊,花莲猛地一个激灵,坐直身子抓住殷漠的胳膊,“出了什么事?”

    “听风别情的意思是孔渊失踪了,不过他觉得事情好像跟仙界有关,所以过来找你。”

    “那我们赶紧过去。”说完花莲滑下殷漠大腿,准备下地。

    “……嗯。”见花莲这脺黥张孔渊,殷漠心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虽然知道两人只是朋友,但他发现,在花莲的前半生中,孔渊占的比重比他大多了。他现在十分后悔,当初在人间的时候,他就该天天呆在花莲身边的。

    还有那个风别情,每次想起他,殷漠脑子里就只有两个字,情敌!

    “怎么了?”似乎察觉到了男人的不对劲,花莲回头看了他一眼,见他眉头皱着,那表情很是纠结。

    “……没事。”殷漠偏过头,他这算不算产前忧郁症?谁让花莲一点也不忧郁,他只好代替她忧郁。

    花莲抿嘴轻笑,微微侧过头没让他看见。殷漠闹别扭的时候,其实挺可爱的。

    虽然现在不屈城里几乎可以说是殷漠一人独大,但他们也没有嚣张到把魔界中人带进来的地步,两人出了城走了没多远就看见孤零零站着的风别情。

    他看起来似乎多了几分憔悴,眉头更是没有松过。

    因为本来就不怎么待见风别情,所以两人说话的时候殷漠也没有过去,只在不远处看着。好在风别情没做什么特别的举动,看花莲的眼神也挺正常,这让他心情稍微能好点。

    “孔渊被带去仙界。”风别情还是一如既往的言简意赅,上来连问候都没有直奔主题。

    花莲点点头,看起来他跟孔渊的交情的确很深,这对他们俩来说也算是好事,“谁做的?”

    “应该是你们仙界的龙王太子。”

    “他?当初在人间的事也是他做的吧……”花莲眉头皱了下,这个龙王太子到底想干什么?当初他派人下凡要杀孔渊,结果害了凤舞,现在又把人抓走,为了要挟自己?

    “是。”

    “那好,我回去一趟,你在这里等我消息吧。”本来殷漠就打算回去处理一些事情,但因为她有身孕,前段日子身子比较虚弱,所以一直滞留到现在。如今她比前段时间倒是鏡神多了,而且就算是为了孔渊,她也得回去。

    说到底,孔渊走到如今这步,跟她有直接的关系。虽然他们是朋友,不需要计较这些,可这不代表她心中不清楚这笔账。

    就算龙王太子不来,她也会主动去找他,这回好了,他竟然主动送上门来。

    “一起。”

    “……”已经到了嘴边的拒绝,在看到他表情的时候不得不咽了回去,他……很担心孔渊,比她更甚。

    都说魔修冷血,其实只是不擅长表达感情罢了。一个魔修去仙界有多危险他心知肚明,风别情并不是没有理智的人。

    花莲只能叹了口气,“你等下,我问问他有没有什么好办法带你一起去。”

    “谢谢。”

    “不用跟我说谢谢,我们都是朋友。”

    风别情点点头,算是同意了她的话。

    花莲走到殷漠身边,跟他提了风别情要一起去仙界的事,难得的,殷漠并没有拒绝,只是沉訡了片刻就点头同意了。他的手段自然是比两人高明,一路上护着风别情不被其他仙人发现也并不困难。

    因为事情紧急,两人也没有召回不屈城,过了没多久城里人便都得到了消息,一时间各种猜测也都接踵而来。

    仍然待命在此的几名先仙帝各个低调,好似完全不在意这件事,事实上他们心里都在嘀咕,仙界这次恐怕不会太平静了。

    “老师,那殷漠已经在回仙界的路上了。”道德天尊恭恭敬敬地站在虚空之中,头深深地垂着,完全不敢看盘坐在不远处的道人。

    “道德,我知道你心中替你弟子不平。”

    “学生从未如此想过。”

    “没有最好,因果循环,欠债是要还的。”道人看向前方虚空,也不知看见了什么,脸涩并不十分好看。

    “老师教训得是。”就算心里再不满,道德天尊也不敢表现出来,只能一味应承。

    “嗯,你退下吧。”

    “是。”见老师没有召提起关于紫微的事,道德天尊心里稍稍平静,他根本没想过事情会往这方面发展,不知那殷漠到底什么来头,竟然让老师也如此忌惮?

    要知从开天以来,老师的祰淮永次奕丝梢院扯,难不成殷漠竟也同老师一样来自混沌之中?

    “天瀛啊,就让我看看你心中的仇恨到底有多深吧,不然……”道德天尊离开之后,那道人将手中玉牒收起,长长叹了口气。

    估计没人知道天瀛是谁了,可以翻翻小仙,里面天字开头的人有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