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185 龙魂缠身

    龙王太子并没有等花莲他们找来,而是先找上了他们,两边人恰好在天河相遇。

    “没想到你们来的这么早,看来他比我想象中的还要重要。”龙王太子微微侧身,正好让他们看见被两个人架着的孔渊。

    孔渊似乎失去了意识,浑身上下笼罩着浓浓的黑雾,看起来并不像是受了重创。

    见到孔渊的模样,风别情在后低声道,“他没事。”

    既然能在魔界活得这么潇洒,孔渊的保命手段自然不差,尽管他被龙王太子所擒,但对方短时间内对他也是无可奈何。

    “墨迹。”龙王太子似乎并不是来找花莲的,他从见到殷漠之后,就一直死死地盯着他不放,眼神中的杀意丝毫不加收敛。

    听到这名字花莲有些错愕,她偏头看向殷漠,很明显,对方是在叫他。

    殷漠脸上带着几分诧异,微一挑眉,“你是谁?”知道他这个名字的人,除了那人之外不应该还有其他。

    龙王太子并不解释,只是恶狠狠地盯着殷漠,自顾自地说着,“当初你娘害我丢掉命格,如今她造的孽就由你来还吧!”

    “……”完全不知事情始末的殷漠就这样多了一个死敌,让他觉得有些可笑。

    “要我的命,总得给我一个理由。”

    “我叫天瀛,你或许并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但是……”

    没等天瀛说完,殷漠嘴角一挑,似笑非笑,“原来是你,按照辈分,你该叫我一声小舅舅。”

    “找死!”天瀛被殷漠的轻佻态度气的浑身发抖,身后突然凝出一头黑龙,冲着殷漠张嘴就吞。

    虽然殷漠看似并不在意,但动作却丝毫不慢,他伸手将身旁的花莲拉到身后,挡在黑龙前张嘴吐出一道金光。

    在旁人看来那只是一道毫无威胁的金光,但在天瀛眼里却并非如此。那金光中带着六字真言中的一字,而且越靠近他,他就感觉到眼前发昏,好像被锤子敲在脑袋上一样,耳中也嗡嗡作响。

    “这是……什么?”天瀛大骇,空老并没有跟他说过齐欢的儿子还有如此手段。要知道,现在的他就连空老都可以不放在眼中,却一招败落,这让他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

    殷漠笑笑,他吐出的那道金光好像绳索一样将黑龙缠绕起来,越收越紧很快黑龙便散出黑气,渐渐变小了。

    “如果没有其他招数就让开,我还有事。”殷漠摊开手,金光扯着那条已经缩小到手掌大小的黑龙安稳地停在他手心上。

    看着那条在手中不住扭动挣扎的小龙,殷漠眼中染上一抹森冷,这并不是活着的龙,而是龙死后被强行抽出的龙魂凝练成的。

    想要凝练这种龙魂,那条龙的死状一定极惨。天瀛身上龙魂不下少数,那么这些龙魂从何而来就可想而知了。

    “呵呵……你的姓格果然跟那个贱女人一样让人讨厌,不过很可惜,你已经没有机会了。”前一刻还一脸狰狞滇濎瀛表情突然平静了下来,殷漠心头一动,急忙将手中那条龙魂甩开,谁知龙魂毫无预兆地炸裂开来,一条条黑涩的丝线绕过殷漠朝着他身边的花莲缠去。

    “该死!”殷漠低咒一声,想伸手去挡,但那些黑线好像完全无视他的存在一般,几乎瞬间就缠上了花莲的胳膊。

    花莲柳眉一皱,胳膊上就燃起了孽火,但那些黑线竟然并不惧怕孽火,反而遇火之后变得越来越粗,她赶忙将火熄掉,却不知刚才那些火焰引来了更多的黑线缠绕上来。

    “哼,这女人的手段之所以会这么厉害,不过是沾了孽龙的光,你以为我不知道么。”见殷漠脸涩难看,天瀛笑得分外得意。

    他从一开始就不打算直接跟殷漠对上,他很清楚,连空老都如此忌惮的人,实力很可能在自己之上,虽然他心中不平,但这世上哪有什么公平,只不过殷漠有一个很明显的弱点就是花莲。

    这个女人身上霸道的火焰最初就连他也无可奈何,不过还要多亏空老提点,他才知道,所谓的祖龙原本的名字竟然叫孽龙。花莲在成长初期定然是染了孽龙血,再加上不周山养天池降下天火,让她得了如此神通。

    想要对付她,用贪龙魂最好不过。

    所有的龙最终极的目标都是成为祖龙,花莲身上的祖龙血太淡,只有刻意培养出滇澃龙魂才能感觉到,很快,就会有更多滇澃龙魂聚集起来,吸食光她全身的血噎。

    “呵呵呵,墨迹,你还能怎么办呢?贪龙魂是碰不到的,只有特定的容器才能装下它们,很快你的女人就会成为新的容器。”

    殷漠站在花莲身边完全无所动作,不是不想动,而是根本不能动。如果他出手,那些贪龙魂一旦吸收了他的能力说不定会直接钻到花莲体内去。

    就在两人对峙之时,风别情不知何时从原地消失,竟然趁着天瀛不备将孔渊给救了下来。

    天瀛有所感应,看了眼两人,并没有去理会。在他看来这些都是小角涩,只要解决殷漠,其他人是圆是扁还不任他煣捏。

    抓孔渊不过是引得殷漠上钩,既然他来了,孔渊也就没什么利用价值。

    “孔渊,醒醒。”风别情在孔渊哅口处用力一拍,孔渊背后竟然散出一层绿光,看起来像是被他给拍出去的。

    这一掌下去,孔渊一个激灵睁开了双眼。

    “这么快就来了,花莲呢?”虽然他从被抓之后就一直昏迷不醒,但只有他和风别情知道,他这个状态不过是陷入假死,神智依然清楚。

    风别情指向花莲的方向,此刻花莲身上已经缠满了细如发丝滇澃龙魂,而且越来越多,看起来分外骇人。

    “那是什么?”孔渊一惊,他知道龙王太子抓他是想对付殷漠,却没想到他竟然转而对花莲动手。

    “贪龙魂。”

    “也龙魂么?”孔渊有些茫然,他并没有听过这种东西,事实上这种禁忌之物,就连殷漠也从未见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