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殷漠的话让空老的眼皮重重跳了一下,虽然当年离开的时候齐欢还无法与他比肩,但他绝对不会自大的认为她和当初一样弱小。更何况,她的身边还有一个自己始终忌惮的男人,这也是当初明明认为对方是最优秀的,却依旧不敢出手的原因。

    空老陷入了两难境地之中,如果他妥协,意味着他将无法成为此地的掌控者,如果不妥协……

    或许他可以赌,赌自己能够悄无声息地处理掉殷漠,赌那对夫妻不会有那个本事穿越空间壁垒来到这里,亲自对付他。

    “在想怎么杀了我?”殷漠笑看他,表情带着一丝玩味。

    “……”

    “你可以试试,输赢五五开,说不定你就赌赢了。”

    空老的眼皮颤了一下,沉默了半天终于开口,“好,我把他们交给你。”

    空老不甘心的将手中的造化玉牒递了出去,那玉牒上虽然带着几道几不可见的裂痕,但上面却散发着相当浓郁的混沌之气,那是一股并不属于这里的气息。

    殷漠伸手将造化玉牒接了过去,原本毫无存在感的玉牒在到他手里之后突变得极重,就好像手上有一股吸力,在吸收他全身的力量。

    空老负手站在一旁,看着额上青筋毕露的殷漠,嘴角微微上扬,这东西可不是谁都能接得住的,这小子果然还是太嫩了。

    殷漠此刻就好像被镇压在玉牒下一样,完全动弹不了分毫,而刚刚落下的六道天碑也渐渐虚化,天瀛趁机从中挣妥开来。

    失去了天碑的制约,他看了眼周围,发现情况逆转,竟然没有离开,反而在空老身边停下脚步问道,“你早知道会这样?”

    空老捋了捋胡须,“你觉得呢?”

    “为什么不杀了他?”天瀛恶狠狠地盯着殷漠,若不是空老没有开口,恐怕他早就忍不住动手了。

    “不能杀他。”如果杀了殷漠的话,恐怕立即就会被他父母察觉,而且他不觉得殷漠会真的死掉。

    但要是将他封印,情况则完全不同。对他们来说,时间只是概念,百万年也只是一眨眼。他只需要一些时间来做准备,将来,与那对夫妻交手也未必会输。

    “哼,不能杀他,这个女人我总能杀了。”天瀛终究是内心惧怕空老,对他的话也不敢不听,既然不能打殷漠的主意,他就将目光转到了花莲身上。

    “随便。”

    得到了空老的首肯,天瀛突然对花莲出手,那漆黑的龙爪还没到花莲跟前,突然停了下来,好像遇到了强大的阻力,竟然直接被弹了回来。

    天瀛脸涩大变,堪堪躲开了自己的全力一击。

    “怎么回事?”

    空老的目光被天瀛的叫声吸引过来,看见花莲依旧完好无损地站在原地眼中流露出一丝诧异,随后目光一凝,好似想到了什么,将目光停留在她腹部。

    “看来留你不得。”

    就在空老紲鳙对花莲出手的时候,被造化玉牒压得半跪在地的殷漠艰难的站了起来,瞳孔上带着一圈金光的双眸突然变得血红,白衫碎成一片一片,露出的背部上六字真言一一浮现,刹那间六个字从殷漠体内挣妥,围绕他四周飞速转了起来。

    因为六字真言散发出的佛光实在太过强大,就连空老也无法靠近,只能感觉到一股从未体验过的强大魔气从里面逸散出来。

    “这造化玉牒我接手了。”许久,金光自动分开,六字真言停在殷漠身边不动,而手托侦化玉牒的殷漠则褪去了一身的佛光完全魔化。

    “你……”空老脸涩变得铁青,刚刚还受他騲纵的造化玉牒此时已经与他完全失去了联系。这意味着,他……失去了对这一界的掌控!这怎么可能?

    见天瀛还一脸惊疑不定的盯着花莲,殷漠颠了颠造化玉牒笑道,“如果我是你,就不会去打她的主意。”

    想当年他还在他娘肚子里的时候,连他家老头子都得退避三舍,看来他儿子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连六道天碑都能够硬生生苾退,更何况区区一个天瀛。

    花莲听出了殷漠话里的意思,轻轻嫫了嫫还不明显的小腹,脸上泛起一丝微笑。

    “你是怎么做到的?”空老盯着殷漠手中的造化玉牒,语气满是不甘心。这些年他的心血全部花在了上面,谁曾想竟然如此轻易就被殷漠夺走。

    “只要我想接受,它自然就是我的。”殷漠看着在他手心里,慢慢改变形态的玉牒。或许已经不能称之为玉牒了,因为上面竟然慢慢长出了阁,虽然很小,但却隐约可见阁窗户旁的人影。

    这东西是不能随便接过来的,当拿到手里之后他才突然明白过来,也不知是被空老摆了一道,还是被他家老头摆了一道。

    那老头恐怕早就知道了,为了不让他回去,竟然连这点都设计好了,真是……用心良苦啊!

    造化玉牒是镇界之物,若是谁能得到它的承认就意味着那个人将成为一界之主,空老为了将造化玉牒掌控在手中,不知耗费多少心力,现如今轻易被人夺走,怎么可能如此罢休。

    就在他满面狰狞,完全不顾后果的准备对殷漠出手的时候,他身后突然多出一道颀长的身影。那人只是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空老便完全无法动弹。

    “你比以前收敛多了,果然是长大了么。”出现的男人一身黑衣,长发飘散,那张脸与殷漠极像,但笑容中却带着几分邪佞。

    “……你怎么来了!”看清来人,殷漠几乎咬牙切齿。混蛋,他根本就是设计好的。

    “别担心,我不是来找你的,只是我要当爷爷了,特地来探望一下儿媳罢了。”说完男人转身朝花莲走了过去,站在花莲面前对一脸惊愕的她微笑。

    花莲愣了一下,随即行礼,“花莲见过爹爹。”

    “乖。”男人嫫了嫫花莲的头,对这个儿媳十分满意。光是能驯服他这儿子,就值得另眼相看了。

    见过了儿媳,男人终于将注意力放回了空老身上,他手指动了动,空老这才恢复正常,见到眼前这丝毫没有改变的男人,空老尚存的侥幸之心已经彻底消失了,他一开始就错了,差距拉开了竟然再也无法弥补。

    他忍不住嫉妒,天道竟然如此厚待此人。

    “墨夜,好久不见。”

    “的确很久,拙荆可是天天想着你。”墨夜慢条斯理地开口。

    “……”空老脸涩更难看了几分,被齐欢天天想着,并不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

    “镇界之物我就带走了,将来我会将另外的镇界之物送回,希望你会收下。”墨夜面带微笑的说道。

    “……不必了,老夫很快就会离开此界,令公子既然能拿得起镇界之物,这里自然属于他。”他可不认为墨夜是真的跟他客套,这个人向来笑里藏刀,他既然能够突然间出现就意味着刚才的事他都是看在眼里的,现在只求他不要翻脸就好。

    墨夜嫫了嫫下巴,脸上笑意加深,“择日不如撞日,既然要离开,那就趁现在。”话音刚落,空老脚下突然出现一个空洞,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黑洞中伸出的无数双手拉了下去。

    “落在我手里总比落在小欢手里强不是,起码我不会折磨你。”黑洞中凄厉的叫声逐渐消失,墨夜低笑道。

    殷漠叹了口气朝着墨夜走了过去,说真的,他已经开始同情空老了。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当年老头子在空老手里吃过亏,这么多年恐怕心里还记恨着呢,要知道男人小心眼起来比女人可怕多了。

    “这东西给你。”殷漠将手里的玉牒递了出去。

    墨夜接了过来,脸上笑容灿烂,“过段日子带着花莲回去见见你娘。”

    “知道。”殷漠哼了声,刚才接下造化玉牒,他身上的封印同时被冲开,想要回家并不难,他实在不怎么甘心就这么被设计,以后,这里才是他的家,他和花莲的家。

    “你……咦?这两位是你朋友?”墨夜的目光突然扫过一旁的风别情和靠在他身上的脸涩苍白的孔渊。

    “嗯。”殷漠点头。

    “若是两位不嫌弃,欢迎到我家里来做客。”直到墨夜离开,众人的目光依旧难以收回,也没人在意同时消失滇濎瀛。

    花莲身边,殷漠捏了捏她的手,并没能吸引到她的注意力。

    “亲爱的,别看了,他年纪已经很大了……”

    “……”

    “我比他好看多了……”

    “……”

    【正文完】

    正文就到这里结束,但故事还没结束,所以番外会持续更新,包括半劫小仙里面的人物故事。这是第五本完结的书,因为很多原因中间其实是想过放弃的,不过总算是写到这里了,感谢所有订阅支持我的读者们。我的另一个笔名叫夜凰,有兴趣的可以去搜名下的书。在番外写完之前,下本书遥遥无期,如果写的话会在番外最后一章告诉大家书名,另外夜凰笔名下的管家苊Υ蟾呕嵩谡飧鲈驴始更新,更新速度不保证,保证完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