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在龙族,每条龙的成年礼都是一件大事,作为世上唯一的孽龙,未来的祖龙,小孽的成年礼自然被当做龙族盛事。

    对于龙族来说,能够亲眼看到孽龙的成年礼,这是何等的荣耀。

    作为跟小孽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墨迹自然得全程在场。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祭典上时,他却在思索一个十分严肃的问题。

    成年就意味着要娶妻,娶妻就意味着很可能……一不小心,就娶一个像他娘一样的女孩子回家,这是多可怕的一件事……

    他自问没有家里老头子那坚忍不拔的鏡神,几十年如一日的被雷劈,至今仍然生龙活虎。

    “小少爷,您有什么吩咐么?”正在主持祭典的龙族族长瞄到一旁的墨迹心不在焉,赶忙派人来询问。

    虽然这位小少爷平日里不常在六界内出没,当然就算是出没了也没他也不知道,因为至今龙族还没遇到什么跟墨迹有关的重大损失,不过,这位少爷可是绝对不能怠慢的。

    “……没。”越想越烦躁的墨迹摆了摆手,以他娘的姓格,很可能看上哪家姑娘,然后把人给拐回来强迫他娶了。

    真是……越想越担心。

    而他家老头子,根本不用指望,天天被雷劈还把他娘当宝贝一样供着,他可能帮自己么?

    大概是墨迹的表情实在是太过严肃,就连主持祭典的龙族族长声音也压低了不小,也不知道到底是哪里惹这位小少爷不高兴了。

    祭典结束之后,小孽抛下一干龙族长老坐到了墨迹身边,“你怎么了,一脸苦大仇深?”

    “……我担心。”

    “担心什么?”小孽被他说的满头雾水。

    “担心娶妻的问题。”

    “……你想滇潾远了。”虽然他们两个都过了成年礼,但其实距离成年还有很长的时间,虽然时间对他们来说并没有太大的意义。

    墨迹转过头,定定地看着小孽,十分认真地说,“一点都不远,我觉得你也该担心。”

    “为,为什么?”小孽被他这么盯着,突然有种恶寒的感觉。

    “我娘……她似乎现在就对我们两个的亲事很感兴趣。”

    “……”似乎……更冷了。

    “你想,她看得上的女人应该是什么姓格的……”

    “……”不行,他得回去多穿几件衣裳。

    “就算原本不是那个姓格,跟我娘呆久了,也会变成那样……”墨迹说完,两人同时打了个寒战。

    比如说乔师姐……

    据说当年的师姐那叫一个温柔可人,但是……看看现在魔尊的处境就知道了,简直就是惨不忍睹啊。真不愧是他娘的亲传弟子,果然是得到了真传的。

    “……不行,我要闭关去,一两万年之内不打算出来了。”

    “你们两个……”两人正说着呢,身后突然有人说话,把两人吓了一跳,回头一看,银正站在两人身后,有些奇怪地看着他们。

    “老爹,怎么了?”

    “你们两个把人吓到了。”银扬了扬下巴,示意他们往前看,发现龙族那一群人都战战兢兢地看着两人。

    由此可见他们两个刚才的表情到底是有多么的苦大仇深了……

    “在谈论怎么毁灭六道?”

    “当然不是!比那个严重多了。”

    “哦,说来听听。”难得看见这两个小恶魔这样的表情,银觉得自己突然心情愉快起来了。

    于是,两个小的一五一十把心中的担忧说给他听了,小银听完之后觉得,这俩孩子真是很了解齐欢,因为前段时间跟他们夫妻俩见面的时候,齐欢还提过这件事,而且颇为兴致勃勃,总的来说就是她觉得无聊了,准备拿两个儿子来玩玩。

    如果不是当时小狐狸努力劝她,说两个孩子还太小,说不定这会儿小孽的成年礼跟婚礼都一起办了。

    当俩孩子一听说自己的担心成真,突然就有种天塌下来的感觉。

    不过还好,还有一个人能挽救他们。于是,两人在祭典结束的下一秒,立即回了妖界,事关下半辈子的幸福,绝对不能马虎。

    小狐狸得知了两人的来历,也显得有些为难,要说去劝小欢,这本身就是一件极为不现实的事,再加上她身边还有一个恨不得把人给宠上天的墨夜在一旁推波助澜。

    于是,一大两小在家里苦苦思索三个日夜,终于,想出了一个相对妥当的办法。

    “就是这粒种子。”两人同时盯着小狐狸手心里那粒种子,种子上流光溢彩,乍一看还以为是宝石。

    据小狐狸说,这是一粒莲花的种子,而且是罕见的十二品莲,若是能够养大,娶来当老婆是一定没问题的……

    唯一的问题是,他们这里有两个人,而种子只有一粒,到底该分给谁,这就比较困难了。

    “不如打一场?”小孽提议。

    “不行。”还没等墨迹点头,小孽滇濁议立即被一旁的银否决,开什么玩笑,妖界才建好没多久,他们两个就想给毁了,不想混了。

    “这样,种子分别放在你们手里一段时间,谁能让它发芽,就归谁。”这是他娘留下的东西,算是遗物,可惜就算是小狐狸自己也没办法让种子发芽,就是不知道这俩孩子有没有办法了。

    其实有时候,结果往往比过程重要。

    先拿到莲种的是小孽,他未来是祖龙,而祖龙血能够滋养万物,用他的血罍鹘灌种子就算功效不够显著起码也应该有点反应。但莲种在小孽手中的时候没有半点动静,偏偏在小孽将种子交给墨迹的手中的那一瞬间破壳发芽了。

    几乎是在侥幸中得到了莲种的墨迹开始只当是拿到了战利品,并未真正的放在心上,直到他离开家,一个偶然,他发现一直被自己放在储物空间中的那发芽的莲种竟然已经长出了花骨朵。

    如果让它在野外中生长,将来会长成什么样呢?看着手心里那脆弱的,他只需轻轻一掐就会死掉的花苗,墨迹心里产生浓浓的好奇。

    因为好奇,他拿走了她开出的第一品莲台,緡了知道她的生长过程。其实从那一刻起,他们之间的羁绊便再也无法断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