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天地之间,唯有未来,是永远不可捉摸的。

    天地之间,唯有虚空与时光,是人力不可变更的。

    就算是诸天神魔,尽都陨落,天地仍旧是天地,时光也依旧要流转。

    从亘古到如今,时空的长河,在一直流淌,永恒没有改变,一直向着遥远的未来,向着未来崭新的大时代前进。

    许许多多的大人物,都在这一条时空的长河之中,潜伏,厮杀,争斗,搏取天地之间,某一种最后的机缘。

    这里,才是大人物们的战场。

    玄河带着所有人,也进入到了这时空长河之中。

    登时之间,四面八方,一切种种,都显现出来一种光影迷离,扭曲变幻的色彩,天地四方,都笼罩在一片匆匆流逝的长河之中。

    玄河的强大神念,紧紧跟随着一路杀入时空长河之中的岳山和目无神。

    他必须要找寻到这两个人,然后和岳山一切,亲手击杀目无神!

    并且,目无神的死,一定要在丹丹的见证之下。

    同时,玄河的神念,也已经无限扩散了开来,在寻找元皇祖师等人的真正所在。找寻到了元皇祖师,就可能找寻得到生命之主这一尊古老的大人物的所在。

    远处的时空变幻之中,突然之间,大片大片的血色光火,漫天崩炸,玄河目光一凝,就几乎是洞穿了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一尊屹立在无边虚空之中,位居中央,驾临一切,浑身都沐浴着一种无上的血色火焰的古老大人物,身穿血袍,手持一柄血色权杖,展现出来一种杀戮一切,所向无敌的气度,陡然之间,大手一抓,登时漫空之中,都是恐怖的血色汪洋,将整个天地,都完全弥漫

    那血海之中,有数尊人物,在其中不断冲击,吼啸,大举出手!

    其中一尊大人物,浑身散发出来一股苍莽、古朴的气息。

    手中托着一尊山岳,陡然一下,凶猛镇压轰击,居然是将整个血海,都震荡得四面动荡,不断崩塌,那一尊位居中央的血色魔祖,浑身都被浓烈的苍莽气息冲击,居然不断崩塌粉碎开来。

    “无上血祖!苍茫魔圣!”

    玄河瞬间运转自己神念,立刻就知道了,这正在厮杀的,是两尊古老的太古大人物。魔道祖脉的两大祖师,无上血祖,苍茫魔圣!

    这两位绝世大魔,都是古老的太古时代,魔道祖脉之一的大人物,创立了魔道一脉的存在,在古老的太古时代,惊天动地的大战之中,都逃过了一切,一直隐匿在漫长的时空长河之中,等待着这最后的大变革的到来。

    如今,大战终于拉开了序幕。

    “苍茫圣山,镇压天地!”

    “血海无涯!凄苦为舟!”

    这两尊大魔,凶猛交手,与此同时,玄河也敏锐地感觉到了,在无边的血海之中,还隐遁着许多神道天尊大能之中登峰造极的高手,都是在等待着这两尊大魔交手的最后时刻

    玄河将身一震,带领着众人,已经撕裂血海,陡然之间,降临到了其中,轻声笑道:“九黎魔主,堕天魔主,久违了!”

    那血海之中,沉浮着的,赫然正是堕天魔主,还有九黎魔主,这两位曾经大黑天的绝代魔主,无上大魔。

    九黎魔主目光从战甲之后投射出来,显得无比深沉:“玄河,你果然是未来之子,黑天魔神大人的算计,滴水不漏”

    玄河一笑道:“不知道,黑天魔神大人现在何处?是否安好”

    堕天魔主说道:“黑天魔神大人,自然安好,大人迟早也要归来,统摄群魔,重新屹立于天地之间!玄河,你是未来之子,未来一切,大时代之变革,都在你的气运之上,到时候”

    玄河不由得笑道:“好说,好说”

    玄河的心中,其实有着种种算计。

    天地之间,一切种种,都在天数注定之中,如同黑天魔神那等人物,当然是算计得无比深刻,对于许许多多的秘辛,都知道的清楚。

    遥想当年,自己等人误入黑天魔域,离开之时,自己居然意外达到了蛮荒野人部落之中,遭遇到了蔷薇。

    不得不说,这一切,必然与黑天魔神有着莫大的干系。

    或许,这一尊至高无上的无上至尊帝君,将一切都算计得清清楚楚,顺应天数,如此安排。

    如此一来,这一切种种,天地之间,又还有多少大人物是清楚知道的呢?

    便在此时,大战之中,突然之间,发生了巨大的变故。

    那无上血祖,似乎是祭出来了一件惊天杀器,一股横贯天宇的魔气长虹,横扫一切,陡然之间,杀戮四极,轰隆一震,时空长河的无边时空,都被震荡得产生了大量涟漪,不断沉浮跌宕。

    苍茫魔圣浑身一震,巨大的魔躯被震得剧烈抖动,一杆刺杀一切的战矛,已经洞穿了他的身躯!

    堕天魔主惊喝道:“居然是死亡战矛!这是死亡之主的东西,怎么会出现在无上血祖这尊老魔的手中?”

    “传闻之中,死亡之主,在无边的时空尽头,一直与生命之主在大战,他的死亡战矛,怎么会突然凭空出现在无上血祖的手中?!”

    “动手!趁着这个机会,如果能够一举坐收渔翁之利,将这两尊魔道老祖击杀,取得他们的天尊本源规则,那么对于黑天魔神大人冲破禁锢,彻底归来,有着莫大的好处!而且,死亡之主的死亡战矛,也是一件无敌杀器”

    “动手”

    呼啦!

    就在玄河,堕天魔主,九黎魔主,摩天之子等人,全部都要动手,一举取得渔翁之利的时候,突然之间,整个血海之中,猛地掀起来了惊天动地的恶浪,其中潮涌潮落,猛地一下,一道身影,显现在其中,就是这么平淡无奇地运手一抓,一只肉掌,抓破了亿万血光,无边魔气,一把降临下来!

    轰隆一声,首先,就将那苍茫魔圣手中的苍山,一尊古老的灵宝,直接抓在手中,喀喇一声,抓捏得彻底粉碎!

    而后,那大手连续降临,在血海之中不断出击!

    噗哧!

    噗哧!

    噗哧!

    噗哧!

    一连四声尖啸,这血海之中,足足有四处,隐伏着强大的高手,都和玄河等人一样,在等待时机,却在这个时候,被此人突然之间,一举击爆,全部灭杀!

    那无上血祖和苍茫魔圣,都猛地一下震惊失色。

    就算他们是古老的大人物,登峰造极的神道天尊大能,也难以想象这样的手段。

    无上血祖的手中,死亡战矛猛地一下戳击,将虚空戳暴,化成一个巨大的空洞,他一步退入其中,尖利叫道:“阁下是谁”

    那显现出来的身影,淡淡说道:“我乃是未来之子,这一次未来大时代的变革,都要在我的掌握之中!你们,全部都臣服于我,才有生机,否则,大变革的最终降临,将会使得所有与未来相争的人,彻底灭绝”

    “未来之子”

    “你是未来之子?!”

    那无上血祖,还有苍茫魔圣,登时之间,彻底震惊在当场,讶然不已:“你就是未来之子?”

    “传说之中,天地一元终结的大变革到来之时,未来之子将会降临,引领潮流,统摄天地,一举踏入崭新的未来大时代之中!”

    “你当真是未来之子?”

    那身影冷笑不迭:“你说我是不是?死亡之主,你不是一直都在等待,等待着本座的降临麽?你想要掠夺未来之子的未来大气运,主宰一切,在崭新的大时代之中,缔造一个死亡的天地”

    “不错”

    那无上血祖的体内,突然之间,传达出来了一道苍茫古朴的声音。

    这声音之中,饱含着寂灭、死亡的意味。

    死亡之主!

    那无上血祖的手中,死亡战矛猛地一下变化,激发出来无边的死亡气息,猛然一震,便化为了一尊身形瘦削,全身都笼罩在阴影长袍之中的男子。

    这个男子,甫一现身,几乎是没有任何的犹豫,立刻之间,便强横出手,手中死亡战矛洞穿一切,猛烈暴杀!

    “死亡之神!”

    战矛之中,死亡大义浩荡而出,一股死亡的踪迹奥义,仿佛是要在天地之间,每一个生灵的体内,都种植下来一尊强大的死亡之神,使得生灵立刻之间就全部死亡,成为他死亡之主的奴仆

    “土鸡瓦狗,自取死路!”

    那身影冷冷喝道,猛地一下,飞起一脚,凌空直踹!

    任何人都无法想像,这样一尊古老的大人物,死亡之主,在遥远的太古时代,是足可以与生命之主,须弥之主这样的人物争锋,可谓是有资格争取无上至尊帝君业位的大人物,居然是直接被此人一脚踹飞,而后身躯一动,跟随过去,狠狠一脚,践踏在了脚底之下!

    凶残!凶残到了极点!

    “我是未来之子,君长河!”

    这一声,有如洪钟大吕一般,重重地回荡在整个时空长河之中!

    与此同时,玄河真正是大吃一惊。

    “君长河!君长河!他就是君长河!就是这个人他,居然说,自己是未来之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