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从人间开始,无数个日夜,玄河都在期待着,有朝一日,能够见到那个叫做“君长河”的人物。

    他从第一次触摸到落日神枪的时候,便深刻地知道,迟早会有一日,自己会与君长河见面。

    只是不知道,那个时候,会是怎样的情形?

    现在,玄河知道了。

    君长河,这个自称是未来之子的人,居然是和自己一样,都以为自己的未来之子。

    玄河的心灵深处,种种心思都在不断地转动,仿佛是堪破了一切,将一切,都了如指掌,忽然之间,深刻明悟过来。

    君长河,一直都在,一直都在自己的身边。

    他就是那个在太虚人间,曾经屡次出手过的故人。

    这一刻,玄河的心中,似乎完全洞悉了某一个伟大的秘密,一个在漫长的时空长河之中潜伏着,迟早有一天,会一举出世,从而震惊天下的巨大秘密!

    玄河几乎是没有任何的犹豫,手持落日神枪,从无边的血海之中,站了出来,突然之间,一枪刺杀!

    这一枪,刺破一万年!

    一万年太久,只在今昔之间。

    一万年也不久,对于君长河而言,却也足够他安排一切。

    他在太虚人间之中,起于苍灵大陆,那个曾经的大地中央之地,留下了自己的遗宝,落日神枪。

    这一柄落日神枪,似乎是一枚打开尘封的古老历史的钥匙,命中注定,等待着一个人去得到,开启时空长河的大门。

    那个人,就是玄河。

    “高天落日,唯有真我!”

    玄河此刻,真正是明白了,什么才是真我。

    真我,唯一,舍我之外,一切都是虚妄!

    这一刻,君长河也猛地转过了头来,显现出来了他的容貌。这是一个身穿玄衣,脸色平静,清俊少年模样的人。

    四目对视的一瞬间,玄河顿时就感觉到,自己的心灵,受到了一股沉重的砰击!

    此人的形容相貌,居然是与他自己,完完全全得一样,别无二致,似乎,他们本来就是一个人,从来没有改变过。

    “真我唯一,漫漫长河”

    那个与玄河形容相貌都一模一样,别无二致的玄衣少年,君长河,突然犹然一叹,似乎是一口气之中,将亿万万年岁月的尘埃,都一下吹尽。天地之间,只剩下来了一种叫做“真相”的东西。

    君长河反手一抓,手中已经抢夺过来了死亡之主的死亡战矛,狠狠一击!

    这一击之中,一股漫长时空,都彻底汇聚于一体,归于其中意志,宣泄的淋漓尽致,天地广大,都要埋葬于着一击之中!

    嘭!

    这是一次宿命的交锋!

    噗哧!

    噗哧!

    在两人错身而过的瞬间,那无上血祖与苍茫魔圣,这两尊太古魔道祖脉祖师,猛然之间,齐齐崩塌爆炸!

    无上血祖的整个身躯,都被落日神枪洞穿而过,化为漫空的血雾。

    苍茫魔圣,也被君长河一击粉碎!

    玄河曾经炼杀过血腥之主,那血腥之主,就是无上血祖的一口污血所化,两人之间,从而留下来一段因果,在天数之中,必须要有这样的一次了结。

    同样的,君长河方才出手,一举破灭了苍茫魔圣的本命灵宝苍茫圣山,也是一样,必须要亲手了结这一次因果天数。

    玄河击杀不了君长河。

    君长河,也击杀不了玄河。

    这两个人,如果是同时走到了宿命的岔路口,前方是唯一的前进道路,必须要有一个人,陨落在这路口,另外的一个人,才能够继续前进,抵达宿命之中的彼岸。

    这个时候,君长河终于淡淡地开口了。

    “玄河,你终于走到了这一步,没有使得我失望”

    玄河长长地吐息了一声,淡然说道:“你我之间,终归要有一个人,彻底陨落。”

    君长河神情十分轻松,仿佛一切都已经在掌握之中,他是智珠在握,胸有成竹,平静说道:“错了,不是你我之间,注定有一个人要陨落,而是,你从诞生到如今,本就是我的一个谋划。你,只不过是我的一个转世之化身,我注定了要你修炼到达如今的地步,你再重新归入我身,我身为未来之子,才能够彻底主宰未来,掌握大势”

    “什么”

    “难道竟然是这样?”

    “这个叫做君长河的人,才是真正的未来之子?”

    随着无上血祖与苍茫魔圣被灭杀,当场之中,许许多多隐遁着的人物,全部都显现了出来。

    秦雨虹等人,真正是大惊失色,震骇到了极点。

    君长河向前一步,一把将死亡之主擒拿在手中,仿佛是在玩弄着一只死狗,微笑说道:“未来大势,天地气数,大时代之变革,这一切,都在未来之子的手中。未来之子,是未来之根本,掌握一切,你只不过是我为这一场大变革部下的棋子,你的一切,全部都是我所赋予这天地之间,最后一次变革的主角,本就是我,真正的未来之子。不过,你的修为,还远远不够,我需要你晋升到达无上至尊帝君业位,才能够为我所用,被我炼化”

    说话之间,突然,君长河猛地一下,大手一抓,他的手中,那死亡之主,这尊太古大能,直接一下崩碎开来!

    轰隆隆!

    玄河登时之间,就感觉到,自己手中的落日神枪之中,仿佛是通联着一出无边的力量源泉,这个时候,足足一尊古老大能的全部精气,都横渡了过来,进入到了他的体内!

    他立刻就感觉到,自身的修为,以一种惊人的速度,不断暴涨!

    与此同时,君长河更加恐怖地出手了。

    他的大手,在漫长的时空长河之中,不断穿梭,到处扑抓,立刻之间,就有许许多多的天尊大能,许多是玄河能够认得的,比如是诸天世界的人物,合欢天,大明天,大赤天,大罗天,大元天,大荒天,洞虚天,长生天,真皇赤血天等等等等,也有许多,是玄河根本不知道,但是却修为强横到了极点,比之诸天世界的主宰者,都要强横得多的存在,都在君长河的出手之下,如同是土鸡瓦狗一般,纷纷崩塌爆碎

    于是,玄河便感觉到,他的体内,越来越多的力量,汹涌而来,几乎是要将他的肉身世界,完完全全填满

    他感觉到,自己在不由自主地,向着另外的一个境界迈进。

    无上至尊帝君业位!

    然而,便在此时,突然之间,从时空长河的深处,突然之间,足足有四道无比强横,通天连地,横扫一切的力量,爆发了出来

    其中一道,是无边的元气,弥漫天地,陡然之间,彻底凝聚,化为了一根洞杀天地的手指头,狠狠一下,戳杀了下来!

    皇极一指!

    君长河冷喝一声:“元皇祖师,你们几个老东西,聪明地知道,选择未来之子,才是王道,所有妄图想要自己主宰未来的人,都是死路一条!未来永远不可捉摸,没有人能够主宰未来,只有未来之子自己才能够主宰未来!可以说,你们的选择,是正确的,只不过,你们却荒谬地选择错误了对象”

    “你说选择的,只不过是本座的一个傀儡。”

    “本座,才是真正的未来之子!”

    “本座,才是未来之主角!”

    君长河爆吼一声,反手之间,便也是一指头,点杀了出来。

    “我主未来!”

    嘭!

    时空长河之中的一切,都猛地一下,彻底凝滞。仿佛,所有的一切,在时光之中,都失去了未来,不,是未来停驻了一下,所以,一切都凝滞了一下

    “君长河,未来之子是谁,只有天数知道!”

    元皇祖师之后,陡然又有一声更加古老,仿佛阅尽了天地之间一切沧桑的声音,传达了下来。

    一尊盖世皇者,从时空的尽头走了出来。

    而后是一尊老者,浑身流露出来一种阅尽一切的意志。

    而后,是一尊伟岸的强者,仿佛从无尽的伟岸之中降临,无限广大!这一瞬间,弥月猛地惊呼起来:“师尊!”

    此人,自然是须弥之主!

    随即,又有一名女子,身穿绿色的长裙,遮住了面部,轻盈盈地走了出来。

    这是生命之主!

    元皇祖师,时空之主,须弥之主,生命之主!

    这四位在遥远的太古时代,足可以与那位后来成就无上至尊帝君业位的大人物争锋的存在!

    时空之主这个老者,猛地双手一撕,时空长河之中,一切光影,全部变化,所有的一切,都发生了改变,一片琉璃绚烂之中,呈现出来了一种无法言语的景象。

    那大幕之中,是是一片灰蒙蒙的天空。

    天空之下,雷霆暴雨,一名手持大枪的青年,观其面目,与玄河,与君长河,有着九成九的相似。

    在他的头顶之上,一片剧烈的轰鸣之中,许许多多钢铁巨兽凌空飞来。

    剧烈的火焰在空气中爆炸,强猛的弹丸宣泄出来,像是撕裂生命的恶兽,狠狠地将那手持大枪的青年彻底吞噬。

    立于当场的玄河,在这一刻,突然之间浑身颤栗起来,几乎是彻底狂暴!

    他猛地一下,腾空跃起,就向着那光幕之中,飞跃而去。

    他自己清楚知道,这是他的前世之身,在一个武道衰落,科技发达的文明世界之中,遭遇到了热武器的轰杀,最终死亡的时刻。

    就在那死亡的之后,他的灵魂,穿越时空,来到了苍灵世界,降生成为了玄河。也就是他自己。

    这一切,在冥冥之中,早就有着定数。

    玄河猛地就月入了那光影大幕之中,他似乎是要阻止这一切

    君长河冷笑不已:“本座乃是真正的未来之子,本座的三世化身,已经找寻得到了两个,其中一个,亲手死在本座的谋划之下,这一个,也不能够例外还有最后一个”

    时空之主这个老者,双眼之中,闪烁着智慧的光火,清楚一切:“谁是谁的三世之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