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韩青看小妮子是越看越喜欢,席间不停的给她夹菜。

    魏无羡看在眼里,心里乐开了花,虽然看得出父亲和大哥都对小妮子不太满意,但只要有奶奶的支持,那点不满意也就无足轻重了。

    小妮子一直致力于对付碗里的菜,脑袋里评估着是否吃够了那一篮子水果的钱。

    席间韩瑶和韩彤都有意无意的将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小妮子当然注意到了,不过假装当做没有没看见,对于韩瑶,一开始的印象就不算太差,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韩瑶很主动热情的讨好她,两人的关系在那段时间也挺和睦。

    后来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一步,心里多少有些愧疚。

    韩承轩与魏霆都早已参与家族生意,两人比较有共同语言,一边喝着酒,一边聊着生意上的事情。魏无羡只是偶尔插一句话,大多精力都放在了小妮子身上,他已经深深被小妮子折服,哪怕是小妮子粗鲁的吃饭样子也是秀色可餐。

    韩承轩和魏霆碰了碰酒杯,小声打趣道:“她若是进了魏家门,你们魏家以后就热闹了”。

    魏霆看了眼满脸溺爱的老太太,无奈的笑了笑,“老太太是找到知己了”。

    韩承轩喝了口酒,“你我都是商场上的人,注定要在商海中沉浮一辈子,商场上的尔虞我诈曲意逢迎,一件件一桩桩都是耗人心力的事情,处在里面时间长了,有时候都忘记了自己是一个有感情,也需要感情的人”。

    魏霆深以为然,“谁说不是,那是没有感情的冰冷世界,在里面呆的时间过久,会不知不觉变成一个机器人”。

    “所以啊,我挺羡慕你的”。韩承轩笑了笑,“至少家里还是一个温情而真实的世界,不至于忘了自己还是个正常人”。

    魏霆愣了一下,看着魏无羡傻乎乎的盯着小妮子的眼神,微微一笑,不自觉一股暖流涌声了心头,他忽然有些明白爷爷为什么宁愿赌上整个魏家也要为无羡的任性买单,除了是单纯的疼爱之外,恐怕也是为了保住这份温情。

    这种想法在商人的思维中无法理解,但单单只作为一个人的角度来看,又是那么的好理解。

    魏霆看了眼韩瑶,轻声问道:“瑶瑶以前挺活泼的,现在怎么跟变了个人似的”。

    韩承轩苦笑一声,“你难道一点都不知道”?

    “听到过一些风言风语”。

    韩承轩轻轻叹了口气,“不管是之前还是现在,很多人都没有把陆山民这个人放在眼里,也没有放在心上。但是现在回过头来一看,处处都有他的影子。魏无羡也好、瑶瑶也好,包括还有纳兰子建,甚至是吕家的吕松涛,田家的田衡,还有现在的吴家,多多少少都和他有了牵连。一个外来人,短短一年多时间,与天京数一数二的大家族产生了千丝万缕的联系。细细想来,令人后背发凉啊”。

    魏霆点了点头,“细想之下倒确实如此,他的年龄还比我们小几岁,听说都没正经的上过几年学,用‘惊才绝艳’四个字来形容也不足为过,确实让我们这辈从小占尽各种资源的同年人自惭形秽”。

    韩承轩笑了笑,“自惭形秽倒也不必,陆家似乎从来都不缺乏‘惊才绝艳’之人,但笑到最后的,目前一个都没有。说实话,我真的很期待他最后会走到什么样的一个高度”。

    小妮子虽然埋头吃饭,但她的耳朵何其灵敏,在山里狩猎一点风吹草动都听得见,何况是同桌的小声低语。

    “山民哥一定会很高,比你们所有人都高,你们所有人加起来也不如他的脚趾头高”。小妮子抬起头,高傲的说道,脸上写满了必须如此的笃定自信。

    “在聊什么呢,聊得脸红脖子粗的”?纳兰子建手里拿着酒杯,面带微笑,双手举起酒杯走到韩青身边。“韩奶奶,祝您身体健康”。

    韩青不是商场上的人,随着年纪增大,已经多年不了解外边的事情,自然也不认识纳兰子建。

    不过见纳兰子建长相俊美,气质儒雅,知道肯定是哪家的贵公子。一边笑着端起茶杯,一边在桌子下踢了魏无羡一脚,示意他介绍介绍。

    魏无羡一看见纳兰子建就如临大敌,但他毕竟不是小妮子,还做不到任性得完全跟着心走。

    “咳咳,他就是鼎鼎大名的纳兰子建,星耀集团的董事长,纳兰家的家主”。

    韩青愣了一下,随即笑道:“原来是纳兰家的新任掌门人,年少有为啊”。说着指着魏霆和魏无羡说道:“好好学学人家,年纪轻轻就撑起了家族的门楣,看看你们,一个暮气沉沉像个八十岁的老头儿,一个游手好闲竟给家里添乱”。

    魏无羡不住的给老太太使眼色,示意她不要在小妮子面前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怎么了,还说你不得了”。老太太不知道纳兰子建是他孙子的‘情敌’,自然也没弄明白他的意思,反倒让魏无羡一口气憋在心里,把脸都憋红了,他不是个特爱面子的人,但在小妮子面前那绝对是特爱面子的一个人。余光看向小妮子,还好小妮子还在继续对付饭菜,似乎压根儿就没注意到周围在说什么。

    “不介意我坐在这里吧”?纳兰子建说道,目光停留在小妮子身上。

    魏无羡顿时感觉醋意上涌,满心泛酸。正准备说这桌坐不下的时候,只听老太太说道:“当然不介意,纳兰家的家主本就该坐贵宾席”,说着还埋怨的瞪了魏无羡一眼,“你是怎么安排席位的”。说着又对魏霆说道:“无羡不懂事,你也不懂事,这么点小事都安排不好”。

    魏霆只得歉意的讪笑,连连对纳兰子建说疏忽了。

    魏无羡却是满心苦闷,心想老太太平时多聪明的一个人,今天这神助攻简直太有失水准了。

    纳兰子建呵呵一笑,对着魏无羡说道:“还麻烦魏公子帮我找一张凳子过来”。

    魏无羡气得吹胡子瞪眼,但又不好发作,只得不情不愿的起身去找凳子。

    不过等他回来的时候,魏无羡肺都快气炸了,纳兰子建已经坐在了他的位置上,正一脸淫笑的对着小妮子嘘寒问暖。

    不仅如此,这卑鄙无耻的家伙不知道讲了什么笑话,逗得老太太乐得呵呵直笑,直夸纳兰子建不仅长得好看,还博学多才幽默风趣。

    若不是在寿宴上,他不知道能否控住住跟纳兰子建大战八百回合。

    这个讨厌的家伙,第一次在田衡的生日宴上就一脚把他踹进游泳池里狠狠暴打了一顿,之后每一次见面都被他压得死死的,就连最得意的长相在他面前也没有优势,最关键的还是他的情敌,心里不禁一阵苦逼、悲凉,天道不公啊,这家伙天生就是我的克星啊。

    在脑海里脑补了一番将纳兰子建打得满地找牙的场景,最后只得挨着魏霆坐了下来。

    一桌子都是年轻人,老太太坐了一会儿就离开了酒席,魏无羡赶紧坐到老太太的位置上,再次挨着小妮子坐,心里稍微好受了一些。

    纳兰子建自坐下之后,一双眼睛毫不掩饰的只放在小妮子身上,一桌子的其他人都当成了空气,哪怕是魏霆主动敬酒也没有理会。

    饭桌上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魏无羡在一旁恨得牙痒痒,他了解小妮子,别说是其他人,哪怕就是他一直在小妮子耳边唠唠叨叨,也准会遭到语言甚至是武力的攻击,但是纳兰子建在那里嬉皮笑脸的说了大半天,小妮子脸上竟然看不出半点不耐烦。

    这让他很受伤,很有危机感。

    正在他抓耳挠腮的时候,忽然想到前不久看到的一个新闻,顿时像抓到一根救命稻草。

    “咳咳,前段时间看到一则新闻,说是纳兰董事长拉着一车的玫瑰花去了蒙家,啧啧,恭喜恭喜啊,蒙家在天京的能量可不简单,靠上蒙家这棵大树,纳兰家必定更上一层楼啊”。

    魏霆笑道,“我也听说了,恭喜恭喜啊”。对于刚才纳兰子建的不理不睬,他心里多少也有些不爽,此刻见纳兰子建对刘妮的态度,再加上魏无羡身上深深的醋味儿,大概也看明白了几分状况。

    纳兰子建对魏无羡翻了个白眼,眼里满是看白痴的眼神,压根儿就没理睬他。继续笑呵呵的对小妮子说道:“小妮子,你喜欢不喜欢玫瑰花,要不我明天给你拉两车”。说着顿了顿,“用货车拉”。

    魏无羡气得七窍生烟,差点就脱口而出,这世界上竟然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不仅是魏无羡,一桌子的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纳兰子建,眼神中都露出了鄙夷。

    韩彤撇了撇嘴,“这世界上竟然最无耻,只有更无耻,没想到还有比陆山民更无耻的人”。

    一桌子只有韩承轩神色平静,目光深邃的看了看小妮子,又看了看纳兰子建,低头沉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