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魏宁海挨桌敬完酒回到主桌,见吕文彦和田宏已经不在,再看魏文昌脸色不是太好,不禁皱了皱眉。

    “父亲,吕家和田家自持家大业大,向来没把我们魏家放在眼里,您不必放在心上”。

    韩孝周笑而不语,自顾品着酒。

    魏文昌轻哼一声,“陆山民这只小狐狸,这次真把我们拖进坑里了”。

    魏宁海不解的看向韩孝周,“韩三哥,发生什么事情了”。

    韩孝周放下酒杯,没有说话。

    魏文昌脸上怒意由未消散,“我们结仇的不仅仅是吴家,同时还有田家和吕家”。

    “啊”!魏宁海脸色巨变,手里的杯子一抖,酒水洒了出来,打湿了西装。

    韩孝周淡淡道:“吕文彦和田宏的表现,足以说明他们三家因为某一件事达成了共进攻退的共识,这件事多半就和陆山民有关,他应该一早就知道”。

    魏宁海惊出了一身冷汗,一个吴家已经让魏家如临大敌,甚至是抱着玉石俱焚的念头了,好不容易吴家出了事,心里轻松了几分。这无疑是一个晴天霹雳,如果说现在的吴家还有可能拼一拼,但是加上吕家和田家,那是必死无疑,一点胜算都没有。

    魏宁海下意识看向另外两桌魏家人,心里再次猛烈跳动,要是让他们都知道,别说拼了,魏家首先就要面临内部的大乱。

    “父亲,趁吴家现在元气大伤,这个时候正是求和的最好时机,要不、、”?

    韩孝周眼观鼻鼻观心,静静的坐着。

    魏文昌脸色变幻,目光一直停留在不远处一桌,魏无羡正笑嘻嘻和小妮子说着什么。

    半晌之后,魏文昌看向韩孝周,“孝周,你怎么看”?

    韩孝周眉头微微皱了一下,脸上流露出为难之色。“姑父,这种关系到魏家生死存亡的大事,我一个外人,恐怕不好说”。

    “孝周,你既然叫我姑父,我们就是一家人,不管魏家最后结果如何,我都不会埋怨你”。

    韩孝周沉默了半晌,淡淡道:“二十多年前的事情姑父虽然没有参与,但大概也知道一些吧”。

    “当然,说起来我还见过陆晨龙一面,不过魏家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从头到尾都没有参与,当时我父亲还在,还刻意叮嘱魏家上下不要与陆晨龙这个人接触,陆山民这人我也调查过,他到天京来最大的目的应该是调查他父母的死因,前些日子和纳兰家打得你死我活,后来不知道有因为什么原因和吴家杠上了,还通过无羡把我们魏家也拉下了水”。

    说着顿了顿,眼睛一亮,“难道当年陆晨龙的事情与吴家有关、、”说着手一抖,“和吕家和田家也有关”?

    韩孝周点了点头,“多半是这样了,说起来我和他还颇有渊源,他的爷爷陆荀曾经当过我三年老师,他老人家写的字现在还挂在我的书房”。

    韩孝周接着道:“欺骗瑶瑶的感情与韩家车上关系,假意去天京财经进修结交魏无羡,利用书法结交上了吕松涛,之后还有王元开,甚至最近很可能还搭上了蒙家这条线,短短一年多时间,绝对不是偶然,他应该

    在来天京之前就有了清晰的计划,找准了要接触的每一个人”。

    “这小子,我还真小看了他”。魏文昌神色复杂。

    韩孝周笑了笑,接着说道:“姑父,小看是事实,但你现在倒是高估他了。尽管他很聪明,但要做到这些单靠他一个人是不可能的,他的背后有高人,而且这个高人身后多半还拥有着庞大的资源,否则也做不到。天京的豪门贵胄,可不是随便一个阿猫阿狗就有能力查得清清楚楚的”。

    魏文昌半眯着眼睛,刚才的愤怒和惊骇稍减,“这么说来,他也不是在孤军奋战”。

    “他是不是孤军奋战不好说,但至少可以表明一点,要对付吴家的不只他陆山民”。说着微微一笑,“也不止你们魏家”。

    听了韩孝周一席话,魏文昌闭上了眼睛,沉默不语。

    魏宁海心里有些紧张,这么大一个漩涡,魏家如何承受得起。

    魏文昌猛的睁开眼睛,心中做了决定。“宁海,吕家和田家的事一个字也不能透露”。

    “父亲、”魏宁海再次看了一眼另外两桌魏家人。

    “开弓没有回头箭,若之前得到这个消息,或许还能挽回,现在这个寿宴就是一场宣战,既然宣了战,就再也没有回头的机会”。

    魏宁海转头看向韩孝周,“韩三哥,你们韩家有什么打算”?

    韩孝周摇了摇头,“陆山民曾经到韩家来找过我,不过他与我们韩家那点烟火情已经用过了,这件事关系到家族兴衰,不仅是我,我大哥也不会轻易做出决定。四大家族之间的牵连太深了,不仅仅是在生意上”。说着指了指天花板,“在上面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牵一发而动全身啊”。

    魏无羡使出浑身解数想打击纳兰子建,不过很显然他并不是纳兰子建的对手,每一次都被纳兰子建风轻云淡的反杀。特别是当纳兰子建说出也拉两车花送给小妮子的时候,本以为小妮子会反感这个可耻的花心大萝卜,不过让他失望的是小妮子完全没有按照他设计的剧本走,反而嘴角流露出浅浅的微笑,弄得他一阵抓狂,差点一口老血吐了出来。

    也许是血浓于水的原因,其实小妮子第一次见纳兰子建就没有特别的反感,当然也没有什么好感。自从知道两人是亲兄妹之后,虽然她没有承认这种兄妹关系,但多多少少心里有些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变化。

    小妮子觉得这群男人很是无聊,看上去一个个笑容灿烂,说的话听上去却总觉得很别扭、很无聊。

    埋头吃了大半天,拍了拍肚子,打了个饱嗝,放下筷子说道:“吃饱了,该回家了”。

    说完优哉游哉的就往外边走去。

    这一桌子人,她都不太想接触,若不是今天的饭菜的确很合胃口,早在老太太离桌的时候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看着小妮子潇洒的背影,一桌子人神色各异,对于他们这种从小接受贵族精英教育的人来说,小妮子的每一个举动都在打破他们传统的认知。

    当然,魏无羡和纳兰子建是例外,一个是早已被迷得神魂颠倒,一个是本来就放荡不羁。

    小妮子一离开,魏无

    羡也不顾一桌子的客人,屁颠屁颠的跟了出去,韩彤随后告辞离开。

    “刘小姐”!还没走出门口,身后有人叫住了她,小妮子暗叹一口气,虽然本姑娘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是除了梓萱姐姐之外世间最完美的女孩儿,但你们这些讨厌的苍蝇一个个围着我转干什么,我又不是屎,有那么香吗?

    王元开硬要和她结拜,魏无羡像只哈巴狗一样缠着,还有纳兰子建也一样,现在连女人也要缠着她,果然长得太漂亮也有烦恼,真是红颜祸水啊。

    “有什么事吗”?

    韩彤款款而来,“不介意聊几句吧”!

    小妮子伸手掏了掏耳朵,继续迈开步子,“我很忙的,有话快说”。

    “我不会耽搁你太多时间”。韩彤深吸一口气,问道:“他还好吧”?

    “谁”?

    “你知道我说的是谁”。

    “哦,大黑头吗,很好,又长壮了,啧啧,八块腹肌,看得人流口水”。

    “你,,能帮我带句话给他吗”?

    小妮子转头看着韩彤,像公婆打量儿媳一样上上下下看了韩彤半天,“其实你也不错,该胖的地方胖,该瘦的地方瘦,像是个生儿子的料”。

    韩彤有些生气,在天京圈子内,还没有人敢这样对她评头论足,不过她很好的控制了脾气。

    “麻烦你告诉他,我等了他十年,不介意再等十年”。

    小妮子眨了眨眼睛,“看不出你还是个痴情的女人”。

    说完转身踏出了门口。

    “等等”!

    “还有事吗”?

    “瑶瑶虽然嘴上不说,但我看得出她很担心”。

    小妮子长叹一口气,“哎,马嘴村的人怎么都那么优秀啊,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走到哪里都是万人迷”。

    说着盯着韩彤的眼睛,“说实话,瑶瑶姐比你要可爱多了,你告诉她,让她放心,山民哥只是受了点小伤,没有大碍”。

    韩彤脸色冰冷,“我只是不想瑶瑶太过担忧,瑶瑶之所以变成今天这个样子,都是陆山民这个人渣一手造成的”。

    小妮子秀美微蹙,撇了眼韩彤胸口,“知道我为什么不喜欢你吗,胸大无脑、满嘴喷粪”。

    “别这么瞪着我,要不是看在大黑头面子上,我早就撕烂你的嘴巴”。

    见韩彤气得满脸铁青,小妮子得意的嘿嘿直笑,突然眼珠子转了转,眼睛一亮,像是想到了什么高深的问题,说道:“你是韩瑶的姑姑,大黑头是山民哥的大哥,如果你嫁给了大黑头,韩瑶嫁给了山民哥,那韩瑶是叫你小姑了,还是该叫大嫂呢”。

    韩彤脸色很黑,紧紧的咬着嘴唇,要是其他人敢这么奚落她,早就大发雷霆,偏偏这女孩儿是他的妹妹,历来小姑子都是最难相处,又不得不捏着鼻子讨好的对象。

    小妮子伸出两只手,一本正经的比划,“不对,不管谁嫁给山民哥,我都是山民哥的小媳妇儿,如果瑶瑶姐叫你姑姑,那我不得也叫你姑姑了”?

    “不对,不对”,小妮子连连摇头,“对了,嫁夫从夫,得跟着男方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