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太阳从当空划出一条弧线,落在西边山头。

    残阳绯红,光芒落在脸上,古铜色的皮肤散发出淡淡红光。

    整整一个下午,陆山民才从入定中醒过来。

    脑海清明,通体沐新,不像上一次明悟之后浑身充满喷薄力量,而是明台清爽、浑身轻松。能清晰的感觉到每一个细胞都处在欢愉之中,但不是雀跃,而是一种如婴儿般含笑入睡的静谧满足。

    身上的伤不可思议的恢复了大半,深深的吐出一口气,随着心境的突破,心情也好了许多。站在山顶,有一种想放声大喊的冲动。

    大黑头满意的看着陆山民,能够入定这么长时间,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虽然还达不到半步化气的程度,但已经算是跨出一步了。这一步,绝大多数武道高手穷其一生也无法迈出,陆山民能在这个年纪触摸到这个天花板,已经是千古奇闻了。

    “感觉怎么样”?

    陆山民活动了一下四肢,浅浅一笑,“再遇上吴峥,就不会像上次那么狼狈了”。

    “刚才有人来”?

    “你察觉到了”?

    “嗯,有那么一瞬间本能感到威胁,但潜意识知道你在身边,很快就消失了”。

    “他叫韩约,化气境无疑”。

    “能打过他吗”?陆山民哦了一声,好奇的看着大黑头,他知道大黑头的实力能拿下半步化气境界的高手,哪怕是吴峥那样的半步金刚在他手上也只能是手下败将,连势均力敌都算不上,但并不知道大黑头的战力到底有多高,高到了什么程度。

    黄九斤笑了笑,思索了片刻,脸色有些为难。“别说你不清楚,我自己也不清楚,只有打过才知道。而且在不同的场合或者说不同的心情,或许结果都可能不一样”。

    陆山民没有多意外,打架和拼命是两码事,擂台比武和杀人又是两码事,杀人的原因不同,所爆发出来的战力也会有差异。

    “看来他已经怀疑上吴峥了”?

    “没错,而且他还提到另一个人”。

    “另一个人”?陆山民眉头微微一皱,“‘戮影’的暗桩”?

    “应该是了,今天给我们递香的那个女孩儿,叫何丽”。

    “我知道那她,周同提供的信息上提到过她,十岁就被吴家收养,一直在吴世勋身边照顾起居,几乎从来不离开吴公馆,真想不到会是她,看来戮影的隐秘丝毫不逊色于影子”。

    黄九斤点了点头,“这么说来,我们得感谢她,要不是她,小妮子那天会很危险”。

    陆山民望着快要落山的太阳,若有所思。“本以为形势越来越明朗,现在反倒是越来越乱了。‘戮影’要拔出影子,吴家、田家和吕家显然也想拔出影子,而影子却又和他有关联,这个从一开始被我们视为死敌的隐秘组织,反而越来越不像我们的敌人,真是有意思”。

    “假设刘希夷说的全是真话,影子到确实没有我们一开始想象的那么坏”。

    陆山民呼出一口

    气,淡淡道:“肖兵曾经说过,这个世界上最可敬的是有理想信仰的人,最可怕的也是有理想信念的人,这种人为了理想信念可以不要钱、不要命,可以牺牲一切。如果刘希夷说的全是真的,那么影子未必完全是一个唯利是图的组织。虽然吴家、田家和吕家是高不可攀的三座大山,但至少我们很清晰的知道他们的弱点,他们是商人,做任何事情的目的只有利益。反而是影子,还有那个戮影,才是真正最可怕的人”。

    大黑头笑了笑,深以为然,他们自己不正是这样的人吗,虽然谈不上有理想信仰,但为了守护,也是可以不要钱不要命,换句话说,他们也是很可怕的人,让那些所有企图伤害他们的人感到害怕。

    “对于他们来说,我们也很可怕”!

    陆山民呵呵一笑,非常赞同大黑头的观点。

    “你今天注意到吴世成和吴世康两人没有”?

    “嗯,这两人是吴世勋死时唯一在场的两人,我刻意留意了一下,吴世康脸上明显带着愧疚之意,吴世成倒是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陆山民思索了半晌说道:“之前我一直想不通吴峥这个时候杀吴存荣意义何在,即便吴存荣死了,也轮不到他。刚才你提起何丽,我一下就豁然开朗了。吴世成脸上其实也带着淡淡的痛苦,但这种痛苦不完全像是悲痛,而是带着一丝不甘和恐惧。结合吴峥来看,多半是被吴峥掌握了他们俩什么把柄,有了这两个人支持,他到真有几分上位的可能。”

    大黑头哦了一声,也是明白了过来,“吴峥其实是个心思极细的人,做事向来考虑周到,应该和你推测的差不多。要说把柄,没有什么比杀死吴世勋这个把柄更大,我看多半是他利用何丽掌握了两人的杀人证据,这一点应该不难”。

    “只是吴峥本以为他利用了何丽,实际上没想到应该是何丽使用美人计利用了他。”

    说着,陆山民眉头紧皱,思考良久之后问道:“大黑头,你说官方也会使出这种卑鄙手段吗”?

    大黑头缓缓的摇了摇头,“我又没当过官,不知道。而且你不是说那个叫‘金丝猴’的告诉你他们并不是正式经过官方批准的”。

    说着顿了顿,“我想,当官的也是人,是人就必然有差异,这很难说得清楚。如果是马鞍山那样的人,绝对不可能这么做,但如果是季铁军,就说不准了”。

    陆山民百思不得其解,这方面或许左丘更有发言权,可是他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他的内心深处一直都不太相信‘金丝猴’说的话,至少是不全信,说不清原因,可能只是直觉,他更愿意相信这个‘戮影’别有用心,招揽冯晓兰只是给他们留条后路而已。

    两人边聊边下山,经过半山腰的时候,隐隐能听见吴公馆里传出来的哀乐

    纳兰子建正式和蒙月开始约会,逛街、看电影、、、,蒙月很高兴,幸福得世界洒满阳光。

    不过对于纳兰子建来说,就两个可以形容。

    无聊。

    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因为犯贱。他老是想起阿英时不时怼上一两句的样子,老是想起叶梓萱说他不够聪明时候调侃的笑容,老是想起小妮子翻白眼像看白痴一样看他时候的轻蔑样。

    同样是逛街,和她们在一起,要有趣得多。

    从魏家出来整整一个下午,蒙月一直保持着小鸟依人的样子挽着他的胳膊,挂在他身上。对他嘘寒问暖,对他灿烂的笑,还喂他吃零食。

    哎,阿英就不会做出这些幼稚的举动。

    纳兰子建不禁感叹,人与人之间果然是有差别的。

    无聊!太无聊了!

    纳兰子建边走边望着天空,自言自语道:“得早点有趣的事情做才行啊”。

    “你说什么”?蒙月靠在纳兰子建的肩头,温柔的问道。

    “蒙月啊,这就是谈恋爱吗”?

    “啊”?蒙月仰起头,心头有些小紧张,“你今天玩儿得不高兴吗”?

    “高兴,当然高兴”。纳兰子建仰头哈哈大笑。

    蒙月松了口气,心里美滋滋的,娇羞的说道:“我没谈过恋爱,没什么经验”。

    “没关系,虽然很丢脸,但我不得不承认,我也没谈过恋爱,我们可以慢慢探索”。

    “啊”?蒙月惊讶的看着纳兰子建,她出国那几年,一直不太清楚纳兰子建的情况。“怎么可能,你这么优秀”。

    纳兰子建风骚的理了理头发,“你是我见过最美丽的女孩儿,不一样也没谈过恋爱吗,有什么奇怪的”。

    蒙月心里像灌了蜜一样甜,“我真的是你见过最美丽的女孩儿吗”?

    “真,比珍珠还真”。

    纳兰子建笑得潇洒风流、倜傥儒雅,看得蒙月眼里直泛桃花。

    “晚上我请你去看音乐剧,怎么样”?蒙月期待的看着纳兰子建。

    “嗯?”纳兰子建下意识露出一抹不情愿的表情。

    “怎么了,不喜欢”?蒙月有些失望的嘟了嘟嘴,接着又甜甜的笑道:“不喜欢没关系,你喜欢什么我都喜欢”。

    纳兰子建爱抚的摸了摸蒙月额头,“傻丫头,这么高雅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不喜欢呢。不过我突然想到一件更有趣的事情,音乐剧我们可以改天再看”。

    “什么事情”?蒙月激动的问道。

    “去见一个朋友、、哦,不对,应该是亲戚才对”。

    “你的家人”?蒙月兴奋的跳起来,“你要带我见家长”。说着又担忧起来,紧张的问道:“我这身衣服是不是不够庄重,我的妆是不是化得太浓了”。

    纳兰子建在内心里一声长叹,‘除了梓萱、小妮子和阿英,其他女人果然全是白痴,无聊透顶。

    “呵呵,好看,你是我的公主,皇冠上最耀眼的那颗宝石,谁敢说你不好看,哪怕是亲戚,我也不给面子”。

    蒙月兴奋得扑入纳兰子建怀里,撒娇道:“我好幸福,真的、真的好幸福”。

    纳兰子建含笑抚摸着蒙月的长发,我好无聊,真的、真的好无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