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山猫躺在床上辗转发侧难以入睡,自从进了吕家,他就像一只宠物一样被圈养了起来,彻底断绝了外来信息。

    每逢夜深人静,他总是难以入睡,脑海里不停闪现出黄梅的样子,还有陆山民那双眼睛,那双眼睛充满了失望、悲痛和杀意。

    那双眼睛无数次将他从睡梦中惊醒,每次醒来都是头痛欲裂。

    山民哥那么聪明,他大概猜到了吧,他一定是猜到了。

    他是那么的信任自己,现在又该是怎样的心情。

    门口略显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他的思想,赶紧一个翻身起床。

    打开门,是那个不苟言笑,整天冷冰这脸的吕家大管家杨志。

    “老爷子要见你”。

    山猫脸上抽搐了一下,“请稍等,我换件衣服就来”,说着就准备返身回房间。

    杨志一把抓住山猫的手,巨大的力道抓得山猫哎哟一声叫唤了出来。

    “不必了,现在就去”。说着托着山猫就往外走。

    “杨哥,您轻点,疼”。

    杨志冷哼一声,轻蔑的说了声,“真当自己是贵宾”。

    山猫没有反驳,忍着手臂的疼痛,问道:“杨哥,出了什么事,能不能给我透点风,我好有个心理准备”。

    “到了你就知道”。

    另一栋别墅里,吕松涛趴在窗角,怔怔的看了看两人,又抬头看了眼正北方还亮着等等别墅,若有所思。

    走进书房,书房里气氛有些凝重,没有人叫他坐。

    山猫战战兢兢的站在书房中央,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不知如何是好。

    “别紧张,今天找你来是有些话想问你”。吕震池淡淡的说道。

    山猫诶了一声,连连点头。

    “你对海东青有多了解”?

    “她是我见过的女人中最狠的一个”。山猫说着顿了顿,抬眼看了看吕铣喝吕震池,两人脸上都没有什么明显的反应。

    “继续”。吕震池稍显不耐烦。

    山猫眼珠子转了转,小脑瓜快速的运转,思考着吕家是不是开始对东海下手,是不是在海东青手上吃了大亏,思索了片刻,脑海里大概有了思路。

    “她是个说一不二,控制欲很强的女人。但是如果认为她只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武夫就大错特错,相反,她的大势的把握,对形势的分析有着很独到的判断,表面上易怒暴躁,实际上心思极为细腻,她能成为东海地下势力的大姐大,绝不是仅凭武力的镇压,她驾驭人的手段非常高明,整个东海的地下信息网络别她经营得滴水不漏,外地人想打入进去非常难”。

    吕震池看了吕铣一眼,两人脸色绝不是太好。

    “这么说来这个女人几乎没有缺点”。说着,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了山猫身上。

    被三道极具侵略性的目光盯着,山猫后背生寒。

    “倒也不是”,山猫咬了咬牙说道,“根据我的了解,她这个人虽然冷血无情,但是对她弟弟海东来是

    发自内心的爱护,去年两姐弟好像闹了矛盾,分了家。现在海东来在东海成立了一家投资公司”。

    “你在耍我吗”?吕铣声音不大,但却冰冷刺骨,吓得山猫差点跪了下去。

    “老爷子误会了,我怎么敢、、”山猫颤抖着声音说道。

    “海东来你就不用考虑了”。杨志淡淡道。

    山猫擦了擦额头的汗水,鼓起勇气问道:“老爷是不是想在东海布局”?

    吕震池看了眼吕铣,后者微微点了点头。

    “东海的布局是很重要的一环,有海东青在,这一环很难进行”。

    山猫眼珠子咕噜噜乱转,“海东青很在乎的不止海东来一个,还有陆山民。她曾经不止一次为了陆山民奋不顾身,可以利用陆山民调虎离山,只要海东青一离开东海,东海的布局就会容易得多”。

    三人脸上均出现不同程度的诧异之色,他们当然知道海东青和陆山民是一伙的,但根据他们的以往的判断,两人多是为了利益结成的同盟,而且以他们的了解,很难理解海东青这种女人会对利益之外的人产生感情。

    “说明白点”。吕铣淡淡道。

    山猫深吸一口气,说道:“根据我的观察,海东青对陆山民的情感超越了普通朋友,我敢肯定,她爱上了陆山民”。

    “你确定”?!

    山猫点了点头,“确定,她这种女人不动情则以,一旦动情就是刻骨铭心”。

    “调虎离山”?吕铣摸着胡须笑了笑,“那你来说说怎么调虎离山”?

    山猫不敢正视吕铣的目光,脑袋一片混乱。

    “我、、我不知道、、”。

    吕铣微微一笑,“是不知道还是不想说”?

    山猫双手握得很紧,心里面一再的告诉自己要冷静,不能紧张。想到陆山民曾经告诉过他的话,人与人生而平等,面对任何人都不应该紧张,不值得紧张。

    情绪慢慢平复下来,脑海也逐渐清明。

    陆山民曾经跟他说过,冷静下来的山猫,聪明才智不在左丘之下。

    他渐渐的开始理清思路,吕铣已经知道了海东青的弱点,他这样的人物只要掌握了对方的弱点,有千百种方法去付诸行动,现在问他不过是试探他,或者是戏弄他而已。

    渐渐冷静了下来,山猫缓缓说道:“只要他知道陆山民面临致命的危险,以我对她的了解,她一定会奋不顾身的离开东海,任何人都拦不住,这是她的死穴。离开了东海的海东青就等于是离开了大海的巨龙,到时候不管是陆山民也好,海东青也好,我们可以把他们在天京一网打净”。

    山猫深吸一口气,“兵者诡道也,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我们完全可以利用两人身在两地信息不畅的因素,一方面给陆山民设个局,虽然以他的狡猾未必能一举拿下他,但另一方面给东海释放一个信号,这个信号越隐秘越好,最好是让海东青费些功夫才能打听到,她必然会中计”。

    “机场是一个好地方,可以派一队不要命的死士在机场截

    杀她”。说着望向吕铣,“我了解海东青,她喜欢独来独往,必然不会让陆山民去机场接他,即便陆山民知道想去,到时候我们也有办法阻挡住他。以吕家的实力,弄些军用高爆炸弹和武装一队死士肯定不是问题。事情过后,不管成功与否,参与的人全部自杀,可以做到不露出任何蛛丝马迹”。

    山猫越说思路越清晰,一口气说了一大通。

    “好”!话音刚落,吕震池拍手叫好,“果然不愧是帮助陆山民打下晨龙集团的智囊,计谋够狠、够毒”。

    山猫呼出一口气,讪笑道:“大爷过奖了,说得不对的,还请补充指正”。

    “计划很完美”!吕铣半眯着眼睛,含笑看着山猫。“但是计划成功有一个关键点,那就是正如你所说的那样,海东青对陆山民爱得刻骨铭心,已经到了明知是死也一往无前的程度”。

    “这一点,你敢保证吗”?

    “敢”!山猫肯定的点了点头,“再厉害的女人也是女人,不管海东青多么强悍、多么聪明,一旦沾上爱情,她就会变弱,变得愚蠢,甚至是不可理喻”。

    吕震池若有所思,“这句话倒是很有道理”。

    “今天辛苦你了,早点回去休息吧”。吕铣摆了摆手,对山猫说话的语气变得温柔了许多。

    山猫唯唯诺诺的告退。

    走出吕铣别墅大门,一阵冷风吹了过来,全身的汗经风一吹,通体发冷,忍不住连打了两个喷嚏。

    经过吕松涛别墅的时候,下意识望了眼二楼的窗户,到吕家几个月,他已经习惯了每天经过都要看一眼,不过胆小的他只敢拿余光看,以他的天生的敏感,他能感觉到二楼窗户经常会传来一阵偷瞄他的目光。

    吕松涛轻轻后仰离开窗户,在房间里来回踱步,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

    以前的吕家是他温暖的后花园,而现在,对于他来说,俨然已经变成了一座监狱。

    书房里,只剩下吕铣喝吕震池两父子。

    “父亲,他刚才都紧张得流了汗,不像是装的”。

    “嗯,经过这几轮的试探,现在基本可以确定他是真心投诚”。

    吕震池微微点了点头,“这一点我倒是不怀疑,毕竟是他出卖了黄梅,仅凭着一条,他就不可能是陆山民派来的卧底”。“只是有一点我还是有些怀疑”。

    “你是他所说的海东青对陆山民的爱情”。

    吕震池点了点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更何况他们连恋人都算不上,听说这个陆山民挺风流,四处沾花惹草,海东青是什么人,海天集团董事长,东海地下王国之王,我还是更愿意相信他们之间是利益盟友关系。”

    “至于爱情、”吕震池抬头仰望着天花板,“父亲,你和母亲当年的结合有爱情吗,我们吕家这几兄弟,又有哪个是因为爱情走在一起,电视里那些情情爱爱不过是逗普通老百姓乐呵而已,都是编出来的,走到我们这个高度的人,哪来什么爱情,即便有,又有谁会真的为对方而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