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听到这名买家保证说破镜丹的丹方是完整的,为首的鉴定师笑着道:“客官,您请。”

    他想直接看丹方的内容了。

    但拍卖师此刻却有话要说。

    “两位如果有交易破空神石的想法,也要抓紧时间了。”

    拍卖师朝王伦和另外一人说道,提醒着。

    意思是,如果现在这名买家拿三足黑纹炼丹炉和一份丹方出来,让奇珍阁满意了,破空神石会直接交易给对方,别人就算后悔也来不及。

    王伦微笑着说道:“先看看吧,我感觉自己的筹码不一定有这位道友的好。”

    另外一人也是点了点头。

    “这里面就是三分之二内容的丹方,诸位请过目。”

    买家拿出了玉简,递了过去,并且表示玉简没有认主,可以直接激活。

    六名鉴定师于是拿上玉简,背对着王伦等人,到了角落开始阅读丹方内容。

    持有丹方的买家坐着没动,神情安然,看着没有什么紧张不安,似乎对拿下破空神石志在必得。

    王伦在盘算着时间。到目前为止,时间还足,还不到退出的时候,所以如果这名买家的竞拍失败,自己还得出来演戏,多拖延一下时间。

    如果这名买家竞拍成功了?

    王伦当然要考虑这种可能性,目前看着对方的希望还很大!真要是这样,那除了自己临时增加交易筹码,以及尝试和对方交换这两种方法,应该是没其他办法了,毕竟总不能无缘无故去抢夺对方的东西。

    对于这种情况,王伦主动干扰的机会不多,有听天由命的意思。

    角落处,六名鉴定师在阅读着丹方内容,虽然背对着王伦等人,但王伦还是看到这六人开始交头接耳,应该是在讨论。

    但仅仅半分钟后,六名鉴定师就全都走了回来,为首之人拿着玉简递了过来,朝这名买家说道:“客官,您的破境丹丹方并非是孤品啊!”

    那人惊讶的站了起来:“怎么可能?当年我是从一张牛皮上誊抄下来的丹方,内容完整,丹方应该也是原版的。”

    为首的鉴定师有些许的皱眉,似乎觉得自己被质疑了,权威性受到了一些冒犯,说话直接了起来:“不用觉得这不可能,这份丹方内容我们只读了开始的部分,就发现内容和奇珍阁保管的一张破境丹丹方的内容完全相同,客官要验证也行,我来说出这丹方靠末尾的内容。”

    他立即像背诵那样,背出了丹方尾段的内容。

    而那人的脸色不受控制地起了变化,震惊神色写满了整张脸。

    “客官,我就只说尾段的部分内容了,相信你也能确定了。”为首鉴定师接着道,“客官的这份丹方,确实很珍贵,可惜不是孤品,奇珍阁也拥有一份,所以对奇珍阁来说反而丝毫用处没有。”

    “哎,这怎么可能呢,我一直以为偶然获得的这份丹方是孤品,”那人收好玉简,面露失望乃至茫然神色,朝鉴定师们拱手,“不过既然奇珍阁拥有同样的一份丹方,那肯定是我判断错了。”

    为首鉴定师点了点头。

    对方再不相信,也得接受现实。

    “我拿不出其他交易筹码,这次竞拍只能退出。”那人朝拍卖师说了一句,转身朝侧门走去。

    对他来说,奇珍阁的鉴定师们在没有见到那份丹方的最后面内容的情况下,依然准确说出了尾段的部分内容,丝毫不差,这只可能证明对方见过同样的一份丹方,不存在对方剽窃了他的丹方的可能性。

    “两位,该你们了。”拍卖师目送又一名买家离开,朝王伦和另外一人说道。

    王伦:“还有一点时间,我需要仔细思考再做决定。”

    持有破境丹丹方的买家竞拍失败,对王伦来说就是一桩好事。现在破空神石还没有被交易掉,自己不用着急做出选择,因为该着急的是奇珍阁的人了,毕竟对方肯定希望这次交易能成功,从对方开始一再催促他就知道了,而自己则可以消耗时间,对方不爽也只能等待。

    拍卖师无奈摇了摇头,说道:“客官还是尽快做出决定吧,如今只剩下包括客官在内的两位买家了。”

    “我选择退出。”这时候,另外一人直接说道。

    “为什么,客官没有打算增加一些就交易筹码么?”拍卖师询问着那人,但在王伦看来,这就是在演戏呢。

    那人明摆着就是四个元婴修士中的一个。

    “没法增加了,筹码不够。”那人说道,站起身后也朝侧门走去。

    眨眼间,两名买家先后直接离开,就只剩下王伦了。王伦被一名拍卖师以及六名鉴定师看着,也开始了演戏。

    王伦手撑着脑袋,一副艰难思索的样子,像是很难下定决心。

    而这一幕落入对面七个人的眼里,七人根本无从判断这名买家的真实想法,不免想着:也许这买家真能拿出打动他们的交易筹码呢?

    王伦实际是在默默计算着时间。

    当时间差不多的时候,王伦这才像下定了决心一样抬起头,看向了对面的七人。

    七人的视线一直在王伦身上,此刻都是满怀期待。

    毕竟,这名买家拿出的最初筹码,一颗葵水珠,其实不谈价值,只谈特殊性,是很特殊的一件圣器法宝,像这种拥有避水神通的宝物极为罕见,能让拥有者在水下这种特殊环境自由行动。

    所以他们等着拿出新的交易筹码。

    王伦还想拖延一下时间,没这种打算的话,之前就可以表态了,所以此刻依然不急着表态,说道:“我再和同伴商量商量。”

    “可以的,客官请。”拍卖师只好勉强笑着同意。

    就剩下一名买家,而且这名买家是真的,不是奇珍阁自己人假扮的,如果说对交易成功还抱有希望的话,现在也只能是寄希望于这名买家了。

    王伦起身,到了角落,设下结界后拿出了传讯玉简,但没去联系任何人,只在里面拖延时间。

    估计过去了大概十分钟,时间差不多 ,王伦这才回来,面露失望之色:“哎,和老友没能达成一致意见,我用葵水珠外加三瓶极品丹药,真的不行吗?”

    演戏演全套,王伦之前扮演的角色毕竟是一名很想完成交易的买家,理应在最后时刻也想着渴望达成交易,而不是说一句话就直接走人。

    “客官,这个交易筹码真的不行。”拍卖师直接断言。

    王伦自然知道会是这个结果。有人用土王盾外加一株极品灵药来作为筹码,都被奇珍阁的人拒绝了,更何况是他提出的筹码。

    “客官,您和朋友真不打算合伙拍下这片破空神石么?过了这村真就没了这店了,奇珍阁只会有今天这一次交易破空神石,绝无虚话,错过了就得不到。”拍卖师说道。

    看样子,这人是真的想促成交易的完成,王伦继续演戏,带着失望之色试探性问道,“正常的交易方式肯定不行了,对方不肯拿出筹码和我合作,斗胆问一下,可否租用破空神石,只用一次?”

    “客官别开玩笑了,”拍卖师觉得这玩笑一点也不好笑,“破空神石是最特殊的宝物之一,奇珍阁不可能允许外人租赁的。”

    “也是。”王伦应了声,拱手,旋即朝侧门走去。

    身后,拍卖师和六名鉴定师没有说话,聚在一起目送王伦离开。

    王伦从侧门走出去,早有拍卖厅的人在等待,热情迎接上来:“客官,飞龙拍卖行已经为客官安排好了膳食,客官您请”

    “不必了,拍卖没成功,我还有事。”王伦直接婉拒。

    从候小五那儿,他也了解到拍卖行的一些日常操作,像自己这种“买家”,毫无疑问在拍卖行眼里是高端级别的,拍卖行为了拉拢这样的买家,会主动提供最热情的服务,只为吸引他下一次再来拍卖行参加别的竞拍会。

    所以王伦婉拒了后,接待的人也只好是放弃了拉拢,热情地为王伦带路,没有再干其他的操作。

    王伦从飞龙塔里面走出,又沿着通往外院的甬道行走了一段路,最后到了拍卖行的大门口,王伦全程的步行速度很快,不想耽误时间。

    离开飞龙拍卖行后,王伦就近找了一处隐蔽地方,迅速联系周猿。

    那头显然也在准备,王伦的通话请求发过去,周猿马上就通过了。

    “周龙头,现在还没有发现异常的动静是吧?”

    他没有感觉到传讯玉简震动过,那头应该是没有发现。

    “对。现在那些人还盯着各自负责的客栈。”周猿应道,“我和灰道势力的龙头保持着通话联系没有中断,那头一有发现,消息立即就会传过来。”

    “好,这么做很好。”王伦要的就是通话的即时效果,最好是片刻的延误都没有。

    王伦接着道,“现在我准备出城,等着你那边的消息,务必和灰道势力的说好,让他的人死盯着,不遗漏任何东西。”

    “知道,保证做到。”周猿应道,知道王伦这次的行动对对方很重要。

    王伦没再说话,但通话联系没有切断,保持着联系。

    从隐蔽的地方出来,王伦面向了东边城门的方向,找了一辆由豢养妖兽拉车的马车,快速移动。

    现在灰道势力的人还没有发现异常,倒也非常正常,毕竟王伦没任何把握确认真品破空神石放在了住客栈上好客房的人里面。

    何况,即便自己猜中了,也不代表对方马上就会从客栈撤离。

    “李长老,交易失败,你按照原计划先赶到汇合点,约定时间内没等到我们,你直接秘密返回总阁。”

    飞龙拍卖行,飞龙塔内,有人正在暗处和奇珍阁的长老李忠说话。

    “叶长老,没问题,我在汇合点等着大家。”那头的声音简单直接。

    叶丘随即切断了通话联系,从暗处走出来,和三名元婴长老汇合。而跟在他们身边的,还有着六个人,正是奇珍阁的六名鉴定师。

    这次他们从总阁过来,也将鉴定师们带了过来,毕竟这六名鉴定师是奇珍阁资历最老的一部分鉴定师,本来调集过来,就是很看重这次的拍卖会,只不过最后拍卖没有达成结果而已。

    旁边,拍卖师和拍卖行的老板都过来了,老板恭恭敬敬朝叶丘等人说道:“各位长老,这次拍卖没有成功,拍卖行在一些事情上做的不够好,恳请长老们原谅。”

    “这不关你的事,好了,不多说,我们需要离开。”叶丘没心情和对方多说话。

    当然,不是飞龙拍卖行做的不够好,只是他个人的心情不好而已。

    其他三名长老,此刻和叶丘一样,都改变了容貌,不再是参与竞拍时假扮买家的那个样子了。

    “是,叶长老,”拍卖行的老板恭敬点头,“拍卖行通往外面有几条密道”

    叶丘摆手:“不必,我们直接从正门离开。”

    “可是”拍卖行的老板糊涂了,这四名长老和六名鉴定师一起离开,那岂不是会让别人知道他们的行踪么?

    要知道,飞龙塔内还有一些买家没有走,拍卖行也无法驱赶,这些买家已经看到六名鉴定师了,顺带地,肯定也知道装破空神石的锦盒就在这群人的身上,所以这群人不遮掩行踪,反而要从拍卖行的大门离开,这不是主动暴露行踪么?

    叶丘冷笑:“有不识相的人若是想抢夺破空神石,我们就让其动手,哼,巴不得!”

    其他三名元婴长老没说话,内心也是这么想的,毕竟这主意由叶丘提出来后,他们也一致赞同。

    按理,他们四人没有暴露,在参加完拍卖会后,只需要改变容貌,甚至都不需要带上那个装有“破空神石”的锦盒,便能随意离开拍卖行,别人也不知道他们是谁,他们可以赶过去秘密和李忠在飞龙城内就汇合,然后一起离开飞龙城返回奇珍阁总阁,这么做很稳妥,不会出问题。

    但他们并没有这么做,一开始就和李忠设置好了计划,汇合地点在飞龙城的外面,离飞龙城有大概一千里的距离。

    这么安排了后,也意味着他们四人不会在一开始就和李忠一起行动。他们四人选择和鉴定师们一起离开拍卖行,一起离开飞龙城,且会正大光明地离开!

    这么做就是要钓鱼!

    有不识好歹的人如果被贪婪蒙蔽灵智,选择朝他们动手,非但抢不到真品破空神石,还会遭到他们的反杀。他们可以用这种钓鱼的方式,反过来夺走对手的宝物。

    所以他们甚至巴不得今天参与竞拍的买家对他们出手,这样的话,他们能名正言顺地杀死对手,拿走对方的珍贵宝物。

    选择这么做,他们有可能获得一笔丰厚的收益。

    当然,支持他们这么做的一大原因,是他们觉得李忠那边不可能出事。

    他们和李忠不是一起从总阁赶到飞龙城的,双方进入飞龙城的时间不同。分别抵达了之后,双方没有见过面,只通过传讯玉简偶尔联系过寥寥几次,所以不可能有敌人将他们和李忠联系到一起。

    既然李忠那边不可能暴露,李忠单独行动反而有助于保持行踪的隐秘性,所以他们才和李忠在一开始就约定好,如果他们这边的交易会有结果,那么李忠就将东西送到拍卖行,反正李忠离他们不远,送东西的速度会很快,要不了多长的时间。而如果他们这边的交易没有结果,竞拍失败了,那么自然不需要李忠保管的东西,李忠在得到他们的消息后便会单独出发,秘密赶到汇合点。

    正因为李忠是单独行动,且怎么看都不可能出事,他们才放心大胆地和李忠兵分两路,他们这一路人马还打算用“钓鱼”的方式来诱使买家朝他们出手。

    拍卖行的老板自然不知情,他们不会将这种秘密的事告诉对方。

    叶丘没有和拍卖行老板多解释,催促对方:“你将我们送到大门口。”

    “是,叶长老。”老板应道,在前面带路。

    一会儿后,六名鉴定师,四名元婴修士,以及拍卖行的老板从飞龙塔内出来,一路走到了拍卖行的大门这儿。

    叶丘和其他人直接从大门出去,来到了飞龙城的主街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