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王伦迅速追赶上去,旋天矛对着对方攻击,来回激射,干扰着对方的逃遁。

    眼下自己的身份必定暴露了,也意味着不将对方的肉身和元婴同时灭杀,后患无穷。所以王伦连劝降之类的话都压根没说,直接就是下死手。

    银翼神甲所化的黑色光翼扇动,王伦得以拥有超快的速度,几秒后就追上了对方,还能看到对方左边肩膀有鲜血不断滴落。

    对于旋天矛的攻击威能,王伦很是清楚。对方左肩膀被旋天矛洞穿了一个大的血洞,会连带着让对方的左边上半身几乎丧失活动能力,比如左臂无法发力,地面飞掠时平衡会受到影响等等,正是靠着旋天矛之前的那一击得手,王伦才拥有了巨大优势。

    追赶上了目标,王伦继续控制旋天矛猛攻,仅仅两秒钟,对方就手忙脚乱起来。而王伦已经是不声不响激活了葵水珠,还有万灵宝瓶。

    果然,下一瞬间,目标受不了在地面飞掠所带来的被压制的危险,驾驭一件飞舟飞行法宝腾空而起。显然目标确定无法从地面逃脱,被逼无奈之下,只能是选择从空中尝试脱身了。

    王伦估算到了这情况,葵水珠滴溜溜地旋转,朝着空中“飞洒”出了无数的像水一样的能量,瞬间就形成了一层水幕,朝着目标笼罩过去。

    葵水珠的特殊之处是能够避水,但相应地,也能够制造“水”,也就是灌入法力后,法力被消耗,经过葵水珠的运转,而变为像水一样的能量。这能量当然不是真的水。

    此刻形成的“水幕”,实际就是能量层,只不过无比的柔软和灵活,像极速流动的水那样。王伦没指望这层“水幕”能困住对方,使出它的目的,是最好要在对方的身体周围制造出来一层束缚,以便阻止对方的元婴小人瞬移逃走。

    毕竟,对方肉身虽然受创严重,战力从元婴中期下降到了普通初期的水平,可元神没有受损,元婴依然是中期级别的,启动了瞬移之后,一旦周围没有能束缚或者延缓元婴小人瞬移的东西,元婴将直接瞬移逃走,王伦就是使出九牛二虎之力也不可能跟得上。

    这片“水幕”极速飞了过去,遭到了对方一股法力的轰击,无法直接将对方笼罩,王伦只有控制“水幕”在对方身体周围飞来飞去,寻找着机会。

    旋天矛的不断飞射,才是此刻唯一的攻击方式,也非常奏效,已经让对方在空中都只能是使出全力防御,而根本没有时间拿出传讯玉简通话,向同伴透露此刻发生的事。

    至于对方发出了示警的信号,恐怖法力在朗朗白昼的天空中爆炸,王伦并不在乎这个,

    他只会速战速决,别的修士看到信号赶过来时,他要么已经成功,要么就已经灭杀对手失败,不存在会被对方的帮手赶过来帮对方解围的可能性。

    李忠此刻很慌张,知道王伦会对自己痛下杀手,不可能留活口。从对方已经尝试用能量层笼罩自己的举动就能看出,对方连自己的元婴都想灭杀。

    “我很难突围,对方的飞行速度快过我,法力攻击也强过我。”

    李忠没有找到突围的办法,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是弃用肉身,催动元婴瞬移逃离,这个选择在现在施展时,能保证元婴脱身。要么是被动等待帮手过来。

    李忠非常不愿意现在就弃用肉身。一旦这么做了,元婴逃脱了之后,就算另外寻找了肉身夺舍成功,也要重新适应,重新开始修炼,极度痛苦!

    “叶长老他们,差不多和我同时出发,就算在路上会耽误一点时间,也不可能耽误一个时辰,应该很快就会赶到汇合点。”

    支持他选第二种选择的最大原因,就是帮手大概率会赶过来。

    何况,此刻他的逃遁方向,就是朝着飞龙城的。叶长老等四人带着鉴定师们从飞龙城离开后,赶到这里的汇合点,全程超过了一千里,路上肯定要飞行,而飞行必然是会直线飞行,所以他朝着飞龙城的方向逃遁,现在其实就在拉近和叶长老那群人的距离。

    “对,再等等,实在不行,再考虑放弃肉身。”

    李忠这样对自己说道。

    几秒钟后,李忠又直线逃遁了上万米,此刻靠着全力防御,身体没有再增加新的伤势。

    就在李忠以为自己的选择毫无疑问是明智的时候,下一秒钟,王伦控制的黑色长矛突然越过了自己,狠狠飞射到了前方,再猛地调转,矛头笔直朝着自己激射过来。

    李忠甚至都无法只采取正面轰击的方式就能化解这一击,毕竟黑色长矛来势汹汹,李忠只好催动法宝发出一束刀气拦截黑色长矛,身体同时朝上方升高,不敢直挺挺地撞上去。

    他希望尽量避免改变逃遁的方向,所以现在是通过升高和下降的方式来躲避黑色长矛的攻击。

    可王伦竟然就利用了这一点。

    下一瞬间,李忠哑然发现,那层“水幕”刚好从自己的头顶上方笼罩下来,虽没有和自己身体接触,只在离身体大概三四十米的地方形成了一个超大的“水球”,可这样也是将自己罩在了里面。

    想都不想,李忠赶紧催动法力朝四面八方激射,要将这层“水幕”毁掉

    ,不能让其罩着自己,以免需要放弃肉身催动元婴瞬移逃走时,元婴被直接拦截。

    可他进一步发现,自己的行动,都在王伦的考虑之中了!

    同样的数道法力从王伦那儿发出,直接将他发出的法力拦截住了。

    李忠只得催动法宝,发出了几十道刀气,要斩碎那层“水幕”。

    这时候王伦控制的旋天矛没有去阻拦,而是在李忠的前方连续点射,正前方,下方,上方,来回飞射,旋天矛将李忠朝前飞行的趋势彻底掐掉,李忠为了躲闪,被逼着朝一侧躲。

    “该死,他这是连环套!”

    自己被“水幕”罩住了,逃遁的方向也被迫改变了,现在李忠都能想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几十道刀气的确切碎了“水幕”,可马上“水幕”又聚合到了一起,因为王伦没有再让他有机会朝四面八方发出刀气了,他发出的能量全都用在了防御上面!

    李忠瞬间感觉到了危险。现在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十分危险。

    但哪怕都这样了,李忠还是没法下狠心舍弃肉身,仍然想着只要多坚持一下,说不定下一刻叶长老他们就过来了。

    王伦扇动黑色光翼,紧追着目标,在目标看不到的地方,万灵宝瓶悬浮着,随时准备飞出去。

    “这人还抱有侥幸心理,但对我来说是好事。”

    王伦通过目标人物还在苦苦防御,举动上没有果断采取变化,便确定对方没那种发狠的心思去放弃肉身。

    如果这时候对方抛弃侥幸的心思,全力控制元婴逃遁,最起码越早启动,逃脱的机会越大。

    不过王伦也能理解对方的心理。这里离飞龙城不远,奇珍阁的四大帮手又朝这里赶过来,换做是自己,也许自己也不想放弃苦苦修炼多年的肉身,而会想着再多坚持一下等待帮手来临吧?

    说到底,舍弃肉身的代价极大极大,大到了任何一名元婴中期修士都绝不想去做这种事。修士的一身修为就是自身的命和魂,舍弃掉需要莫大的勇气。也只有在几乎确定走投无路的时候,才会去做这事。但也许恰恰是到了那个时候,什么都晚了。

    王伦抓紧时间猛攻,当旋天矛的狂烈攻击让目标在抵挡了将近半分钟后,目标终于“失手”,一条腿被旋天矛擦伤,受的伤不重,却能让目标心惊胆战。

    下一刻,旋天矛再度飞射过来,与此同时,王伦悄然将万灵宝瓶投掷了出去,就好像在用法力猛扔一件暗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