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郭群其提到了,这次杀死李忠夺走破空神石的人,可能就是幕后主导千灭灵剑离奇回归灵界的人。

    这话一出,御兽宗的宗主师元朗就皱眉道:“郭宗主,这话说出来会扰乱大家的心啊!不至于这么凑巧的吧?”

    师元朗觉得郭群其就不应该说出这话来。

    无的放矢不说,关键还有,会让大家不由自主去思考,去怀疑,进而担心和忧愁。

    而实际上,千灭灵剑的事,现在都没有一个定论,背后有人主导这事只是猜测之一。

    所以师元朗接着道,“若是现在找到了证据,或者发现了幕后之人的蛛丝马迹,将幕后之人和这次的凶手联系到一起,倒也说得过去。”

    郭群其认真沉吟片刻,点头:“师宗主说的有道理,那就不提这个了,但查找凶手的事,依旧要死命去做。”

    “这是当然。”

    “找不到也要找,破空神石丢失了,就得设法找回来。”

    十二名宗主也不是只口头上说一说,马上就有新的指令产生,向下层发出。

    具体的指令就是,调动十二大宗门的一些结丹境修士,一些擅长搜集情报的人,再加上十二大宗门附庸势力里的元婴和结丹修士,一起查找线索。

    凶手既然是买家之一,那肯定是从飞龙城的其中一扇城门进来的,进来后也许去过客栈,也许去过茶楼,甚至是青楼,也一定去过飞龙拍卖行,最后肯定也是从某扇城门离开的,在凶手逗留飞龙城内的一天多或者两天多的时间里,凶手必定在城内留下过足迹,也肯定有人见过这凶手。

    根据这些来查找线索,不说一定能成功,但查找的办法就得是这个。

    当然,还会有人在飞龙城外的大片区域内,继续调查最近是否有陌生的元婴修士出现过。只不过这种在外围找人的方法,在之前的一天时间里已经差不多被证明没用,所以重点肯定还是在飞龙城内的搜查。

    指令下达了出去,十二名宗主没有马上散开,各自的心情都有些沉重,师元朗忍不住说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最近像是到了动荡之秋,看起来都好像灵界要变天了一样。”

    郭群其也有类似的感觉,但还是反驳:“之前师宗主劝我,现在自己倒是说扰乱大家心绪的话了。”

    师元朗只是苦笑了一下。

    莫长风出声:“是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最近的怪事,都是敌人在暗处,没付出什么代价,就让我们焦头烂额。而且诸位可否发现了,敌人并不是直接和我们硬碰硬,纯粹就是让我们担心、惶恐。”

    “我也这么想的,”苏千畴深有感触,“千灭灵剑的事,找不出幕后的主导,破空神石的事,搞不好也找不到暗中的凶手,还有以前咱们设计将反贼势力一网打尽的事,明明计划周全,看着不可能出问题,可还是莫名其妙就被真反贼看了出来并且顺利逃过了我们的打击,搞的现在三股反贼势力仍然在恶心着我们。这三件主要的怪事,若说给我们十

    二大宗门造成了多大的损伤,压根没有,可就是让我们的心变得杂乱,让我们不得不分出很多的人力和精力去疲于应对。”

    千灭灵剑的事,导致他们不得不将时空城的防护程度提升,不得不派出元婴修士去查找线索,且至今都不敢停下来。

    找不到线索的话,应该是一直不会停下来了的,毕竟这事牵扯到了下界可能有强者潜入了灵界的事,容不得他们随随便便停止调查。

    反贼的事,虽然现在反贼们蛰伏下来了,看着像是被吓破了胆,可一日不将这些反贼清除消灭,他们就一日无法安心,会感觉一根刺卡在了喉咙里面,如鲠在喉。

    破空神石的事,如果追不回破空神石,那也意味着他们还要担心凶手拿着破空神石是不是准备对付时空通道,这也会让他们不得不提升对时空通道的保护强度。

    “既然莫宗主这么说了,相信诸位的感觉和莫宗主也是一样的,不妨认真讨论一番,这种种怪事是否是同一批人所为?敌人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苏千畴趁势询问。

    苏千畴首先也是疑惑,想搞清楚。其次还有着自己的小心思。

    那一片破空神石是奇珍阁搞丢的,事后奇珍阁肯定会遭到针对和惩罚,现在趁着机会干脆将弄丢破空神石的一部分责任,推卸到幕后势力的身上。这样一来,奇珍阁担的责也就会相应少一点。

    而其他宗主没心思去揣测苏千畴的想法,都在想着这种种怪事。其实他们以前就各自想过了,但还没有聚在一起将三件怪事放到一起讨论过。

    “这三件怪事,彼此看着没有关联,硬要牵强附会的话,可能就是导致的后果都是让我们调动了人力去忙以前不需要去忙的事情。那这么做,似乎也没有多大的意义啊。”有人说道。

    如果说这么做是要调虎离山,趁着十二大宗门的部分高手被调走了,要对他们发动攻击,其实说不过去,因为三件怪事发生的间隔时间有点长,不像是一个整体的计划。

    “如果说敌人的目的,是要让我们的高手更加疲累,长期下来,还是有影响的。”有人开口,“也许敌人就是弄了一个长期的计划,让我们疲于拼命,逐渐陷入深层次的疲惫状态,方便他们发动最后的攻击。”

    “要照这么说,敌人下了一盘很大的棋,最终目的是毁掉时空通道,让我们十二大宗门得不到下界的修炼资源,掐断我们壮大下去的机会。”苏千畴倾向于这么理解。

    接下来其他人也发表看法。因为没有证据在手,无法将三件怪事统一到一起,他们的看法也只可能是一种种的推测。

    推测来推测去,认为敌人的目的,最大可能就是要毁掉时空通道。

    “真要是这样,和十二大宗门没有联系的那些势力以及散修,就是我们的敌人。这个大家都认同,我突然觉得,我们内部是否有人叛变,要不要暗中调查?”天媚司的宗主黄水盈眨动着美目,突然出声。

    “要查,包括这一次李忠被杀,凶手是买家之一,而我们这些宗门

    内,有修士也参加了拍卖,可能其中之一就是凶手,待飞龙城内的搜查结束,倘若没有发现线索,我们就要将拍卖会举办前后不在宗门内和时空城内且没在执行任务的元婴修士,整理出名单,对照着名单,挨个进行调查。”苏千畴挑明了说。

    这做法,他本来打算等飞龙城的调查结果出来了后再倡议去实施的,现在黄水盈提到了这个,他干脆就直说了。

    “没问题,很多年没有这么做了,也许宗门里面就出了这样的毒瘤,是要严厉整顿了。”郭群其认真点头,“诸位应该也懂的,不要徇私,要保证名单完整。”

    他怕有的宗门选择故意隐瞒不报。比如有的元婴修士在休假,却故意不将其放到名单上,免得惹来这人的不快,或者是影响这人接下来的办事效率,总之,就不能出于自私的目的去做这种事,要一视同仁。

    “这是自然,徇私有可能就是在间接地助纣为虐,万一诸位徇私的对象恰恰就是隐藏在你们宗门内部的毒瘤,到时候遭到反噬的也是你们宗门。”莫长风毫不客气,冷冷说道,“万剑门铁定不会这么做,诸位宗主也别犯错,若是事后发现有宗主故意徇私,隐瞒不报,就别怪我不客气!”

    这话说的是让人不爽,但也是这个理,起码没人愿意在这时候冒着被其他人打上徇私标签的风险,跟莫长风针锋相对。

    “这事就这么定了,再回到之前黄宗主说的问题,”郭群其俨然带头人的身份,“三件怪事有没有内在的联系,还不清楚,但我们已经通过反思,发现最近调动的人手尤其是元婴高手太过频繁,让留在时空城内的元婴修士的休息时间减少,逐渐会陷入疲累,这一点需要改变。至于怪事背后的真相,慢慢挖掘吧。”

    “怎么改变?”有人询问。

    至少今天十二名宗主齐聚一堂,正式讨论三件怪事对十二大宗门的影响,讨论有收获。

    收获就是,要未雨绸缪,减少己方的高手的消耗。

    “简单,”郭群其很自信地道出了解决之道,“将更多的宗门纳入我们的附庸势力的范围内,这些宗门内的好手,自然归我们驱使。”

    “可这么做,必须提升他们的待遇,这容不得作假,不是靠画饼就能实现的,我们可以收获新的人力,却要付出更多的财力。”有宗主想要只得好处,而不付出代价。

    郭群其当即提醒:“哪有这等好事?若有,诸位可以说出来,能做到的话,肯定好。”

    “嘿嘿,这自然是不可能两全其美的,我的意思是,看有没有其他的办法减少元婴修士的疲累。”那人笑着道。

    “一直以来,全灵界超过七成的修炼好苗子,都进了我们十二大宗门以及附庸势力中,再加上我们还会去其他势力物色修炼精英,将其挖到我们的阵营中,这是最好的补充我们人手的方法,但这方法只适合拿来长期使用,因为长期坚持下来才会有收获,可现在没时间徐徐图之了,我们亟需新的人手加入,只能是强行掠夺那些势力的人才了。”郭群其不觉得还有比自己的办法更好的办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