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公元2023年。

    5月1日。

    上午十一点。

    华夏西北部的一个偏远的地级市‘景山市’。

    南风街集市。

    今天是劳动节,集市热闹异常,行人如织,街道两旁一溜摆摊的摊主,热情的招呼着来往的顾客,他们面容和蔼,但是眼中却闪着丝丝精明,准备乘着节假日狠狠地赚他一笔。

    这个年代,电商虽然抢占了越来越大的零售份额,可是也取代不了人们逛街的乐趣,实体店有着网店无可替代的体验感,让这些摊主们有了生存空间,因为在这里可以感受到久违的‘人气’。

    熙熙攘攘,热热闹闹。

    一种集体归属感油然而生,人本身就是群居动物。

    炙热夏日,酷热难耐,姑娘们都穿的比较少,热裤短裙,好不诱人,对于某些‘无良商家’来说,这是一种美丽的风景。

    这不,当场就抓到一个。

    “两位妹子,要买内衣不,我这里都是厂家直销,质量有保证,童叟无欺,新款新货,买两件打五折哦,多买多送,是不是很心动啊。”

    一个有点胖胖的摊主,对着路过的一对姐妹花热情的招手道,眼睛笑的都眯成了一条缝。

    不过这胖子白白净净的,笑起来并不猥琐,眼神也很清澈,反而有点邻家大哥的感觉,倒也没有惹人反感。

    “呸,流氓胖。”

    那姑娘丢下一句刚起的‘昵称’,羞红着脸,就牵着同伴向前走了。

    然而胖子的笑容没有丝毫收敛,反而哈哈大笑起来,他很喜欢这‘昵称’,绕过摊位,走到摊子前面,向着两个姑娘离去的方向大声喊道:“妹纸,别走啊,我这肯定有你们的SIZE。”

    听到这话。

    路人纷纷转头,满脸诧异地看着这个不仅人胖,连胆也‘肥’的摊主,又看了看那两个姑娘的背影,心头送上了一句:禽兽。

    听到胖纸这话。

    那两个姑娘走得更快了。

    要是有人在她们旁边,可能还能听见其中一个姑娘夸这个胖纸并不惹人厌,当然,还送上了一个‘死肥宅丝’的评价。

    “齐胖子,你这么明目张胆调戏路过的姑娘,欺骗消费者,也不怕被人当街打得更胖了。”

    名叫齐胖子旁边的一个中年大叔忍不住笑了起来,心中不不禁叹道:年轻真好,能这么肆无忌惮地挥洒那‘无处安放’的荷尔蒙。

    齐胖子嘻嘻一笑。

    “刘叔,这怎么可能,我做的是正经生意,价格公道,哪里欺骗消费者了?”

    这话一出。

    中年大叔嘴角不自然地抽了抽,心头好似有点堵得不行,看了看胖纸的商品,忍不住笑骂道:“卧槽,你妹的,你特么卖的是短袖衫,算什么内衣。”

    “嘿嘿,我这短袖夏天穿外面,冬天不就穿里面当内衣了嘛,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刘施主,你着相了。”胖子毫无羞耻感地狡辩道,还做了一个和尚的单走作礼。

    听到这话,中年摊主心头又补了一句:着相你个串串个蹦得儿,你赢了,在通向无耻的道路上,还是和年轻人竞赛不过啊。

    见自己‘感化’了面前的刘叔,让其无言以对,大彻大悟,齐胖子心头一阵得意。

    齐胖子又转而对旁边摊位的一个年轻人道:“林山,你说是不是,我这短袖衫冬天当内衣穿怎么了,是不是很合理,也很合逻辑,我冬天都是这么过来的。”

    中年摊主又被噎住了,还真是,西北地区,冬天是有暖气这种东西的,家里的温度和夏天差不多,在家穿个短袖短裤,并不是什么奇事,外面套上两层直接出门的也大有人在。

    林山。

    是齐胖子旁边的摊主,二十多岁的样子,正坐在一个迷彩色躺椅上发着呆,这样的情况,从早上一直持续到现在,齐胖子已经问了好多次了,可是林山都是说:在想中午吃什么。

    想吃什么?

    用得着想一上午吗?

    你的理由还能再烂一点吗?哥们儿好歹是智商为正的生物,但是看林山一直心不在焉的,可能心情不好,齐胖子也没反驳。

    只见名叫林山的青年,面前的摊位上摆着一个个刀具。

    多功能军刀、菜刀、弹簧刀、美工刀、匕首、铅笔刀、指甲刀、掏耳勺之类的全都有,相当的‘齐全’,出个门,‘修身’和‘防身’的装备都有了。

    一站式配齐。

    被叫‘林山’的青年抬头看了看笑的很是开心的邻居,一脸茫然道:“你刚才说了个啥?”

    胖子直接黑着脸,不得不重复一遍。

    听完之后。

    林山直接送去了一个大白眼,低头假寐,不理这家伙了。

    胖子名叫齐瑞,摆摊上是他邻居,住的地方也是邻居,合租的一个一套二居室,今天凌晨三点多他们就来这里占摊位,可惜了,还是没有占到多大的地方,只有三米宽,因为还有比他们还早的,昨晚就在这等着。

    大家为了生计,也是不容易。

    没办法。

    两人只好挤一挤,本来一人一米五的地儿,但由于齐瑞卖的东西需要挂起来,不仅占地,而且多,因此林山只要了一米宽的地方,剩下的两米给了齐瑞。

    反正也不影响他的生意,或者说,从早上那一踉跄的精神恍惚之后,林山就再没在乎过眼前这点生意,爱买不买,谁要顺手拿了他都没兴趣去阻止。

    因为他的灵魂来自两百年后的2239年,也是自己,并不是占了别人的身体。

    没错。

    林山重生了,回到了自己二十五岁的年华,此时的他正值青春不年少,现在还是一个‘自由职业者’,大学毕业之后就回到了景山市,开了一家专卖刀具的淘宝网店,但是网店的生意基本没有,因此他每天也会出去摆摊,每月会来两次南风街集市。

    为什么不找工作,只是因为他不想受到约束而已。

    林山天杏好静。

    只喜欢默默地做事情,想去哪里,不用担心没时间,不用请假,睡觉可以睡到自然醒,他年轻的时候相当的散漫,直到后来加入军中,为国效力,他才慢慢的改变了生活方式。

    因为没的选择。

    异兽入侵。

    为了身后的家园,为了书中那句‘匹夫有羽’,他响应国家的号召,放弃现在的生活方式,参加到对抗异兽的前沿战场。

    和平年代。

    他可以散漫地生活,可以事不关己地随波逐流。

    但是战争年代。

    林山决不会吝啬为了自己的家园献出生命。

    这就是林山。

    重生前,对时任地球联邦少将,兽星-西北战区的副总指挥官,即将接任西北战区总指挥官、授衔中将的林山来说,这一切,也是那么的不可思议。

    比异兽入侵还来得不可思议。

    异兽入侵那至少还是空间层面的,他学过物理,还能理解一点,而这可是时间层面的东西,那是两百年后人类都无法摸到边角的东西。

    他记得当时在兽星的西北战区,人类士兵和数以千万计的红栖巨蚁干仗,每一个红栖巨蚁都比马还大,虽然名字中带着‘蚁’这个字,可是长相和地球上的蚂蚁并不一样,只是都是多足,族群关系和地球的蚂蚁类似,才取的这个名字。

    当时炮火纷飞。

    各种大型武器像是不要钱一样,从弹药库搬出来,疯狂地砸向红栖蚁群。

    地面的泥土地被密集的炮火犁了一遍又一遍,壳肉横飞,到处是绿色的血液,可是红栖巨蚁却好似无穷无尽一样,从满是参天大树的兽星森林中疯狂涌出。

    举目天边。

    尽是战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