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和老爸老妈,以及孙福民老师、邹金童一起吃了一顿丰盛的年夜饭,这个年也就算过去了。

    正月初一在家里好好休息了一天,初二又跟老爸老妈回乡下去给爷爷奶奶、姥爷姥姥拜了年,到了初三一大早,向南就离开了家,赶到姑苏那边去参加覃小天的婚礼去了。

    在姑苏待了一天,第二天,他又马不停蹄地赶到了康正勇老家,参加了康正勇的婚礼。

    在康正勇家里过了一夜之后,谢绝了康正勇和他爸妈的热情挽留,向南回到了魔都的家里,稍稍收拾了一下行李,连一口气也没歇,就打了个车直奔魔都国际机场,赶往京城去了。

    他每年春节期间都要去一趟京城给那些老爷子们拜年,今年当然也不例外。

    一通劳碌奔波,等向南再次回到魔都时,公司已经正式开始上班了。

    这一天早上,向南刚刚回到办公室,许弋澄就很快找上门来,对向南说道:

    “老板,建筑公司已经确定了,是闫氏集团旗下的田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闫氏集团旗下房地产开发公司的楼盘,大多都是由这家公司来承建的,除此之外,它还承建过其它的一些大型建筑工程,实力肯定是足够的,而且工程报价方面也比较低。”

    向南开玩笑似的问道:“你没拿什么回扣吧?”

    “给我回扣,还不如直接让闫君豪来给你打个招呼呢。”

    许弋澄撇了撇嘴,说道,“不过我估计,这家公司应该是闫君豪授意过来投标的,看样子,人家根本就没打算从咱们这里赚什么钱。”

    “只要工程建设质量没什么问题,其他的都是小问题。”

    向南想了想,笑着说道,“既然建筑公司已经定下来了,那你们就可以跟对方商量一下,尽快进场动工吧。”

    “好,其实主博物馆的工程量并不大,主要还是园林建设这一块,估计会比较耗时间一些。”

    许弋澄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又说道,“对了,那三栋徽派古建筑,咱们是不是也该请古建筑修复公司的人过来重建了?”

    “太早了点吧,还是等主博物馆建成以后再说吧。”

    向南想了想,说道,“要不然,到底都是坑坑洼洼,泥泥水水的,太脏了点,也容易妨碍施工。”

    “行,那我知道了。”

    许弋澄点了点头,说道,“那就等过一段时间再说。”

    两个人又聊了几句公司最近一段时间的业务安排后,许弋澄便匆匆离开了,他要忙的事情还很多,除了筹建博物园的诸多事务之外,还有各个修复室的日常业务也需要他来处理,基本上一天到晚都有忙不完的活儿。

    许弋澄离开之后,向南就从办公桌边上取来了一个包裹,这是从F国巴里斯邮寄过来的,想来应该就是加利特先生之前说的那幅用来交换两件拼合瓷器的古画。

    将包裹打开,里面果然是一件长条形的红木古董盒,向南将古董盒放到面前的办公桌上,伸手将盖子打开,从里面取出了一幅卷成卷轴的古画来。

    向南解开古画上系着的带子,将这幅古画慢慢摊开来。

    古画摊开后,在引首处,可见四个端庄秀美、隽永俊雅的行楷大字“松崖别业”,右边有小字落款“西崖”,下钤“宾之”、“大学士章”两枚朱文方印。

    这落款的“西崖”,是明代内阁首辅、诗人李东阳的号,这就意味着,“松崖别业”这四个大字就是李东阳书写的。

    引首右边的图幅上,右侧危崖耸立,峭壁如刀削斧劈,山石嶙峋,墨色浓重。

    在山崖上壁,有一棵松树横生而出,枝叶如盖,松崖下方的平台处,有两间瓦舍前后排列,门扉敞阔,屋内有两个石墩,还有一扇水图屏风。

    屋子后面栽种着一片翠竹,亭亭玉立,枝叶繁茂,院子里有两个童子,一个身穿橙色衣服的童子正拿着扇子向茶灶扇火,一个身穿蓝色衣服的童子则端着茶水往另一边的凉亭前行。

    除了这两个童子外,还有一只白鹤正在前方低头觅食,对前方的蓝衣童子毫无所觉。

    在画面中部有的水塘边上有一个凉亭,一长须男子身穿便服,手里拿着羽扇正在倚着栏杆观赏水塘里的荷花,凉亭当中各有一张书案和一扇山水屏风,书案上有笔墨纸砚。

    在画面左侧,则是远山缥缈,云树朦胧,笔墨秀润,一股水流从山中缓缓流淌而来,流入水塘之中,近山之处岸边有矮屋几栋隐于树林之间,远处则有高楼耸立。

    在这幅古画的卷后,则有唐寅自题的诗句,“翠竹并奇石,松崖留古柯。残荷水亭坐,秋思兴如何?”再下方,则是唐寅的落款及钤印。

    《松崖别业图》手卷,是唐寅在正德戊辰年(1508年)九月所作,当时他39岁,正处于书画技法过渡期,因此,为了追求技法的融合,在这幅画中尝试了多种画法,甚至还融入了最是显而易见的书法。

    在这幅画的前段,山石的皴法,用很整齐的“排砍”画法画出,烘染得体,与李唐、周臣十分接近,没有脱离南宋画法的藩篱,但也绝对没有画家习气。

    在后半段,江水开阔,远山雾霭,画面上留下大片的空白,这种构图与沈周的画法十分接近,但通观全图,又要比沈周画得更为精细,用笔又比周臣含蓄,这正是唐寅介于沈周、周臣之间的一种画法。

    《松崖别业图》的整幅画面,前实后虚,苍老而又秀润,毫无尘俗之气,唯见书卷气息。

    这幅古画,前面以周臣画法开卷,后面以沈周笔法结尾,这种画法在明代诸多画家之中,也只有唐寅一个人能做得到了。

    “不愧是鼎鼎大名的唐伯虎啊,这幅古画当得上是国宝级文物了。”

    向南将唐寅的这幅《松崖别业图》手卷从头到尾细细地鉴赏了一番,也忍不住赞叹出声。

    与此同时,他更是佩服加利特这个F国小老头了,连这幅古画都舍得割爱,这小老头也不是个一般人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