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你说什么?”冷月见还是不相信。

    少谦竟然让她亲自过去一趟?

    她可是慕少夫人!

    有什么事,不过是一点小纠纷而已,就让她亲自过去一趟?

    他难道就为了这点小事,让她劳师动众的折腾?

    心思百转千回,不过短瞬间,冷月见敛眉,不语。

    几秒后,才吩咐,“吩咐司机,一会出发。”

    “好的,少夫人。”

    姜樱觉得冷,冷枫便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披在她身上,两人就坐在椅子上,肩并着肩。

    折腾到现在,姜樱累极了,冷枫摸了摸她的脑袋,心疼了,“累的话,就靠我肩上休息一下。她们到了,我会叫醒你。”

    “嗯。”姜樱脑袋靠在他肩膀上,眼睛缓缓闭上。

    不知道睡了多久,嘈杂的动静,将她吵醒。

    睁开眼,姜樱看到不远处,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在迎接着谁一样。

    动静很大。

    “谦少,您来了。有什么事您尽管吩咐一声就好,不必亲自过来一趟,您这不是折煞我们么?”

    慕少谦一身剪裁合体的定制西装,黑衣黑裤,内着白色衬衫,严谨又优雅,他精致的五官,俊美又矜贵,周身散发着与身俱来的贵气,和一种上位者的不怒自威。

    他单手插在裤袋里,一手轻抬,眸色温和了几分,“你们忙自己的,不用顾忌我。我过来,看看我太太。”

    “少夫人也来了?”

    不知道是谁问了一句。

    慕少谦侧头,看向吴秘书,吴秘书立即接话,“少夫人应该快到了。”

    “谦少,少夫人还没到。不如您先到我办公室休息一下,喝杯茶?”

    “不必了,你们忙。我随处看看。”

    众人散去。

    慕少谦身边只有吴秘书跟着,警卫都在外面,没有他的允许,都没进来。

    忙了一整天,临时得知出了这种事,慕少谦只好亲自过来处理,以免冷月见打着慕家的名号,做些擦边的事。

    他有些疲惫,指腹按了按眉骨,抬眸望去。

    姜樱在他看过来的时候,先一步移开目光,慕少谦看到了不远处,坐在椅子上的两人。

    她脸上有伤,白皙的皮肤上,伤痕青青紫紫,看起来特别吓人。

    那张小脸,也肿得很高,脖子上,还有一天天细密的红痕,像是尖利的指甲狠狠划过一样。

    身上披着一件男士西装外套,她整个人处于虚弱的状态,靠在冷枫肩上。

    “部长,那边有椅子。”吴秘书说。

    冷枫和姜樱身边,恰好还有三张联排椅子。

    过去坐,意味着要坐他们身边

    思绪微转,慕少谦烟瘾犯了,他摆摆手,“我出去抽支烟。”

    露天的院子里,慕少谦刚点了一支烟,抽了几口,缭绕的白色烟雾,萦绕着他俊美的脸,那微眯起的眼眸,带着几缕分辨不清的异样情绪。

    “老公!”

    冷月见的声音从身后响起,他还没转身,她便已经冲了过来,从身后紧紧抱住他。

    来之前,冷月见心里很委屈,凭什么啊!

    她堂堂慕少夫人,竟然为了这点芝麻绿豆大的小事,要亲自过来一趟。

    见到他时,所有的委屈便全都消散了。

    他还是爱她的,否则,怎么会也亲自过来一趟?

    不就是担心她一个人会害怕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