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夹着烟的手,拿开一些,慕少谦垂眸,看着环抱在腰间上那双手,她的脸,紧紧贴在他背上,声音里是有着说不出的甜蜜。

    脑海里,浮现出姜樱那张受伤的脸。

    在过来的途中,吴秘书已经把警方了解的情况,大致都告诉了他。

    所以,在商场里起冲突,她也有责任。

    她那些狐朋狗友,他早就警告过她,不要太频繁来往,那些人并不是什么值得深交的朋友。

    一群人带着目的接近她,平日里就充当她的狗腿角色,受她驱使。

    长此以往下去,只会助纣为虐。

    微凉的大手,掰开了冷月见的手,慕少谦转身,高大的身躯,瞬间将光线遮挡,他逆着光低着头,那双幽冷的眸子,看了过来。

    呼吸一窒。

    冷月见不由得攥紧了手,挤出一点笑,“老公,你怎么了?”

    “今天的事,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

    “今天什么事呀?”

    她仰着脸,一脸迷茫,似乎真的不明白今天在商场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月见,这里不是慕家,一会儿该说什么,该做什么,我希望你能明白。”

    慕少谦深吸一口烟,移开目光。

    “老公,我当然知道这里是警局,你放心吧,我没做过的事,是不会承认的。更何况,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今天我早就走了,后面发生的事,我一概不知道。”

    都到这个时候了,她还在撇清责任。

    慕少谦不想再多废唇舌,下巴微抬,示意她进去。

    愣了一下,冷月见伸出手,抓住他的袖子,委屈又有点期盼地问,“你不陪我一起进去么,老公?”

    “不了。”

    眸底划过一抹失望,她一个人很害怕,身为丈夫,他就不能多替她考虑考虑么?

    他不在场,那些人为难她怎么办?

    “进去吧。”慕少谦见她不肯动,又催了一句,“他们已经等你很久了。”

    咬着唇,冷月见收回目光,转身就走。

    “慕少夫人,这边请。”

    她一踏进室内,就有人在等着她,给她引路。

    余光一扫,她看到了姜樱和冷枫。

    “等一下。”她对着引路人说。

    靠在冷枫身边,暂时得到了一点安宁,一阵高跟鞋的声音,在面前停下。

    紧接着,便是冷月见那熟悉的带着嘲讽的声音响起

    “怎么伤得这么重?那还不去医院住院,呆这干什么?”

    冷枫拧眉,一脸不悦:“堂姐,你这话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怎么,生气了?”

    “你不会说话可以闭嘴!”

    “呵,让我闭嘴,不如先让你身边这位,少出现在我面前碍眼。”

    冷月见连表面的和善,也不愿做样子了,这番话,跟撕破脸没什么差别。

    腾地一下,冷枫站起身,捏紧拳头,恶狠狠地质问,“凭什么?”

    “就凭我是”

    姜樱抓住冷枫的袖子,站起身,替冷月见把话说完,“凭她是慕少夫人,她动动嘴皮子,我们就没办法在京都好好活下去。”

    刚才在慕少谦那受的委屈,这会儿听到姜樱这么有自知之明的话,冷月见心里可算是舒坦了一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