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她冷哼,露出一抹满意的笑,“算你识相。”

    冷枫被气到了,要跟她争论,姜樱死死拉住他,暗暗摇头,示意他不要冲动。

    冷月见的身份摆在这里,更何况慕少谦也在。

    很明显就是来给她撑腰的。

    这个时候激怒她,没有任何好处

    冷月见目的已经达到,她扬唇笑笑,转身离开。

    “你先坐,我去趟洗手间。”

    冷枫握住她的手,“要不要我陪你?”

    “不用,我知道洗手间在哪。”

    姜樱在洗手间里,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手指轻轻触碰被打得红肿的脸,刚碰一下,就痛得她倒抽一口冷气。

    “嘶”

    放下手,她抿着唇,眼里有了泪意。

    女孩子都爱美,如今脸被打成这样,她也难过,可是却不敢在冷枫面前表露太多,怕他生气。

    更怕他冲动

    拧开水龙头,洗了手,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勉强挤出一点笑。

    “姜樱,要坚强啊。”握紧拳头,她给自己加油。

    慕少谦颀长的身躯,靠在走廊的墙壁上,他似乎已经等了很久,在她出来的那一瞬间,如寒潭般的深眸,便看了过来。

    姜樱脚步微顿。

    继而,便目不斜视地走过去。

    “等一下。”

    男人低沉的嗓音,如上了年份的美酒,醇厚,又低沉,十分的性感撩人。

    若是在以前,姜樱已经会深深沉迷,现在不会了。

    她没停留,继续往前走。

    慕少谦直起身,长臂一伸,扣住她的手腕就把人往自己怀里拉。

    “姜樱。”

    他叫她。

    姜樱被迫撞进他怀里,抬起头,眸底闪现出愤怒的火花。

    “慕少,请自重。”短短几个字,她从齿缝中挤出来。

    夹着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愤怒。

    “我有几句话要跟你说。”

    姜樱大概明白了,他这次来,不就是为了给冷月见撑腰的么?

    刚才冷月见已经在她面前耀武扬威过了,他大可不必再亲自前来警告她。

    不由得冷笑一声,姜樱冷声说,“如果是为了给慕少夫人撑腰,慕少大可不必亲自来说,刚才慕少夫人已经警告过我们夫妻俩。您放心,我们夫妻俩就是普通人,这辈子就没敢想过与权贵为敌。碍了你们的眼,我深感抱歉。”

    慕少谦看着她一脸的伤痕,明明已经够狼狈了,偏偏那双眼眸绽放出的坚韧光芒,让他无法忽视。

    她似乎扯到伤口了,秀气的眉紧紧拧在了一起,红唇微张,一声几不可闻的抽气声,从她嘴里发出。

    他抓住了重点。

    冷月见警告她?

    “月见警告你什么?”

    姜樱目露嘲讽,不想回答。

    他低头,声音不自觉放柔,“告诉我,她都跟你说了些什么?”

    攥住她的那只手,迟迟没有松开,他低下头,更是拉近了彼此之间的距离。

    这种距离,已经远远超过男女之间的安全距离。

    姜樱浑身僵硬,心生抵触,“慕少,男女有别,放开我!”

    慕少谦眸色几经流转,墨色般的暗涌,渐渐退去,她就像一只浑身竖满了刺的刺猬,让人无法接近。

    “你误会我了。”慕少谦没松手,兀自解释,“我不是来警告你的,只是想替月见说一声抱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