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慕少谦的声音,一字一句落在她心里,惊起波涛骇浪

    “你该打的人,是我,不是她。”

    冷月见泪水从眼眶滑落,她一脸震惊不敢置信的盯着慕少谦,这个优秀得无与伦比的男人,是她法律上的丈夫,是她的枕边人。

    听听,他在说什么?

    到了现在,他还在偏袒姜樱那个贱人!

    她就知道,姜樱不会轻易死心!

    哪怕嫁不了他,也要嫁给冷枫,成为冷家的媳妇,存心来恶心她。

    更可怕的是,她心机深到通过冷家的关系,近水楼台接近慕少谦。

    从得知冷枫娶了姜樱的那一天起,冷月见就知道,身边埋着一个不定时炸弹。

    在某个时刻,会爆炸,把她炸得翻身碎骨。

    “所以”冷月见流着泪,身体控制不住的轻颤,“你还爱她,是么?”

    这个问题,慕少谦不想回答。

    他眸色微敛,“政务厅还有个会,一会警卫送你回去。”

    不是商量,而是通知她。

    不等她回答,慕少谦便转身离开。

    “老公!”

    终究是不甘心,冷月见捏紧拳头,对着那高大的背影大喊,“慕少谦!你回来!”

    男人身影,很快便消失在她视线里。

    浑身力气被抽空,冷月见站立不稳,双腿一软,狼狈跌坐在地。

    她用拳头,一下下捶打着地面,仿佛不知道痛一样。

    眼里,迅速充满血丝,猩红的一片,可怖极了。

    “姜樱,我不会放过你的,绝不会放过你。”

    “当初你就赢不了我,现在更不可能赢!”

    “等着吧,我会让你体会掉入地狱的感觉。”

    …

    从警局回家的路上,冷枫一语不发。

    姜樱一直小心翼翼观察着他,耐心解释,耐心的哄他。

    深怕他情绪不稳,受到刺激。

    到家了,他也没有其他反应,她的心稍稍放下来了一些,刚踏进室内,准备换鞋。

    洪雪玲穿着一身睡袍,抱着胳膊,脸色不善地走到她跟前,“还知道回来?”

    一听到婆婆的声音,姜樱条件反射地直起身,“妈,还没睡么?”

    她的脸,映入洪雪玲眼中,吓了她一跳。

    洪雪玲的嫌弃,没有丝毫掩饰,上下打量着她,“你这脸是怎么回事?被人打了?这么晚不回家,做了什么遭人恨的事被打?”

    姜樱咬着唇,告诉自己,要忍耐。

    一旁的冷枫,冷冷出声,“妈,樱樱被人打了,你不清楚事情原由,就把问题归咎到她身上。不关心她没关系,但是,别给她头上乱扣帽子!”

    “冷枫,你在说什么?”洪雪玲气急败坏,“怎么跟妈说话的?”

    “我累了,上去洗澡。”

    懒得再看她一眼,冷枫绕过她直接上楼。

    儿子走了,洪雪玲就把气撒在姜樱身上,她一转头,怒气冲冲的质问,“是不是你在我儿子面前挑拨离间?他以前从来不会顶撞父母,自从娶了你以后,他性情大变!完全变了个人!”

    “妈,我没有挑拨离间。刚才是你这么说,冷枫才生气的。”姜樱觉得很无力。

    结婚之前,她以为结婚只是两个人的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