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江风温柔吹拂在脸上,耳畔,是他磁性而低哑的嗓音。

    在她耳边低语,带着丝丝卑微祈求。

    稚宁微微抬起头,措不及防,撞进他眸底深处,男人漆黑深邃的眸子,有一层暗光浮动,是她看不懂的深沉,下巴被他轻轻捏着,稚宁只能仰着脸,望着他。

    怀里的她,满是易碎感,浑身都笼罩着一层淡淡的哀伤,她应该是想起了那个流掉的孩子。

    千错万错,都是他的错。

    很遗憾,他们的第一个孩子,没能平安的来到这个世界。

    没能看一看这个世界的繁华,没能看一看自己的爸爸妈妈。

    “宝贝,别这样。”慕少言低着头,额头跟她相抵,嗓音沙哑,“你这样我会害怕,害怕风一吹,你就走了。你就不要我了。”

    “如果我不要你,你打算怎么办?”

    稚宁眼眶红了,洁白的牙齿咬着的唇瓣,泛起了白。

    捏住她下巴的手,蓦然松开。

    慕少言眸底墨色龟裂,有丝丝缕缕痛楚透过缝隙迸射开来,他后退了一步,“真的不要我?”

    他现在一定很难过吧?

    也好。

    让他也体会一下难过的情绪。

    就像她当初一个人面临着流掉孩子的痛苦。

    她唇角僵硬地扯了扯,扯出一抹苍白又淡然的笑,在他的目光注视中,轻轻点了一下头。

    下一秒,她呼吸一窒。

    扑过去要抓住他,抓到的,却是空气。

    男人颀长的身躯,终身一跃,跳入了深不见底的江水里。

    噗通一声,溅起无数水花。

    她死死抓着江堤护栏,盯着江面大喊,“慕少言!”

    江面很快便平静了。

    他始终没有浮出水面。

    “慕少言,你在哪?快上来,听到没有?”

    她吓得大惊失色,脸色瞬间苍白了起来,心里被恐惧填满,整个人感觉全身发冷,身子控制不住的颤抖着。

    警卫!

    稚宁扭头,冲着几个跟在小白身后的警卫大喊,“慕少言跳江了,你们快去救他!”

    她无比清楚的看到,警卫听到了她的话,原地站着没动。

    他们没有要下去救人的意思。

    “快救人,听到没有!”

    “慕少言跳下去了!”

    警卫默默摇头,“稚宁小姐,少爷没有允许,我们不能下去。”

    不是不想救人。

    而是显然这个时候少爷一定不希望他们下去。

    少爷水性很好,除非他自己不愿意上来,否则,是不会有危险的。

    “人命关天!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要他的允许?”

    稚宁看向江面,还是没有慕少言的身影,这么久了,他会不会

    思及此,她跨出护栏,正准备往下跳的时候。

    哗啦一声。

    慕少言破水而出,甩了甩湿漉漉的头发,抹掉脸上的水,他仰着头,看向她。

    路灯的光,把流动的江水照得波光粼粼的。

    他似乎在笑,稚宁看不真切。

    “稚宁,你还要我么?”

    他问。

    稚宁又哭又笑,他没事就好。

    当即,被他气得直说,“不要!”

    男人再一次沉入水里。

    这个疯子!

    稚宁双手死死攥住护栏,冲着江面大喊,“慕少言,你再不出来,我就真的不要你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