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就像一个恶作剧得逞的人一样,慕少言再一次浮出水面。

    他脸上湿漉漉的都是水,丝毫没有影响他的俊美,反倒添了几分少年气息,他笑得肆意,“现在我是你的人了,他们都听到了,给我作证!”

    手一指,指向警卫。

    稚宁被他气得抓狂,想说点什么,又怕刺激他,便只好咽下这口气,咬牙道:“疯子!”

    从水里爬上来,他满身的水,走过的地方,都流淌成了一条小溪。

    看他张开双臂要抱上来,稚宁嫌弃地一个后退,严词拒绝,“站住,不许过来!”

    “抱一下。”他很开心,眉目皆是笑意。

    “我不要!”

    “宝贝,就抱一下。”

    他坚持,并且张开双臂,径自朝她走了过来。

    一副不抱到她,誓不罢休的架势。

    稚宁慌了神,被他抱一下,岂不是要把衣服都弄湿?

    她才不要呢!

    扭身朝着小白跑去,一把抱起懵懂不知事的小白,抱在怀里,仿佛抱到了尚方宝剑,顿时有了安全感。

    她斜眼睨着满身狼狈的男人,从鼻子里哼出一声来,“不许过来。”

    被嫌弃的男人,就这么可怜兮兮的跟在身后。

    每次稚宁回头去看他,都能看到他薄唇上扬的弧度。

    看来是高兴极了呢。

    谁说不高兴呢?

    毕竟自己得逞了呀!

    跳江威胁她的男人,他是第一个呢!

    真是棒极了!

    越想越气,稚宁放下小白,让警卫牵着他往前走,她转身冲到慕少言面前。

    气势汹汹的小女人,一个转身,就冲到了自己面前来,慕少言眉梢微挑,只见她伸出了那根纤细白皙的食指,弯曲着,冲他勾了勾。

    噙着笑,慕少言配合地低下头,嗓音磁性,又撩人,“嗯?”

    稚宁出手霸气,一拽他领口,他被迫把脑袋垂得更低,她仰起脸,一口咬在他薄唇上。

    听到他痛得“嘶”了一声。

    她才心满意足的松开他,精致的下巴一抬,示威性地撂下狠话,“给你的惩罚,混蛋!”

    沉浸在她香甜气息中的慕少言,闻言,眉梢一挑,格外压抑,还略带着一点儿不满足。

    “就这?”

    这就是她所谓的惩罚?

    就跟小猫挠痒痒一样,不痛不痒。

    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他的不满足,写在了脸上,表现得十分明显,让稚宁感到头痛,他还来劲了是不?

    上瘾了是么?

    “给我收起你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听到没?”

    糟糕。

    小猫好像生气了。

    慕少言直起身,清了清嗓子,“我没想什么。”

    “没想什么你这种眼神盯着我看?”稚宁笑他不知羞,“别人不了解,我还不了解你么?你这种眼神,眼前我见得多了!”

    他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态度,“好吧,既然被你看穿了,那就没什么好掩饰的了。我就是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你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她愣住了。

    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理直气壮,不要脸的人。

    直接就把她给问懵了。

    男人袖长的手指,挑起她的下巴,轻佻又撩人,“你打算配合,还是拒绝,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