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有了伊翁·提里亚克对平安的严肃分析和全面肯定,高弦对自己的大儿子,便少了一些挑剔的眼光,但严格的要求,还是照提不误。

    在一家人共进晚餐的时候,高弦就吩咐平安道:“奥运会举行这段时间,你别闲着了,好好补一补文化课,向你两位妹妹看齐,对了,尤其历史方面,这是必不可少的素质。”

    说到这里,高弦加重了语气,“你要是真能拼搏出成绩了,拿了什么大满贯的冠军,致辞之类的场景少不了,免得到时候,表现得像个文盲,丢人现眼。”

    平安不甘心地嘟囔道:“这一届奥运会,网球被列为表演比赛项目;到了下一届奥运会,网球就重新成为正式比赛项目了。我还想去洛杉矶,实地看一下奥运会的盛况,摸一摸底细呢。”

    “我刚说完的话,你就当成耳边风了?”高弦不怒自威,“退一步来讲,如果你的竞技水平,将来真的达到了参加奥运会的水平,那我问你,你想好了没有,你在代表谁,为了谁,去争夺金牌?”

    “当然为我自己,为妈妈”平安胆怯地瞄了老爹一样,“为您!”

    “你年纪还小,很多问题都没想到,我就不骂你蠢了。”高弦哼了一声,“你要是老老实实地好好学习,我就少未雨绸缪地操这些闲心了。”

    梁馨连忙笑着插话,打圆场道:“傻儿子,你的文化课确实需要好好地补一补了,你就没发现,爸爸的话,都在预想你夺得大满贯冠军的情景了,这不就是在表示,他支持你打网球了?”

    见平安脸上光彩焕发,梁馨又软语对高弦说道:“中国派出阵容强大的体育代表团,重返奥运会,必将打破零金牌的历史。正好,我也有一些支持体育发展的事务,要去洛杉矶,不如顺便带着三个孩子,见见世面。”

    “也行。”高弦点了点,“你好好教教他道理,万众瞩目,确实风光无限,可越是如此,越要把握好分寸,稍有差错,便深陷万劫不复之地。”

    梁馨点了点头,转头问平安,“爸爸的话,记住了没有?”

    “当然,当然,一个字都不会落下。”平安喜笑颜开,忍不住嘴欠地问了一句老爹,“您也要去洛杉矶吗?”

    高弦脸銫一沉,“我的行程,你少打听。”

    平安吓得一缩脖子,拿起大妹的碗,转移话题地说了句,“我帮你盛饭去。”

    高弦在内地的很多事务,都是交给梁馨负责的,毕竟高爵士真的很忙,而这次去洛杉矶,见证中国队创造历史,自然也是她的分内之事。

    平安跟着母亲,看过了奥运会开幕式、中国队收获第一块金牌、女排折桂等等之余,肯定要去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洛杉矶网球中心,瞧瞧网球赛事。

    大妹、小妹想随着平安哥哥去看热闹,平安不想分心,便吓唬道:“我要观察的那个选手,很凶的,去年发球失误,击中了一名底线裁判颖的肚子,最后那人没抢救过来,死掉了。”

    梁馨笑着斥道:“少在妹妹们面前胡说八道。”

    平安无辜地耸了耸肩,“我说的是真事啊。”

    “行了,知道你的鬼心眼。”梁馨摆了摆手,让一个助理跟着平安,并郑重叮嘱儿子,“不要给我起幺蛾子啊。”

    “妈,我有那么不省心嘛。”平安委屈地嘀咕了一句后,兴冲冲地去洛杉矶网球中心了。

    其实,这一届奥运会的网球比赛,谈不上多高的水平,毕竟,要到下一届奥运会,网球比赛才会重新成为正式项目,而在这一届奥运会,只是表演项目,并且只有男子单打和女子单打。

    要知道,网球运动的商业化非常成功,以此谋生的职业网球运动员们,自然要把重心放在那些有丰厚奖金的比赛上。

    就算有高手愿意来凑热闹,还会面临一个二十一岁以下的硬杏年龄限制。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平安还对这个比赛感兴趣呢?

    因为只从眼前的角度来讲,这个比赛的水平,挺适合平安做参照的,甚至还可能从参赛选手当中,发现一些未来的强大对手。

    正在香江那边乐颠颠地帮着高爵士参谋举办网球公开赛的伊翁·提里亚克,便通过电话,给了弟子一个指点,三十二名参赛选手当中,只盯着那个叫斯蒂芬·埃德伯格的瑞典小子的比赛看,就足够了。

    今年十八岁的斯蒂芬·埃德伯格,在去年转为职业选手,不久前在ATP巡回赛米兰站上,夺得了第一个职业的男子单打冠军,论实力,确实挺突出的,进而对平安最有参考价值。

    于是乎,从十六进八比赛开始,平安便只挑斯蒂芬·埃德伯格的比赛看,并且暗自分析和记忆着,好回去向教练交作业。

    最后,男子单打的决赛,在斯蒂芬·埃德伯格和来自墨西哥的弗朗西斯科·马西尔之间进行。

    第一盘,进入状态较慢的弗朗西斯科·马西尔,明显还没适应斯蒂芬·埃德伯格的发球上网技术特点,很快便以一比六,败下阵来。

    平安有些失望地打了个哈欠,趁着空隙,四下张望了一番,注意到不远处坐着一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华裔少年,于是便静极思动地凑过去打招呼,“你好,我叫梁平安,你叫什么?”

    那个少年略显腼腆地回答,“你好,我叫张得培。”

    平安注视着张德培的手,试探道:“看起来,你练习网球很刻苦啊。”

    “是,我计划将来打职业比赛。”张得培打量着明显比自己强壮许多的平安,“好像这几天你一直都在这里看比赛,你也是网球运动员吧?”

    “我还在努力呢。”平安指了指正在休息的斯蒂芬·埃德伯格,“他发球上网挺厉害的,你习惯什么打法?”

    “我喜欢在底线防御。”张得培反问,“你呢?”

    “底线和网前都凑和。”平安笑了笑,“等看完了比赛,我们找个场地,玩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