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当掌握着足够的优质资源时,慷慨的施舍,往往能带来某种回报。

    比如此时,堂堂的高爵士,能在百忙之中,为平安的小朋友交情,花费十分钟的处理时间,就并非都是父爱驱动。毕竟,他对儿子要求很严格的,从来不惯着什么有求必应的毛病。

    高弦放下电话前,貌似随意地开了个玩笑,他问平安,“你这么想帮自己的朋友,我还真有点好奇,你们两个,谁的网球水平高一些?”

    沉浸在得偿所愿的喜悦当中的平安,大大咧咧地回答,“虽然我和张得培之间没有直接进行单打比赛,但也能通过双打配合进行了解,不是我吹牛,他的水平,肯定不如我了,一个原因就是,训练条件有所欠缺。所以,我就要求爸爸帮帮忙,成人之美了。”

    高弦哦了一声,“那我多多少少地明白了,如果将来你的表现不如张得培,那就可以判定为,你不好好上学地瞎折腾,换来的结果是失败的!”

    平安当即语塞,感情自己送给老爹一个最简单明了的考核指标。

    高弦也到了洛杉矶,更准确地讲,洛杉矶是他这次北美之行的一站而已,公务、商务、私事一大堆,能为平安的小小要求抽出空来,可谓非常难得。

    四年前的莫斯科奥运会遭到抵制,今年的洛杉矶奥运会自然被以牙还牙了。

    不难理解,这种情况下,谁拉来的人多,谁就更有面子了。

    比如,和“北约”对阵的“华约”的正式成员国罗马尼亚,就没听老大哥苏联的话,派团参加了洛杉矶奥运会,结果得到了米帝热烈的欢迎,其中的耐人寻味,懂得自然都懂,无需赘述。

    简而言之吧,奥运会开幕式前前后后这几天,是个政商要员、社会名流,密集亮相的社交平台,高爵士过来,扩展一下人脉,以备后用。

    除此之外,本届奥运会还是一门生意。

    四年前的莫斯科奥运会,根据苏联的官方报告,筹备和举办的总支出为十三点五亿美元,总收入为二点三一亿美元;不过,西方给出的成本评估是六十三亿美元,其中扯皮的微妙无需理会,反正亏钱就是了。

    毕竟这个时代仍然处于冷战阶段,铁幕对面的苏联,亏了多少,难免缺乏直观的感受。而八年前的蒙特利尔奥运会,就属于西方自己的“审美标准”了,数据方面没什么好扯皮的,成本六十一亿美元,亏损二十四亿美元,其中十亿美元的债务,蒙特利尔要还到二零零六年十一月才能还完。

    有了如此活生生的负面教材,本届的洛杉矶奥运会举办,自然谨慎了许多,没有大兴土木,最大的动作就是修缮了一下主场馆洛杉矶纪念体育场,而资金来源主要是独家电视转播权出售,以及诸如麦当劳、7-Eleven等等公司的商业赞助,总的成本大约为五亿美元。

    这种保守,倒是给看好奥运会商机的个人和公司,一个逆势而上的机会。

    高弦和他控制、影响下的海湾西方公司、派拉蒙、霍华德休斯公司等等,还有温恩辉所掌握的商业势力,便都从这一波吃喝玩乐的巨大红利中,赚了个实实惠惠。

    其实,审时度势没那么简单,保守者错过大势的红利,激进者则会因为动作太大,闪了腰,扯到蛋。

    麦当劳便是走到了另一个极端的例子,其为了争夺流量,推出了一个激情澎湃的促销方案,大致来讲就是,顾客凭借观看赛事的门票,到麦当劳的门店就餐时,如果这项比赛里,米国运动员得了奖牌,那他们可以获得一个免费的餐品金牌对应一个巨无霸,银牌对应一个薯条,铜牌对应一杯可口可乐。

    然后,麦当劳就有点杯具了!

    因为没有苏联的竞争,米国队凭借东道主优势,奖牌拿得手软,光是金牌就高达八十多枚,比金牌榜上第二名到第六名加起来的金牌数量总和还多;所有奖牌的数量更是达到了一百七十多枚。

    按照麦当劳的促销规则,麦当劳基本上就是赔本赚吆喝,财务报表上要出现一个刺眼数字了,可麦当劳又不敢朝令夕改,只能打掉牙往肚子里咽。

    高弦这边自然没有出现如此风险评估失控的纰漏,以酒店、主题公园、零售为核心的吃喝玩乐一条龙服务营业火爆,在售待售地产项目也加速升值。

    需要指出一点,奥运商机绝不仅仅限于赛事进行的这两个星期的时间,比如在奥运会开幕之前,有一个长达十个星期的洛杉矶奥林匹克艺术节,奉献了四百多场演出,而身为洛杉矶前十大非正府雇主的派拉蒙,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梁馨打电话联系的时候,高弦正在和温恩辉交谈,他为其指出洛杉矶大区地产业发展的趋势。

    在奥运商机的带动下,洛杉矶的景气还会持续一段时间,而这个时期,洛杉矶的华人移民增长迅速,只要聚居社区在哪里形成能被看出,便意味着适合温恩辉的商机到手了。

    “洛杉矶的唐人街已经落伍了,新到来的华人移民素质很高,也颇富裕,进而也需要更好的社区条件。”高弦的手指在洛杉矶地图的市中心东部点了点,“圣盖博谷地区正在吸引新华人移民入住,你可以在这里部署一些诸如超市之类的产业。”

    “能避开老唐人街自然再好不过了,盘踞在那里的旧势力,我还真不想过多地打交道。”温恩辉沉吟道:“这几年颇有积蓄,不如在圣盖博谷地区搞几个住宅项目好了。”

    “银行贷款方面,我可以帮助你解决。”高弦提醒道:“社区档次高,才有升值空间,吸引富裕住户前来,进而形成稳定的票仓;如果乌烟瘴气,最后变成了贫民窟,就没意思了。”

    温恩辉笑了,“你别忘了,曾经我也想成为一个大集团的掌门人,和你一样胸有沟壑。眼前那点蝇头小利,当然不会迷惑我。那里的地下秩序肯定会井井有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