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在高爵士的精心调教下,罗纳德·泽格勒的正治视野和商业能力完美地结合到一起,稳稳地驾驶着海湾西方公司这艘财富五百强榜单上前五十的大船。

    经过沟通,罗纳德·泽格勒完全领会了,高弦想要通过为温哥华世博会“雪中送炭”,达到怎样的全局目的,即在分享英国国有企业私有化盛宴的同时,还要预见到又一场私有化盛宴也要开始了,而地点就在加国。

    目前,加国政坛正在进行“换庄家”的活动,在高弦看来,和米国这边列根稳坐总统宝座、连任几乎毫无悬念,大不相同,加国的皮耶·杜吕多那一派,败局已定,差别就是看程度上,输得多惨了,而呼声日渐高涨的穆罗尼一派,所奉行的经济思想,和米国总统列根、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属于一个套路。

    加国掌控电力、电信、邮政、铁路、机场、航空、公共交通、医疗卫生、银行等等领域过程中,有一种称为皇家公司的实现方式,其实就相当于国有企业,之所以绕了一个弯,那是因为,加国有很多没有梳理通顺的地方,说是一个独立自主的国家,但其国家元首是英国那边的君主。

    大致而言,加国皇家公司有两个类型,一个类型是联邦级别,包括加国银行、加国邮政公司、加国广播公司等等,目前有六十多个;另一个类型是数量更多的诸如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等等的省级别。

    可以说,在皮耶·杜吕多执政时期,加国皇家公司达到了鼎盛时期,比如为了应对世界石油危机,于一九七六年成立了新的加国皇家公司加国石油公司,以实行低价满足加国国内能源需求的国家能源计划。

    只是,面对自一九七零年代下半叶以来肆虐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滞胀现象,杜吕多正府推出的种种措施,可谓收效甚微。

    在一九八零年代初全球经济衰退期间,加国的经济数据比米帝还难看,比如通货膨胀率平均超过百分之十二,失业率最高达到百分之十二。

    在这种情况下,杜吕多正府面临着前所未有的严峻挑战,而且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

    要知道,虽然加国有着丰富的石油储藏,但开采权原来主要掌握在米帝的跨国石油公司手上,世界石油危机爆发后,加国自己的能源需求并没有因为其石油储藏丰富而得到保障,于是皮耶·杜吕多以此为理由成立了加国石油公司,抢了谁的蛋糕不言而喻。

    况且,杜吕多正府推出的,以加国石油公司为标志的国家能源计划,在毗邻米帝的大环境里,可做文章太多了。

    加国的石油储藏主要在西部地区,尤其是阿尔伯塔省,而杜吕多正府的国家能源计划思路,简单来讲就是,建立一个不受世界石油危机影响的独立稳定能源供给体系,让加国西部石油保持廉价,保障加国全国能源需求,尤其是经济发达的东部省份,以期最终传导至整个加国经济体系,应对经济滞胀现象。

    这种利益分配方案,难免会引发西部地区的不满,随便煽风点火一下,皮耶·杜吕多一派在加国西部地区的支持率便暴跌。

    另一方面,皮耶·杜吕多想要梳理加国一些“不通顺”的地方,从英国国会取回加国制宪权,进行修宪,导致加国联邦正府和各个省大打口水仗,尤其经济强省魁北克省要求享受“特殊待遇”,从而导致了进一步被孤立。

    种种不利因素叠加起来,皮耶·杜吕多这一派大势已去,就不难理解了,而资本喜闻乐见的国有企业私有化盛宴,也将水到渠成地徐徐拉开大幕。

    海湾西方公司择机而动,正是顺应潮流!

    从“老剧本”里的几十年后情况往回看,这个潮流更容易领悟。穆罗尼执政时期,之前加国经济相对米国的独立杏逐步丧失,与米国签订自由贸易协定后,进口额和出口额超过百分之五十的比例,都来自米国。

    罗纳德·泽格勒北上去温哥华不久,高弦也到了加国,在多伦多的家中,休整一下。

    易大小姐正为公务奔波忙碌着,见此情景,高弦打趣,“别白费功夫了,败局已定,还是省省力气吧。”

    易慧蓉被丈夫逗乐了,“瞧你的意思,两面通吃了,结果无所谓。”

    “差不多吧。”高弦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资本当然喜欢国有企业私有化了,相信不用太多时间,媒体便会把穆罗尼和列根、撒切尔夫人并列到一起,吹捧什么打造盎格鲁-撒克逊国家的新时代。”

    其实,易慧蓉对当前加国选举形势也有着清晰的判断,只不过没丈夫那么确定而已,她不无惋惜道:“杜吕多辞去总理一职,宣布退出政坛的良苦用心,没有什么价值了。”

    “华尔街对加国经济保持独立的意图,已经失去耐心了,杜吕多急流勇退,保得安享晚年,可谓明智之举。”高弦微微一笑,“这总比列根才坐上总统宝座一个月,便差点被一个精神病成功暗杀,才明白,想让美元回归金本位不可行,来得强。”

    被触动的易慧蓉,关切地叮嘱丈夫道:“你在香江处理外汇基金管理局的事务,层面终归不是,诸如收购置地、怡和之类的商业动作,所能比的,牵扯更广泛,更敏感,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

    “放心吧,没人比我更清楚自己的处境。”高弦点了点头,“现在一本因为经济强劲而风头一时无两,进而成为被集火的头号目标,香江根本排不上号。”

    易慧蓉想了想,也是这个道理,她转而提到了另外一件事,“虽然我们在家里确信大势已去,但也不能真的什么都不做。”

    “杜吕多让位给了约翰·特纳,但约翰·特纳因为之前退出政坛,所以此时重返政坛,在下议院没有席位,以至于无法在议事厅议政。”

    “本来,解决方法是有的,由一位议员禅让出席位就行了,但约翰·特纳想要树立威信,正竞选温哥华奎特拉选区的联邦众议院代表席位,以打破长期以来本党在那里的空缺状态。”

    “你能不能动用一下温哥华的商业影响力,帮忙拉拉票,毕竟我和约翰·特纳低头不见抬头见的。”

    “行,没问题。”高弦满口答应,“我正想去瞧瞧,罗纳德和温哥华世博会筹办委员会接触得怎么样了。”

    PS:注意到有书友在书评里多次提什么格局不高、什么商人局限的意见了,总不回应也不好,就说一下,按照你的意思,必封无疑,我甚至怀疑,本章都会说不定哪一天被屏蔽。你知道,每隔几天,我就会在后台,收到一个章节屏蔽通知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